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赛斯亚纳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有人找到我,说可以帮我解决所有的麻烦,只要我帮他们去杀那条冰龙。我想那也不是什么坏事,就答应了。那个疯子是在我们出发的那天才出现的,出钱的家伙说我们都得听他的。”

    赛斯亚纳停顿了一下,对此似乎颇有些不满。

    诺威很清楚他的不满从何而来。他出身精灵贵族,从小需要服从的只有母亲与老师,当然不会愿意服从一个人类。如果那个人类比他厉害倒也可以勉强接受,但拜厄显然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他会在今晚跑来找诺威,除了被太久没有听到的精灵语勾起了对故乡的怀念之外,大概也是没办法继续跟拜厄待在同一个帐篷里。

    “坐下吧。”诺威温和地说,随意地坐在了火堆边,“我们有一整晚的时间。”

    赛斯亚纳犹豫片刻才坐了下来,呆呆地望着跳动的火焰,身体依然挺得笔直。

    “你怎么会去维萨?那里离家很远了。”诺威用火钳拨动着木柴,随口问道。

    “我没有家了。”赛斯亚纳轻声回答,声音茫然而疲惫,“再也不会有了。“

    “……还会有的。”诺威只能如此安慰,“赛斯亚纳,你的生命才度过了十分之一,别那么早就断言自己的未来。”

    赛斯亚纳摇着头,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喜欢北方吗?既然你已经来了这里。”诺威换了一个更安全的问题,他不想把这个好不容易自己送上门的剑舞者逼得太紧。

    “不喜欢。”赛斯亚纳很干脆地回答,“到处都光秃秃的,又冷又光秃秃,所有的人都又臭又脏,粗鲁无礼,一点也比不上……”

    他突然停了下来,故乡的名字就在嘴边,却再也无法说出口。

    “这里与南方的森林的确很不一样。但我听说春天的时候这片平原上会开满各种野花,那样的美景在别处是看不到的。即使是完全被白雪覆盖的时候,它看起来也没那么糟吧?”诺威并不奇怪会从年轻精灵的口中听到那样的回答,精灵喜欢南方绿色的、永远生机勃勃的森林。尤其是生活在格里瓦尔的精灵。他们从小就被告知,再没有任何地方及得上精灵王城的优雅与宏伟,除了格里瓦尔和它附近的森林,整个世界的其他地方都乏善可陈。而所有精灵之外的种族都粗鄙而低劣,没有任何去了解的必要。

    “雪地有时候看起来……很安静。”赛斯亚纳低声说,算是某种承认。

    “你知道,我们的祖先也曾经生活在北方。”诺威说,“或许没有远到冰原。我在来时的路上经过米亚兹-维斯,极北之光,曾经的精灵城市留下的废墟。逐日者精灵古老的家园……”

    他用平缓的声音为年轻的精灵讲述那个宛如奇迹般的城市。即使被抛弃了近千年,它依旧傲然屹立在群山之间,如一颗圣洁而巨大的白树,依稀可见昔日的辉煌。

    他也说起那一场意料之外的冒险,新神的信徒。被召唤的亡灵,白色的灵禽,普通的农夫和猎人如何为信仰和生存面对恐惧,战斗至死……

    赛斯亚纳听得入神,像个好奇的孩子一样不断地询问更多细节。他在学院里从未听过这样的故事,会被一再讲述的只有诸神所行的奇迹,和精灵漫长而辉煌的历史。最伟大的英雄们总是指挥千军万马。或孤身拯救世界,平凡之人根本不值一提。

    “我想看看它……极北之光。”他开口时犹自出神。

    “会有机会的。”诺威微笑着说。

    “如果那些人没有拆光它的话。”赛斯亚纳皱起眉,“你应该把那些安克坦恩人赶走的。”即使刚才多少也对那些普通人的勇气有一丝敬意,也瞬间消弭于精灵仿佛天生的骄傲。

    “他们向我保证过不会。何况是我们自己抛弃了那座城市,我们的祖先离开了北地,而且再也不打算回来。现在那片山脉都属于人类的帝国。我们没有权力要求什么,赛斯亚纳,这个世界并不只属于我们。”

    赛斯亚纳无法反驳。没有离开格里瓦尔的时候,他也曾以为这个世界还像从前那样,精灵依旧是诸神最宠爱的孩子。整个世界都是诸神送给他们的礼物。但在外漂泊了这几年之后,他已经很清楚,那不过是精灵们自欺欺人的谎言。

    “他们都说你是个奇怪的精灵。”他突然说道。

    “‘奇怪’吗?”诺威笑了笑,“这是个……很温和的评价。”

