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奇迹,或噩梦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经历过太多次希望和失望的反复煎熬,在伊斯变成冰龙飞向北方之后,艾伦事实上已经渐渐放弃了寻找斯科特,而把更多的精力用于打探莉迪亚和伊斯的行踪。【无弹窗小说网】但他没料到的是,在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时,从斯顿布奇传来了斯科特的消息。

    消息来自派翠丝,尼亚的朋友,一个曾经和艾伦他们一起行动过几次的女盗贼。那时她最大的乐趣便是调戏刚刚加入艾伦的队伍的斯科特,以及和莉迪亚唇枪舌剑互相嘲讽。女盗贼见过那枚戒指,甚至在不知情时拿它取笑过斯科特,换来尼亚紧张的制止和斯科特大度的一笑。

    那让她在见到戒指的一瞬间就认出了它。它躺在一家会收购和售卖一些来路不明的小东西的柜台上,连内圈的字母都还留着。店主相当识趣地坦陈了戒指的来处——那是不久以前,夏林墓穴的守墓人卖给他的,就在那场离奇的火灾之后。

    夏林墓穴位于斯顿布奇城东,死亡之神索亚古老的神殿地底,通常埋葬的都是城中无名的流浪者。那些无人认领的尸体,没人知道他们生前信奉哪一位神灵,甚至没人知道他们的名字,唯有在死亡之神的面前,他们才会得到绝对公平的审判。

    在内战之后,艾伦和他的朋友们也曾经去过夏林墓穴,但心斯科特是否战死在偏僻之处,被人搜刮一空之后又随便扔到了什么墓地。人们通常不会对圣骑士做这种事——斯科特的盔甲和剑上的标志都会说明他的身份。但那是在战争之中……你永远不知道人们会因为绝望和贪婪而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那时夏林墓穴的守墓人西里奥是一个头发稀疏的中年男人,就他每天所要面对的东西而言相当开朗健谈,甚至会自以为幽默地不停说着各种让普通人更觉得毛骨悚然而不是好笑的笑话。他一口咬定从未见过像他们所形容的斯科特那样一头金发。健壮体面的年轻骑士被送到他这里。

    “送到我这里来的都是些可怜人,一看就知道大半辈子都没能吃饱过,要么就是已经烂得连他自己都不认得。倒是有一两个金发的家伙,如果你们想看,我可以带你们去瞧瞧,但你们绝对不会喜欢那个的。”他说。

    艾伦的确一点也不喜欢——但他至少能确认那都不是斯科特。西里奥似乎没必要撒谎,他也不可能去查看地底每一个墓穴。只能同时带着欣慰与失望离去。

    想到当时有可能是被欺骗,得到派翠丝的消息的艾伦立刻亲自赶到了斯顿布奇。而守墓人已经在派翠丝充满“技巧”的询问之下说出了实情。

    他并没有撒谎——他的确是从一具尸体上得到的那枚戒指,但他可没办法知道那尸体生前是不是什么“金发蓝眼的骑士”。

    那是战乱刚刚结束的时候,每天扔到他这里的尸体依然不少。他在清理尸体,包上裹尸布塞进墓穴时。从一具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胸前找到了那枚戒指。它几乎已经完全陷入半焦的血肉之中,如果不是在火光下微微闪出了一点蓝光,他根本不可能发现它。

    西里奥并不是个贪婪到连逝者最后一点随身之物都会据为己有的男人,但那时他唯一的女儿在城西的饰品店里看中了一枚漂亮的小戒指,几乎每天都在缠着他,而一个守墓人根本没那个闲钱去买什么戒指。

    几番犹豫之后,西里奥把那枚戒指从尸体里撬出来,清洗干净送给了自己的女儿,并竭力说服自己那是死亡之神为他多年的辛苦而赐予他的礼物——戒指内圈刻着的字母。正好是他女儿的名字的缩写。

    艾伦来寻找斯科特时他立刻想到那可能就是同一个人……一个流浪者身上通常不会带着那么贵重的东西,但艾伦从头到尾都没提起过什么戒指,他又有什么必要主动提起?

