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祭坛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摸着肚子走出通道之后,眼前出现的却是另一个洞穴,火把标出的小路通往不同的方向,让埃德一时之间有点傻眼。【全文字阅读】

    “往那边?我好像听到有敲打的声音。”他指向右侧。

    “不一样,那是打铁的声音,可不是敲石头的。”伊斯侧耳辨认着,忽地用手杖敲敲埃德的腿,示意他向后退进通道里。

    没过多久,埃德也听见了那些沉重的脚步声。他从伊斯身后探出头去,看见一个死灵法师正带着几十个亡灵,匆匆地走向他们右前方的小路。

    “莱纳!”远远地有个声音叫道,“这么匆匆忙忙要去哪儿?是我们的尊贵的朋友们到了吗?”

    伊斯眯起眼睛——他听出了这个声音。那是上次他独自一人溜进来的时候,站在他身边一直自说自话的死灵法师。如此多话的家伙在死灵法师里大概也算是异类。

    莱纳含糊地回应了一声,甚至都没有停下脚步。

    “需要帮忙吗?不过看起来你已经准备得够周到了。”依然喋喋不休的声音里透出几分羡慕,“当然啦,我其实也不是很想去那边,听说昨晚又塌了一次是吗?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从这边再开一个出口,你觉得呢……”

    即使没人理他,那人也自言自语了好一阵儿才寂寞地闭上嘴。

    “……这人简直像你一样多嘴。”伊斯的声音里藏着笑意。

    “你不觉得我们该感谢他吗?而且他可比那些低着头阴森森飘来飘去的死灵法师有趣多了……至少不会吓人一跳!”埃德轻轻地推了他一把,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通道,跟上了莱纳。

    弯弯曲曲,高低不平的小路绕过一个巨大的祭坛,诡异的黑红色火焰环绕着它,距离还远的时候埃德就已经感觉到那难以形容的气息,让他的脚步都开始虚软。

    “那是什么?”他低声问道,整个人都在微微地颤抖着,无法克制的恐惧像无数条冰冷的小蛇一样流窜在他的血液里。

    “向地狱献上祭品的地方。”

    “……像是通向地狱的门?”

    “差不多。”

    埃德想起了米亚兹-维斯的墓园里那个险些将艾瑞克和他都吞噬掉的东西。艾瑞克说那就是地狱之门,但当时他所感觉到的只有无尽的空虚,让人想要放弃一切。而埃德此刻却被许多种感觉冲击着,时而沮丧。时而惊恐,时而疑惑,时而愤怒,时而绝望,时而又欣喜若狂……耳边像是有无数人在喃喃细语,越是听不清楚,越是让人忍不住凝神去倾听。

    “埃德……埃德……”有人在轻声呼唤着他,甜美的声音似曾相识。

    他不知不觉地走向祭坛,没走几步又摇着头向后退去,下意识地反抗着。然后猛地清醒过来,额上冒出一层冷汗。

    察觉到不对的伊斯转身一把将他拉回来,情急中用了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右手,担忧和疼痛让他的怒火立刻就窜了起来。

    “你在干嘛?!”他低吼道,浅蓝色的眼睛亮得像是在发光。

    “我没事。我没事!”埃德拍拍胸口,“现在没事了。”

    那些声音已经消失,而他也已经能够抵抗从祭坛那边传来的阴暗而混乱的气息,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他对自己不算软弱的意志还挺满意。

    伊斯怒视了他好一会儿才猛地转过身,大步向前,埃德急急忙忙地跟上去。不明白他为什么好端端的又生起气来。

    他们已经能够听见从另一个洞穴传来的敲击声时,却遇上了一点麻烦。在他们的前方,三、四个死灵法师带着各自的不死战士拥挤在了狭窄的路口,以沉默互相对峙,莱纳喃喃的劝解更像是在自言自语,根本没人在听。那情形让埃德险些笑出声来。但他们不得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向后退去,走进另一个岔道,等待那些死灵法师用眼神确定通行的顺序。

    “如果有那么多人去迎接他们‘尊贵的朋友’……那会不会是莉迪亚?”埃德惴惴不安地问。

    “是又怎样?”伊斯余怒未消,“我可从来没有怕过她!”

