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守候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努特卡找上他的时候,伊斯因为尴尬而怒气冲冲,埃德紧张地溜出去想找来娜里亚或者斯科特。他觉得要是没人阻止,他们肯定会打上一架。

    伊斯已经听说了努特卡的指控——他杀了她父亲。

    可她见鬼的父亲到底是谁?!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杀过什么野蛮人……死的不算。

    真要动手他也不怕,只不过以这种样子来面对这个声称与他有杀父之仇的女野蛮人,感觉实在有点荒谬。

    努特卡看起来虽然心事重重,却也十分平静,似乎并不想动手。

    “莫克你救了我的族人,我不杀你,但我一定得知道真相——到底是不是你杀了我的父亲?”

    “我怎么知道你父亲是谁?!”伊斯毫不客气地反问。

    努特卡踌躇片刻才像是下定了决心。

    “是不是曾经有一个野蛮人……在你受伤快要死掉的时候,抓来海豹喂你?”她问道。

    伊斯愣了一下,虽然对“喂”这个词不太高兴,还是以一个七岁小孩能表现出的最傲慢的姿势点了点头。

    “所以他没有撒谎。”努特卡喃喃自语,神情却有些奇怪。

    “……你觉得他不该救一条龙。”伊斯几乎一眼看穿了她,却也不怎么生气,连他自己都至今想不明白,那个野蛮人为什么会救他。

    努特卡并没有否认。

    隔了好一会儿她才再次开口:“我告诉族里的萨满,普特……我的父亲曾经救过一条冰龙,他们要么指责我撒谎,要么说是普特带来了所有的灾难,他甚至根本不该越过冰海,那是不被允许的行为,他的灵魂将被诅咒,永远也无法安息。”

    她的声音终于颤抖起来,而伊斯只能沉默以对。这难道也算是他的错吗?他并没有向任何人求救……

    “但即使他救过你……你还是杀了他。为什么?!”女战士在愤怒中逼近了伊斯。

    伊斯皱起眉:“我杀了他?”

    “你要否认吗?我有许多族人都看到了这个。”努特卡的表情说不出是期待还是失望,“还是说那不是你,而是另一条龙?”

    “……那是我。”伊斯沉默半晌才回答。

    努特卡的身体猛地一震,仿佛这并不是她期待的答案。

    娜里亚一头冲了进来。差撞到努特卡的背上。

    “伊斯!”她叫道,就像她曾经做过的那样,本能地挡在了伊斯和努特卡之间。

    伊斯原本并不想解释什么,他习惯了被当成邪恶的巨龙,再多一件罪行也无所谓……但他盯着娜里亚的背影,不由自主地说了下去:“可那个时候你父亲已经死了。”

    努特卡的眼神疑惑而恐惧:“你是说他变成了……那些亡灵?”

    似乎比那些更糟——伊斯想起那像是拼凑起来的身体,但他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努特卡低下头,神情复杂。她长久以来的仇恨完全弄错了方向,那让她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接受。

    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她注视着娜里亚因为发自内心的欣喜而分外明亮的笑容。叹了口气,突然间如释重负。

    “我会记得你为我们做的一切,即使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我会继续保守这个秘密。”努特卡低头直视着男孩浅蓝色的双眼,认真地说。

    伊斯眨了眨眼,还没想到该如何回答。努特卡已经准备离开。

    “等等!”伊斯脱口叫住了她,“你的父亲……他有没有告诉过你,他为什么想要救一条冰龙?”

    那是一直深藏在他心底的疑问。他的亲人和朋友一开始认识和熟悉的都是一个人类的男孩,他们放不下他,即使他变成了一条龙也不愿放弃。他相信他们的爱毫无虚假,但永远有不安隐藏在信任之下——即使是斯科特,伊斯也确信他在见到一条根本不认识的冰龙时第一反应是杀了它。

    而那个野蛮人。他们素不相识,他眼中所见只是一条重伤待死的冰龙,在他死去之后切掉他的角作为屠龙的证明都更容易接受,但那个野蛮人却没有任何理由地选择了救他。

    “……他说他不能看着一条龙这样神奇的生物在他面前默默地死去。”努特卡回答,带着微微的骄傲之情,转身离去。

    伊斯张了张嘴。还是没能说出话来。这样的理由实在太过简单和直接,甚至让人无法判断到底是因为敬畏还是同情,所以他也不知道到底该高兴还是该生气。

    “瞧,这个世界对你也不是太糟嘛。”偷偷溜回来的埃德脸上挂着名为“我告诉过你了”的讨人厌的笑容,然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那是你追着那个死灵法师一直到悲泣森林还杀了他的原因吗?因为他把救过你的人变成了亡灵?”

    “……不是!”伊斯恼怒地否认:“我杀他是因为他对我不敬——”

    那句话的尾音消失在了娜里亚的怀里。

    “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娜里亚的语气中满是骄傲。

    埃德以为伊斯会像往常那样因为“好孩子”这样的形容而暴跳起来。但他没有。男孩在娜里亚的怀中一动不动,安静得异乎寻常。

    他看不见伊斯的脸,也无从知道,那张小脸上前所未有地一片通红。

    .

