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无首鬼之冢(上)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卡斯丹是一座古老的森林。【最新章节阅读】精灵和兽人都曾占据过这片位于冰原和银牙山脉,以及西北延伸至海的马塔瓦丘陵之间的狭长地带。对维萨河河口的争夺曾经十分激烈,但维萨河已经几次改道,汹涌的河水吞没了原本建立在河口上的城镇和白骨累累的战场。

    几百年前人类来到这里时,精灵早已离去,兽人向东躲进了连绵的群山,或出海,但仍有一些属于精灵和兽人的遗迹隐藏在高大的云杉之间。除了冒险者和死灵法师之外,当地人很少会接近那些古老的遗迹。在人类看来,那些异族文明留下的残骸,总带着几分难言的神秘与恐怖,残缺不全的雕像里可能隐藏着徘徊不去的幽魂,难以辨识和文字和符号或许是某种诅咒,连掠过残墙的风里都像是有隐约的哭号。

    无首鬼之冢,这个拥有可怕的名字的地方,在诺威的眼里不过是一座兽人留下的瞭望塔。它耸立在一条汇入穆里河的小溪边,溪水尚未解冻,周围便更显得异常寂静。但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兽人们喜欢在墙上涂抹鲜艳的色彩,装上金属的尖刺,但这些都已经被时光抹去,只留下了最朴素的石块,被一层又一层的植物和落叶所覆盖,如果不是砌成尖角的碟口还没有完全坍塌,精灵也无法立刻判断出它到底属于哪个种族。

    “以前曾经有人进去过吗?”诺威问道。“或者发生过什么意外?”

    “镇上的人通常不会来这儿,但总有些胆子大的年轻人喜欢钻进去看看,倒没听说过有什么意外……只有些捕风捉影的故事。看见飘来飘去的黑影,听见哭声之类的。”索诺恩说,“老实说,我十几二十年前也往里钻过,但里面实在没什么东西……除了那个没头的石像。”

    “也没人失踪过?”

    索诺恩愣了一下:“那倒是有的。但这附近都是森林,就算有人失踪,也很难知道他们是去了哪儿。至少据我所知。以前并没有能够很确定地说是在这里失踪的人。”

    诺威点了点头,看着脚下的雪地。

    最近的雪都不大。但总是时断时续地飘着,索诺恩他们之前留下的足迹早已消失不见。

    “你们第一次进去的时候,也没有看见那些犯人和士兵留下的脚印吗?”

    “没有。”索诺恩叹着气,“那天的风雪很大。我们犹豫了一阵儿,等我们进去的时候,已经什么痕迹都没有了。”

    从远处看,瞭望塔保存得还算完整,塔外还残留着短短的一段围墙,相距不远的地方是一堆已经看不出原样的碎石,那里应该曾经是兽人卫兵们的营房。

    但走近它便会发现,墙上已经有多处坍塌,从好几个地方都能钻进去。原本的门洞上方的石头歪歪斜斜,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沿着内壁,石砌的阶梯依旧可以通向第二层。但第二层的地面已经完全塌了下来,第三层更是只剩下一点摇摇欲坠的墙面。第一层中间有一片空地,站在那里,抬头就能毫无遮蔽地看到灰色的天空。

    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可以躲藏的地方。

    传说中的无首石像靠墙而立——一个完全*的,蹲坐的人形,骨骼突出。双手放在膝盖上,指甲既尖且长。犹如匕首一般,姿势和形象看起来并不是兽人。它半埋在塌下来的石块里,只露出半个身体,线条简单却生动有力,那粗犷的风格无疑出自兽人之手。

    诺威盯着它看了一会儿,觉得有些蹊跷,在瞭望塔里放一座纯装饰用的石像,那似乎不是讲究实用的兽人会做的事。

    它披着腐烂的落叶和积雪,静立在那里,显出几分诡异,但看起来已经多年没有人移动过。精灵仔细地查看着周围,绕了一圈,最后还是回到石像面前,皱着眉打量,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

    “……它原本就没有头。”他说。

    头颅断裂的地方十分平整——太过平整,而且与底座完全平行,那不像是被砍断或者砸断的。

    “兽人喜欢没有头的雕像吗?”泰丝无聊地用手指戳着雕像的胸口。

    “他们的确喜欢让敌人没有头……”

    “可怜的家伙。”泰丝说,“没了头,还要被人砍。”

    她摸到了几条像是被武器劈砍过的痕迹。事实上这座石像几乎全身都是这样的痕迹,深深浅浅,大多集中在肩膀和胸部。

    诺威的目光落在那些刻痕上,若有所思。

    “这个是你们留下的吗?”他回头问索诺恩。

    “不是……”索诺恩回答,“我们从来不碰它们。”就算是胆子最大的人也对这座诡异的雕像有些忌讳。

    “那天晚上,那些人消失之前,你们有没有听到过什么声音?”

