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 唯一的永恒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黑河向西流去。【无弹窗小说网】这条只在安克坦恩境内奔腾的河流不及维因兹河宽阔悠长,却比维因兹河还要深,看似平静的水面之下隐藏着无数危险,甚至有人声称河底沉睡着远古的巨兽。它流过过卢埃林所处的卡曼平原之后,便钻入了战鹰森林,森林两边是高耸的群山,一边延伸至卡尔纳克,一边绵延向北部冰原。

    诺威所发现的地方是个隐蔽的小山谷,就藏在战鹰森林与卡尔纳克山脉的交界处。那时他原本是在寻找死灵法师或亡灵的踪迹,却无意中听见了孩童的笑闹声,当他好奇地循声而去时,正看见两个女人慌乱地制止着孩子们的嬉戏,把他们带向山谷之中,还不时回头仓皇四顾,像是唯恐被人发现。

    战争已经结束,人们早已不需要像从前那样在森林中躲避战火。诺威想来想去,觉得那很有可能是躲避追逼和屠杀的耐瑟斯的信徒。

    “就在前面。”他回头告诉伊斯,“但我建议还是先找个地方扎营,明早再去找他们。”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最后一线阳光正穿透枝叶落在他的头上。

    “我能看得清。”伊斯脱口道,随即意识到精灵也像他一样能在黑夜中视物。

    “但他们不能。”诺威解释,“黑夜会带来恐惧,恐惧会导致误会,而误会很可能会造成伤害。他们已经过着每天提心吊胆的日子。没必要再吓他们。”

    伊斯只好点了点头。

    泰丝立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讨厌森林!”她大声宣布。腐烂的落叶在地面上铺起厚厚的一层,完全看不出哪里是坚实的地面,哪里是软软的淤泥。伊斯很听话地跟着精灵的脚步走。但泰丝却总是忍不住往两边乱窜,弄得靴子上满是发臭的黑泥。

    但她在小莫的帮助下抓住了一只倒霉的野鸡,那在伊斯手中变成了他们美味的晚餐。

    “看不出你也这么会做吃的。”泰丝舔着滴到她手心的肉汁啧啧称赞。伊斯瞪了她一眼,脸上一副纠结的表情,像是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高兴。

    “有人夸你的时候,你就坦率地表示高兴嘛。”泰丝大度地指点着年轻的冰龙为人之道,娜里亚说过她也算是这条龙的姐姐。那她当然要有点姐姐的样子。

    伊斯的表情反而更加纠结了。

    诺威在一边欣赏着泰丝挤眉弄眼地教伊斯“如何露出甜美可爱的笑容”,想起初次见面时那个冷冰冰的“见习法师”。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深。

    但阴影随之而来——安克兰,它隐藏的秘密在他心中成为越来越沉重的负担,他甚至开始后悔当初寻找安克兰的决定。几千年前的精灵们选择遗忘有关它的一切不会毫无理由,有好几次他想要开口询问伊斯对那被诅咒的城市到底知道多少。话到嘴边却又还是吞了回去。

    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想知道,或是不是真的该知道。

    .

    第二天一早,他们找到了那个山谷的入口,却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

    “哎呀,有陷阱。”泰丝说,“这可不怎么友好,我们明明是一起敲过骷髅的交情!”

    “两边都有人。”伊斯皱眉,“大概还拿箭指着我们。”

    诺威考虑片刻,干脆向前一步。高声叫道:“别紧张!我们并没有恶意!”

    片刻之后,左边的灌木丛里传出了一个声音:“那你们来这儿干嘛?”

    “我们来寻找一位牧师,他叫斯科特?克利瑟斯。”诺威回答。

    又一阵沉默。另一个声音否认道:“我们不认识什么牧师!”

    “他是我哥哥!”伊斯在诺威开口之前叫道:“我只想打听一些他的消息!”

    “没听说过牧师大人有弟弟!”第一个声音脱口道。

    泰丝吃吃地笑了起来:“刚才谁说‘我们不认识什么牧师’来着?”

    灌木丛里传出一声低低的惨叫,很有可能是某人挨了打。

    “等着!”

    另一个声音恼怒地命令。

    他们等了没多久,一个猎人打扮,手持长弓的男人出现在谷口。

    “跟我来。”他说,“小心……”

    他看着泰丝轻快地跳过陷阱,闭上了嘴。

    山谷入口狭窄。里面却十分宽阔,巨大的岩石向内倾斜。成为天然的屋顶,藏身于此的不到一百人,沉默地对他们投以惊疑而疲惫的目光,几个小孩子在帐篷间叽叽喳喳地窜来窜去,在看见陌生人时立刻安静下来缩向角落。

    一个满头灰发,身材挺拔的中年男人向他们迎来。

    “抱歉,我们的精灵朋友。”他立刻认出了诺威,“这些人最近处境危险,难免太过警惕。”

