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另一种战斗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特林妮节是安克坦恩最受重视的节日之一,事实上与鲁特格尔的春望节没什么两样。人们会在冬末的一天,名为“特林妮之眼”的蓝色星辰被新月端端正正地拥抱在怀中时,燃起巨大的篝火,焚烧冬日遗留的枯枝与杂草捆成的小人儿,庆祝漫长的冬日即将离去,美好的春天再次降临。

    特林妮,是安克坦恩的传说故事中,大地女神化身的一个年轻女孩的名字。传说她的耳边插着一朵永不凋谢的野蔷薇,所以特林妮节那一天,所有的女孩都会努力找到一朵鲜花别在耳边。

    “鲜花不是问题。灰岩堡有一个漂亮的小温室,老威瑟养出了一种红白相间的变种玫瑰,那很适合你,我想他会很愿意剪下一朵,亲手为你插上的。”

    赛琳?格瑞安伯爵夫人微笑着,拉了拉娜里亚肩头的皱褶:“放松点儿,孩子,你又不是要去打仗。”

    黑发女孩绷紧了全身的肌肉,直挺挺地站在镜子前面,瞪着对面那个陌生的家伙——她穿了一条银灰色的长裙,光滑的绸缎泛出珍珠般的光泽,领口和袖口绣着精致的西番莲,花心里镶嵌着珍珠。宽大的长袖垂到脚面,袖口微微露出繁复的花边,裙裾铺散在地面,如果被人踩到她准得摔个结实,更别提脚下那双让她脚痛得恨不能脱下来扔到窗外的,同样镶嵌了珍珠的小皮鞋。

    “也许还是该为你做条新裙子的。”伯爵夫人微微皱眉。“我年轻的时候就喜欢这种黯淡的颜色……但你衬得上更鲜艳的色彩。”

    “哦,不,这样就很好了!”娜里亚赶紧阻止她。“它这么漂亮,而且已经被改得这么合身,如果又被扔在一边,一定会伤心的!”

    “这只是条旧裙子,娜里亚。”伯爵夫人有些好笑地拍了拍女孩过分结实的手臂,也没再坚持。

    在她走到桌边,挑挑拣拣地选择着合适的饰品时。娜里亚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道:“所以……您还是不打算去参加宴会吗?”

    “我已经老了。”赛琳?格瑞安头也不回地说。“那种场合更适合像你这样年轻的姑娘们。”

    “可是……”娜里亚轻声说,“贝林,您的儿子,一定很希望能看到您……”

    伯爵夫人沉默片刻。拿过一条珍珠项链,绕到娜里亚背后,为她戴在颈间:“我知道你是为了贝林才去参加宴会的,你不想让我们的王后陛下有任何理由找他的麻烦,是不是?”

    娜里亚脸红了。

    “我不是……”

    “艾伦告诉我,你就是这样的女孩儿。还有谁比父亲更了解自己的女儿呢?”伯爵夫人微笑着打断了她,“你不知道我有多希望你们能变成一对儿……但如果你其实并不那么喜欢贝林,在宴会上最好还是表现得对他没有一点兴趣,那对你们都更好。”

    娜里亚不解地看着镜子里伯爵夫人白皙的侧脸。她听得出赛琳并不是不喜欢她。想起凯兹亚王后问贝林“你喜欢她?”时,年轻人突然惨白的脸,她意识到这其中另有问题。

    但伯爵夫人看起来不愿再多说些什么。她也只能沉默地点头。

    .

    下楼时她真想脱了鞋两手抱着裙裾跑下去,但伯爵夫人带着宠爱又无奈的笑容在她抓起裙边时轻轻摇头,她只好挺着腰规规矩矩地一步一步晃下楼梯。

    “哦,甜心,这绝对是我见过的最最漂亮的战袍啦!”

    泰丝在她艰难地挪进房间时大笑着叫道,欢快地跑到她身边绕来绕去。啧啧赞叹。

    是的,战袍。而娜里亚要面对的战斗,绝对不比对付一堆骷髅要轻松。

    在知道特林妮节的宴会上所有的年轻人都得用舞蹈向大地女神祈祷丰饶与新生时,娜里亚差点就反悔了。

    “我只会跳圆圈舞而已!”她哀号着。那是一种盛行于鲁特格尔和安克坦恩乡间的舞蹈,简单而欢快,她确信贵族老爷和小姐们绝对不会在宫廷宴会上跳那个。

    “我可以教你。”埃德的笑容得意到可恶,“我什么舞都会跳!”

