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故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斯科特看着巨人之脊陡峭的山峰,积雪反射的阳光直刺他的眼睛,让他几乎流泪,但他还是没办法移开目光。【全文字阅读】

    他从小就看着卡尔纳克连绵的雪峰长大,而安克坦恩更是一个被高山环绕的帝国,本以为已经不会再对雪山的景色有什么感觉,但巨人之脊的险峻与巍峨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它寸草不生的严苛也只是增添了它的冷峻与威严,犹如曾经在这里倒下的巨人一样,沉默而骄傲地屹立着,不容接近,无法征服。

    斯科特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伊斯真的把他的巢穴安在这群山之上,他可能根本就爬不上去——难道真的要像泰丝说的那样,站在山脚下大叫伊斯的名字吗?

    “我们所有人的灵魂,总有一天都会归于此处。”同样仰望着山峰的邦普告诉他,“而那一天,巨人会复活,生活在巨人之脊另一边的乐土之上。”

    他显得如此骄傲,斯科特不知道他是否明白,如果真是如此,巨人的复活也就意味着野蛮人的灭绝——不过这些生活在荒原上的人们,从未觉得现在的躯体是自己真实的模样。他们坚信自己本该是巨人,连诸神也敢反抗的强者。

    多姆特,达顿酋长的小儿子策马跑到了他们身边,这个刚刚脱离少年的野蛮人有些过分活泼,总是一个人远远地冲在前面。

    “前面有人!”他说。

    “活人?”斯科特问道。

    野蛮人肯定地点头:“我看见黑鬃部落的旗子。”

    他看起来不怎么高兴。

    斯科特已经听说过黑鬃部落。他们像奔鹿部落一样,在鹿湖的另一边建起了营地——那个冰龙去过的营地,半强迫地收留冬狼部落的幸存者,以及其他较为弱小的部落的人。当斯科特问起时,达顿对此只是搔着下巴,颇为无奈地笑了笑,奔鹿部落的年轻人却对此愤愤不平。

    “他们说黑鬃只是想要扩大的自己势力。”邦普曾经这样告诉过他。

    但如果黑鬃部落的人也出现在这里,或许能证明他们并不是对其他漠不关心。他们很可能也是在寻找死灵法师的藏身之地。

    两个强大的部落联合起来,形势或许会对他们更加有利。

    “……你们还不至于见面就开打吧?”他问道。

    多姆特想了一想。才不怎么情愿地摇头。

    “如果你不让我们打的话。”他说,“那就不打。”

    “……邦普!”斯科特叫过了自己的向导,他不是奔鹿部落的人,或许更容易与对方交流。“去看看那些黑鬃部落的人是来干什么的。”

    邦普爽快地答应着,策马而去,没过多久就冲了回来。

    “他们围住了一个死灵法师!!”他大声叫道。

    “……死灵法师?”斯科特惊讶地确认。

    “看起来好像是……虽然他没有穿着黑袍。”邦普说,“但他看起来就像个死人,太阳都照不出他的影子!”

    斯科特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算是死灵法师也是人……甚至死人都是有影子的,而鬼魂在这么灿烂的阳光之下根本不可能出现。

    “黑鬃部落的人似乎需要帮忙,他们没办法靠近那个死灵法师。”邦普说。

    聚集到他们周围的年轻野蛮人们互望着,又把期待的目光转向斯科特,每个人都无法按捺自己的兴奋。

    他们被酋长要求服从牧师的一切命令。但这实在是个好机会,他们可以在对手的面前展示自己的力量,还能把那个死灵法师抓回自己的营地。

    “好吧,”斯科特忍不住想叹气,“那我们就去帮忙……但记住。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动手!”

    .

    努特卡再次向前,大叫一声,一剑砍了下去。这样的一剑曾经让一条冰龙也痛得跳起来,此刻却像是从什么滑溜溜的东西上弹开,碰都没能碰到那个神秘的家伙。

    但对方也没有反击,只是冷冷地站在那里。近乎透明的眼睛里透出几分不耐烦。

    不只是眼睛,这个奇怪的人类……如果他是人类的话,整个人都感觉像是透明的。

    努特卡问过他是谁,但他只是微微地皱眉,没有回答,而那些黑鬃部落的家伙已经不由分说地开始了攻击。

    在他不知用什么办法让所有冲向他的人都狼狈地滑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之后,努特卡也只得加入了攻击,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双方都耗在这里。

