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无尽的旅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你们真的没必要再跟我们去卢埃林的。【无弹窗小说网】”

    埃德有点不安地说。他觉得他给诺威和泰丝带来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那怎么行!”泰丝大声抗议,“一条被人类养大的龙,有一个哥哥是死人。这么精彩的故事我怎么能不掺一脚!看不到结局我这辈子都会睡不着的!”

    埃德一脸苦笑:“小声点行嘛……”

    伊斯就在他们身后的马车里,很有可能还昏睡不醒,但让他听到“有个哥哥是死人”之类的,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

    “泰丝……这可不是什么编出来的故事,别拿这个来开玩笑。”诺威很少如此严肃地教训泰丝。

    泰丝吐了吐舌头,没敢再说什么。

    “我说过会带你们平安回家。”诺威对埃德微笑着,“精灵说话算话。”

    埃德知道他没办法再拒绝,只能感激地一笑。

    他们正行走在巴拉赫通往卢埃林的大道上,扮成了一队商人。这样的伪装不算完美,但博雷纳保证他的朋友伊森给他们的那封信能让他们不受任何阻挠地进入卢埃林。

    他们在巴拉赫多待了两天,奈杰尔依旧踪影全无,也没有任何斯科特的线索,他曾经去见过的那位修书匠一副即使被绑上火刑架也绝对不会开口的架势,让艾伦也无可奈何。

    “他可能会直接传送去卢埃林。”伊斯脸色阴沉地说。没有他在身边。斯科特很可能会毫无顾虑地使用他那强大却危险的力量。

    “他知道你知道他会去卢埃林,搞不好他会躲到别的地方去。”埃德猜测着。

    “但这的确是我们现在唯一的线索。”艾伦说,“再说就算不是为了斯科特。我们也得去一趟卢埃林。我认识一个法师,就住在卢埃林附近的某个山谷里,他应该有办法弄掉伊斯手上那玩意儿……并且保守秘密。”

    新的目的地就这么决定下来,同伴又增加了两名——艾伦和伊斯。但艾伦瘸了腿,伊斯失去了力量。尽管一点也不敢小看艾伦,埃德还是觉得有诺威和泰丝在身边,他要安心许多。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能从依赖他人保护的没用的家伙。变成一个可以被依赖的人。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练习”自己唯一会用的法术……总不能每天打伤一个人再给他治疗吧?

    他给瓦拉写了一封信,但并没有提起斯科特。真相**不明。现在或许还不是时候。

    伊斯从上路的第二天开始就时常陷入昏睡,就像他还不知道自己是条龙时一样,那却不是埃德能治疗的。幸好艾伦颇有先见之明地准备了马车,他们才不至于耽误行程。

    即使是清醒的时候。伊斯也很少说话。他抱着埃德一直带在身边的那根橡木手杖,呆呆地缩在马车里,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或者说,谁都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

    “他知道些什么,但他不想告诉我。”

    艾伦叹息着说。

    一句不怎么好听的话已经滚到了舌尖,又被娜里亚默默地吞了回去。她的确讨厌艾伦把什么秘密都藏在心里,谁都不告诉,但她也明白,艾伦这么做并不是为了他自己。

    伊斯又一次睡着了。但睡得不怎么安稳。他的睫毛不停地颤动着,双眉紧皱,像是奔逃在一个又一个噩梦之中。

    急促的马蹄声如骤雨般响起。自远处袭来,埃德掀开车窗上的帘子,有点紧张地告诉艾伦:“前面有一队安克坦恩的士兵过来了!”

    “让到路边。”艾伦说,“冷静点儿,他们应该不是来找我们的麻烦的。”

    埃德点点头,放下了帘子。

    艾伦想了想。还是不太放心,正准备离开车厢的时候。娜里亚一把拉住了他:“没事的,他知道该怎么做。我们没有你也一样从维萨跑到冰原又回来了不是吗?埃德没你想的那么没用。”

    艾伦只好又坐回了原处。

    他们听见短暂的交涉声,有人一把扯开帘子,往里看了一眼,艾伦对那个除了盔甲和胡子之外就只能看见一双眼睛的士兵茫然又有点惊慌的笑了一笑:“出了什么事儿吗,大人?”

    士兵的目光扫过车厢里的三个人,一句话也没说便离开了。

    没过多久,马车开始继续向前,娜里亚却不由得想起博雷纳,那些士兵很可能是冲他而去的。他的朋友伊森看起来在巴拉赫颇有势力,但愿他能再逃过一劫。埃德离开巴拉赫时反反复复地叮嘱博雷纳“要小心”时的表情,看起来活像个操心过度的父亲——那毕竟是他救过的第一个人。

    埃德?辛格尔,梦想是做个遨游四方的商人兼冒险者的家伙,最后却可能会成为一个牧师,这还真是谁也没有想到过的结果。

    .

