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封锁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这个镇被封锁了,谁也不能进入——尤其是野蛮人,就算是混血也不行。【无弹窗小说网】”

    身着盔甲的安克坦恩士兵打量着阿坎,表情不善。

    “哦,阿坎只是个子大了一点,你一定能认得出来,他可没什么野蛮人的血统。”埃德正微笑着解释,不知为什么突然打了个寒战,然后又赶紧恢复他最讨人喜欢的笑容,“他是我在卡姆请到的冒险者,留着野蛮人的血的家伙可到不了那个地方,不是吗?”

    在卫兵再次摇头之前,他已经友好地伸出手,送出了没人能抗拒的礼物。

    年轻的卫兵看了看被塞在手心的金币,犹豫了一下,挥手让人打开了大门。

    “别惹麻烦!”他严厉地警告。

    “当然,我们只想尽快回家。”埃德的表情十分真诚——他说的原本也是实话。

    一旦踏上归途,立刻归心似箭,他一天比一天更想念瓦拉,而娜里亚也更多地提起艾伦,提起即将降临在艾克伍德森林的春天,甚至开始担心她养的那一群鸡是不是还活着……而不是一再地望向天空。

    但他们还没能甩掉身后的尾巴。拜厄和雇佣兵们如他们预料的那样紧跟着他们不放,诺威特地嘱咐哈尔回去时绕个圈儿远远地避开那些危险的家伙,从那些越来越接近他们的身影判断,拜厄的耐心已经渐渐消磨殆尽,还是小心为妙。

    库兹河口看起来与巨人之斧下那个无名的小镇十分相似,虽然建筑更为整齐一些,却大多十分破败,打斗造成的破坏随处可见,被砸坏的窗子勉勉强强地用纸糊着,还没有来得及清洗掉的血迹在墙壁上留下暗色的痕迹。狭窄泥泞的街道上行人极少。大多都会警惕地避开他们,少数人则漠然地走过,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令人掩鼻的腐烂气息弥漫在整个小镇。与之相比,野蛮人的营地真是干净整洁。

    一小队巡逻的士兵从他们身边走过。领队的人停了下来,脸色阴沉地看着他们。

    “抱歉。”埃德抢先开口,“请问镇上最近的旅馆在哪儿?”

    遮遮掩掩只会显得更加可疑,他一向明白这个。

    领队的人犹豫了一下,指给了他们方向。

    “你们是冒险者?”他打量着他们。

    “哦,是的,我们原本打算去找那条冰龙……”埃德露出怅然的表情。

    “被野蛮人赶回来了吗?”男人冷笑着,“你们可不是第一队被赶回来的。”

    埃德无奈地耸耸肩。算是承认。

    “别惹麻烦!”男人再次警告,离开了他们。

    “别惹麻烦,别惹麻烦。”泰丝小声地嘀咕,“干嘛不把这句话刻在他们的盔甲上算了?”

    “我们的确不想惹什么麻烦。”娜里亚说。

    “哦,可是麻烦找上门的时候,谁又能拒绝呢?”泰丝冲她眨眨眼。

    连挂招牌的铁链都断了一边的旅馆“河口旅馆”就像整个镇子的缩影,昏暗破败,气味可疑,让埃德一进门就开始猛打喷嚏。旅馆的老板是个脸色蜡黄的中年男人,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埃德。等他打完了喷嚏才懒懒地开口:“几间房?”

    埃德一边擦着鼻涕一边伸出两根手指:“要靠在一起的房间。”

    “只有一间。”老板说,依旧面无表情。

    埃德瞪着他——那又何必问他要几间!

    一队士兵突然冲了进来,两个守住了门口。剩下的跑上楼梯,没过多久就拖下一个男人,男人身材高大,但也只是普通人类的高大,一头油腻腻的金褐色头发,半长不短的胡子遮住了半张脸,一路又吼又叫,不停地挣扎着,满脸惊恐和茫然地被带走了。

    整个过程快得让埃德有些目瞪口呆。但旅馆里的其他人像是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场面,甚至都没几个人有兴趣看上一眼。

    “现在两间了。”老板说。脸上的肌肉纹丝不动,“要。还是不要?”

    “要!”泰丝笑容满面地代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埃德做出了决定。

    .

