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所求与所得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精灵不想把危险带给同伴,只能向着另一个方向飞奔,尽量兜着圈子,从比较密集的林木间直穿过去,身后的被撞折的树木发出巨大的响声,让他有些心生愧疚,对这些在寒冷的冰原上好不容易生存下来的树木来说,这简直是无妄之灾。

    精灵对自己奔跑的速度很有自信——倒不是说他总是在逃跑。但身后的动物也同样速度惊人,它们锲而不舍地紧追不放,大概已经把他当成了难得的猎物。

    转了一大圈,几乎毁掉小半个树林之后,诺威迎面撞上了斯科特。

    “……那是什么东西!”斯科特瞪着精灵身后怪模怪样的巨大动物叫道。

    “雪犷兽!大概!”诺威已经有点气喘吁吁。他回头看了一眼,与那些大家伙的距离似乎已经拉开了一些。

    “快跑!”他大叫,但斯科特却摇了摇头。

    “如果我们今晚还打算待在这片树林,最好还是解决掉这些家伙。”他说。

    诺威收回了脚步,意识到斯科特说得没错。他们还有一个睡得醒不过来的男孩和一个没什么自保能力的埃德需要保护,让这些危险的动物留在林子里不是什么好主意。

    斯科特拔出了埃德从图姆那里带出的锋利长剑,迎向那只猛冲过来的母兽——和一条巨龙打过一架之后,面前的敌人好像也算不上什么。

    即将相撞的时候斯科特猛地仰天倒地,从母兽的肚皮底下滑了过去,长剑划过对方的腹部,却在那些意外地坚韧的白色长毛上滑了一下,虽然拉出一道血色的痕迹,但伤口并不是很深。

    母兽愤怒地吼叫着直立起身,猛转向斯科特,一掌拍下。疼痛彻底激怒了它。

    诺威跳到一边,从地上抓起一团雪扔向刚刚赶到的小兽——他的弩箭在对付亡灵的时候用光了。只能用这种没什么伤害力的方式把小兽的注意引向他。

    即使已经在追逐中消耗了不少的体力,体型巨大的雪犷兽依然不是好对付的敌人。精灵堪堪能缠住两只小兽,想要杀掉它们却不那么容易。

    斯科特险险地避过母兽的巨掌,那沉重的一击带起的风刮得他的脸都有些痛。他接二连三地在母兽身上留下了伤口。但都并不致命。雪犷兽的白毛和厚皮即使对附魔的武器也有着相当不错的防御。

    或许他该使用法术……没有什么能抵抗那金红色的火焰。

    斯科特对自己摇摇头,翻滚着躲开母兽的又一击,长剑刺向对方的右腿,留下一个新的伤口。

    他该重新习惯完全以战士的方式解决敌人,毕竟,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神会回应他的祈祷。

    小兽重伤时的嚎叫让母兽放弃了斯科特,疯狂地咆哮着冲向诺威。背靠着一颗树,被夹在两只小兽之间的精灵一时间避无可避,只能尽力高高地跃起,从一只小兽的身上翻了过去。但却仍未能完全避过母兽快得不可思议的攻击,整个人在半空里被拍到了一边。

    斯科特一惊,熟悉的咒语未经思索便冲出了双唇。

    灼热的力量喷涌而出,一瞬间他觉得流淌在自己身体里的都并非血液而是翻滚的岩浆。

    烈火轰然而起,包围了巨大的母兽。带着油脂的长毛能够抵抗寒冷与刀剑。却无法抵抗这样的火焰。一只靠近它的小兽也瞬间被火焰所吞没。

    那凄厉的哀嚎声迅速把斯科特有些茫然的意识拉了回来。他后退着,脸色苍白,看着那对母子在火焰中盲目地乱窜,没过多久便倒地而亡,化为灰烬。幸存的小兽本能地转身逃走,却仍不住回头,哀哀鸣叫。

    诺威从雪地上爬了起来。愕然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的半边肩膀大概是碎了,但此刻却几乎感觉不到疼痛。

    那强大到令人恐惧的力量来自一个年轻的人类——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附近的林木被点燃,火势开始蔓延,灼人的温度让精灵回过神来。

    “斯科特!”他叫道,冲向那个还在发呆的男人,“我们得离开这儿!”

    斯科特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慌乱地环顾四周,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一个清朗的声音冲破了火焰,漫天月光突然间像是真的变成了流水,缓慢却不可阻挡地将熄灭了所有的火焰。

    冷冷的月光洒满一片混乱,却重新恢复了宁静的林间。诺威吐出一口气,恍然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

    凯勒布瑞恩的身影出现月光之下,对着眼前的惨状微微皱眉。

    “……你们到底碰到了什么?”埃德抱着伊斯跟在半精灵身后,看着周围倒了一地,又被烧得焦黑的树木,惊诧地问道。

    “雪犷兽。”诺威叹着气回答。

    “那是什么?会喷火的吗?”

    诺威看了斯科特一眼,没有回答。

    .

