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远志谷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远志谷是距离灰岩堡不远处一个小小的山谷。【无弹窗小说网】沿着一条潺潺的小溪向里走了没多久,伊斯便感觉到手腕上一阵又一阵的胀痛,像是铁环变得越来越小,紧紧地勒进肌肉之中,但抬手看一看,却又看不出任何变化。

    艾伦紧跟在他的身后,却似乎走得越来越慢。伊斯回头看见老人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不由得开口道:“你累了吗?我们可以歇一会儿。”

    艾伦摇摇头:“你什么也没感觉到吗?”

    “……感觉到什么?”伊斯反问。

    “恐惧。”艾伦回答,“这个山谷被施了魔法,以阻止人们进入。”

    他从胸口扯出一个小小的吊坠:“如果不是带了这个,我根本走不到这里。”

    “我没什么感觉。”伊斯甩甩手,蔫蔫地说,“但它有。”

    “……因杜里斯会有办法的。”艾伦安慰他,“莉迪亚出生之前几十年他就已经闻名于整个大陆,虽然有人说他根本不是这个大陆,甚至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如果他肯帮忙的话。”伊斯对此相当怀疑,“如果他察觉出我是条龙怎么办?”

    “他当然知道你是一条龙。”艾伦停下来喘了口气,“你以为他藏在这里山谷里几十年就什么都不知道吗?这世上大概没多少事能躲过他的耳目。”

    “那他会不会也知道斯科特在哪儿?”伊斯怀着一丝希望问道。

    “……就算是神也未必能无所不知。”艾伦无奈地回答。“但我会问问看的。”

    路越来越窄,最后他们只能淌着冰冷的溪水向前,穿过一条几乎在他们头顶合上的岩缝之后。一个高挑的身影拦在了他们面前。

    与其说是高挑不如说是细长。伊斯惊讶地仰望着眼前的拦路者,后退了一步。

    “魔像?”

    他的声音里带着厌恶和惊讶。迄今为止他跟魔像的几次交道都不怎么愉快,但他从未见过,甚至根本没有听说过这样的魔像。

    “木头做的魔像?”

    “这大概就是赛琳说的‘仆人’。”艾伦带着同样的惊讶抬头打量,而魔像并没有出手攻击,只是对着他们低下头,似乎也在打量着他们——尽管它根本没有眼睛。

    它是用椴木制成的。黄白色的身体表面有着精细均匀的纹路,细长的身体和四肢在怪异中显出奇特的优雅。长脸上简单地刻出了五官,头上还顶着一根细枝,挑出几片深绿的椴树叶。

    那位老法师相当擅长雕刻——伊斯只能如此形容。魔像的脸让人感觉像是在沉思,甚至带着一点悲伤。

    它看起来几乎像是拥有自己的灵魂。

    两个人和一具魔像沉默地互望了一会儿。似乎都拿不定主意要把对方怎么办,在伊斯开始不耐烦的时候,那高挑而忧郁的魔像缓缓向他们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转身走向山谷的深处。

    .

    伊斯觉得应该没有什么能让他更加吃惊了,但当那个鲜花盛开的庭院出现在眼前时,他还是忍不住愕然睁大了眼睛。

    他听说人类的法师都有点疯疯癫癫,而且越老越疯,那是他们妄图以有限的生命和智慧去追寻无限的知识与真理而付出的代价。他本以为会看见一个阴沉破败的石头房子,被杂乱的荆棘所覆盖。房顶上还有沉默的渡鸦阴森地瞪着他们……

    而现在,溪边是大丛不合季节地盛放着的蓝色远志花,细挑的花茎随风摇曳。被溪水围绕出的那一片空地上。修剪整齐的伏牛花树篱有殷红的果实和白色的小花并存,守护着一栋几乎可以用可爱来形容的小房子,庭院里各种鲜花层层叠叠,错落有致,金鱼草,蓝铃花。西番莲,紫茉莉。红门兰……其中有一些根本不该开在北方的土地上,有一些甚至连伊斯都不认识。

    这大概算是另一种形式的疯疯癫癫?

