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火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马车赶在夜幕降临之前进入了卢埃林。娜里亚终于在人们的脸上看见了更多的笑容,满街的人群像是随正在悄悄发芽生长的植物一样恢复了活力。如果不是有年轻的骑士举着旗帜在前面开路,马车大概寸步难行。

    格瑞安家族的纹章是灰白相间的方格底上一柄滴血的长锤,看起来有些可怕,但在安克坦恩几乎无人不知,而且极受尊重,甚至有不少人向着他们小小的队伍欢呼。

    当有什么东西砸向伊斯的胸口时他险些以为那是某种武器,带着一丝怒气准确地抓住了它——结果那却是一束粉色的小雏菊,可怜兮兮地被他弄掉了不少花瓣。

    “我听说特林妮节也是安克坦恩的年轻人们互相表达爱意的节日。”

    在伊斯瞪着那束花发呆的时候,诺威笑着在他耳边说。

    埃德还没来得及取笑,一束蝴蝶花砸到了他的脸上,周围响起一阵善意的哄笑,而诺威轻松地接住了抛向他的水仙,对着人群里那个一脸羞涩的瘦小女孩微笑。

    格瑞安家的骑士们把收到的花骄傲地别在腰带上,这大概也算是一种荣誉。

    “这不公平!”

    泰丝在车厢里愤愤不平地说,“男人要花干嘛!难道不应该是他们送花给女人吗!!”

    “哦,他们送的,在另一个节日。”伯爵夫人笑着告诉她,“但今天属于‘特林妮’。年轻的姑娘们,这一天无论她们多么大胆都不会被斥责。”

    泰丝最终还是跳出车厢爬到了诺威的马上——即便如此也没能阻止“年轻的姑娘们”继续向精灵抛花。

    在阿芮斯塔街口,他们不得不分头行动。如果跟着人群一起挤到特林妮广场。娜里亚他们绝对赶不上晚宴,更别提他们还得提前到达,打扮得漂漂亮亮地恭迎国王和王后陛下。某些获得殊荣的贵族甚至得在中午之前就赶到黑堡,以便跟随国王先去广场主持庆典,再赶回黑堡参加晚宴。

    格瑞安夫人相当干脆地拒绝了这种“殊荣”,理由是身体欠佳。

    “当个贵族也挺不容易的。”娜里亚苦着脸感叹,挥手与泰丝告别。

    艾伦找到机会与诺威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精灵知道他得盯着伊斯。以防他在人群中突然失控,尽管年轻人声称他完全能控制自己。但总是小心为妙。

    没有了骑士们骑马开道,伊斯他们没多久就听从伯爵夫人为他们留下的向导的建议,把马匹寄存在一家旅店,步行跟随人流涌向特林妮广场。

    他们的向导名叫南多。一个三十多岁的鳏夫,是灰岩堡的老园丁的儿子,正准备娶他的第二任妻子,因此心情格外地好,一路上滔滔不绝地向他们介绍着女孩们插在发间的鲜花的名字,本该何时开花,如何种植,代表着什么……直到被人群挤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还没到特林妮广场他们就看见了那照亮半个天空的火光。阿坎靠着他巨大的身体和一身蛮力,如同分开潮水一般在人群中挤出一条路。伊斯他们则把泰丝夹在中间,紧跟着阿坎,顺利地挤到了人群的最前面。

    “这可比野蛮人烧的那堆火还要大!”泰丝开心地说。她指的是奔鹿部落在召唤祖先的仪式上燃起的篝火。

    而他们眼前的这堆比那还要大上两三倍。火堆后高高的基座上,是特林妮巨大的石像,照泰丝看来,这位大地女神化身的姑娘实在有些粗壮,但在安克坦恩人眼里,那是丰饶的象征。一队手持长矛的士兵环绕在篝火旁。以防人群靠得太近,或者太过靠近即将出现在石像一侧的高台上的国王和贵族们。

    “我可以把小人儿扔过去了吗?”泰丝大声问道。她紧握着自己用枯枝扎成的小人儿。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现在还不行。”南多回答她,“得等到国王陛下祈祷完毕,宣布庆典开始,并且扔出第一个小人儿,然后所有的贵族们也扔完之后,才能轮到我们。那时士兵会撤走一大半,我们可得小心一点,每年都有人被撞进火堆,就算有牧师们在旁边守着也会来不及救治……”

    泰丝不高兴地撅起了嘴。斯顿布奇庆祝春望节时没有火烧小人儿这种传统,她一直对此兴致勃勃。

    诺威低声安抚着她,伊斯却不由自主地在人群中寻找着那张熟悉的面孔。照理说斯科特不会在这种场合出现,卢埃林城里所有神殿的牧师都会在这里,大地女神特瑞西娅的大祭司甚至会一直陪在国王身边,他根本没有机会靠近国王,一旦发生意外,混乱中会有无数人受伤……

