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无法拒绝的邀请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漂亮的小花园!”

    埃德在娜里亚耳旁得意地小声嘀咕了一句,让娜里亚只想一巴掌把他拍到墙里去。【最新章节阅读】

    但她不能这么做——不是在贝林一路紧张地向他们道着歉,满脸愧疚像是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错事的时候。

    不过是去见几个小鬼而已嘛!娜里亚?卡沃连亡灵都不怕,当然能搞定这个!

    她脸上挂着微笑,手下死命地掐了埃德一把,在他呲牙咧嘴却又不敢叫出声时,笑容变得越发灿烂。

    “赛尔西奥王子很疼爱他的妹妹们,我实在没办法拒绝……”

    在他们前面,与艾伦并肩而行的贝林正在第一千次地解释并且似乎准备第一千次地道歉。他是安克坦恩的王储赛尔西奥的侍卫长,在去向王子告假时,正碰上两位小公主也在,稍大些的公主似乎很喜欢贝林,无论如何也不肯放他走,无奈之下,塞尔西奥问他的侍卫长:“能不能把你的朋友们带来跟我们一起坐坐呢?我也很想听一些南方的故事。”

    这的确是很难拒绝的要求,何况还出自一个被贝林形容得聪明又谦逊,平易近人知书达理近乎完美的“王子殿下”。

    无论如何,黑堡的内部并不像从外面看上去那么严肃又古板,黑白相间的走廊连接着各处,打破了那种令人窒息的沉闷。而穿过几条长廊之后,展现在他们面前的小花园也的确堪称“漂亮”。只不过在这样乍暖还寒的初春季节,花坛里的花看起来似乎新鲜得过分,很有可能是花匠们大清早才从温室里小心地移植出来的。

    贝林把他们带进了一个温暖而精致的小房间。面向花园的一面是巨大的落地窗,既能让房间里的人欣赏到花园中的美景,又不至于让风和阳光损害了王子和公主们娇嫩的肌肤——娜里亚情不自禁地腹诽着,发现她本能地没法喜欢什么王子和公主。这一定是艾伦的错,他给她讲过的故事里,王子和公主们似乎永远都永远只会尖叫哭泣着等出身贫寒的英雄来拯救。

    这是偏见!——娜里亚严肃地告诫自己。人们还说巨龙都是邪恶的呢!作为一条龙的姐姐,她可不该有任何偏见。

    在贝林谦恭地向那几个坐在窗前的小鬼介绍他“来自南方的朋友”时。她成功地让笑容保持在脸上。

    赛尔西奥王子看起来的确是个好孩子。他大概只有十一二岁,表情却比年龄要老成了许多。金色的卷发从中间分开,露出的脸端正而苍白,多少有些缺乏活力。

    但他的笑容是真诚的,甚至注意到艾伦的行走不便。体贴地轻声吩咐侍从把椅子挪到艾伦的身边。

    “为什么他们不跪下?”

    一个尖利的小女孩的声音让娜里亚原本温柔起来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那是玛卡德琳,八岁左右的小公主,和赛尔西奥一样满头金发,绑成了两个漂亮的小辫子,长长地垂在胸前。娜里亚承认她长得极其可爱,丰润的脸颊看起来比她哥哥精神得多,但却满脸骄纵,望向娜里亚时,蓝绿色的眼睛里甚至透着明显的敌意。

    这可真是莫名其妙而且不可理喻!

    娜里亚的眉毛开始皱到一起。埃德及时地拉了拉她的手臂,但让娜里亚深吸一口气在内心默念着忍耐忍耐忍耐的,大概还是贝林的一脸为难。

    “他们是贝林的朋友。而且也不是安克坦恩人,没有必要非得下跪行礼。”塞尔西奥耐心地解释着。

    “可这里是安克坦恩,而我是公主!”

    玛卡德琳骄傲地抬起下巴。

    “当然,尊贵的公主殿下。”还没有来得及坐下的艾伦微微躬身,娜里亚从不知道他也能用如此谦恭的语气说话:“但可惜恶魔夺走了我的腿,而我无法让木头为您弯曲。”

    娜里亚隐隐觉得这句话里也带着讽刺。但小公主的注意力迅速被那个可怕的词夺走了。

    “恶魔!”她睁大了眼睛,也不知道是更兴奋还是更害怕。连一直趴在桌面上致力于用果酱为银盘上色。根本没有抬头看过他们一眼的另一位小公主维拉,此刻也抬起头,开心地用双手拍着桌,尖叫着:“恶魔!恶魔!”

    两三岁的小女孩那尖细又响亮的声音绝对能让真正的恶魔都退避三舍。

    负责照顾小公主的德布雷夫人一脸淡然地开始给维拉擦手,大概早习惯了这样的场面。

    “告诉我!”玛卡德琳大声命令,“那个恶魔长什么样子?它有弯曲的长角和分叉的舌头吗?它为什么没有吃掉你?哦,我知道,一定是因为他尝过你的腿之后觉得你太难吃了!”

    娜里亚猛盯着地面以免自己真的冲过去把尊贵的公主殿下拎起来扔进猪圈——话说回来,王宫里也不知道有没有猪圈?