    但这样的疯狂中隐藏着强大的力量——伊斯现在有点相信那奇怪的老法师真能解决他的麻烦了。

    庭院没有门,他们跟着沉默的向导踏上平整的,白色石块拼成的小路,走向那被鲜花掩映的房屋。伊斯看着一只紫色的小青蛙旁若无人地从他们面前跳过,背上还有两条鲜亮到刺眼的黄色条纹,唇边居然忍不住有了一丝笑意。

    他真希望埃德和娜里亚都在这里,和他一起为眼前的奇观而惊讶赞叹,他们一定会喜欢这里的。

    不大的房子里收拾得井井有条,甚至有点空荡荡的,而不像许多法师的房间,胡乱地塞满各种奇奇怪怪的材料,散发出药草、矿石甚至粪便的味道。

    一位瘦削的老人正站在窗前忙碌着什么,在他们进门时也没有回头。木魔像屈膝弯腰,伸手速度缓慢但姿势优雅地“请”他们坐在了一张木桌旁。样式古朴的木椅坚硬却舒适,木魔像为他们倒上的茶甘冽可口,但伊斯还是渐渐失去了耐心。

    艾伦还没来得及阻止,他就起身走向了老人,歪着头看他在一棵不知名的植物上修修剪剪,虽然没有开花,那些带着一层蜡质的圆形的小叶片倒是十分可爱。

    “你觉得怎样?”老人突然开口,声音慢吞吞地拖得老长。

    伊斯一愣,不怎么礼貌地回答:“我怎么知道你想把它剪成怎样?再说,就让它照自己高兴的样子长下去不行吗?”

    他完全不理解人类这种修剪植物的爱好。

    “说得没错。”老人连叹气都叹得分外悠长,“但人总是忍不住想要让一切都照自己希望的样子进行。”

    伊斯撇了撇嘴,不予评价。他还记得他们是来寻求帮助的,没必要惹恼这个老头子。

    老人终于向他转过头来。他的头发和胡子大概都已经掉光了,整张脸像一个干得发皱的苹果,金绿色的眼睛深陷在皱纹中,却还是像他养的植物那样生机勃勃。

    “你被折断了翅膀,年轻的冰龙。”他说。

    伊斯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艾伦——还真被他说中了,这个老法师知道很多事。

    “那么你能不能帮他?”艾伦直截了当地开口问道。

    .

    “它被改过了。”老人轻抚着铁环乌黑冰冷的表面,语气中带着不加掩饰的赞赏。

    “你知道它的来历?”艾伦问道。

    “当然。”因杜里斯回答,“这是我做的。”

    伊斯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你做的?!”

    他实在没办法压下自己的怒火。他已经被这玩意儿折磨过两次了!

    艾伦不得不按住他的肩膀。

    “哦,那是几十年前了,或者一百年前?”老人眯起眼睛回忆着,语调依旧平静而缓慢,“我遇到了一个年轻的姑娘,她的父母都是普通人,她的身体里却不知为什么流淌着强大的魔力,我想让她成为我的学徒,她却只是苦苦哀求,希望她的力量能完全消失,能过上正常的、不被人排斥和惧怕的生活……我为她打造了这个,它能阻止魔法之力的流动。我没想过它对一条龙也会有用——当然啦,龙是魔法生物,这并不奇怪。”

    “那么你也能取掉它?”艾伦满怀希望地问。

    “我说了,它被改过了。”老人的从容不迫在伊斯眼里变得越来越可恶,“原本只需要一点从外部施加的魔法之力,它就能被打开。但现在,它似乎不只是阻止了力量的流动,它与你的力量和生命相连,在弄清楚它是如何运作之前,你们不会希望我轻易冒险的。”

    “我就不能直接把手腕砍断吗?”伊斯愤愤地问。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冒出这个念头了。

    “你当然不能!”艾伦不出所料地低吼。

    “唉唉……一条龙。”老人说。

    伊斯觉得那大概是某种讽刺,不由得更加气恼。

    他猛地抽回了手,想要起身离开。艾伦按在他肩上的手半是无奈半是警告地加重了力量,让他摆着一张怒气冲冲的脸待在了原处。

    “我不会建议你那么做,年轻的冰龙,你显然还不了解魔法的可怕之处——人类创造的魔法的可怕之处。”老人的声音平静得没有一丝起伏,“我欠艾伦一个人情,所以我会为你取下它,但这需要时间。”

    伊斯挣开了艾伦的手,再次想要站起来。

    “我可没什么时间!”他恼怒地说。

    斯科特还不知道在哪里……他没工夫陪着一个老头子在山谷里看花喝茶!

    “一条龙可以活几千年。”老人慢条斯理地用一个小巧的银锤在铁环上敲了敲,“有什么可着急的呢?你睡一觉的时间,已经是一个人的一生……”

    他的声音突然奇怪地飘远,面容也渐渐模糊。

    伊斯努力想要睁大眼睛保持清醒,但沉重的睡意近乎温柔地包围了下来,让他完全没办法抗拒。

    “……你对他干了什么?”

    倒向艾伦怀中时,他听见艾伦惊慌地质问着。

    “让他睡一会儿,小小地睡一会儿。”老人轻声回答,“别担心,这对他有好处……”

    ——绝对要扭断他的脖子!

    彻底睡死过去之前,伊斯愤然对自己发誓。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