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控制你自己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杀了我!无家可归的精灵!”拜厄毫无惧色地吼道,“如果你有那个胆子的话!”

    泰丝摇摇头:“最讨厌输了也不肯认,只能表现自己不怕死的家伙了。【最新章节阅读】不过他死了也好,我们的麻烦就全解决啦!——至少解决一半!”

    那声“无家可归的精灵”大概刺痛了年轻剑舞者,他没有多少表情的面孔阴沉得可怕。下压的双剑轻易在拜厄的脖子上拉出了伤口。

    埃德的心狂跳不已。他不想就这样看着拜厄死掉,他毕竟曾经救过他们,但泰丝说得也没错,只要他死了,他们的麻烦起码少了一半。

    他看向娜里亚,女孩也正看着他,他们在彼此的眼中看到同样的犹豫。但即使他们想要阻止,恐怕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因为拜厄还在不屈不挠地找死。

    “被赶出家门的狗!”他轻蔑地骂着。

    赛斯亚纳的脸上骤然闪过一丝杀意,绷紧了双臂上的肌肉。

    “剑舞者!控制你自己!”

    突然响起的精灵语让年轻的剑舞者浑身一颤,缓缓收回了双剑,转身低着头一言不发地迅速离开。高大的野蛮人为这个强大的战士让开了一条路,甚至有人为他大声喝彩,但他就像没有听见一样置之不理。

    诺威松了一口气,若有所思地看着赛斯亚纳的背影。

    拜厄闷声不响地站起来,愤然离去。

    “就这样吗?连一声道谢也没有?”唯恐天下不乱的泰丝高声叫着,“圣骑士不是最讲究礼节的吗?还是说一旦堕落连这个也都扔去喂狗了?”

    “泰丝!”

    向他们走过来的诺威无奈地呵斥。泰丝深感无趣地拍了拍手:“散场!甜心我饿了。”

    娜里亚似乎这才恍然回过神来。

    “好吧,我去弄点吃的。”她说。

    “可以叫上罗莎吗?她也很想尝尝你的手艺,只是有点不好意思。”

    “吃了我的东西就不许碰我弟弟,她能做到吗?”

    “唔……我想不行。她都收了一半儿的钱了,我得说,那真是很大一笔,都够她把几个弟弟妹妹婚礼全都安排妥当的了。”

    “那就不行。”娜里亚断然说。

    “哦,甜心。如果我偷偷带给她一点,你可以当做没看见吗?她自己做的东西虽然也不算差,但比起你来可差远啦!”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一被恭维就会变得十分大方的娜里亚勉勉强强地答应了。

    埃德没有跟着女孩儿回去——他发现诺威还在对着赛斯亚纳消失的方向发呆。

    “……你认识他?”他不由自主地问道。

    诺威点点头:“见过几次面。”

    他们并不熟悉。不到一百岁的赛斯亚纳还相当年轻。他出生时诺威就已经离开了森林深处的精灵王国,只是在回到格里瓦尔,去剑舞者的学院探访他的老师费南时,曾见过几次那个身手矫捷,颇受赞许的年轻战士,甚至比试过一次。但他上一次回去的时,却惊讶地听闻,赛斯亚纳杀死了费南的朋友瓦里芬,他自己的老师。

    年轻的剑舞者并没有逃走,被抓到时只是静坐在尸体边。浑身是血,脸色苍白。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平常十分爱戴的老师下手,赛斯亚纳对此也没有吐露一个字。格里瓦尔废除死刑已经有许多年,赛斯亚纳面临终身的监禁,但他的母亲是精灵古老王室的后代。极受尊敬的贵族,在她的请求之下,监禁变成了流放,年轻的战士再也不被允许踏入自己的故乡。

    那不过是几年之前的事。诺威曾听说赛斯亚纳去了北方,却没有料到他会成为雇佣兵,更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形下再次见面。赛斯亚纳总是面无表情,像是从来没见过诺威。或者根本不记得。

    诺威却没办法装作与他素不相识。费南对朋友之死一直耿耿于怀,如果有机会,诺威很想弄明白赛斯亚纳为什么会杀掉自己的老师。但赛斯亚纳却总是看都不看他一眼,一声不吭地躲开他,像躲开每一个人一样。诺威根本找不到机会跟他说话。

    “罗莎说从未听他开口说过话,她还以为他是哑巴。”

    诺威叹息着。

    成为一个剑舞者并不容易。赛斯亚纳从十几岁就被送进学院。花费了几十年的时间不断地学习和磨练,甚至从未离开过那个地方。即使拥有高超的技艺,他的心智却基本还是个少年。他对这个世界的所有了解都来自与学院里那些泛黄的书籍,而精灵原本就已经脱离这个世界很久了。

    “……他一个人生活到现在一定很不容易。”埃德说。

    “我担心他会毁掉自己……我认识一些雇佣兵,他们的生活绝对不适合像他这样的孩子。”诺威担忧地皱眉。即使被逐出家园。那也是他的同族,他没办法置之不理。他也相信费南所说的,那个有点好胜,但还算听话的孩子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发起疯来杀掉自己的老师,那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

    “孩子?”埃德不由得重复。

    “不到一百岁,在精灵之中只能算是少年。”

    埃德点点头,他其实知道这个,精灵能活到上千岁,一百岁只是他们生命的十分之一。只不过拥有如此令人吃惊的战斗技巧的人只是个“孩子”,委实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你们比试过一次?”他忍不住好奇地追问:“……谁赢了?”

