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寻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伊斯独自回了一趟远志谷。【最新章节阅读】

    山谷依然幽深静谧,这次连穆德都没有出来迎接他了。走进庭院时,老法师和他的魔像仆人正蹲在地上给花松土,几乎是用同样的速度和姿势慢悠悠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我来……找本书。”伊斯有点尴尬地说。

    “你知道书房在哪儿。”因格里斯低头专心致志地照顾他的红樱草,没再理他。

    伊斯跑进书房,迅速找到了他之前翻过的那本《巨龙,及其他》。上一次匆匆扫过时,他记得在其中看到了一个荒谬的故事,讲述一个法师想要获得龙的力量,于是哄骗一条炎龙与他交换了灵魂,却惊恐地发现自己被困在了那巨大的身体里,既无法飞翔,也无法喷火,甚至连爪子都动不了,而那条在他原本的身体里的炎龙却依然能够操纵火焰。炎龙嘲笑那愚蠢的法师,告诉他龙的力量来自灵魂而非身体,而如今它将成为最强大的法师,并以另一种方式让整个世界回归巨龙的统治之下。但这条炎龙忘掉了一个最大的问题,人类的身体极其脆弱,根本无法承担它的力量,“最强大的法师”还没能走进任何一个人类的村庄,便被自己的火焰焚烧殆尽。

    这十分荒谬,完全不可能是真的,首先人类与龙的灵魂根本不可能互换,而且龙的力量同时存在于身体与灵魂之中,缺一不可。但是……

    他想起在死灵法师的洞穴里遇见斯科特时。甚至曾经怀疑那是一条炎龙变成的人类。他金色的双眼,他所操纵的不同寻常的火焰,他念咒语时用的是龙语而不是古精灵语……伊斯不得不怀疑这与一条炎龙有关。

    在那个身体里的显然还是斯科特的灵魂。他更像是被什么力量所控制。但巨龙并没有这样的法术,更不可能让人死而复生……除非一条龙变成了神,而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别说一条龙是否能做到,诸神根本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条龙甚至连死灵法师都做不了,它们永远无法操纵人类的灵魂,无论他们是死是活……而且斯科特明明还活生生的……

    伊斯呆呆地坐在地上。他以为他能找到点什么。但脑子里现在却更加乱成一团。

    一只只有两根手指的木头手递给他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散发出他熟悉的花香。

    “……你有灵魂吗?”伊斯有点恍惚地抬头问穆德。

    木魔像“看”着他。依旧是那副忧郁的,沉思者的表情。

    它也只有这一个表情。

    伊斯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快跟埃德一样傻了。

    “没有找到你想要的吗?”老法师在他身后慢悠悠地问着。

    “我不知道,我以为……”伊斯沮丧地咬了咬嘴唇。“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

    他又想摔书了,但犹豫一下,还是啪地一声合上那本巨大的书,塞回了它原来的位置。

    “那么也许你该换个方式,想想你要找的人……他想要的又是什么。”老人慢条斯理地说。

    “……你知道我要找谁?”伊斯回头看着他,眼中闪烁着一丝希望,“那么你知不知道……”

    老人已经开始缓缓地摇头:“我可不是那个半精灵,我不知道你哥哥在哪儿,也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伊斯的眼神迅速黯淡了下去:“我知道他想要什么。艾伦也知道,他想查清楚为什么这里的国王要杀害耐瑟斯的牧师和信徒。艾伦说他的朋友会盯着……”

    他突然停了下来,疑惑地看着老法师:“你不是这个意思。是不是?”

    因格里斯笑了笑,答非所问:“我听说龙的视力很好,当它们飞翔在天空之上,能看清大地上的一切,甚至山谷里的一朵花,一条小溪诞生的源头……”

    年轻的冰龙还没等他说完就已经飞奔了出去。又飞奔回来把那杯泼掉了一大半的茶塞回穆德的手中。

    “下次再喝!还有……谢谢!”

    他别扭地面对着木魔像感谢着那个帮了他不止一次的老人,然后匆匆忙忙地跑掉了。

    因格里斯摇着头叹了口气:“耐心。小龙……你还是没有学会这个。”

    穆德仿佛深有同感地缓缓点头,把只剩半杯的茶递给了老人。

    .

    博雷纳对着伊森伸出一只手,手心向上晃了两晃。

    “我赢了。”他说,很想表现得更漫不经心一点,嘴角却无法控制地往上翘。

    伊森恼怒地瞪他一眼,摸出一枚金币扔给了他,附加一句警告:“你赢了一次,可还没赢到最后!”