    他听过更糟的——他的妹妹曾经把无数更糟的形容当面扔给他,与其相比,“奇怪”听起来简直像是种称赞。

    “你怎么能忍受这个?”赛斯亚纳十分认真地问他,“四处游荡,跟那些讨厌的、盯着你的耳朵就像你是什么怪物的一样的人打交道,被所有的精灵在背后议论……”

    “事实上,我很享受四处游荡。这个世界变了很多,但依然十分有趣。我也喜欢跟不同的人打交道,如果你试着去了解他们,就会发现大多数人其实并不那么讨厌。至于被精灵们指指点点……那的确是需要忍受的东西,但他们的议论并不能决定我到底是谁——只有我自己才能决定。”诺威坦然地望着他。赛斯亚纳有一双榛绿色的眼睛,被火光镀上了一层浅金,抱着双膝的样子看起来已经完全放松。

    他的眼里有无法驱散的阴影,但被流放的这几年似乎并没有让他改变太多。他认真起来的时候眼神会特别安静而专注,有时会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避开。诺威记得很清楚,三十几年前,就是因为被这样的眼神盯着不放,他才一时头脑发热,不由自主地接受一个孩子的挑战,跟他打了一场。

    他的确是赢了,但赢得可不怎么轻松。

    “跟我说说那条龙。”赛斯亚纳毫不客气地要求。天都已经快亮了,他依然精神十足。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了呢。”诺威笑了起来,“那条龙有名字——一个人类的名字……”

    .

    “他有说放弃任务,再也不会追杀伊斯了吗?”埃德充满期待地问。

    “没有。”诺威回答。

    埃德的脸迅速地垮了下去。

    “告诉我,埃德,你不会真的想过要靠诺威说服所有人吧?”娜里亚有点好笑地问道,“虽然他的确很擅长这个,但他可不是万能的。”

    “心怀希望又不是什么坏事!”埃德不服气地说。

    “我就喜欢你这一点,”泰丝笑嘻嘻地用力掐了一把他的脸,让他嗷嗷直叫,“只有你才能天真得这么理直气壮。”

    “泰丝……”诺威无奈地看着埃德脸上那一片红肿,“我还得带他去跟达顿告别。”

    泰丝随手在埃德的另一边脸上捏了一把。

    “这样就行了,多好的气色!”

    她大笑着拖走了娜里亚和阿坎:“我们去跟哈尔和他的驯鹿告别!埃德,别忘了,你还欠哈尔三千只驯鹿!”

    埃德用手捂住脸,痛得眼泪汪汪。

    “……你可以躲开的。”诺威只好说。

    “躲开只会被掐得更重。”埃德认命地揉着脸,他已经很习惯这种泰丝独有的表示喜欢的方式。

    诺威有点怒其不争地摇着头,带他去见达顿。

    .

    好几天没有出现的斯奥又坐在了达顿旁边。奔鹿部落的酋长对他们的决定有些惊讶,他看了斯奥一眼,老萨满摇摇头,对他说了几句什么。

    “对于我们带来的麻烦,我很抱歉,”埃德以为那是拒绝,“但我们待在这里也只会带来更大的麻烦……”

    达顿笑了起来。

    “我并不打算把你们软禁在营地里,如果你是这么想的话。”

    埃德松了一口气。

    “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再多待两天。”达顿说,“过两天我们会举行仪式,再一次召唤祖先,你们应该留下来,好好看看,因为如果没有你们的朋友,我们不可能做到。”

    埃德惊讶地看着他,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斯科特和凯勒布瑞恩……他们就是去干这个了吗?找到你们祖先的灵魂?”他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他们成功了吗?”

    达顿点点头:“那条冰龙……它正跟斯科特在一起。”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稍稍迟疑了一下,但埃德完全没有注意到。

    “他们找到它了吗?!”他的嘴笑得几乎要裂到耳边。

    “我们还不能把这个告诉所有人,但野蛮人知恩图报。”达顿对着他微笑,“总有一天他们会知道的。”

    埃德用力点头。他想起了玛蒂尔达,如果他不是那么着急地想要把他以为是正确的事告诉所有人,而是学会等待更合适的时机,她或许还活着。

    “我会保密。”他郑重地承诺。

    “如果真是这样……”诺威开口道:“我想我们还有另一件事需要商量。”

    达顿心领神会地一笑。埃德茫然地看着他们,问道:“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吗?”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诺威微笑着说,“现在,为什么不去告诉娜里亚,斯科特他们已经找到伊斯了呢?”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