    “没有。”索诺恩有些沮丧地摇头:“就像我之前说的,那天的风雪太大,我们只隐约听见像是有说话的声音,但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没有打斗的声音?”

    索诺恩想了想,还是摇头:“没有,就算有打斗,应该也不会很激烈。”

    诺威伸出手,拂掉石像肩头薄薄的积雪,手指停在一条既长且深的刻痕上。它的边缘已经有些模糊,两边拖长的痕迹却又像是新留下的,像是有人反复地用刀划过。

    断头的石像,满身的伤痕——那让他隐约想起一个不知在哪里看到过,也从来没有当真的小故事。

    “泰丝……用你的匕首在这里划上一道。”他说。

    这要求有点奇怪。泰丝耸耸肩。并没有追问什么,拔出匕首随手一划,准确地沿着诺威指给她的那条刻痕划了下去。

    地面微微的震动几不可察。原本贴着墙壁向第二层延伸的阶梯下,近乎无声地出现了一个方形的洞口。

    “……奇怪的机关!”泰丝终于有了几分兴趣,“你怎么知道的?”

    诺威只是对她一笑,拔出了长剑。

    .

    他们留下了一个人在外面。诺威最前,泰丝紧跟着他,索诺恩和另一个同伴跟在他们身后,小心翼翼地步下石阶。被隐藏在地下的阶梯比暴露在外的更加完整和结实。天已经亮了,从洞口透下的光能够照亮阶梯。却让阶下的密室显得更加黑暗。

    诺威在最后一级台阶上静立了一会儿,环顾着整个密室。它就像是另一层瞭望塔,圆形的空间里,靠墙的一侧堆着几个不大的木桶和一些袋子。一扇木门通向更深处。

    空气里有一丝微腐的甜香,即使嗅觉比不上泰丝,诺威也能分辨出来,那是某种水果腐烂的味道。

    有人住在这里。

    隐藏在黑暗之中,还有人在这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只能推测可能又遇上了他们的老朋友。

    “这附近曾经有亡灵出没吗?”他压低了声音问道。

    “……没有。”索诺恩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声音显得有些紧张,“你是说这里有个死灵法师?”

    “希望不是。”诺威微微叹气。他从前四处游历的时候,遇见死灵法师或者亡灵的机会聊聊可数,但自从得到了那枚银币。几乎不管去哪儿都能碰上。

    泰丝左右看了看,一手拍在墙上,通向上放的出口静静地关了起来。房间里顿时一片漆黑。

    “等等!”索诺恩下意识地叫道。

    “别担心,”黑暗中传来泰丝轻快的声音,“能关就能开,如果你们害怕的话,我可以再打开它。”

    “……算了。”索诺恩说。

    他点起火把的时候,诺威并没有阻止。如果这里真的有亡灵。血肉的气息对它们来说就像火光一样明亮,根本无法隐藏。

    他们最先进入的这个地方似乎被当做储藏室使用。木桶里装着相当不错的葡萄酒和油。袋子里则装着发霉的硬面包,已经长芽的土豆,烂掉的水果和椰菜……

    “主人不在家嘛。”泰丝说。

    住在这里的人看来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回来,那些失踪的人显然也没有消耗这些食物——从索诺恩和他的同伴不安的低语判断,他们也已经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

    失踪的人要么离开了这里,要么已经死了。

    泰丝走向那唯一的一扇门,手还没有碰到门把,莫奇突然从她的怀里钻了出来,尖锐的叫声让索诺恩他们吓了一跳。

    在寒冷的天气里大半时间用来睡觉的小猫鼬大概是本能地察觉到了危险。

    “哦,小莫别怕。”泰丝轻轻挠了挠莫奇的脖子,又把它塞回怀里,“乖乖待着。”

    “小心……”索诺恩的话刚出口,泰丝已经快手快脚地打开了那扇门。

    “我猜这扇门后面不会只有烂水果啦!”她说,声音里甚至带着点兴致勃勃的期待。

    “……已经很久没见过像你这样真心喜欢冒险的冒险者了。”索诺恩只好这么说。

    泰丝回头一笑,颇有些得意,然后矮身向前一窜,敏捷地避过了诺恩准备一把把她拎到一边的手。

    “这次换我走前面!”她宣布。

    诺威无奈地摇头,紧跟了上去。

    门后是一段狭窄的通道,只能容一人通过。泰丝走得很慢——她的确喜欢冒险,但也有足够的谨慎让自己不会因为冒险而死。

    尽管地上的石砖隐约有奇怪的花纹,但通道之中并没有什么陷阱。在确定通道尽头的另一扇门上也没有陷阱之后,泰丝伸手推开了它。

    一股奇怪的腥臭扑面而来,前一扇门在他们身后缓缓关闭。诺威下意识地把泰丝拉向自己身后,但随之而来的声音让他愣了一下——起初像是一连串微颤的铃声,之后,飘渺的歌声隐约传来,让他不由自主地举步向前。

    那是他已经许久没有听过的声音。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