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不期而遇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特拉维斯?艾夫斯擅长一门安克坦恩境内颇为少见的手艺——书籍修复。【最新章节阅读】也唯有在巴拉赫他才能靠着这门手艺生存下去。就算许多人收藏那些古老的手抄本不过是摆摆样子,也更喜欢让那些他们花了大价钱才弄到手的东西更加漂漂亮亮地摆在架子上。

    斯科特敲响特拉维斯位于巴拉赫旧城西南边小巷子里的家门时,出来开门的主人一脸阴沉,他通常都在寂静的夜晚完成他的工作,而现在正是他的睡眠时间。

    “我来取一本书。”斯科特开口道,“撒迪厄斯的《诸神之名》。”

    特拉维斯一瞬间清醒了过来,他一言不发地打开门迎进两位特殊的客人。关上门时,脸上的神情已经完全改变。

    “牧师。”他恭敬地向斯科特行礼。

    他并非耐瑟斯的牧师,只是一个普通的信徒。斯科特并没有见过他,但寇米特向他保证过这位信徒的忠诚。

    “我想你知道我为何而来。”斯科特开门见山地说。

    特拉维斯点点头:“抱歉,我没能及时知道这个消息,现在我只知道,国王曾下令帕斯卡里斯大人,巴拉赫的领主,从这里直接派兵去周围的村庄抓捕耐瑟斯的牧师与信徒们,但城主大人拒绝了这个命令,于是国王直接从卢埃林派出了军队……另外,我听说国王陛下事实上已经很久没有露面。这个命令是从王储那里发出的,但我无法确定。”

    斯科特低头沉思着,他也并没有指望特拉维斯能知道太多。但在这座城里,有人应该了解更多的内情。

    “你是否认识这里的神殿里一位安都赫的牧师?奈杰尔?洛维,一个中年男人。”他问道。

    “……我的确听说过这个名字。”特拉维斯回答,“那是个有点奇怪的牧师。”

    .

    就像很多安都赫的牧师一样,奈杰尔从前并不喜欢离开神殿。如果人们需要神祗的帮助和指引,他们大可以自己来神殿,而不是傲慢而懒惰地指望着待在家里便有神恩从天而降。

    如今他多少改变了想法。真正傲慢和懒惰的或许是他们自己——自称为神的使者的牧师们。他们将自己的职责视为了某种恩惠。认为人们若不祈求便无权得到帮助。

    某种程度上,他们似乎将自己视为了神祗。

    然而最初。安都赫的牧师们也曾经用自己双脚丈量连绵的山脉,只为让即使生活在最偏僻的山谷中的人们也知道他们并不孤独,诸神在上,而安都赫会看护着他们。一如群山沉默的守护。

    奈杰尔没有兴趣去干涉其他牧师如何行事,那也不是他的职责。但现在,他会时常带着一张不高兴的脸去新城区甚至更远的村镇里走一走,就像那些他曾经鄙视的,“花更多时间博取人们的欢心而不是沉思神祗的教诲”的家伙,尽量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很多时候,他根本不需要使用牧师的力量。

    有时人们只是需要知道,他们并不曾被遗忘。

    在通向神殿的台阶上被人叫住的时候他并不怎么意外,即使出现在面前的人让他颇有些惊讶。也没有让他的神情有多少变化。

    “你想从安都赫,群山之主的沉默里得到怎样指引,孩子?”他神色自若地对着眼前金发蓝眼的年轻人开口。

    “……真理。”斯科特回答。

    “那是需要你自己去寻找的东西。”奈杰尔说。“但我或许可以跟你谈谈那些通向真理的道路,跟我来,我们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

    他直接走向神殿,斯科特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值得信任,但如果真有什么意外……伊斯不在身边。他也用不着有什么顾虑。

    .

    伊斯抬头看着安都赫高耸的神殿,四面向上逐渐收窄的台阶高得令人望而生畏。方方正正的神殿便坐落于台阶之上的平台,俯视着整个城区,看起来的确有几分山岳之神的沉稳与气势。

    斯科特不肯带他一起去找那个安都赫的牧师,但他可以偷偷地跟着,只不过当斯科特和那个牧师一起爬上高高的台阶进入神殿时,他还是犹豫着留在了这里。

    他毕竟是一条龙。他知道有些神殿对他这种“邪恶”的生物设有防御,或者消除所有进入者的伪装之类,他可不想给斯科特惹出其他麻烦来。

    他环顾四周,想找一个可以不被注目地等待下去的地方。坐在神殿的台阶上发呆的家伙不少,也不知是无所事事无处可去,还是在这接近神祗的地方沉思着什么。而神殿正对的街道直通向旧城的西门,在冬日也依旧热闹非凡。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伊斯几乎是一眼就看见了那两个他不曾预料过会在这里——在这种情形下见到的人。

    .