    “正如您所言,殿下。”艾伦倒显得完全不以为意,“可我不该告诉您那些可怕的故事,它一点也不适合像您这样的美丽的公主。”

    “我也很勇敢,我才不会怕任何恶魔!”玛卡德琳骄傲地挺直了背。

    “当然,当然。”艾伦随口应付着,向贝林投去询问的目光,贝林则犹豫地看了看赛尔西奥。赛尔西奥有些无奈地点点头:“我想那一定是个精彩的故事。”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他的脸上,他却显得十分疲惫,甚至头痛似的按了按额角。

    这世上有倒霉的弟弟,却也同样有倒霉的哥哥。

    娜里亚想着,顿时对这位王子殿下也充满了同情。

    .

    艾伦的故事纯粹是胡扯。但居然连埃德都听得聚精会神,娜里亚简直只想翻白眼。

    她不久前才知道父亲到底是怎么弄丢了一条腿的,还是因为伊斯手上的铁环没法瞒过她。而他们也需要提防莉迪亚,艾伦才不得已告诉她的。

    “一个意外。”

    他从前一直这么轻描淡写地说。

    但娜里亚记得自己的震惊和伤心,记得艾伦那时的颓丧。她一点也不喜欢艾伦用一个虚假的,荒谬可笑的故事来掩盖那一切,却又不可能阻止,只能尽量把自己隐藏在埃德的身后,以免又莫名其妙地惹怒那位难缠的小公主。

    贝林频频地望向她。满脸歉意,显然是注意到了她的不悦。她只能勉强回以一笑。

    那个“爱谁懒觉的冒险者用呼噜声唤醒了恶魔”的故事讲述到尾声时,小小的房间里迎来了另一位不速之客。

    “这里可真热闹。”

    从娜里亚背后传来的声音带着笑意,拖慢的语调却显出几分傲慢。

    “母后。”赛尔西奥轻声叫着,恭敬地站了起来。“贝林的朋友在给我们讲故事。”

    娜里亚站起身来,还没看见王后的脸便不得不低头跟着艾伦一起随随便便地行个礼,暗自希望这位王后没有跟她女儿一样让人跪下的爱好。

    安克坦恩的王后凯兹亚?德朱里是个纯粹的金发美人,还显得十分年轻,有一双细长柔美的蓝绿色眼睛和丰润的嘴唇,孔雀蓝的长裙在阳光下不断变幻着色泽,衬出她雪白的肌肤。

    凯兹亚淡淡地扫了面前的陌生人一眼,却最先对埃德开口。

    “你是贵族?”她问道。

    三个人里只有埃德向她行礼时还算像模像样。

    埃德愣了一下才回答:“我母亲是……克利瑟斯家族的瓦拉。”

    王后随意点了点头:“啊,一个古老的家族。”

    还没等埃德开口。她已经微笑着转向贝林:“这可是你第一次带朋友进黑堡,我告诉过你,你的朋友就是赛尔西奥的朋友。可你总是太过拘束……还是说这些朋友有什么特别?”

    她的目光落在了娜里亚身上:“你叫什么名字?”

    娜里亚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那是在问她。

    “娜里亚。”她回答,“娜里亚?卡沃。”

    她看了贝林一眼,低头屈膝,勉勉强强地加上了一声“尊敬的王后陛下”。

    “可爱的女孩……你喜欢她?”凯兹亚再次转向了贝林。

    那年轻人忽地脸色惨白,脱口道:“不!不是……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他似乎急于想撇清些什么,让娜里亚不由自主地有些不悦。

    “哦。真可惜,我喜欢这女孩。”凯兹亚惋惜地叹气。

    ——还真是看不出来啊!

    娜里亚恼怒地想着。

    “这样吧。”王后陛下微笑拉起了娜里亚的手。“六天之后就是特林妮节,娜里亚?卡沃……”

    她看了看艾伦。

    “艾伦?卡沃,娜里亚的父亲,陛下。”艾伦低下头,很好地掩饰了脸上的表情。

    “艾伦。”凯兹亚点点头,“还有你,克利瑟斯家族的……”

    “埃德。”埃德微笑着,没有解释他姓辛格尔而不是克利瑟斯,他很清楚那对王后陛下毫无意义。

    “埃德。我邀请你们六天之后来黑堡参加特林妮节的宴会。”

    这听起来更像是命令,而艾伦知道,他们无法拒绝。

    “这是我们的荣幸,陛下。”

    他冷静地保持着礼节。

    “还有,贝林,我真的希望能在宴会上看见母亲。可怜的赛琳,我们都为贝恩的死悲痛不已,但她可不能一直这样把自己关在城堡里。”

    凯兹亚的语气中似乎充满同情与体贴,贝林只能低声回答:

    “当然,陛下。”

    .

    将他们送出黑堡时,贝林开始了第一千零一次的道歉。

    “你们不用来参加宴会,我会告诉王后陛下……”

    “哦,不,我们当然会来。”娜里亚说。

    贝林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他能看得出来,这些人对什么宫廷宴会完全不感兴趣,尤其是娜里亚,有好几次他都担心黑发女孩会忍耐不住掉头就走。

    “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他们在王宫里每天都吃些什么。”娜里亚扬起头对他微微一笑,“你可不能让我放弃这么难得的机会!”

    艾伦笑而不语,他对此可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