    斯科特垂头看着伊斯。他不需要总是抱着他,但现在,他不想松开手。

    沉睡中的男孩像是恢复了他所熟悉的安静乖巧的模样。他不知道当伊斯醒来的时候,是会像从前那样安静,还是像埃德含含糊糊地抱怨的那样别扭。

    他担心他再也没办法知道。

    耐瑟斯再次回应了他,他的心中却没有一丝喜悦。当那本不属于他的力量开始成为本能……他原本的自信看起来多么愚蠢!

    手杖轻敲在他的腿边。斯科特往一边让了让,凯勒布瑞恩缓缓地在他身边坐下。

    “你又不需要守夜,为什么不多睡会儿。”斯科特装作若无其事地对朋友笑道。

    “如果你想要不辞而别,别挑我在的时候。”凯勒布瑞恩看都没看他一眼,“我答应过艾伦一旦找到你立刻送到他面前。如果我让你跑了……你知道他能有多烦人。”

    “……什么都瞒不过你,是吗?”斯科特苦笑,“你总是什么都知道。”

    “我知道很多事——有时觉得太多,有时又觉得太少。”半精灵低头凝视着伊斯被火光映红的脸,“但不用什么预知的能力我也能告诉你,如果他醒来时要再一次面对你的失踪……说不定会一口咬掉埃德的头。”

    “……这跟埃德有什么关系?”

    “他是你外甥。”半精灵语气平平地说。

    斯科特只好继续苦笑。即使认识这么多年,有时他也弄不清半精灵什么时候是认真的。什么时候是在开玩笑。

    他们安静地坐着,听见命运堪忧的埃德嘟哝着意义不明的梦话,翻了一个身。

    “你曾说过你的力量比从前更强……只是难以控制。”斯科特轻声开口,“但你控制得很好。不是吗?”

    “‘很好’?”凯勒布瑞恩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想笑,“我随时有可能就在你眼前突然消失,而且完全不知道自己会出现在什么地方,如果这样也算‘很好’的话。”

    “为什么会这样?”斯科特担忧地追问,立刻忘掉了自己的麻烦,“那不是很危险吗?”

    凯勒布瑞恩斜眼看他:“你觉得我会掉进火山化成灰,或者从半空掉下来摔得粉身碎骨?”

    “……不会吗?”

    “我倒希望是那样。”半精灵喃喃道,他握紧手杖,微微佝偻的身影透出一丝疲惫,但很快又恢复了淡漠从容的样子。“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我没有答案可以给你,即便我真的能看见未来,未来也有太多种可能,连神也不知道一个微不足道的选择能改变多少事。而在所有的世界都走到尽头之前,也没人能知道任何一种改变导致的结果到底是好是坏……斯科特,我只能告诉你这个——永远别忘了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

    暗红色的液体表面,莉迪亚显得愈发艳丽的面容渐渐模糊,然后消失不见。

    图姆向后一靠,陷入了沉思。

    他认识莉迪亚?贝尔已经有好几年,她依然喜怒无常——越来越喜怒无常。但起初那个年轻的女法师大多数情况下只是不能,或者懒得控制自己的任性,而现在,“喜怒无常”已经更像是她运用自如的武器,让人完全摸不清她真实的想法。

    他不得不告诉她这里发生的一切——被埋得可能再也挖不出来的骨头,损失的亡灵。逃走的野蛮人……还有那被砸得粉碎的几十颗魂石,而他甚至都不知道那到底是谁干的。那个牧师的同伙?莱纳?或者那条冰龙?

    还能那些不能告诉莉迪亚的损失。他以为安全无虞的藏身之地一片狼藉,最让他心疼的是那个铁魔像,那是他用从某个远古精灵的墓穴里找到的天然权石制造出的最强大的战士,而那些神秘的闯入者不但击败了它。还连权石都拿走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把那面镜子带在了身边,就藏在他的黑袍之下。

    莉迪亚只是平静地听着,甚至心平气和地安慰他,这也算不上什么失败,至少他们及时撤离,保存了大部分的力量,他们的实验也都极其成功……她似乎对冰龙与那个牧师的战斗更感兴趣,但图姆都不知道那条龙是不是还活着——那座山在他们离开之后不久就塌下去一大片,而他并没有看见冰龙飞出来。

    “死了吗?……”他听见莉迪亚喃喃自语,一瞬间竟显得有些怀念和伤感——但也只是一瞬间,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我会让人带给你一件新的……武器。”最后莉迪亚微笑着告诉他,“你会用得上的。我的学徒会告诉你该如何使用,以及,我希望能让那个孩子跟着你一段时间,他对制造魂石很感兴趣,而你会是最好的老师。他是个听话的好孩子,我想你会喜欢他的。”

    听谁的话?

    图姆很想这么问,但只是淡然地点点头。他手下的死灵法师里肯定会有莉迪亚的人,再多一个也无所谓,他知道该让他们掌握多少消息。

    他站了起来,准备去泡个温泉。这个新的藏身之地还有许多需要改造的地方,那些重新开始的叮叮当当的声音让他头疼,但洞穴外的温泉却是一个老人欲罢不能的享受。

    再说,接下来他可得准备面对一场真正的战斗,他有权好好地放松一下。

    那条冰龙无法履行它的承诺了——想到这个,老法师不禁有些遗憾,毕竟,一条龙的敬意,那是诸神都不曾得到过的东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