    博雷纳心满意足地抛着金币向后仰去,把腿架到了桌子上。

    他腿好了。乔金?德朱里在看到他的断腿时立刻就请来了最近的神殿里的牧师为他治疗,老国王脸上的表情让他相信,无论他对他有多少愤怒和猜疑,至少他没想让他死。

    他直接去找了乔金,虽然花了些功夫才能进入黑堡,站在父亲的面前,但这是值得的。

    这并不是他们最初的计划。伊森的计划总是谨慎而周密,与他暴躁的性格截然相反,但黑堡高耸的塔楼落入眼中的那一刻,博雷纳不管不顾地做出了这个决定,任由伊森在一边暴跳如雷。

    这的确太过大胆。如果真是乔金想杀他,他基本就算是把自己的命送出去了。

    但乔金不但找人治好了他的伤,还立刻临时决定带着他一起参加特林妮节的庆典,让他出现在所有人面前。他猜这大概是某种警告——对那个想要谋杀他的人。安克坦恩的国王陛下对有人敢想要他儿子的命显然气得不轻。

    即便是那个不该存在的儿子。

    博雷纳对父亲并不是没有一点怨恨,即便不是为了自己,也为了母亲……但这么多年过去,看见眼前依旧不苟言笑,头发却已经灰白的老人时,他突然觉得也没什么不可原谅的。

    他就这么一个亲人了,无论是他个国王还是街边的流浪者,都只有这一个了。

    赛尔西奥,那个金发的的小王子,虽然在乔金面前叫了他一声“哥哥”,但博雷纳还没天真到以为他会真把他当成哥哥,王后陛下就绝对不会允许。

    不管怎样,在特林妮节上被从头到脚打量了无数次,成为所有人的话题之后,无论想杀他的是谁,要再一次让他无声无息地死掉,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你就这么满足了?”

    伊森用怀疑的目光盯着他看:“你证明了想要杀你的不是你父亲,然后你就打算再一次消失了吗?”

    他的声音里有隐隐的怒气,博雷纳不自在地又把腿放了下来,小声嘀咕:“我可没这么说……”

    “但你有这么想!”伊森猛地站了起来,“再见。等你的尸体烂在街上的时候我会帮你收尸的,克罗夫勒家至少还能为你做到这个!”

    “等等!等等!”博雷纳忙不迭地拦住了拔腿就要走的朋友,“我怎么想跟我怎么做是两回事!”

    伊森瞪着着博雷纳。这完全是强词夺理,但这人偏偏就能说得这么振振有辞。

    “你知道人们怎么形容像你这种人吧?”他冷着脸问。

    “口是心非?”博雷纳毫不在意地讪笑。

    “厚颜无耻!”伊森骂道,但还是坐了回去。

    “如果不是你父亲,最有可能的就只有你‘继母’了。”他不无讽刺地说。

    “嗯,可我们没有证据。索诺恩那边还没有任何消息……”

    博雷纳抓了抓头。他毫不容易才联系上那几个与他们分开的手下。他们活着已是万幸,实在不该再卷进更大的麻烦里,但在海耶丝死后,没人比索诺恩更熟悉库兹河口的情况。

    想起海耶丝,那个最讨厌别人拿他越来越大的肚子开玩笑,总是过分紧张的男人,博雷纳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就算是为了那些无辜死去的人,他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凯兹亚不是个行事谨慎的人,即使有人帮忙,也总会有破绽的。”伊森说,“在我们找到证据之前……你最好常去黑堡探望一下你的父母和弟妹们。”

    “……凯兹亚不会高兴的。”博雷纳苦笑。

    乔金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了博雷纳是他儿子,但没有让他住进黑堡,大概也是考虑到类似的麻烦。

    伊森冷笑了一声。

    “要的就是她‘不高兴’。”

    ——他倒是也不管他高不高兴。

    走回自己房间时,博雷纳有些无奈地想着。他一点也不想跟凯兹亚打交道,那个女人的看他的眼神,仿佛他是只只配生活在阴沟里的老鼠。

    他有点心不在焉地推开房门。昨晚他没睡在这里,壁炉里的火不知什么时候熄了,厚重的窗帘遮住了阳光,屋子里一片昏暗。他该叫人来生个火,却又有些犯懒,反正现在也已经不是太冷。

    走向窗边想要拉开窗帘时,他突然察觉到房间里并不只有他一个人。

    他警惕地向后退去,房门却自己砰地一声关得严严实实。更加深重的黑暗里,他看见一双金黄色的眼睛。

    “……伊斯?”

    疑惑之中,他不由自主地叫出了那个名字。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