    离巴拉赫还有不到半天的路程时,艾伦让他们转向了另一条路。

    “我们不清楚城里的情况,最好别这么冒冒失失地闯进去。”他说,“我有个朋友住在附近,先去那里。”

    “……你到底有多少朋友?”娜里亚忍不住问道。

    “哦,有空我会数数看的。”艾伦对她笑了笑。

    他们向西而行,两边的风景从茂密的森林和群山变成了平原,田野间积雪正在融化,远远能看见小小的人影在其中劳作。路旁偶尔可见一点盈盈的绿色顽强地在依旧带着寒意的风中摇摆,漫长的冬天即将离去。

    小路的尽头,一座灰色的城堡逐渐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它敦实厚重,质朴而坚固,被高耸的城墙和圆形的塔楼所围绕,看起来有点像克利瑟斯,只是要小得多。

    “灰岩堡。”艾伦告诉他们,“格瑞安家族已经在这里住了三百多年了。”

    “……长锤格瑞安?”埃德眼睛一亮,想起了那个传说中喜欢用长锤砸碎敌人的脑袋,连兽人都会惧怕的安克坦恩英雄。

    “那把锤子现在还挂在城堡大厅的墙上。”艾伦说,“但恐怕家族中已经没人能挥得动它了。”

    城堡大门前的卫兵有些好奇地看着他们接近,这里似乎并不常有访客。

    “停下!”城墙上有人高声叫道:“这里是灰岩堡,赛琳?格瑞安伯爵夫人的领地,报上你们的身份和来意!”

    “艾伦?卡沃!”艾伦跳下马车,大声回答:“一个老朋友,来拜访尊敬的伯爵夫人!”

    “麻烦的贵族老爷和夫人们。”泰丝嘀嘀咕咕地发着牢骚。

    克里瑟斯堡完全没有这些规矩,大概与它已经几百年没有遭受过什么攻击,而上一任和如今的居住者都没怎么把自己当贵族有关。

    他们并没有等太久,大门便为他们敞开。灰岩堡的主人已经在庭院中等待。

    赛琳?格瑞安一身朴素的黑裙,掀起的黑色面纱下是一张宁静从容,但已经步入中年的白皙面孔,让埃德不由自主地想起自己的母亲。

    “艾伦?卡沃。”伯爵夫人微笑着,“好久不见。”

    无视应有的礼节,她向前几步,轻轻地给了艾伦一个拥抱。

    泰丝开始忍不住对着娜里亚挤眉弄眼,娜里亚只好无奈地扔给她一个警告的眼神。

    “赛琳……”艾伦也没有再叫她什么伯爵夫人,“我很抱歉。我在巴拉赫听说了……”

    他没有再说下去,赛琳?格瑞安的装束说明了她孀居的身份,她的丈夫贝恩几个月前刚刚去世。

    “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了病床上,这大概是他最不甘心的。”赛琳叹了口气,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们身后,阿坎正把昏睡未醒的伊斯从车厢里抱出来。没人想过要叫醒他。

    “那个年轻人怎么了?”她问道。

    “……睡着了。”艾伦稍稍有些尴尬地回答,意识到这样似乎有些失礼,“他……身体不太好。”

    “可怜的孩子。”赛琳摇着头,挥手招来了一个侍女,“温妮,给我们的小客人找个舒适的房间。”

    艾伦向她介绍了自己的同伴们。见到一个精灵,赛琳丝毫没露出北方人常有的惊讶,相反,惊讶的是诺威。

    “我去过格里瓦尔,那真是个美丽的地方。”似乎越来越神秘的女主人微笑着。无论这句话是真心的赞美还是仅仅出于礼貌,都让诺威满心喜悦和感激。

    “我猜你并不是特意来看望我,或者来悼念贝恩的?”

    并肩走进大厅时,赛琳带着笑意问道。

    “的确不是。”艾伦坦率地承认,“我得去一趟卢埃林。不过在那之前……我听说因杜里斯?奈夫还活着?”

    “哦,那个老法师。”赛琳点点头,“他今年多大?总有一百多岁了吧?但他的确还活着,他的仆人几天前还去附近的村子里买过东西。”

    “仆人?”艾伦疑惑地反问。因杜里斯是个孤僻的老头儿,从来不喜欢有人陪伴。

    “你看到就知道了。”赛琳说,“但因杜里斯可不会像我这么好客,已经有二十多年没人能进入远志谷了。”

    “他会让我进去的。”艾伦笃定地说,“我非得进去不可。”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