    “冬天居然也有这样的花!”娜里亚惊喜地说,手上捧着一束小小的红色花朵,花形像是蓝钟花,每一朵都微微地低着头,接近花蕊的位置还有另一层花瓣,像是细碎的绒毛,细长而挺拔的叶子围绕着花朵一片片展开,光滑的表面像是有一层蜡质。

    她把花束凑近鼻子。这不知名的花并没有什么香味,但一点也不妨碍她的喜爱。

    “这是什么花?”埃德好奇地拨弄着薄薄的花瓣,但他没有想到那花朵如此脆弱——他根本就没有很用力,一整朵花就脱离了花茎,掉落到桌面。

    娜里亚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狠狠地瞪了埃德一眼。

    埃德讪讪地捡起那朵被他碰掉的花,托在手心,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们叫它红鹤草。”花店里的女孩笑嘻嘻地说,“通常春天才会开,得把它养在温室里,小心照顾,它才能在这个季节开花。”

    脸蛋圆圆的女孩拿起埃德手心的花,随手拖过一个藤筐,熟练地三两下就把那朵花固定在一个发夹上,递给了埃德。

    “可以插在她头上。这种花快要谢的时候很容易掉,我们经常这么干。”她偏过头,让埃德看她盘起的发辫上的那一朵。

    埃德没想太多,高高兴兴地就把花夹在了娜里亚乌黑的卷发上。那艳丽的红色很适合她——然后他才意识到这个动作似乎太过亲昵,还没有收回的手尴尬地僵在半空。

    娜里亚飞快地扫了他一眼,脸颊微红,却并没有说什么。

    “您的妻子真漂亮。”花店的女孩向埃德眨眨眼。

    ——是啊,他们现在可是一对“夫妻”!

    埃德顿时觉得理直气壮,他甚至大着胆子将娜里亚丰厚的长发向后拨去才放下手,换来的是说不出是恼怒还是羞涩的一瞪,而不是后脑勺上结结实实地一掌,那让他的嘴角几乎咧到了耳边,心突然间就跳得像一只刚刚学飞的小鸟,忽上忽下,慌慌张张地在胸腔里乱撞。

    一直以来他都把娜里亚当成他的朋友,就像伊斯,像诺威和泰丝一样。但在那一瞬间,他突然明白,面前这个黑发的女孩对他来说是不一样的。

    或许从来都不一样。

    而当他装作若无其事地拉住娜里亚的手继续向前走去的时候,女孩也并没有拒绝,只是垂下了头,闻着那并没有花香的红色花朵。

    .

    伊斯低下头,把兜帽也拉得更低。

    那其实根本就用不着。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躲起来,但或许即使他不躲,就那么直挺挺地站在神殿的台阶前,那两个人也很可能也根本看不见他。

    他们的眼中大概只有彼此。

    他呆呆地瞪着地面,脑子里乱成一团。他不是没想过埃德可能喜欢娜里亚——那挺好的,他该为他们高兴,可他没法解释心底油然而生的怒意,像是有人从他身边夺走了某样珍贵的东西……像是再一次被背叛和抛弃。

    他知道自己不该有这样的感觉。埃德和娜里亚都已经为他做得够多……但或许一条龙即便不是注定邪恶,也注定贪婪。他并不喜欢什么黄金和宝石,但他无法否认自己心中也有着同样的饥渴——对于想要的东西,永不餍足的饥渴。

    他不知道自己在阴影里呆站了多久,直到有人轻拍他的肩膀。

    “我就知道你不会乖乖在旅馆里等着。”斯科特的声音里多少有些恼怒。

    伊斯对他僵硬地扯了扯嘴角。

    “怎么了?”斯科特立刻察觉到伊斯低落的情绪似乎并不是因为被他抓个正着。

    “只是不喜欢离神殿这么近。”

    “那你就不该跟过来。”

    “待在旅馆太无聊。”

    “不,你只是想盯着我,免得我又把谁揍个半死……伊斯,你还记得我是你哥哥吧?比你大的那一个?”斯科特有些无奈地摇头,转身走向人来人往的街道。

    伊斯有些慌张地确认了一下埃德和娜里亚已经不见踪影才跟了上去。

    “所以你没有把那个牧师揍个半死?”他问。

    “不,说实话,我还挺喜欢那个家伙的。虽然他也没什么有用的消息,我们还是得去卢埃林。”

    “怎么去?”伊斯提高了警惕。

    “……骑马,我们骑马!”斯科特简直想要叹气。

    伊斯满意地点了点头。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