    她不明白这家伙为什么既不打也不逃,倒像是在等着什么人似的。

    当身后响起马蹄声时她心中一凛——他或许在等自己的帮手。

    好几个野蛮人都想到了这一点。有些惊慌地回过头去,那个骑马而来的却也只是个野蛮人,他看了他们几眼,惊疑不定地打量了下他们的对手,又掉头跑掉了。

    很快,更多人策马而来,努特卡再次回头,跑在一群野蛮人前面的,却是个人类。

    这样的情形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马上的男人与被包围的“死灵法师”惊讶地互望,然后男人咧开了嘴,带着像孩子一样单纯而热烈的笑容跳下马,冲向神秘的法师,就像其他人根本不存在,黑鬃部落的野蛮人不由自主地让开,他们或许以为这个男人也会被那无形的屏障挡住,但他没有,他直接扑到了“死灵法师”的身上,紧紧地拥抱着他,大叫着:“凯勒布瑞恩!”

    半精灵牧师被撞得后退了两步,有点恼怒地叫道:“斯科特!”

    但他的脸上也浮现出淡淡的笑容,让他看起来终于像个活人。

    斯科特依旧紧抱着他。

    “好久不见!”他大笑着说,不愿松手,直到凯勒布瑞恩开始拿手杖敲他的头。

    “斯科特。”牧师把他的朋友推开一点距离,免得他又扑上来,热情得像只想舔他一脸口水的大狗,但他的笑容无法隐藏:“你看起来……很好。”

    “当然,我很好,凯伦。而你……”斯科特打量着半精灵,他的笑容里渐渐带上了忧虑,半精灵灰白的长发几乎垂到膝盖,兜帽下的脸比他记忆中更加苍白。他银灰色的眼睛原本总让斯科特觉得有一种奇特的金属光泽,现在却变得透明。

    “你还好吗?”他问。

    “什么时候你们才能停止问这个问题?”凯勒布瑞恩挑起了同样几近灰白的眉毛,“我很好。”

    “你怎么会在这儿?”斯科特有无数个问题,“埃德说你在矮人矿坑里莫名其妙就消失了,你到底去了哪儿?你……真的没事吗?”

    “啊,你见过了埃德和娜里亚……”半精灵已经懒得再回答那个他的朋友们问了无数遍的问题,“我在这里等他们。但来的却是你……还带着一群野蛮人?”

    他的目光投向斯科特的身后。斯科特这才想起那群被他完全忘在脑后的人,他回过头,两个部落的人都站在那里看着他们,脸上神情各异。

    “我是斯科特。而这是我的朋友,月神密西狄亚的牧师,半精灵凯勒布瑞恩。”他大声向所有人介绍,“他不是死灵法师。”

    “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一个黑鬃部落的野蛮人大声质疑,“我们甚至都不认识你。”

    “我们相信!”多姆特大声说。年轻的野蛮人相信斯科特说的每一句话。

    “而我们就该相信一帮奔鹿部落的傻瓜?”一个黑鬃部落的人开口道,他已经认出了对方脸上的刺青。

    奔鹿部落的年轻人们因此而哗然。他们用两种不同的语言彼此争论着,黑鬃部落的人开始用哨声召唤自己的马,场面一下子乱了起来。

    “冷静一点!嘿!别动手!”斯科特叫道。

    但那似乎没什么用,即使是奔鹿部落的人,在被激怒时也完全忘了要服从他的命令。邦普原本想要听话地退到一边,却被一个黑鬃部落的人不由分说地拉下马来。年轻人怒吼着猛地扭住对方的腿,让那人和他一起滚在了雪地上。

    “我说,住手!!”斯科特吼道,他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每个人的心脏都像是突然被撞击了一下,并不重,却不容忽视。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惊疑地望着斯科特。

    凯勒布瑞恩皱起眉,连他也受到了影响。

    “如果你们想要证明,我可以给你们证明!”斯科特大声说着,拔出一柄小刀。在自己手心割下深深的伤口,然后举到凯勒布瑞恩的面前。

    凯勒布瑞恩瞪着他:“……有无数种方法可以证明,你永远都挑最笨的那种。”

    “凯伦,我在流血。”斯科特不以为意地提醒。

    牧师板着脸吐出简单的咒语,即使在阳光之下,凝聚在伤口上的白色柔光也隐约可见,扭打在一起的野蛮人放开了彼此,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那伤口迅速地愈合,连疤痕也没有留下。

    斯科特举起左手:“唯有代诸神行走于世间之人才能获得治愈之力。我知道你们不信神,但你们总该听说过这个。”

    但他早该想到,事情没那么容易解决。

    第一百五十九章 同行

    “我不关心你们是牧师还是什么,滚回你们自己的地方去!这里是野蛮人的土地,不需要你们,更不需要你们的神!”

