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不速之客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伊斯抬起头,扭了扭脖子。【无弹窗小说网】

    他正盘腿坐在地上,腿上摊着一本巨大的黑皮书,觉得有点昏昏沉沉的,眼睛也又酸又涩。书房里弥漫着无法分辨来自何处的、柔和的光芒,但看了太久的书,他开始觉得所有的字都在扭来扭去,不肯乖乖地被他抓住。

    他腿上的这本书没有被因格里斯标记,其中记载着人们所知的巨龙的传说。他一时好奇地把它抽了出来,想要看看在人类的心目中,龙到底是怎样一种生物,结果跟他知道的也没什么两样。

    骄傲,贪婪,狡猾,强大,凶残……而且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简直是人们最喜闻乐道的巨龙故事的典范。

    写下这本书的是个颇有趣的吟游诗人,经常离题万里,能从一条话痨又寂寞,抓住冒险者的第一件事不是撕裂他们的身体,而是把他们半埋在土里,先听它啰啰嗦嗦,滔滔不绝个两三天再说的褐岩龙……一直扯到海精灵如何养育自己的后代。

    书里有很多事的确发生过,有些则连他——以及他的祖先,都从未听说。他怀疑那很有可能都是瞎编的,但这位吟游诗人倒是非常奇怪地用精灵语拼对了每一条龙的名字。

    其中甚至有他的父母——真正的父母,因为离群索居,很少与人类起冲突而只有寥寥几句“据说”、“似乎”和“或许”。

    他心情复杂地发了一会儿呆。忍不住又挠了挠手腕。

    这两天他们都没有太大的进展。因格利斯调配出了几种药水,逐一涂在铁环上,说要看看有什么反应。其中一种让铁环周围的皮肤瘙痒难耐,老法师不得不花了大半天配出另一种药水给他止痒,但一直到现在,伊斯都还总觉得那里痒痒的。

    但感觉上那铁环似乎的确松了一些,至少,他不再每天都浑身无力,只想睡觉。也不再有那种无法摆脱的胀痛。

    这让他多少有了一点希望,也不再总是没耐心地扔书或者烦躁地转来转去。穆德会准时为他们送来三餐。它是个挺擅长烹煮各种食物的木魔像……娜里亚说不定能跟它成为好朋友。

    伊斯回头看了一眼,意识到穆德已经很太长时间没有出现了。

    他把书塞回书架,穿越书房与客厅之间无形的屏障,惊讶地发现天其实已经完全黑了。永远不会自己熄灭的蜡烛在桌子上静静地燃烧着,甚至不会随风而动,但哪里都没有穆德的影子。

    木魔像也会失踪吗?

    伊斯有点不安地想着。

    屋子里突然闪过一阵隐隐的红光,然后又是一阵闪电似的白光,却没有雷声响起。

    光是从屋子外面投进来的。伊斯跑进了花园,看着谷口方向那一片时明时暗的天空,意识到那是某种法术发出的光芒。

    “啊,我们有客人了。”

    因格里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平静地开口。

    不请自到的客人。

    伊斯掉头跑回了屋子。很快便提着一柄老法师收藏的长剑跑了出来。

    “……你要去干嘛?”老法师慢吞吞地问他。

    “干嘛?穆德是用木头做的,要是被人当柴劈了怎么办?”

    伊斯没好气地回答。

    “啊……”因格里斯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你担心它?”

    伊斯确定他脸红了——希望因格里斯因为天黑而不会发现。

    “我只是不想没人给我们弄吃的!”他恼怒又心虚地否认。

    老人似乎笑了起来。

    “别担心。小龙,穆德连一条龙都能阻止,不会应付不了那些不肯死心的客人的。”

    ——一条失去了力量,被禁锢在人类的形体里的龙!

    伊斯愤愤地想着,同时也意识到这里并不需要他帮忙。那些“客人”显然不是第一次造访,老法师应该早有准备。

    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提着剑站在弥漫着花香的庭院里。遥望着谷口的方向。那些不同颜色的光芒又闪了好一阵儿,才突然平息下来。

    他忐忑地等待着。终于听见那缓慢而规律的脚步声,穆德细长的身影从黑暗中出现,不紧不慢地走向他们,然后歪着头在他们面前微微俯下身,那样子活像是在问“你们在这里干嘛?”

    它看起来毫发无损,甚至连头顶上的叶子都没有掉一片。事实上,它还冒出了一片新叶子。伊斯怀疑它搞不好还能开出花儿来。

    “……我饿了。”年轻的冰龙恼怒地开口,觉得自己的担忧极其可笑。这具魔像可比现在的他要厉害得多。

    穆德缓缓点头,迈着开长腿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伊斯眼尖地在它腿上发现了一条不深不浅的刀痕。

    看来它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受伤。

    “……你会烤兔子吗?”他不由自主地跟在了穆德身后,“我看见厨房里有兔子。我吃够炖菜了,你就不能换点别的吗……”

    因格里斯站在庭院里,默默地看着他们的背影,满脸的皱纹在笑容中变得越来越深。

    .