    “牧师。”诺威躬身行礼。精灵对任何神祗的牧师都会表示敬意。

    这个中年男人就是当时与斯科特一起出现在米亚兹-维斯的另一位牧师,但他并不知道他的名字。

    “科帕斯?芬顿。”牧师微微一笑,脸上严厉的线条顿时柔和了许多,“恐怕我太过习惯人们对我的称呼而不记得自己还有个名字,所以上次忘了向你介绍。”

    “……斯科特提起过你。”伊斯想起了这个名字,“他说你……见多识广。”

    “我只是比他年长一些。”牧师谦逊地回答,不带任何情绪地打量着他:“所以,你就是他的弟弟?你们的确有一样的眼睛。”

    “他有……提起过我吗?”伊斯有些迟疑地问。

    “有一两次,但没有多说什么。”牧师回答。抬手向他们示意,“请跟我来。”

    “我们有神所交付的责任,所以有时不得不把家人抛在身后。”他边走边委婉地向伊斯解释。“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如果你是来找他,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他在哪儿……”

    “他在卢埃林。”伊斯说,“我知道,我会找到他的。”

    牧师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那么你是来?……”

    “你说你们有自己的责任……我想要知道更多。”伊斯回答,“斯科特是我唯一的哥哥。无论他想做什么,我都愿意帮他。但他却不肯告诉我。”

    “我相信他有自己的理由。”牧师显然十分谨慎。

    “拜托,牧师。”诺威微笑着,“你总有什么可以告诉他的。比如你们信奉的到底是怎样一位神祗,或者任何至少能让一个为家人担忧的年轻人放心一些的消息。”

    牧师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

    科帕斯所说的一切,埃德早已告诉过伊斯,但他依旧听得十分认真。

    龙对诸神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比其他所有种族都更加了解。毕竟,当诸神还会以各种不同的形象行走于这个世界时,它们就已经存在。

    伊斯的记忆中有一头白色的巨象,创造之神欧默的化身。有段时间它很喜欢在冰原上游荡,一本正经却也善于倾听,第一只驯鹿在它高昂的叫声中开始奔跑……

    那时他们还不是敌人。诸神与巨龙,一起注视着这个世界,看着无数生命诞生又消亡。

    即使是诸神也并非永生不灭。

    “我们诞生于虚无。也将归于虚无。一切都终有一日会回到最初。”

    欧默曾经如此说过。

    没有什么会永恒存在。

    “耐瑟斯是永恒的。”牧师这样告诉他,“所有的生命都是偶然,而他是必然,他就是存在本身。”

    这样看似玄妙的阐述大概能迷惑许多人,甚至连精灵也似乎有些入迷,但一条龙只会把那些故弄玄虚的文字扔到一边。抓住其中最重要的东西,尽管那让他的心越来越沉。

    经历了漫长的传教之后。走出山谷的三个人都有点精神恍惚。精灵若有所思,伊斯满怀心事,泰丝只是纯粹地想睡。

    “你觉得如何?”诺威忍不住问道,“他所说的那些,听起来……”

    “听起来就犯困。”泰丝懒懒地打着哈欠。

    精灵不悦地皱了皱眉。

    “我不想对你们的信仰说三道四。”伊斯毫不客气地开口,“但那其中多半都是谎言,或者你们自己编织出来安慰自己的东西。照那位牧师的说法,耐瑟斯就是一切——那么其他神算什么?耐瑟斯的分身吗?据我所知,惟一永恒的东西只有虚无之海,诸神诞生于其中……一切都诞生于其中,也终将被它吞噬。没有一个神会如此自大,除非……”

    他看了诺威一眼。

    “你不会想听这个的。”

    “我的确不想。”精灵苦笑着,他就不该跟一条龙谈论诸神。

    “……我可以想吗?”泰丝好奇地问,又在精灵无奈的眼神中耸耸肩,“好吧,我也不想。”

    伊斯觉得有些气闷,他没办法跟任何人谈论这些……他简直都有点想念黑镰了,也不知道那条傻乎乎的影龙的灵魂现在是不是已经完全消失……

    “所以,我们在森林里钻上这两天,到底能得到什么?”泰丝不高兴地看着自己靴子上没擦干净的泥巴。

    “不多也不少。”伊斯回答,“你们觉得……斯科特知道这些人在这里吗?”

    “……你想干什么?”诺威有不好的预感。

    “你觉得我们能不能用这些人把斯科特引出来?”伊斯又问。

    “斯科特恐怕不会高兴。”诺威只能这么说。

    伊斯的怒火从心底窜了上来。

    “他都没管我高不高兴,我又为什么要管他高不高兴?!”

    他气势汹汹地反问了一句,大踏步地向前走去。

    泰丝同情地拍了拍发呆的诺威的手臂:“别跟一条龙计较——不过我觉得他也没说错嘛。”

    除了叹气,精灵不知道他还能做什么。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