    这就是有一个出身贵族的母亲的好处,尽管他也曾经为“什么都得学”而抱怨过无数次。

    娜里亚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决定让泰丝教她。在斯顿布奇长大的女盗贼的确会跳舞,但在娜里亚差点踩断了她的脚趾头时,她干脆地把她的甜心扔回给了埃德。

    “至少你踩到他的脚时不会觉得内疚,也就用不着小心翼翼!”红发女孩的理由完全无法反驳,“踩着踩着你就会了。”

    娜里亚踩了两天了也没进步多少,埃德倒是没抱怨什么,但他的确有一次痛得眼泪都快出来了,那让娜里亚多少还是有一点点内疚。

    今晚他们算是在排练“穿着盔甲上阵”,而娜里亚确信她讨厌盔甲,尤其是又长又软,多吃一口就会绷裂的那种,这让埃德的脚趾头更加倒霉,也让她更加紧张了。

    “别绷得那么紧,甜心。”泰丝在一边叹着气,“你又不是真的要去打仗!”

    坐在一边的伯爵夫人忍不住低头笑了,又掩饰般伸手把桌上装着水果的盘子推向这几天几乎没有住过嘴的阿坎那边。

    “或者就把它当成战斗也行。”诺威一边用一把竖琴为他们伴奏,一边悠闲地指点着,说到舞蹈,大概没人比精灵更擅长,但娜里亚似乎不太好意思跟他学,“那都需要掌握节奏……你见过努特卡如何战斗,想想她的脚步,那不像是舞蹈吗?还有赛斯亚纳,他那样的精灵战士被称为剑舞者,不是没有道理的。”

    听起来挺对的,做起来却完全是另一回事。娜里亚觉得自己似乎渐渐掌握了一点要领,而且已经好久都没有踩到埃德的脚时,泰丝又开始叹气:“甜心,埃德是你的舞伴,不是你的敌人,你这样咬牙切齿杀气腾腾的,别人还以为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娜里亚绝望地停了下来。

    “我一辈子也不可能学会这个!”

    她仰天哀叹。

    “一辈子可是很长的时间。”埃德笑嘻嘻地说,“来嘛,娜里亚,我保证这用不了一辈子。”

    娜里亚瞪着他:“你的脚趾还没有全断掉吗?”

    “哦,它们都已经被我治好啦。”埃德的脸有点红,但并没有昨天那样痛得眼泪汪汪的样子。

    黑发的女孩瞪了他好一会儿,挺起腰深吸一口气,准备再次开始战斗。

    她才没那么容易认输呢!

    这一次她努力让脸上的肌肉不那么扭曲,并让脚步跟上节拍。诺威弹出的应该是精灵的曲子,犹如山间泉水淙淙。当她意识到自己开始沉浸在琴声之中,而不是把所有的精力都用于盯着自己的脚尖时,一种纯粹的喜悦油然而生。

    她甚至能在埃德深蓝色的眼睛里看见自己带笑的面孔,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她没办法停止微笑,就这么跳下去似乎也挺不错……

    但琴声突兀地停了下来。

    “伊斯?”诺威惊喜的声音传进她耳中。

    娜里亚猛地回头,那金发蓝眼的年轻人就站在门口,艾伦跟在他身后。

    伊斯对她微笑着,脸上却有一种她看不懂,此刻也根本懒得理会的神情。她几乎是立刻就甩开了埃德的手,冲过去抱住了她的弟弟,惊喜大叫着:“伊斯!你回来了!你没事了吗?”

    伊斯一声不响地摇头又点头,笑容像是恢复了从前的羞涩。

    “感谢诸神!”娜里亚脱口道。但没人会在这种时候指出她有什么不对。

    兴奋之中,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埃德有点尴尬地收回去的手,和他眼中一掠而过的失落。

    “唉唉。”泰丝一脸忧伤地叹息,“这么好的机会!!”

    所有人里大概只有诺威能明白她到底在说什么。

    “那是他们自己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吧。”他轻声说,随手拨动琴弦,不得不承认自己心中也有一丝惋惜。

    埃德很快恢复过来,热情地欢迎着自己的朋友。但不知为什么,两人之间却像是突然多出一种奇怪的尴尬,而他根本说不清那是伊斯的问题,还是他自己的问题。

    艾伦在旁边清了清嗓子。

    “你们刚才在跳舞?”他问道。

    娜里亚恼怒地瞪了父亲一眼。这真是明知故问,他昨天看他们跳舞的时候还笑出声了呢!

    “我差不多就会跳了!”她大声说。

    “我觉得你还是该多练习一会儿。”艾伦对埃德笑笑,“如果你的脚趾还受得了的话。”

    “当然……没问题。”埃德呆呆地回答,不明白艾伦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友好……这几天他盯着他的目光几乎能把他戳出个洞来!

    “等我学会了我会教你的,伊斯!”娜里亚欢快地丢下一句,而诺威的琴声相当配合地再次响起。

    这一次反而是埃德慌慌张张地踩了娜里亚的脚,在女孩用力瞪他时难为情地红着脸傻笑。

    娜里亚摇着头,拖着他重新开始。

    “哦哦,干得好!”泰丝欢呼着,显然语带双关。

    诺威苦笑着,又开始同情那个静静地站在一边的年轻人……龙。

    但他应该比他更清楚,这是必然的结果。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