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死灵法师的居所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这不可能……诺恩不可能死掉!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那就一定不会发生!

    但她僵在那里,尖叫声在脑子里撞来撞去,却发不出一点声音,甚至不敢去确认精灵是不是还有呼吸。【最新章节阅读】

    一只手轻拍她的肩头。她猛地转身,袖子里弹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却在刺入对方身体前的一瞬间停了下来。

    “是我!是我!”索诺恩慌乱地举起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点也不记得……”

    他的目光落在诺威的身上,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随即绕过泰丝,蹲在了诺威的另一边,把手伸向精灵因为失去血色而显得异常脆弱的脖子。

    泰丝本能地想要举起刀想要扎过去,却终于控制住了自己。索诺恩的手指在诺威的脖子上停留了太长的时间,长得让她几乎窒息而亡。

    “……他还活着。”索诺恩说,显然也松了一口气。

    泰丝闭上双眼,几乎软倒在精灵的身上。但她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冷静。

    “这是什么鬼东西?”索诺恩盯着精灵手里那个奇怪的断头,突然猛跳起来——那具灰白色的,光溜溜的无头尸体就躺在他的身后。

    “他杀了它……这是什么怪物?”他喃喃自语,“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

    呻吟声在黑暗中响起,索诺恩警觉地举起了武器,但那只是倒在地上的人陆续醒来的声音。

    “法尔博!”索诺恩叫着他刚刚醒来的同伴。“看看还有多少人活着!”

    那些都不是泰丝现在所关心的。她小心地让诺威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对刚才的不知所措恼怒不已——她可是泰丝?谢帕德,不是什么柔弱无助的小女孩!……许多年前就已经不是了!

    她在诺威的腰间摸索着。精灵总是会把一些必要的东西带在身上。而她需要止血的药剂……

    “看看他到底伤在哪儿!”泰丝对着索诺恩吼道,她的手依然抖得不行。

    索诺恩赶紧蹲了下来,拿起了泰丝扔在一边的火把,但他摸索了半天也只找到手臂上几道刮伤,和腹部一个伤口——很小的伤口,但几乎所有的血都是从那里涌出来的,而且依然没有停止。

    泰丝脸色惨白。她知道什么武器能造成那样的伤口。她也大概能猜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果可以,她很想给自己也来一下。但现在可不是责备自己的时候。

    她闷声不响地给精灵处理着伤口,拒绝所有的帮助,时不时小心地试探着他的呼吸。那呼吸轻浅,微弱。却不曾停止。

    莫奇小心翼翼地靠近她,过了好一阵儿才爬上她的肩头,安静地趴在了那里。

    她一定也对它做过什么不好的事,而它已经原谅了她。

    她知道诺威也一定会原谅她,他甚至根本都不会责怪她。

    泪水沿着脸颊滚下来,又被她迅速地擦去。

    当吱呀一声门响传来时,她差点跳了起来:“别开那扇门!”

    她早就看见了那扇门,但谁知道里面还藏着什么怪物?如果再有什么东西窜出来,她绝对会扔下这些蠢货拖着诺威逃跑。或者干脆给某个家伙一刀扔给怪物做早餐!

    “我就是……随便碰了它一下……”索诺恩嗫嚅着,不想承认他被这身材娇小的红发女人杀气腾腾的语气吓了一跳。

    但门里没有再窜出什么怪物,索诺恩大着胆子推开门。把火把探进去照了照。

    “这个房间……真的有人住在这里。”他惊奇地说。

    泰丝阴沉着脸瞪他。

    “……里面有张床,也许我们应该把精灵弄进去休息一下。”索诺恩用几乎像是讨好的口气对她说。

    泰丝想了想,勉强点点头。诺威应该只是失血过多,他的确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

    从隔壁房间里传来的腥臭被一种浓烈的味道盖了过去。那是属于植物的味道,辛烈却并不难闻——至少比腐烂的肉要好多了。

    空气并不沉闷。这个有人居住的房间里不再有其他更深处的门,但应该有什么地方可以通风。泰丝不知道是不是还有什么秘密的出口。但她现在也顾不上那些了。

    房间里有两张床——那倒是出乎她的意料,她以为躲在这种地方的死灵法师都是一个人住的呢。

    索诺恩帮着泰丝把诺威安置到了一张床上。又让法尔博把其他人也带了进来——五个有气无力,半死不活的家伙,全是失踪在这里的犯人,其中一个是法尔博的兄弟。

    “谢谢你们,真的。”那年轻人眼睛红红地过来向泰丝道谢,“我愿意为你们做任何事!任何事都行!”