    但他不确定如今的斯科特还会不会顾虑到这些。

    几声号角在喧闹声中响起,悠长而嘹亮,人群渐渐安静下来,安克坦恩的国王乔金?德朱里终于带着他的王后和儿女们出现在高台上,身后黑压压一群脸都看不清的大大小小的贵族们。

    诺威淡淡地扫了那人类的国王一眼,内心只在庆幸这一天人们无需向国王跪拜行礼,伊斯绝对不可能向任何人屈膝,他也一样——精灵根本没有这种礼仪。

    但他的目光迅速被国王身边一个熟悉的身影所吸引。

    “哎呦,那不是博雷纳吗?”泰丝叫出了他的惊讶。

    乔金?德朱里头发灰白,坚毅的面孔上刻着深深的皱纹,看起来是个相当严厉的男人。他右手边是他的王储,十一岁的赛尔西奥?德朱里,年少的王子脸色苍白,神情有些不安,而站在他身边的则是个脸上挂着微笑的三十多岁的男人,正是库兹河口倒霉的前统治者,博雷纳?克鲁兹。

    “王后陛下的脸色可真难看,”泰丝评价,“她肚子痛吗?

    国王左手边是他美丽的金发王后,脸色阴沉得可怕。

    他们身后的人们窃窃私语着,显然也对台上的情形十分好奇,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在听国王陛下简短枯燥,千篇一律的祈祷。

    首先察觉到篝火有些异样的是诺威。他听见一连串木柴的爆裂声,火焰在一刹那短暂的收缩之后,忽然开始猛烈地向上窜起。

    人群中响起一阵欢呼,那应该是某种好的预兆。

    但当火焰不断地向着天空伸展,而且开始膨胀的时候,欢呼声里开始夹杂着不安的低语。

    被火焰炙烤着的士兵不得不移动着,离火堆更远一些。

    伊斯一直一言不发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当他环顾着四周开始向后退去,想要挤进——或者挤出人群时,诺威一把抓住了他。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对那年轻人温和地开口,“可在这种地方你根本不可能找到他。”

    伊斯瞪着他,一脸的固执,最后却还是听话地站在了原地。

    诺威松了一口气,意识到伊斯的眼睛并没有变色,似乎的确比从前更能控制自己。

    他或许该更担心斯科特。精灵完全不知道斯科特这是打的什么主意,但眼下的情况实在有点危险。

    他不由自主地像伊斯一样开始东张西望,虽然明知找到斯科特的机会微乎其微。

    .

    火比另一些东西要容易控制得多。

    斯科特缩在黑暗的角落里,漫不经心地看着火焰向上飞窜。他其实还没有确定到底要怎么做——只是当乔金?德朱里出现的那一瞬间,他的怒火便不由自主地开始燃烧,而让真实的火焰随之舞动,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他永远也不可能忘掉瓦兰德那些被烧焦的尸体,而台上那个严厉的老人该为此付出代价,无论他有什么理由。

    他早就该干脆地烧让黑堡燃烧起来,而不是试图寻找什么真相。死去的人不会因此而复活,那根本毫无意义。

    ——到底什么才是有意义的呢?

    内心有一个小小的声音不屈不挠地追问着,那让他犹豫不决,却又因为这种犹豫而烦躁起来。

    目光掠过火堆前拥挤的人群。他看见无数鲜花和笑脸,那是充满希望的笑容……

    ——他看见了伊斯。而那个东张西望的年轻人……显然是在找他。

    惊讶之中他猛地向后退去。他还以为艾伦会带他回卡尔纳克,或者另找个地方藏起来……那天他看着伊斯和艾伦一起出现在旅店门前才放心地离开巴拉赫……

    艾伦到底在想些什么?!

    怒气油然而生,却又迅速地消退。

    更该被指责的难道不是他自己吗?

    斯科特低下头,带着苦涩退入人群之中。

    燃烧的火焰恢复了正常,大地女神的祭司在大声宣布着,特瑞西娅回应了国王的祈祷,安克坦恩将拥有从所未见和平与富饶。

    欢呼声震耳欲聋,火焰再次猛烈地燃烧起来,但这一次,那是因为开始不断地抛进火堆的,各种枯枝扎成的小人儿。

    庆典远未结束,人们会彻夜在广场上祈祷,欢呼,跳舞……这会是安克坦恩一年里最热闹而欢腾的一晚。但这一切都与一个不被承认的神祗的牧师毫无关系,而那些选择了相信他的人,今晚或许都不敢升起小小的,取暖的火堆……

    斯科特挤出人群,加快了脚步,消失在火光无法照亮的黑暗之中,一次也没有回头。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