    最先开口的那个黑鬃部落的野蛮人叫道,他看起来似乎是这些人的首领。

    “这里又不是你们的地盘,轮不到你们说这种话!”多姆特大声顶回去。

    “这里也不是奔鹿部落的地盘。”对方针锋相对。

    多姆他看向邦普——这片区域属于冬狼部落,但冬狼部落已经在亡灵的攻击下几近消亡,在很多部落的眼中,这里只是一块待占领的无主之地。

    “我是冬狼部落的邦普,奉酋长图伦的之命,陪同这位人类的牧师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邦普高声宣布。

    “图伦?我听说他逃到了卡斯丹森林,他已经不配做一个野蛮人,不配做一个部落的酋长,更不配拥有祖先留下的土地!”

    这句话中的轻蔑激怒了邦普。

    “报上你的名字!”他吼道,“如果是这宣战,你现在就可以得到回答!只要冬狼的勇士还没有死绝,这片土地就永远属于我们!”

    “而我们的部落会站在冬狼这边!”多姆特在一边火上浇油。

    “萨克。”对方傲然回答。“我们没打算跟冬狼或奔鹿的人开战,但如果你们想要战,我们也不会害怕!”

    争吵声越来越大,更多的人加入了战团。好斗的年轻人们挥舞着拳头和武器,似乎随时都准备扑到对方身上,而原本是争执的起因的人类和半精灵,却彻底沦为了旁观者。

    “相当精彩。”凯勒布瑞恩悠闲地开口,“不是吗?”

    斯科特苦笑着看他一眼。

    “够了!”他放声吼道。

    这一次他的声音里并没有那种仿佛直接击打在每个人心脏上的力量,但所有人还是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

    “我们在寻找那些死灵法师的藏身之地,如果你们有同样的目的,没有理由彼此争斗。”斯科特用更为平缓的语气劝说着,“无论你们不同的部落之间有什么问题,现在你们要面对的是共同的敌人……”

    “我们在找那条龙。”一个女人的声音说。

    斯科特的身体微微一僵。望向那唯一的女性,她一直保持着冷静,只是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同伴们。

    “我知道……那条龙攻击过你们的营地,它伤到了什么人吗?”他绷紧了声音。

    “没有。但我并不是黑鬃部落的人,那条龙杀了我的父亲。而这些勇士愿意与我一起去复仇。” 女人说。

    斯科特低下头。他知道她是谁了。诺威向他提起过这位女战士,他们的向导……他只是想不到她的行动会如此迅速。他看向黑鬃部落带来的马,马背上驮着一些大型的工具,那是用来屠龙的……意识到这一点,心中油然而生的最初的情绪却是愤怒——他们怎么敢伤害他弟弟!

    而后无数种念头在他的脑子里纠结成一团,他想要质问那野蛮人为何能如此确信,想要阻止他们。哪怕使用武力,想要独自离开,找到伊斯,把他远远带走……他扭头看看凯勒布瑞恩,半精灵牧师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他知道半精灵从不给人任何建议——也从不接受任何人的建议。

    他只能自己做出决定。而他接受了一个任务。就得好好地完成它。

    “达顿首领发现了那些死灵法师的线索。如果你们愿意与我们同行,那是最好的,我们可以一起确定他们的藏身之处,让冰原上两个最强大的部落有机会联手消灭你们的敌人……或许,你们也可以继续去找那条冰龙。没人会阻止你们。”斯科特大声说着,让所有黑鬃部落的人都能听见,但最后一句话却不由自主显得有些生硬。

    他没有去看努特卡。

    那些野蛮人聚到了一起。他们的语言音节短促而响亮,听起来总像是在争吵。

    在等待他们做出决定的时候,斯科特回到了半精灵身边。

    “你又想去哪儿呢?”他问道,“我不能要求你跟我们一起去找死灵法师,那并不是你的任务。但娜里亚现在很可能已经离开了奔鹿部落的营地,我也说不准她会在哪里,而埃德……他应该是跟伊斯在一起,至少我希望如此。”

    “……他找到他了?”

    “事实上算伊斯找到了他们……说来话长。”斯科特忍不住想叹气。

    凯勒布瑞恩垂下双眼,并没有考虑太久。

    “我跟你一起去。”他说。

    .