    埃德原本以为安克坦恩的士兵来到这里只是为了驱赶闹事的野蛮人,恢复小镇的秩序,但被他们带走的那个男人显然并不是野蛮人,甚至连混血儿都不是。

    事情或许并不像哈尔之前听说的那么简单。但埃德也不打算去打听什么消息,毕竟这似乎与他们没什么关系,他们自己的麻烦都还没有解决呢,实在没必要招惹其他的麻烦。但泰丝毫不客气地把他踢了出去,说她需要这个镇上任何有用的消息——却没有告诉埃德到底什么才算是“有用的”。

    埃德不得不挂上最无害,最讨人喜欢的笑容出去晃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满脸傻笑——这里的人似乎相当不喜欢说话,酒量又大得跟野蛮人没两样,要从他们那里挖到点消息真的很不容易。

    他不断地走神又犯困,在泰丝的的逼问下,毫不容易才把那些他也不知道算不算有用的消息全都吐了出来。

    库兹河口早已不是真正的河口,河流的改道让这个曾经繁华的小镇渐渐破败不堪,虽然位于安克坦恩境内,却根本无人管辖,只有一个虚设的,从来没有露过面的镇长。一个名叫博雷纳?克鲁兹的男人和他的手下控制着这个小镇,他们并不拒绝野蛮人和混血儿的进入,甚至会帮助他们在这里生存下去,但这些人必须听从他们的安排,为来到这里的各式各样的冒险者或只是想去冰原转一转的闲得无聊的家伙做向导。他们不问目的,不问身份,而且保证能把带进冰原的人安全地带出来。虽然大多数真正有目的的冒险者都无功而返,但由他们安排的向导带出去的人确实很少出现伤亡或者失踪。

    他们的生意一直不错,小镇甚至因为许多冒险者和旅行者的来来往往而颇有些繁荣的气象。即使亡灵出现在冰原上,越来越多的野蛮人涌进库兹河口,情况起初也还在博雷纳的控制之下,镇上虽然有一些小的骚乱,也还不至于人人自危。

    但博雷纳死了——凶手至今也没找到。他的尸体被扔在镇里从前横跨鹿影河,现在已经没什么用处的石桥边,还披着那件人们熟悉的,珍贵的雪猿毛斗篷,浑身却像是被人用重物猛击过无数次,连头骨都碎得凹了下去。

    这样粗暴而残忍的手段让人们立刻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野蛮人。原本就在博雷纳手下的野蛮人和新来的家伙们互相指责,在没人可以控制局面的情况下终于爆发了一场极为血腥的战斗,还连累了不少无辜的路人。在那之后,情况便完全失去了控制,整个镇子乱成一团,野蛮人、混血儿和人类在各种地方,因为各种理由大打出手。几天之后,全副武装的安克坦恩士兵出现在这个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边境小镇上,开始抓捕和驱赶所有的野蛮人和混血儿。

    镇上的人起初松了一口气,以为至少可以恢复平静的生活。但没过多久,安克坦恩的士兵开始逮捕人类,大部分是博雷纳的手下,也有一些和博雷纳完全没有关系。疑惑的人们最终发现了他们的相似之处——他们看起来都有点像博雷纳,或者博雷纳的手下。

    但无论是以什么罪名被抓,那些人都再也没有出现过。

    “……可是博雷纳不是死了吗?”娜里亚问。

    埃德用力点头:“死了,死得透透的,他们说他全身的骨头都断了,真惨是不是?”

    他把下巴搁在桌子上,吸了吸鼻子,眼圈有点红。

    “我想他应该没死……或者只是派遣那些士兵来的人认为他没死。”诺威说,“可这个博雷纳到底是谁?听起来可不像只是一个边境小镇上控制着野蛮人向导来赚钱的家伙。”

    “我不在乎他是谁,也不在乎他是死是活……好吧,或许有那么一点点好奇。”泰丝开口道,脸上露出娜里亚越来越熟悉的,总有那么一点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有一个主意?”娜里亚脱口代她说了出来。

    泰丝得意地点头:“我有一个主意。”

    她的主意说起来很简单,只要让安克坦恩的士兵认为拜厄和他的雇佣兵们与博雷纳有关,自然就有人去找这些麻烦的麻烦,让他们自顾不暇。

    “这样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溜走,让罗莎和那个精灵也找不到踪迹。”泰丝说。

    诺威却摇头否决了这个计划:“不行,这样太危险。”

    “危险?你是担心罗莎和你的剑舞者?哦,他们不可能被那些安克坦恩人抓住的,他们会逃走,或者被逼着躲起来一阵儿,我们需要的只是那一段时间。”

    “但问题是,泰丝,剑舞者不会逃走,不会躲藏。而我想他的同伴们也不会陪着他战斗到底,或者冒着受伤的危险拖走他。”诺威叹了口气,“他会独自一人面对敌人,要么杀人,要么被杀,或者受伤被抓……无论哪一种情况,我都不想看到。”

    “……你们精灵真是麻烦的家伙!”泰丝不高兴地抱怨着,没有再坚持。

    “会有别的办法的。”诺威微笑着吻了吻她的额头,“现在,先好好休息吧。”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