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剑舞者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辛格尔,还不到二十一岁的年轻人类,觉得他头发都快白了。【最新章节阅读】

    但当他忧伤地把头伸到娜里亚面前,让她看看“是不是有很多白头发”的时候,换来的只是后脑勺上熟悉而有力的一掌。

    “你的头发黑着呢,与其担心会白,还不如担心会秃。”娜里亚没好气地说。

    “……我宁可它全都白掉!”埃德抱着自己的头哀号。

    娜里亚差点就习惯性地把他一脚踹开,但转念一想,这可怜的家伙最近确实压力有点大,便随手拍了拍他的头,权当安慰。

    “我一点也弄不懂泰丝和诺威……还有那个罗莎。明知道可能很快就得兵刃相向,为什么他们还能像朋友一样笑着聊天?”埃德继续哀号。

    他最大的压力来自罗莎?拉图斯,这个女人比永远都在用阴沉的目光瞪着他的拜厄还要可怕。至少他清楚地知道拜厄是敌人,却始终摸不准罗莎到底算什么,那种忐忑让他不知不觉间揪掉了自己不少头发。

    罗莎是那种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对她产生好感的女人。或许是因为从小就需要照顾一堆同父异母的弟妹,她比娜里亚看起来更像是“朋友家温柔的姐姐”。说话柔声细气,脸上时常带笑,对泰丝就像对一个任性调皮的小妹妹一样耐心又宽容,面对诺威时偶尔还会流露出一丝羞涩——但一想到泰丝告诉过他的那些耸人听闻的故事,再想想罗莎来这里的目的,埃德连睡觉都在做噩梦,梦见那笑靥如花的女人转身就成了浑身浴血的恶魔,脚下尸横遍野,他,以及依旧是个小男孩模样的伊斯,甚至泰丝和诺威,都是尸体之一。

    那绝对是因为当他向泰丝表示“罗莎看起来简直拿你当自己的妹妹。她应该不会伤害你?”的时候,泰丝诡笑着回了一句:“那可说不定,罗莎的身体里就像装了两个灵魂,所以就连她家老头子都不敢惹她。”

    事实上罗莎始终与埃德和娜里亚保持着距离。即使埃德试图接近她,想看看是否能让她放弃这次的任务,她也只是礼貌地对埃德笑笑,然后迅速找个借口离开。

    泰丝对他的尝试报以毫不客气的哈哈大笑,同时向他转述了罗莎对他的评价——“长得挺可爱,就是有点傻,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埃德当时脸一红,傻笑着逃走了,也说不清自己的脸红到底是因为“可爱”还是“傻”。

    除了罗莎之外,另几个雇佣兵也全都住在营地里。库兹河口的野蛮人和混血儿都已经被安克坦恩人赶走。他们是在横穿卡斯丹森林去巨人之斧寻找向导的时候遇上了邦普,年轻的野蛮人一听说他们在寻找冰龙以及一队有个金发精灵的冒险者便以为他们是埃德和诺威的朋友,热情地把他们带了回来。

    他们身份**,但达顿的态度也十分**,既然没有明明白白地被驱赶。那些家伙就自行其事地在营地里找了个角落,搭起了自己的帐篷。

    娜里亚起初很想把他们赶出这里,最好像之前黑鹿部落的人对待他们一样,直接赶出冰原,但埃德却觉得让他们留在这里也好。以拜厄的执着,是绝对不可能就此放手的,与其让他们在外面晃悠。暗中做什么手脚,不如把他们放在眼前。

    而且盯着那些家伙的可不止埃德他们,达顿也让野蛮人盯着他们所有人——不管是冰龙的朋友,还是冰龙的敌人。不需要诺威告诉他,埃德自己就能看得出来,因为野蛮人相当不擅长掩饰。那些虎视眈眈的目光虽然让人不怎么舒服。但至少能保证拜厄和雇佣兵们也惹不出什么乱子。

    但事实证明,关于这一点,埃德还是想得太天真了。

    “甜心!”

    泰丝兴奋地从帐篷外窜了进来:“快来快来!你绝对不会想要错过这个!”

    还没等娜里亚反应过来,她一把拖起黑发女孩就往外跑,埃德自然也跟着跑了出去。

    “有麻烦吗?那些家伙跟野蛮人打起来了吗?要不要去找诺威或者莫克?”看着许多野蛮人跑向同一个方向。他一边跑一边不安地问。

    “一点麻烦也没有!他们自己打起来了!”泰丝的语气里充满幸灾乐祸,“我就说那两个黑着脸的家伙迟早会先捅彼此一刀嘛!”

    埃德立刻明白了她说的是谁:“拜厄和赛斯亚纳打起来了?”