    而黑鬃部落的人最终也决定与他们同行。这是斯科特想要的结果,却也让他隐隐有些头痛。

    “希望他们半路上不会再因为什么而打起来。”他一边喃喃自语,一边伸手把凯勒布瑞恩拉上马。他们没有多余的坐骑,半精灵只能与他共乘。

    半精灵的手冷得像冰,让斯科特不由自主地又问了一次:“你真的没事吗?”

    他记得从前牧师的手一直是温暖的,即使他看起来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半精灵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声音意外地温和:“我很好,斯科特。”

    他们再次上路,队伍更加壮大,气氛却极其沉闷。之前总在像争吵般彼此交谈的奔鹿部落的年轻人都紧闭着嘴。他们不能质疑斯科特的决定,却显然对此十分不满。但斯科特并不在意这些。他只需要把这些人平安地带回去就行了。

    他会解决掉那些死灵法师,然后去找伊斯,但他到底会在巨人之脊的哪个角落?

    “凯勒布瑞恩。”他若有所思地问自己的朋友,“你之前说你在等娜里亚和埃德……你怎么知道他们会在哪儿?”

    “我曾在他们身下留下标记,那应该能让我准确地传送到他们附近……但它已经不是第一次失败了。”半精灵淡然回答,“至少这一次似乎离得还不算太远。”

    “……你的力量变弱了吗?”斯科特绕着弯问。他担心如果他再问一次“你还好吗?”,半精灵会干脆地消失掉。

    “不。它很强大,斯科特,从未如此强大……只是难以控制。”凯勒布瑞恩的语气十分平静,“我能解决这个。”

    斯科特了解半精灵,他从不认命。他不会停止反抗,不会让步。不会妥协,要么完全控制那股力量,要么被那力量所吞噬,没有第三种选择。

    这个半精灵骨子里比矮人还要固执。

    “你能不能试试再找找埃德?如果他还跟伊斯在一起……”

    “可以。但别抱太大希望。”

    “每次你这么说的时候,总能成为我们最大的希望。”斯科特笑了起来。他真心怀念从前那些和同伴们一起冒险的日子,彼此信任,彼此依靠,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拦他们。

    “凯伦,我有没有告诉过你,真的很高兴能够再见到你?”他叹息着说,他曾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

    “……我知道。”半精灵轻声回答。

    .

    他们在下午时分就停下来扎营。黑鬃部落的人对此无法理解。难道他们不该日夜兼程,尽快找到那些死灵法师吗?

    斯科特不得不再解释一次。死灵法师和不死生物都只在夜间出没,所以他们的计划是在白天安心休息,不用担心被偷袭,而夜晚继续前行,最好能在正午之前找到斯奥所说的那个洞穴。那对他们会更加有利。

    好不容易说服了那些对敌人一无所知,大胆又急躁的年轻人之后,斯科特重重地坐到了凯勒布瑞恩的身边。

    “真希望艾伦在这儿,他总是能让大家都听他的,而我一点也不擅长这个。”他低声抱怨。

    “如果那些死灵法师躲在洞里。白天和夜晚对他们根本没有区别。”凯勒布瑞恩看了他一眼,“你根本没打算让这些人进洞吧?”

    斯科特对他咧嘴一笑,对半精灵轻易看穿他真正的计划一点也不意外:“我只打算带几个人进去,毕竟我们的目的是搜寻和确认,而不是攻击,人多会更容易暴露——而我也更难保证所有人的安全。”

    “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些死灵法师不再各自为战,而是成为一个组织……你根本不知道他们现在的力量有多大,很可能连你自己的安全都无法保证。”

    “唔……总得试过才知道。”

    “我还以为你没有‘自大’这种毛病。”凯勒布瑞恩说。

    斯科特无言以对。半精灵没问他为什么会失踪,这十年里到底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不回克利瑟斯,为什么不早点去找伊斯……他就像从前一样,什么也不问。即使听见邦普叫斯科特“牧师大人”,他也没有问过一句话。

    斯科特从前很喜欢找半精灵聊天,哪怕他有时看起来根本就没在听,有时还会用一种“别拿这种无聊的事情来烦我”的眼神瞪他,却能让他在说完之后感觉浑身轻松,像是什么都能解决——但这次不行。

    半精灵的目光却似乎看穿了他,仿佛什么都已经知道。

    “秘密是一种武器,斯科特。”他说,“但小心,它也会伤到你自己。”

    斯科特只能回以复杂的微笑。不知道是不是久别重逢后的错觉,他总觉得,凯勒布瑞恩变得更加温柔和耐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