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祭典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两天之后,夜幕降临时,营地里燃起了一堆巨大的篝火。【全文字阅读】

    所有人都开始聚集到篝火旁,埃德他们也情不自禁地开始兴奋起来。召唤亡者的灵魂在人类和精灵之中都是禁忌,那是只有死灵法师才会做的事。但在这里,召唤祖先的灵魂却是如同召唤神祗一般神圣的祭典。

    所有人都精心地修饰过自己,粗犷的刺青被重新描绘,显得更加鲜艳,男人的头发和胡子都被扎成许多小辫,饰以染过色的骨珠和简单打磨过的各种宝石。女人则高高地盘起长发,将颜色艳丽的彩线缠绕其中。用一袋香料跟泰丝交换了那一条金玫瑰项链的女人在人群中走来走去,得意地享受着所有羡慕的目光。

    “……我们是不是应该穿得更讲究一点?”娜里亚低头看看自己跟平常没什么两样的装束,有点不安地问:“这样是不是有点失礼?”

    “哦,甜心,你这样就已经很美啦。”泰丝安慰她,但也忍不住抓了抓自己披散的红发,“我是不是该把头发扎起来?”

    罗莎笑了笑,就在拥挤的人群中快手快脚地给泰丝盘了个漂亮的发髻。当娜里亚情不自禁地投以羡慕的目光时,罗莎犹豫了一下,走到她身边,在自己没什么可修饰的短发上比划了一下。

    “可以吗?”她笑着问,“就当是回报你的肉饼。”

    娜里亚还有些迟疑,泰丝已经抱住了她的手臂。

    “来嘛!甜心,罗莎做菜的手艺当然比不上你,但对付头发可比你厉害多啦!”

    娜里亚不好再拒绝,轻轻地点了点头。

    当女孩们尽力打扮着自己的时候,埃德却频频地望向天空。

    “……他不会出现的。”诺威说。

    埃德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知道。”他说,“我只是希望他也能看见这个。”

    “也许他能看见一点。”诺威也抬头看看隐隐泛出一丝紫色的、太阳刚刚下山时的夜空,“这可是很大的一堆火。”

    的确是很大的一堆——埃德怀疑为了这个,野蛮人大概把附近那个可怜的小树林里的树都砍光了。

    “死灵法师也会看到吗?”他有点不安地问。

    “别担心。我想达顿和斯奥已经考虑过这个。”莫克安慰他。野蛮人或许在许多方面对人类而言显得十分粗鲁,但并不是真的像传说中那样“脑子不够用”。

    鼓声响了起来,野蛮人开始跳起简单有力的舞蹈。不同部落的人带着不同的面具,跳出的却是完全相同的动作。

    “他们到底为什么要分成不同的部落?他们的一切……信仰。风俗,生活习惯,甚至跳的舞,全都是一样的嘛。”埃德忍不住低声嘀咕。

    诺威笑了:“你们人类在精灵看来也没什么不同,不是也一样分成了许多不同的国家和城邦?”

    “……精灵没分过吗?”

    “……分过。”

    精灵没有人类那么好战,但也曾经有过分成三个国家,彼此征战不休的时候,而三个王国的统治者甚至还是亲兄弟。

    莫克嘿地一笑,没说什么,银牙矮人就是从黑岩矮人中分出去的一支。他实在也没什么可说的。

    三个来自不同种族的朋友相视一笑,把那些无法改变的历史和现实都扔到脑后,开始专心欣赏野蛮人别具风格的舞蹈。泰丝已经拉着娜里亚和罗莎混了进去,一边跟着学跳一边笑得前仰后合,但跳得最像模像样的却是阿坎——那简单舞蹈倒是十分适合他。他高大的身材也很像野蛮人。埃德甚至觉得有好几个女人都在对着阿坎暗送秋波,只是那单纯的家伙大概根本意识不到。

    之前对他们并不十分友好的野蛮人,此刻也不由自主地投以微笑。但诺威能看得出来,那些笑容里还是有着隐隐的不安,在斯奥成功地召唤出祖先之前,那种不安大概都不会消失。

    拜厄根本没有出现。赛斯亚纳远远地站在一边,看着这热闹的场景。两个法师则站在另一边,颇有兴趣地观察着,毕竟,没有多少人类有机会看到野蛮人召唤和祭拜祖先的仪式。

    所有人都跪坐在地的时候,连泰丝也老老实实地跪了下来,好奇地看着斯奥站了出来。老萨满脸上红色的刺青越发醒目。但除了脖子上挂着一串沉重的骨饰,手里拿了一根一边磨尖,刻着一些符号的长长的骨杖之外,他看起来比任何人都要朴素。