    “……先把外面的葡萄酒搬一桶进来吧。”泰丝说,失血的精灵会需要那个。

    法尔博立刻跑了出去,没过多久就抱回了一桶酒和一堆大概还能吃的东西,分给了那些已经失踪了好几天天,幸运地既没有饿死,也没有被杀掉的家伙。

    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好运了——法尔博没敢仔细看,但其他人都已经身首分离,就像那个怪物自己一样,干瘪的头颅还被它炫耀似的插在木棍上。

    “埃罗夫问我们还要待多久。”他低声告诉索诺恩。伶俐的年轻人除了搬东西进来,还找到开门的机关,跑出去跟提心吊胆地守在外面的同伴打了个招呼。

    “别急,我想大家都得休息一会儿……让他回去叫几个人来,我们得守住这地方。”索诺恩说。

    法尔博点点头,又跑了出去。

    索诺恩点燃了房间里他能找到的所有的蜡烛,甚至还多做了几个火把,让整个房间都明亮起来。尽管待在这里是他的主意,但这个平常得透出几分诡异的房间还是让他有些不安。

    房间布置得十分简单,但井井有条。两张床,两把椅子,冰冷的火炉上吊着一口铁锅,索诺恩不禁怀疑里面曾经煮过什么东西,然后被自己的想象弄得脸色发白,默默地走开了。他的胆子一向很大——但这很可能是死灵法师住过的地方!

    一张方桌上的篮子里塞满某种晒干的草药,散发出弥漫在整个房间的辛烈气息,除了除臭之外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用处。另一张靠墙的桌子上则摆满坩埚,药碾,各种奇怪的植物,矿石,和动物的骨头、羽毛之类的东西,索诺恩连碰都不想碰。

    桌子的抽屉里有一本黑色皮面的书,索诺恩小小翼翼地把它拖出来扔到了一边。他不打算看它,但博雷纳对这种东西总是很有兴趣。

    一堆被扎起来的泛黄的信件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打开了其中的一封,那是一个名叫艾芙莉的女人写给她的父亲的信,内容极其平常,不过是告诉父亲家里最近又发生了什么新鲜事——比如,她的儿子刚刚学会了走路。

    索诺恩看着那些充满幸福和喜悦的句子,再看看桌面上那一堆古怪的玩意儿,想起外面那个怪物和一堆正在腐烂的尸体,心中升起一种荒谬的感觉。

    他知道死灵法师也不过是人类——选择与恶魔为伍的人类。很难想象他们也曾经有过正常的生活。在成为死灵法师之前,他们或许也曾拥有亲人,朋友……他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他们放弃那一切。

    他摇了摇头,把那堆信扔到了那本黑皮书上。

    他还找到了一枚仔细地存放在一个衬着天鹅绒的精致小盒子里的纹章戒指,那让他更为诧异。普通人家可不会有这种东西。

    “这里住着的真的是个死灵法师吗?”他忍不住问道。

    没人回答。泰丝现在除了怀里的精灵之外什么都不关心,而其他人像他一样一无所知。

    最后法尔博的哥哥有气无力地回了他一句:“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人。”

    ——那倒是真的。

    索诺恩叹了口气,把戒指扔到了信上。博雷纳能认得出那纹章属于哪个家族——如果他醒着的话。

    想到这个总是让他心情沉重。如果博雷纳死了……他不知道他们还能怎么办。

    .

    他们一直待到天黑,精灵的呼吸变得更加平稳和均匀的时候才离开。临走时索诺恩还忍着恶心带走了那个怪物的头。

    而他们藏身的地方虽然隐秘,却可能还没有死灵法师的密室来得舒适——那不过是森林里一个天然的洞穴,唯一的好处是出口甚多,需要逃跑的时候相当方便。

    那也是索诺恩一心一意想要尽快把德布和他的士兵们赶跑的原因。待在那种黑暗潮湿的洞里,对受重伤的人可没什么好处。

    “……发生什么事?”看到诺威被抬回来,埃德和娜里亚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叫起来。

    埃德跳起来冲到了简陋的担架旁,完全惊慌失措:“他还好吗?怎么会受伤的?他伤到哪里?”

    他手忙脚乱想要把脖子上那个盒子里的水晶球取出来——他还是不知道该怎么用它,但如果这种时候它都派不上用场,他还不如干脆把它扔进维因兹河里!

    “他没事。”泰丝伸手按在他胸前,阻止了他,“他已经醒过来一次,他会没事的。”

    她看起来苍白又疲惫,不比诺威好多少。

    “你也没事吗?”娜里亚担忧地抱住了她。

    “看见你就什么事都没有啦,甜心!”泰丝勉强打起精神,用力回抱娜里亚。

    娜里亚摇摇头,不知道该对这个爱逞强的女孩说什么好。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