    “……那时他比现在还要小,埃德。”

    “所以是你赢了?”埃德不由得有点高兴。

    “如果我连一个那么小的孩子都打不过,费南,我的老师,会拒绝承认他曾经教过我的。”诺威无奈地说,“但现在,我可不确定我一定能打得过他。”

    “但就算是他,也不可能打得过伊斯,是不是?”埃德不怎么放心地问,“我是说。一条龙,不是之前那样……”他拿手比划到自己胸口下面,突然间有点难过。

    他真心怀念那十几天短暂却快乐的时光,和小小的伊斯一起打闹。那感觉既奇怪又理所当然,仿佛他们重新一起长大,又像是他多了一个弟弟——他其实一直都很想要一个弟弟,或者哥哥也行,姐姐也无所谓……

    “他的武器是非常古老的双剑,远古的精灵用秘银打造了它们……即使是龙的鳞甲也无法抵抗。但如果真的打起来,我应该还是能挡住他的。而泰丝有办法缠住罗莎,至于拜厄和那两个法师……我们还有阿坎,有斯科特和凯勒布瑞恩,难道你觉得我们会输吗?”诺威拍拍埃德的肩。安慰着他。

    “……都没有把我和娜里亚算在内吗?”埃德半开玩笑地说,“老实说,我觉得搞不好凯勒布瑞恩一个人就够了。”

    “嗯,但他很可能会等到我们打得差不多的时候才慢条斯理地出来收拾残局。”诺威说。

    他们相视一笑。

    “他们会没事的,对吧?”埃德轻声问道。凯勒布瑞恩和斯科特已经离开了好几天。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他们一定能找带伊斯,带他回来……不,最好还是别回来。有什么办法能告诉他们先别回来吗?”

    “先别告诉娜里亚。但我想,他们原本就没打算再回来。”

    埃德一愣,随即意识到那是正确的选择。

    ——而对于他来说,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

    .

    “我们应该回家了。”埃德说。

    娜里亚瞪着他。像是他说了什么她听不懂的语言。

    “如果伊斯他们回来……”她突然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埃德,过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开口:“他们不会回来了是不是?”

    埃德低下头,没有回答。

    娜里亚沉默良久,一下一下地揪着毯子上磨损的线头。

    “可是,还没到春天呢……”她低声说。

    “即使留在这里。我们也帮不上他什么忙。想要让他知道的,我们都已经告诉他,他所做的一切也已经足够证明他依然是那个我们认识的伊斯……虽然不完全一样,我是说,他以前可乖巧多了。当然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娜里亚看着他,脸上开始露出一丝无奈又好笑的神情。

    “总之,”埃德放弃了纠缠伊斯的性格问题,“如果我们离开,拜厄他们应该也会跟着我们走。”

    “他们会以为我们有了伊斯的消息?”

    埃德用力点头:“他们会赖在这里不走就是因为这个。如果我们突然说要回家,他们一定会跟上来。”

    “这样至少能让他们离伊斯远远的。”娜里亚说,“我知道,我知道……”

    她至少这是更好的选择,却让人如此不甘。

    “这样至少能给他减少一点麻烦,诺威和泰丝也不用跟自己的朋友和同族动手……等那些家伙发现不对再回来的时候,只要伊斯不露面,他们根本不可能找到他。而如果我们继续待在这里……”

    “伊斯说不定会回来找我们。”娜里亚用力扯断了一根线,“我明白,可我就是……”

    她的声音有一丝颤抖。

    “……别哭,娜里亚。”埃德说。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如果娜里亚真的哭起来,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没哭!”娜里亚恼怒地瞪他。

    “我知道你从来没有放弃过带他回家的打算……我也没有。娜里亚,我一直希望我们可以再一次一起出去冒险,就像失败的那一次一样。当然,这次可不用去找什么龙了。”埃德的声音又轻又快,“我们可以乘船出海……不,我们可以骑着龙出海,去另一片大陆,赫特兰德,我父亲去过那儿,那里还有牛头人和半身人,有隐藏在森林里的半人马,那里的人皮肤是褐色的,比这个大陆的人更友善和好客,他们会酿造一种很烈的酒,说不定你会喜欢……”

    “你说得就像那真有可能发生。”娜里亚低着头。

    “为什么不呢?我们只是回家,又不是要放弃努力。”埃德说,“我们还可以做很多事,娜里亚,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也许有一天伊斯回到卡尔纳克,落在村子里最大的那片草地上,人们看到时也只会说‘啊,德利安家的小儿子回来了’。”

    “不是克利瑟斯家的小主人吗?”

    “如果他飞回克利瑟斯,人们就会这么说。”埃德一本正经地回答,“虽然斯科特已经把城堡给瓦拉,正确说来我才是那里的小主人,不过我不介意跟他分享,瓦拉也不会介意。我父亲也许会有一点点介意,可他的意见在那里一向不重要。”

    娜里亚终于笑了起来,虽然还带着一丝忧伤,却也有无法放弃的希望。

    “所以,我们回家?”埃德轻声问道。

    娜里亚点点头。

    “我们回家。”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