    老人哼唱着古老的歌谣,围着篝火转了一整圈。由好几种植物和动物的油脂混合成的香料被撒进了火力,淡淡的蓝色烟雾弥漫开来,但既不呛鼻,也不刺激眼睛,只是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香味。

    “我猜这个他们不卖?”泰丝悄声对娜里亚说。

    娜里亚瞪她一眼,做出噤声的手势。

    斯奥把骨杖插在了地上。

    再也没有任何人发出一点声音,寂静之中,只有风声和木柴燃烧的声音清晰可闻。然后老萨满的吟唱再次响了起来。

    弥漫在人们周围的烟雾抖动着,像是被歌声赋予了生命,化成一只只淡蓝色的驯鹿的影子,在火光中出现又消失,它们奔跑,跳跃,悠闲地踱步,就像真的拥有生命。

    然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个白色的,半透明的影子猛地窜了出来。

    “……北方?”泰丝愕然地叫出声,然后立刻被娜里亚捂住了嘴。

    斯奥冲她们笑了笑,并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好奇地看着那只欢快得过分的冬狼——它实在是更像一只狗。

    泰丝摸了摸腰间的小刀。自从在暴风雪里被它救过,泰丝曾经试过无数次,想要把北方再次叫出来,莫克到营地之后,她也缠着莫克问了无数问题,但矮人其实从来没有见过那只狼——或者狗,只能告诉她这是某个朋友送他的礼物,它的来历他也并不是十分清楚。

    但现在,北方正在一群驯鹿里扑来扑去,开心得简直要发疯——而且所有的人都能够看见它。

    北方的身体并不像那些鹿,它也是半透明的,但不会随风飘散又聚拢,而是被一层柔和的白光所包围,看起来十分清晰。

    人们的脸上出现各种不同的表情,惊讶,好奇,兴奋——冬狼部落的幸存者们当然更兴奋一些,却没有不满或者愤怒,野蛮人像崇拜自己的祖先的灵魂一样崇拜冰原上各种动物的灵魂,毕竟在传说中,那也是他们的起源之一,否则他们也不会用各种动物为自己的部落命名。

    但大概谁也说不清这只有着狼的模样和狗的性格的动物到底算是什么,只能看着它满地乱窜,追着所有的驯鹿跑,在发现人们似乎都能看见它的时候兴奋得拼命转圈,然后蹲坐在地上,对着天空发出了嚎叫。

    人们惊讶地互望,确定并不是只有自己听见了那若有若无的声音。

    远远的,一声真实的狼嚎回应了北方的呼唤,然后一声接一声,冰原上更多的狼加入了进来。它们离营地都很远,但叫声在空旷的雪地上此起彼伏,依然能隐约传入营地里人们的耳中。

    “……它不会真的把狼群引过来吧?”埃德觉得自己开始冒汗。

    “我想它刚刚证明了它其实还是一只狼。”泰丝认真地说,“对不起,北方,我不该叫你狗狗。”

    无法控制的惊呼声响起,更多动物的影子出现在了弥漫着烟雾的篝火周围,驯鹿,狼,熊,狐狸,鹰,兔子,大角羊,雪猿,野马……

    “就这样吗?”远远站在一边的迪西玛低声笑着,“这种戏法我也能变出来,说不定比这个还更好看呢!”

    德阿莫一声不吭,依旧神情愁苦。

    但仪式还远没有结束。当烟雾飘散,所有动物的影子渐渐消失,斯奥的吟唱也突然停了下来,连北方也乖乖地回到了泰丝的身边,严肃地蹲坐在那里。静穆之中,所有野蛮人的脸上渐渐现出狂喜。

    燃烧的篝火在人们的注视中一点点变成蓝白色,无声地向上窜升。

    埃德下意识地地想要随着所有人拜伏在地,却又犹豫了一下——他连神都没这么拜过呢!

    “那是他们的信仰,不是你的。”精灵在他耳边悄声说道,“你可以尊敬,但用不着崇拜。”

    埃德想了一想,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还是像诺威一样,只是微微地垂下了头。

    泰丝直挺挺地跪坐着,仰头望着那个野蛮人的灵魂,似乎很想说些什么,被娜里亚再次一手捂住嘴,另一只手按下了头,罗莎在一边无声地笑着。

    她们也只是用低头表示了敬意。

    他们感觉到一种奇异的震动,在灵魂之中,像是什么东西被拨动,有一种莫名的安宁。

    但野蛮人能听到他们听不到的声音。每一个野蛮人的灵魂都彼此相连。他们能听到那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响彻在他们灵魂的深处,即便每一句话都晦涩难解,对他们而言却已经足够。

    他们并未被抛弃——那也是他们唯一想要确认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