    那的确是艾伦的疏忽。但那时他也以为如果斯科特是真的被人扔到了这里,像那枚戒指一样值钱的东西根本不可能还留在他身上。

    西里奥的女儿很喜欢父亲送她的那个珍贵的礼物,即使结婚之后也一直把它戴在手上。西里奥便渐渐淡忘了一切,直到那场突如其来的火灾。

    没人知道为什么墓穴的深处会燃起火焰。几百年来堆积了无数无名逝者的尸体的古老墓穴被整个付之一炬,火焰甚至窜出地底,扑上死亡之神的神殿。但冰冷的石头实在没什么可烧的,那一场火并没有带来什么伤亡——除了西里奥的女儿。

    她是来看望自己的父亲的。没人知道她为什么会进入墓穴。从市场买菜回来的西里奥在墓穴的出口附近找到了她被烧焦的尸体……那枚戒指还在她的手指上闪烁着微光。

    西里奥没法再欺骗自己那是什么礼物——如今对他来说那更像是一个诅咒。但即便悲痛欲绝,生活仍旧得继续……他把那枚戒指卖了出去,而它最终辗转落到艾伦的手中。

    斯科特死了——十年前失踪的时候就已经死了,艾伦终于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噩梦。在经过十年的寻找之后,他几乎算是平静地接受了这个消息,同时也小心地隐瞒着它。无论如何,“失踪”总比很可能不那么体面的死亡,甚至连尸体都再也不可能找到,要更容易被人们接受。伊斯变回冰龙,已经给了一些人暗中诋毁斯科特的理由,实在不需要这样的消息来雪上加霜。

    然后,从北方归来的菲利?泽里私下告诉他,他见到了斯科特。

    活的斯科特,看起来几乎跟十年前一样年轻。

    艾伦无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惊喜,不安,疑惑,甚至恐惧……

    为了这个,以及那些真的闯入了冰原的年轻人,他放下一切用最快的速度赶来北方,在库兹河口得到了娜里亚他们的消息,并终于在巴拉赫找到了他们。

    他只是没想到,能同时找到伊斯……和斯科特。

    .

    “……他不可能是死的!”这是埃德在呆了半天之后憋出的第一句话,“就算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斯科特,也至少能肯定这个!他活得好好的呢!”

    “那具尸体很可能根本就不是他。”娜里亚点头表示同意,她在艾伦刚刚开始讲述不久就回来了,手里还捏着剪刀,却已经完全忘记了她原本是想干什么。

    “我考虑过这个。但如果他没……没出什么意外,谁能从斯科特的脖子上拿走他母亲留给他的戒指?”艾伦说。

    “也许他当时受了伤没办法反抗,甚至根本失去了意识?”娜里亚猜测着。

    “那不能解释他为什么失踪,为什么再次出现时依旧年轻,不能解释夏林墓穴那一场大火……”艾伦轻声说,“他应该已经有四十多岁……你们觉得他像吗?”

    “……不像。”娜里亚只能如此回答,斯科特看起来最多只有三十来岁,但菲利?泽里看起来也比实际年龄要小,凯勒布瑞恩单看容貌的话像是永远只有二十岁,她总以为那是因为神祗的祝福什么的。

    “你不会真以为我们见到的其实是个死人吧?”她没好气地问道。“他还为我治过冻伤呢!什么时候亡灵也能当牧师了?”

    “不……”埃德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他或许真的死了,然后……又复活了。”

    “死人不会复活,埃德。”娜里亚对他皱眉。

    埃德只好笑笑。他的同伴们都以为他在米亚兹-维斯只是被刺伤,然后被水神所治愈……但他自己很清楚,霍安那一刀绝对是致命的。

    他只是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多少有口气呢,还是已经死透了。

    但死了近十年才复活……的确有点难以置信。

    他以为艾伦也会有和娜里亚同样的想法,但艾伦缓缓地点了点头:“我也很难相信……但这的确是有可能的。”

    “这也能解释他为什么会改信了另一个神!”难得得到赞同的埃德微微有点兴奋起来,“也许是耐瑟斯救了他而不是尼娥,所以他就变成了耐瑟斯的牧师!”

    艾伦似乎有些无语地看着他:“你能得到尼娥的承认真是个奇迹……你对诸神和他们的牧师与圣骑士到底知道多少?”

    “……很少。”埃德惭愧地承认。

    “你所说的可能是事实,但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艾伦的脸色一直不怎么好看,“没有哪个神会仁慈到毫无理由地复活另一个神的骑士……甚至不关仁慈,这种行为简直就像是鲁特格尔用财富或权力引诱安克坦恩某个曾宣誓效忠的骑士叛逃……而斯科特绝不是会如此轻易背叛尼娥的人。不管他是死而复生还是根本没死过,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如果凯勒布瑞恩在这里……”

    如果半精灵在这里,他多少能从他嘴里撬出些什么,那也是他唯一相信不会用这些秘密去伤害斯科特或者伊斯,又了解魔法与诸神的人……但他偏偏再一次见鬼的凭空消失了。

    “伊斯?”娜里亚意识到本该最关心这一切的人从头到尾一言未发,不由得开口问道,“你和斯科特待在一起那么久……他就一点秘密都没有泄露吗?”

    伊斯终于抬起头,目光掠过房间里的每一个人,缓慢而坚定地吐出每一个字:

    “我只知道他活着。他回来了……而我会找到他。”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