    第四天傍晚的时候,因格里斯终于声称他有办法了。

    伊斯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不知从哪里翻出几根小小的,细长惨白的骨头,跟另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起烧成了灰,调出一种黏糊糊的黑绿色的东西,仔仔细细地涂在了铁环上。

    这次他什么咒语也没念,只是静静地盯着那个铁环,像是它也能开出花儿来似的。

    起初没有任何动静,但渐渐地,伊斯感觉到铁环开始发热,在热到开始灼痛他的皮肤时……铁环脱离了他的手腕。

    伊斯愕然地看着它突然断开。像一条黑蛇一样软软地掉在了桌面上,断成几截,忍不住好奇地戳了戳。感觉像是在戳一坨泥。

    “……你怎么做到的?”他忍不住问道。

    “啊,我犯了一个错误,试图解开施加在它上面的,针对被它束缚的人的魔法——但事实上,我完全可以无视那个,而选择破坏它本身。莉迪亚大概觉得它已经足够坚固,不需要再另加保护。但我可是那个制造它的人。”

    老人难得地显出几分得意。

    “……你怎么知道是莉迪亚?”伊斯低声问道。如果他没有记错,艾伦根本没告诉因格里斯这铁环如何套到他手腕上的。

    “我有我的秘密。”老人微笑着竖起一根手指。

    伊斯没有再追问下去。渐渐感觉到久违的轻松和自由。

    他跳起来冲出屋子,冲出开满鲜花的庭院,任由兴奋与喜悦冲刷着整个身体。

    以及,力量。

    当因格里斯慢悠悠地挪出门的时候。看见的已经不再是一个闷闷不乐,脾气别扭的年轻人,而是一条巨大的冰龙。

    那传说中由这个世界独自孕育的最伟大的造物,正扬起长长的脖子,在阳光下舒展着双翼,尾巴还欢快地拍打着溪水,惊得好几条黑灰色的小鱼高高跃出水面。

    穆雷在他身后晃悠着身体,老人点点头,像是能听见它无声的赞叹:“没错。没错,一条龙……它真够大的不是吗?”

    冰龙迈着骄傲又威严的步子走到他们面向,向着老人垂下头。

    “我欠你一个情。”它说。

    “事实上。我欠艾伦?卡沃一个情,就当是还清了吧。”老人微笑着。

    冰龙固执地摇头:“你还是欠他的,而我欠你的,你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老人沉默着,像是突然陷入了恍惚之中,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当我还年轻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个半精灵……他告诉我,有一天我会遇见一条龙。而它会需要我的帮助。”

    “凯勒布瑞恩?”冰龙疑惑地问。但眼前这个老人年轻的时候……它压根儿都还没有出生呢。

    “他能预知未来?”它只能如此猜测。

    因格里斯摇了摇头:“对我们来说那是未来,对他来说却很有可能是过去……我所见过的人里,没有一个比他更神秘。”

    “……是他让你帮我的吗?”冰龙本能地更不想欠半精灵的情,那绝对会是更大的麻烦。

    “不。他只是这么告诉我,并没有要我做出任何承诺。”因格里斯回答。

    “那么我还是欠你的。”冰龙说,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

    老人低低地笑出声来:“如果你这么坚持的话……那么的确有一件事,是你可以为我做的。”

    他回头看了看鲜花掩映中的小屋,看了看他沉默而忠实的仆人。

    “我只是个人类……而人类终究难逃一死。我不惧怕死亡,但这里……这里藏着我一生的心血,藏着无数不该被毁灭,也不该落入某些家伙手中的宝藏。”

    老人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静而缓慢:“你问过我那天晚上的‘客人’是些什么人,我只能告诉你,他们觊觎这里的一切,我的知识,我的收藏……我的创造。像他们那样的人会永远存在,而这里会需要一个守护者。”

    “……我不能留在这里,至少现在不能。”冰龙有些为难地说。它明白老人想让它做什么了。

    “不是现在,小龙。我还活着呢,就算我死了,穆德也能守住这里,但它的力量会一天天消失。”老人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冰龙的下颚,“当这里需要你的时候……你会知道的。”

    “那么我答应你。”冰龙郑重地点头,“我发誓我会守护这里的一切……像一条龙守护自己的宝藏。”

    在找到斯科特之后,它就能回到这里来。这个安静又美丽的山谷,还有一个沉默的陪伴者和无尽的藏书——它简直更像一个礼物,而不是负担。

    “这里的宝藏可比什么宝石和金币要有用得多。”老人满意地微笑着,“你一定得承认这个。”

    冰龙没有反驳。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