第一百五十五章 暴风风雪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女孩儿的斗篷在风里张开时就像翅膀,红色长发漫天飞舞……但她可不会飞!

    “……泰丝!”被惊呆的精灵大叫着,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无弹窗小说网】

    “我说过让你抓住她!!”他对着阿坎怒吼,却又不得不用力拖住那个想要冲出去把泰丝找回来的大个子,“留在这儿!照顾娜里亚,我去找她。”

    连脑子都快冻成冰的娜里亚看起来才刚刚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但她只能焦急而担忧地睁大了眼睛,紧抱住身体的双手根本没办法松开。

    “你不能去!”哈尔拉住了诺威,“只会连你自己也赔上。”

    “我会找到她。”诺威坚定地说,“修好胸带,带他们继续走……我会追上你们的。”

    “诺威……”娜里亚充满忧虑的声音小得几不可闻。

    “相信我。”诺威只能用微笑安慰她,“我可是个精灵。”

    .

    晕乎乎地掉在雪地上的时候,泰丝觉得她的内脏都已经被甩出来了。

    被风卷走的那一刻她完全懵了,她不知道真的有风能把人都吹走!

    只能庆幸她把莫奇交给了身体温度更高的阿坎,不然这会儿那小东西大概都已经被吹上天了。

    她趴在雪地上有好一会儿动弹不得,也不敢动,但那阵狂风过去之后,现在的风似乎稍稍小了点。

    她爬了起来,依旧小心翼翼地弯着腰,用近乎爬行的姿势在雪地里缓慢地移动。

    诺威会来找她,她对此深信不疑,在那之前,她得保证自己不被冻死。

    身体的温度正被迅速地带走,没过多久她就感觉身体僵硬又麻木,像是木头做的。风声似乎变小了,乱飞的雪花模模糊糊的,几乎看不见。

    泰丝知道,她正在渐渐失去意识。

    “走过小石桥,向南是回家的路……”她大声地唱起歌来,努力保持着清醒。

    她觉得声音还是挺大的,让她自己听着都头痛,但事实上,那声音微弱如耳语,完全被风声所吞噬。

    泰丝停了下来,她爬不动了,而且她根本弄不清方向,说不定越爬离诺威越远了。

    她有点茫然。说真的,她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是这种死法,在暴风雪里被风吹走而冻死?斯顿布奇那些家伙会因为这个而笑上几十年的!

    早知道就该吃更多,让自己更胖一点!——但再胖下去,站在诺威身边,她就会像一个球了。

    “诺威……”她轻声呼唤,再次爬了起来。

    她要是真死了,那个只会微笑,好奇心过剩的傻精灵不到半年就会穷得又要把自己卖出去。

    但她开始出现幻觉——风雪中似乎有一条大狗正冲着她摇尾巴。

    她揉揉眼睛,皱着眉,看着那条浑身雪白的大狗在她身边窜来窜去,雪直接从它的身体里穿过,所以那肯定不是真的。

    她不理它,继续艰难地推开风雪,一步一步地向前,但那只狗跑向另一个方向,又跑回来,反反复复,终于让泰丝疑惑地停下了脚步。

    她想起了一个她压根儿没当真的传说。

    手摸向腰间,她根本已经感觉不到莫克送她的那把小刀是不是还在那儿。

    “北方?”她试探着叫了一声,觉得自己傻得要死。

    但那条大狗欢快地跳了起来,围着她绕了好几个圈,拼命地摇着尾巴。

    “北方!”她高兴地大叫,“带我去找诺威!”

    管它是不是真的,反正她现在也弄不清方向了。

    大狗似乎叫了一声,但她什么也没听见,只是奋力跟上了它,在风雪中一心一意地挪着脚步,直到撞进一个熟悉的怀抱。

    “泰丝!”诺威欣喜若狂地抱住她,感激得几乎跪倒在地。他还以为他要失去她了。

    但泰丝的反应让他十分担心。

    “乖狗狗!”她叫着,咯咯地笑个不停,“你找到了!”

    “泰丝……”他担忧地抱起她,女孩有可能撞到了头,或者被冻傻了。

    “你还好吗?我们得找到雪橇……或者营地。”或者不如干脆原地挖个雪坑躲一躲?诺威考虑着,将女孩抱得更紧。

    “跟着北方。”泰丝努力抬起手指向某个方向。

    诺威疑惑地看过去,那里什么也没有。

    “跟着狗狗。”泰丝坚持着,声音虚弱,却又无法抑制地笑了起来:“莫克骗人!他说那是一条冬狼……屁咧,那明明是一只狗!”

    现在诺威有点明白了,泰丝告诉过他那把小刀的传说。

    “好吧……那条狗在哪儿?”他问道,选择了相信奇迹。

    泰丝的头转向他的右侧。

    “很好,我们跟着你的狗狗走,它叫什么?北方?泰丝,我看不见它,所以你得保持清醒,行吗?”

    泰丝点点头,她很想睡,但还是可以坚持一下的,毕竟,难得有精灵看不见她却能看见的东西呢。

    当精灵能听见风雪中微弱的鹿铃声时,泰丝也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但在她的梦中,那只白色的大狗依然在她身边,更清晰,更真实……它和她一起躺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之上,温暖的身体紧靠着她,欢快地猛舔着她的脸。

    “她还好吗?”哈尔大声问道,“你们真是些走运的家伙!”