    拜厄带来的人里除了罗莎,还有两个法师和一个战士,较为年轻的法师名叫德阿莫,大概三十来岁,总是面目浮肿,神情愁苦,除了偶尔会目光呆滞地在营地里沿着固定的路线散个步,基本就待在帐篷里不出来。与他住在同一个帐篷里的法师迪西玛却是完全不同的类型。那个健壮得简直不像法师的中年男人精神十足,笑容满面,每天都在营地里转来转去地兜售他的各种秘制药水,即使被拒绝甚至被粗鲁地推开也从不生气,甚至笑得更加灿烂。

    诺威不认识德阿莫,但警告过他们要小心迪西玛。那个法师以他表里不一的冷酷和残忍出名。另一个战士则让诺威更为头痛——赛斯亚纳,被驱逐的流亡精灵,曾经受到所有精灵的尊敬,被称为剑舞者的强大战士。

    赛斯亚纳和拜厄住在一个帐篷。埃德每次想起那两个脸色阴沉一言不发的人待在一起对坐磨剑的情形都觉得肠子打结。即使知道了斯科特再次出现,而且背叛了尼娥成为另一个神祗的牧师,也没有让拜厄的心情变好一点。而赛斯亚纳,一个永远也回不了家的精灵还能有什么好脸色?

    拜厄显然应该是领头的,但谁也没拿他当回事,据罗莎所说,连雇佣他们的钱都不是拜厄出的——出生于猎人之家的堕落圣骑士根本没那么多钱。而已经习惯了被人们尊敬的拜厄对任何不敬都十分敏感。

    迪西玛总是笑脸迎人,罗莎至少表现得十分客气,德阿莫根本不跟他打照面,能惹到他的就只剩了即使不说话也明摆瞧不起任何人的赛斯亚纳——绝大部分精灵原本就十分高傲,那是即使被驱逐也改变不了的天性。赛斯亚纳的目中无人在埃德看来根本不算严重,但对拜厄来说绝对难以忍受。

    泰丝早就断言他们迟早会打上一架。显然,又让她给说中了。

    他们跑到地方的时候,那里已经被野蛮人挤得水泄不通。即使是野蛮人也一样爱看热闹嘛——埃德哀叹着用身体为女孩们开路。圆滚滚的莫奇时常跟着泰丝跑来跑去,对这里的野蛮人来说已经失去了出其不意吓人一跳的用处。

    等他们终于挤到最里面的时候,那两个人早已经开打,但即使从中间开始看,泰丝口中的“好戏”也算得十分精彩。

    埃德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剑舞者——赛斯亚纳用剑的方式的确像是在跳舞一般,每一个动作都流畅自然,优美如舞蹈。年轻的精灵身材纤细而高挑,直直的黑发束在脑后,动起来就像一头猎豹,挥舞的双剑快得让人只能看见残影。他的每一击都像是在划着大大小小的圆弧,柔韧的身体允许他以各种不可思议的角度转来转去。在所有人的眼里,他就像是一阵旋风,而拜厄大概像是一棵快要被风把叶子刮个精光的树。

    拜厄并不弱。即使失去了圣骑士的能力,单纯作为一个战士,的拜厄也算得上十分厉害,但他还从未遇上过向赛斯亚纳这样的对手。剑舞者一向是作为精灵王国最后的防线而存在,即使发生战争,他们也不会是最先被派遣出去的战士,何况人类与精灵已经有许多年没有发生过冲突,剑舞者这个称号在人类之中不过是个传说,没人真正见识过他们的力量,没人了解他们是如何战斗。

    拜厄完全无法抵挡赛斯亚纳快如闪电般的攻击,他甚至无法判断对方的下一击会来自哪里。年轻的精灵显然并不真的想杀他,只是不停地敲着他的长剑,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浅浅的伤口。

    他在戏弄他——这让拜厄更加怒不可遏。他近乎疯狂的神情让埃德暗自心惊,而他骤然加快,变得毫无章法的攻击一时间让赛斯亚纳的节奏也随之乱了起来。但剑舞者很快控制住了自己,动作反而变得比之前要慢了许多。

    “要结束了。”泰丝说。

    娜里亚目不转睛地看着,完全被这场战斗吸引住了,听见泰丝的声音,只是下意识地微微向她侧过脸,眼睛却还盯在那两个人身上,微张的嘴唇里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在他们身后,大堆的野蛮人都几乎没有发出多少声音,显然也像她一样看得入迷。

    打斗中的两个人突然静止,像是被人变成了雕像。拜厄半跪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站起来,赛斯亚纳的双剑端端正正地交叉压在他的脖子上。

    胜负已分,这场不知因何而起的战斗结束得毫无悬念。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