    过了十天左右,伊斯依然没有多少进展,那让他变得喜怒无常,难以应付。娜里亚终于摆脱了对他过分温柔的状态,开始在他闹别扭的时候毫不客气地叉着腰开骂,泰丝总是乐不可支地在一边观战,而伊斯除了低头认错和逃跑之外没有别的选择——他又不能真的对娜里亚怎么样!

    倒霉的总是埃德。年轻人对此笑嘻嘻地不以为意,甚至热衷于和他暴躁易怒却失去了杀伤力的朋友追逐打闹。但斯科特发现,埃德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没心没肺,无忧无虑。

    他在一个夜晚被埃德惊醒,被噩梦缠绕的年轻人发出窒息般的声音,端正的面孔因为惊恐而扭曲,在他含糊的呓语中,斯科特只听清了一个词——“血”。

    “他杀了个死灵法师。”同样被埃德惊醒的伊斯低声告诉他。“大概是他第一次杀人……那时他的脸白得就像死人。”

    “……他该回家了。”斯科特说。瓦拉的儿子理应得到另一种生活——更平静,更安全的生活。

    第二天,当斯科特对埃德提起这个的时候,年轻人愣了一下。

    “回家?”

    他已经找到了伊斯。他们依然是朋友。他甚至还找到了斯科特——他人生的第一次冒险之旅难以置信地成功,而瓦拉还在等着他……他的确没有理由不尽快回家。

    “可是……”埃德犹犹豫豫地看了伊斯一眼,“他还没办法变身呢……”虽然他留在这里好像也帮不上什么忙。

    “我会照顾他。”斯科特微笑着说,“告诉瓦拉不用为我留着城堡,那是她的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去看她。”

    “可是……”埃德依旧犹豫着,他想念瓦拉,就这么回去却又总觉得不怎么甘心。

    “我还需要你帮我一个忙。”斯科特只好用另一种办法:“听说圣者费利西蒂已经回到柯林斯神殿,我需要有人尽快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告诉她,或者肖恩?佛雷切。我们还弄不清莉迪亚到底想干什么。但她的目的绝对不止这片冰原和野蛮人。你得警告他们,以及艾伦……告诉艾伦我很抱歉,也许有一天我会回去向他解释一切,但现在还不行。”

    埃德点点头:“我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他似乎接受了“回家”这个建议。

    “但我觉得娜里亚大概不会肯跟我一起回去。”他说。

    .

    “好吧。”娜里亚平静地说。

    “我知道你想带伊斯一起回去。但是你瞧……呃,什么?”埃德瞪大了眼睛,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好吧’。”娜里亚瞪他一眼,“我的确是想带伊斯回家,但我也知道这没那么容易……”

    埃德松了一口气:“是呀!而且即使回家我们也不是什么都做不了,记得泰丝那个印一大堆书的主意吗?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

    泰丝曾经突发奇想地说过不如干脆把一切都写下来。靠辛格尔家的财力印上无数本,像诸神的告诫或智者的箴言那样,铺天盖地地发到鲁特格尔、安克坦恩、北部冰原,甚至东南的自由城邦,西部荒漠另一边的诺瓦尔……发到整个大陆的每个角落,让它变成每个孩子的睡前故事书。每个女人垫在针线下,放在茶桌上的漂亮小绘本,插在书架上的经典之作,每人都会捧在手中的流行读物……这样坚持个上百年,应该就能够成功地改掉人们非得在“龙”前面加个“恶”的习惯了。

    但娜里亚根本没理他。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虽然我真的想过敲晕了他装在袋子里拖回家去。”

    伊斯打了个哆嗦,叫道:“什么?!”

    “可诺威说那样不行。”娜里亚叹气,“连泰丝都觉得那不是个好法子。”

    “当然不是!”伊斯吼道,“你们到底还瞒着我打了多少这样的主意?!”

    “也不是太多,然后我算是明白了,至少现在,是真的没办法带你回家。”娜里亚忧伤地说。

    伊斯差点就脱口说出“感谢诸神”。

    “你真的一点也不想回家吗,伊斯?”娜里亚掩饰不住她的伤心,“我知道我和艾伦并不真的算是你的亲人……”

    “别说傻话!”伊斯的语气因为恼怒和慌乱而有些粗鲁,“你知道我从来没这么想过。”

    “所以你还是愿意叫我‘姐姐’?”娜里亚的笑容充满期待。

    伊斯憋了很久,脸上神情变幻,终于还是低着头叫了一声“姐姐”。

    娜里亚叹了口气,伸出双手,轻轻拥抱他,“我知道你会好好的,斯科特会照顾你……你也知道,有人会永远等你回家,是不是?”

    伊斯无法开口,却突然间想要感谢他曾经怨恨过的一切。

    即使他永远也无法成为一条真正的巨龙,即使他会被同族所排斥,也依旧被人们所惧怕,即使在更漫长的时间里他只能因怀念而更觉孤独,但至少,他曾经拥有这些——

    家人,朋友,和爱。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