    “我想应该没事。”诺威回答,他能感觉到泰丝的身体正渐渐温暖起来,那只他看不见的狗能做的似乎不只是引路。

    阿坎沮丧地比划着,娜里亚紧缩在他怀里,看起来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诺威把泰丝放在她身边,让阿坎紧紧地抱住她们两个,希望泰丝的好运能让他们都熬过这场暴风雪。

    不是你的错。

    他跳上了雪橇,向阿坎做着手势,心中突然有些愧疚,他知道泰丝被风吹走多半是她自己的错,但他不假思索地责备了阿坎。阿坎并不聪明,却一直尽心尽力地帮助着他们,认真地执行他的每一个命令……此刻诺威才察觉到,在他心底,并没有把这个大个子当成朋友——他几乎是拿他当莫奇在对待,甚至可能还不如。

    或许属于精灵这个种族的骄傲自大太过根深蒂固且不可救药,即使他这个最不像精灵的精灵也没能逃脱。

    不是你的错,我的朋友。

    他郑重而诚恳地重复。

    “我的鹿在自己改变方向!”哈尔惊奇地大叫着。

    “那就相信它们!”诺威说。他不知道它们是在依靠自己生存的本能,还是能看见泰丝所说的那只狗,但在这无法抵抗的,强大而恐怖的自然之力面前,他愿意相信比他们更接近自然的力量。

    哈尔没再说什么,直到一片营地模模糊糊地出现在他眼前,他才禁不住大声欢呼起来。

    现在他确定,这帮家伙绝对不只是走运——他们简直如有神助。

    .

    娜里亚做了一个让她几乎不愿意醒来的美梦。

    她梦见柯林斯平原的花海,就像几年前她驾着马车行驶其上时所见的那般令人沉醉,艾伦和母亲并肩走在她前面,他们相拥的背影亲昵得让她都有些不好意思。她能听见埃德喋喋不休的声音,却看不见他在哪里,而伊斯就走在她身边,他转过头对她微笑,但那安静的笑容渐渐变成担忧的皱眉,少年脸上纤细的轮廓也突然变得棱角分明——他甚至还长了胡子!

    受惊的女孩清醒过来,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面孔。

    那不是伊斯,虽然有着几乎一样的眼睛。

    “斯科特?”她疑惑又有些失望地开口。

    斯科特显然松了一口气,但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人推到了一边。

    “甜心!”泰丝神采奕奕的脸出现在她眼前,“你睡得比我还久!”

    娜里亚笑着伸出手捧住了她的脸:“我就知道诺威能找到你。”

    “哦,才不呢,是我的狗狗找到了他!”泰丝得意地说,“而且带我们找到了营地!”

    “狗?”娜里亚不解地问。

    “白色的大狗!名叫北方,我得说,虽然都是白的,它可比你的伊斯要乖多了,记得这把刀吗?莫克给我的……”

    在泰丝爬上床,兴奋地向娜里亚介绍那个只有她能看见的新朋友的时候,诺威再次向微笑着站在一边的斯科特道谢,他们虽然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营地,也没有受到任何刁难就得到了救助,但如果不是斯科特碰巧正在营地里,他们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健康,甚至很可能没办法这么完完整整的。冻伤的肢体如果坏死便只能切除,即使牧师也没办法让它们重新长出来。

    “我猜这是命运的安排?”斯科特笑着说。

    “埃德也经常这么说,但他事实上并不相信什么命运。”诺威想起了还不知身在何处的朋友。

    “说起埃德……你真该阻止他那个疯狂的计划。”斯科特已经听说了埃德要求阿坎把他扔到冰龙身上的壮举。

    “我试过了,但他确信伊斯不会伤害他。”诺威说,“机会稍纵即逝,我只能选择相信他。他的确经常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但每一次都能奇迹般死里逃生……那也算是一种难得的技能。我只希望他能留下些线索,让我们尽快找到他们。”他也并不十分放心让埃德单独和伊斯待在一起——那无论如何也是一条龙,睡觉时翻个身也有可能不小心把埃德给压死。

    “你们最好在这里休息一天再出发。”斯科特建议,“这里的人不错,如果有任何需要,他们会帮你们的。”

    “听起来你还是不打算跟我们一起?”诺威问道,“即使有这样……命运的安排。”

    “是的……抱歉。何况我已经答应了奔鹿部落的酋长,带几个野蛮人去找死灵法师的藏身之地。”

    “需要帮忙吗?”诺威脱口问道,那些死灵法师一直让他十分不安。

    “求之不得。”斯科特回答,“一个精灵能看到太多我们看不到的东西……但我想你还有自己的责任。”

    诺威回头看了看泰丝和娜里亚——他的确有。

    “那我们只能祝彼此好运了。”他说。

    “像埃德·辛格尔那么好运。”斯科特笑着补充,没有打扰正聊得开心的女孩们,转身离开。

    他希望埃德真的能有足够的好运——他的朋友们似乎坚信伊斯不可能会伤害他,他却没办法拥有同样的坚定。

    “你养大了他!你不是应该更了解他吗?”埃德曾经这样质问过他。

    他了解的是那个小小的男孩,和一条龙能有多么可怕……而他不知道那两者结合,到底会是怎样的结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