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父子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跟着乔金走过习武场的时候,博雷纳一眼看见了他的“弟弟”。【全文字阅读】

    小王子正认真地跟一位身材高大的骑士比试着,但对方显得太过小心翼翼,不像是在跟他打斗,倒更像是随时留意别让他一不小心扭伤了自己手腕。

    赛尔西奥再过三个月就满十二岁了。许多年轻的骑士十二岁已经开始参加比武,但赛尔西奥……

    博雷纳歪着头看了看那金发的少年,觉得他还是更适合捧着书而不是拿着剑或长枪。

    乔金哼了一声,看见小儿子勤奋习武,似乎也不怎么高兴。

    “这一定又是他母亲的主意。”

    国王的语气里带着焦躁。

    “她总想证明赛尔西奥跟我年轻时一样强壮,可惜那孩子更像她,而不像我,玛卡德琳说不定都还更强壮一点。”

    乔金年轻时的确十分强壮。博雷纳记得他总是能轻易地一手一个,把他和妹妹举得老高……即便是现在,乔金魁梧的身材也还没有松弛或发胖。

    博雷纳自己十几岁的时候也已经能跟年龄是他一倍的骑士打个势均力敌,相比之下,赛尔西奥……当然也不能说他虚弱,但就是……

    不够强壮。

    博雷纳再次看向场中。发现国王经过——并且应该已经看见小王子如何努力的骑士停了手,取下头盔恭敬地单膝跪地。

    博雷纳认出了那张脸。那是小王子的侍卫长。贝林?格瑞安,总是寸步不离地跟着赛尔西奥。

    赛尔西奥转过身,有点气喘吁吁叫了一声:“父亲。”

    博雷纳以为他会跑过来让乔金看看他满脸的汗。讨一句赞赏,或者要求父亲来指点一番什么的……但赛尔西奥只是拄着圆头长剑拘谨地站在那里,甚至微微低下了头,倒像是在等待一顿责骂。

    这样的性格也完全不像乔金——乔金年轻时还算简单直爽,只是不怎么爱说话,如今却严肃而刻板,但从来不会这么文雅怯弱。战战兢兢的,简直像个女孩子。

    乔金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却不是对赛尔西奥说话。

    “别老让着他,贝林!”他对那个年轻的骑士吼道,“你又不能护着他一辈子!”

    赛尔西奥的头似乎垂得更低了,让博雷纳都觉得有点可怜。但国王陛下甚至都没再看他一眼,便转身继续大步向前,博雷纳只好跟上。

    他感觉到有谁的目光钉在他的后脑勺上——不那么友好的目光。也不知是赛尔西奥还是那个更像他哥哥的侍卫长。

    但他也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头也不回地离开。

    .

    “你有什么打算?”乔金直截了当地问道,“我欠你的……但王位不能给你,你也坐不稳。”

    “我只是想知道到底谁想要我的命而已。”博雷纳向他保证,“这事儿一完我会立刻消失。”

    他也没料到自己的语气里会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点苦涩。他是真的不想要什么王位……但听乔金如此直接地说出来,还是难免有点受伤。

    “我可以给你找个贵族的女孩儿,再给你一片领地……”乔金皱着眉想着他还有什么可以用来补偿这个明明是他长子。却一无所有的男人,又突然想起了另一个问题。

    “你还没结婚吧?”他怀疑地问。

    特林妮节上父子俩根本没说上几句话。他只知道博雷纳在库兹河口混出了一点名声……但那种破败的小地方怎么能配上他的儿子?

    博雷纳抓抓胡子,不知道该不该说真话。

    “结了。”最后他决定还是说实话。“克里琴斯……是个商人的女儿。”

    一出事他就派人把她送得远远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她……

    “……有孩子了吗?”沉默了一会儿,国王又问道。

    “还在她肚子里。”博雷纳说。

    诸神保佑,至少让他能看见孩子出世。

    国王皱起了眉头,大概是因为“贵族的女儿”没指望了。但当他望向博雷纳时,眼中却又有一丝欣慰。

    “把他们……把她接来。我要看着我的孙子出生。”

    还真是国王的语气——博雷纳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会带他们来看你的。”他保证,“但我们最好还是离黑堡远一点。”

    “我派了人去找你。”国王的脸色又沉了下去。“他们却说你失踪了。我还以为……”

    “以为我又跑了吗?”博雷纳说,“那时候我还半死不活地躺在山洞里……老实说。我还以为那些士兵是来看我死透了没有,需不需要补上一刀的。他们可杀了我不少人!”