    “当然!当然!你是一条龙嘛!”埃德东张西望着,随口安抚。

    他们走进的这条岔道很短。一眼就能看到头,却有着更多的守卫,那意味着这里应该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埃德双腿在他意识到之前就已经自动带着他往里走——明白过盛的好奇心有多么危险是一回事,能不能克制住又是另一回事了。

    伊斯低低地诅咒一声,无可奈何地跟了上去。

    然后他们听见了哭声。

    一群野蛮人的小孩拥挤在洞穴一角被铁栏杆封做牢房的地方,大多数人沉默不语,但婴儿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哭泣。

    伊斯下意识就想放声大吼“让他闭嘴!”——他已经习惯了每次听到这让人头痛欲裂的声音时就冲着玛蒂尔达怒吼。

    ——不知道那个女人现在怎样了。

    这念头转瞬即逝,因为埃德正哐当哐当地摇着铁质的牢门,引起一阵更刺耳的哭声和低低的惊叫声。

    “埃德!”伊斯吼道。

    埃德立刻松开了手,从门前退开,讪讪地说:“我只是觉得这门挺容易弄开的……”

    “没错,我一把就能扯开它。然后怎样?拖着一帮只会哭和尖叫的小孩子对付一堆扑上来的亡灵吗?你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伊斯冲着他低吼。

    埃德拼命摇头,咧开嘴对两眼喷火的朋友露出讨好的笑容。

    伊斯瞪了他好一会儿,才没好气地扭开头。

    没过多久,一个死灵法师走了过来,埃德有些紧张地握紧了藏在黑袍下的剑柄。

    “来领人的?”死灵法师淡淡地问道,对他们站在这里似乎并不觉得奇怪。

    “是呀。”埃德下意识地回答。

    “有许可吗?”

    “许可?”埃德傻傻地重复。

    “没人告诉你们新规矩吗?”死灵法师语带讽刺地说,“剩下的活人不多了,小孩子就更少,所以不管你们是要领去做试验,制造灵魂石还是献祭,都得先得到图姆大师的许可……正确来说,是得到莱纳的许可,有他的符文石你们才能领人。”

    他没再理他们,径直从他们面前走过,拐进了旁边一个用木板隔出的小小的空间。

    “做试验……”埃德盯着铁门里那些无助地彼此紧紧依靠着的孩子,心被揪成一团,无法想象他们会有怎样悲惨的遭遇。

    “……如果你真的想把他们弄出去,我可以试试。”伊斯面无表情地说。

    埃德低下头。他知道如果他执意要救人,伊斯就算会抱怨或生气,也一定会帮他。但是……

    他偷偷地瞄了一眼伊斯垂在身侧的右手。伊斯并不是左撇子,却一直用左手拿着手杖,显然,他的右手还无法使用。

    那是因为埃德的莽撞而受的伤。如果他还是这么自以为是,不计后果,可能会让伊斯置身于更危险的境地。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朋友,可不是为了要害死他的。

    “不。”他轻声说。

    伊斯惊讶地挑起眉,这可是他意料之外的答案。

    “至少不是现在。”埃德冲他笑笑,“我们已经差不多摸清楚了情况,应该先离开这里,找更多人来帮忙……不过最好还是能把莫克带走,他受了那么重的伤,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他还是没办法扔下矮人。

    “如果他还是不肯走呢?”

    “那就敲晕他扛出去。”埃德说,“那些死灵法师都去迎接他们的朋友了,这是难得的机会,而我有这把剑,至少能保护自己……我们还是有机会逃出去的,是不是?然后下次来的时候,再好好地计划,救出其他人……”

    伊斯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他能听得出埃德更想说服的是自己。他们都很清楚,就算真的能找到人帮忙,死灵法师们必然会有更严密的防守——黑暗中还有近千个无所畏惧的战士正等待召唤。而他们也不可能再像这样轻易地溜进来,想要救人依然会很难。

    “来吧。”埃德扯了扯他的袖子,“我们去找莫克。”

    .

    莫克还在原来的地方。顽强的矮人已经能够坐起身来,看见他们的时候脸拉得老长,一点儿没有高兴的样子。

    “所以那不是梦,你们真的在这儿。可你们为什么还在这儿?”他问,“如果那不是梦的话,我不是说了让你们尽快离开吗?精灵呢,别告诉我是他带你们进来的!”

    “哦,诺威不知道,他和娜里亚和泰丝她们在别的地方……你觉得我们自己就没办法溜进来吗?别小看我嘛莫克,再说,我不是也说了我们不会扔下你一个人吗?”埃德回答。

    伊斯翻了个白眼。

    “……你简直顽固得像个矮人。”莫克无奈地说。

    “我可以把这个当成称赞吗?”埃德咧开嘴。

    “听着,我有办法离开这里,但不是现在,而你们……”

    “不,是你该听我说,莫克。”埃德从他偷来的黑袍底下摸出那柄魔法长剑,“这个是你们被偷走的东西吗?还有这个。”他从怀里掏出那个安都赫的护符。

    莫克愣了一下,久经风霜的脸上露出难以察觉的悲伤和愤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