    说到这个他就没法不生气。那些士兵怎么看也不像是来“找人”的,跟别提他们还跟死灵法师扯上了关系。

    “我不知道这些。”国王陛下硬邦邦地说。

    博雷纳叹了口气。这个他也猜到了。乔金只关心有没有找到人,不会有闲心去问是用的什么方法,也不知道那些人执行的到底是不是他的命令。

    “耐瑟斯的牧师又是怎么回事?他们抓我的人用的都是这个借口,你没告诉他们这是在找儿子,不是找罪犯吗?”

    话出口他才觉得这语气有点冲,但也吞不回来了。

    “那是伪神的牧师!恶魔的仆从!”乔金突然激动起来,“他们全都该下地狱!”

    博雷纳愕然看着他的父亲,乔金?德朱里从来不是什么虔诚的信徒,他会如此激动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你知道这不是能随便判断的吧?”他小心翼翼地问,“你问过那些其他神的牧师了吧?安都赫的牧师或者……”

    乔金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茫然,让博雷纳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父亲?”他疑惑地问,“您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乔金像是猛地清醒了过来,不耐烦地回答。

    “耐瑟斯……”博雷纳试图把话题转回去,被乔金粗鲁地打断了。

    “那不关你的事!你不是要查是谁想杀你吗?攻击你的是个野蛮人,说不定是你自己惹上的敌人!”国王陛下似乎变得暴躁起来。

    “……有可能。”博雷纳决定今天还是到此为止,“等你派去的人撤回来可以问问,他们抓了那么多人,总能查出点什么来。”

    乔金重重地点了点头,脸色依然不怎么好看。

    离开时博雷纳在走廊上遇见了凯兹亚王后,他不知道这算是正巧还是不巧。

    他微笑着恭敬地行礼,但王后陛下目不斜视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博雷纳不以为意地退在一边,心里想的完全是另一件事。

    提到耐瑟斯时乔金的反应确实不太正常……也许他该打听一下父亲周围有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家伙。

    那个被他丢到脑后的怀疑再次冒了出来——是不是真的有人能控制乔金的灵魂……至少是一部分,让他去做他原本不不想做的事?

    .

    “怎么,你的好儿子让你不高兴了吗?”凯兹亚一进门就语带讽刺地问。

    乔金一脸厌倦地看着她:“你又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凯兹亚冷笑着,“我想让他滚出黑堡,滚出卢埃林,滚回他的泥坑里去!”

    “凯兹亚!”乔金沉着脸吼道,“他是我的儿子!”

    “娶我的时候你怎么没说你还有个儿子!!!”凯兹亚毫无惧色地吼回去。

    乔金顿时头痛无比,他们已经为这个吵过无数次了。但即便是现在,他也依然需要隆弗家的支持。克罗夫勒家跟他算是闹翻了,格瑞安家不冷不热……那意味着,他得继续忍耐这个女人。

    “他会离开的。”他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告诉凯兹亚,“查清有谁想要杀他,他就会离开。”

    “那我可真得祈祷诸神保佑他了。”凯兹亚冷冷地说,转身就要离开。

    “凯兹亚……”国王叫住了她,用一种危险的目光瞪着她,“告诉我那不是你干的。”

    “如果是我,他几年前就死了。”凯兹亚回答得傲慢又不屑,反而让乔金无话可说。

    他盯着王后远去的背影,突然间疲惫不已。

    他花了那么长的时间,失去了那么多才成为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却还不如从前,还是贫穷而无名的骑士,只有一个温柔的妻子和一对活泼的儿女时快乐。

    他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他的儿子——他对自己发誓。

    无论哪一个。

    .

    凯兹亚怒气冲冲地走到自己的卧室门口才想起来她原本是去看赛尔西奥的。那孩子不够强悍,远远不够,她得告诉他该怎么对待自己的“哥哥”。

    那个杂种才不是他的哥哥!

    她犹豫着是不是要退回去,斯特林夫人,她最亲密的侍女已经迎了上来。

    “克罗夫勒大人正在等您。”梅格?斯特林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凯兹亚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神情盯着她,蓝绿色的双眼被某种光芒所点亮。

    她提起碍事的长裙,飞奔进房间,扑向窗前那个熟悉的身影,紧紧地抱住了他。

    “我以为你再也不会来看我了!”她哽咽着,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还是那个年轻的,在窗前忐忑地等待着她的情人的少女。

    一只手抚上她依旧美丽的金色长发,男人轻声回答:“我从未忘记你。”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