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游戏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你说他能是被人控制?”斯科特皱着眉问。【无弹窗小说网】

    “或者误导。”博雷纳谨慎地说,“我父亲不怎么信神……无意冒犯,他只是觉得人类的事还是让人类自己处理比较合适。所以一个神是真是假对他而言没什么意义,而耐瑟斯的信徒似乎也没有做过什么会威胁到国家或触怒他的事。他不是什么宽容仁慈的人,但也不会毫无理由地出这种命令,甚至不惜与巴拉赫的城主交恶。”

    巴拉赫的领主费什?克罗夫勒相当干脆地拒绝了国王的命令,这让乔金暴跳如雷,一连给费什去了几封措辞严厉的信。费什毫不动摇,回信骂乔金是个渎神的野蛮人,死后只会堕入地狱。乔金在首相吉尔伯特,一个稳重的老人的劝说下,总算没有立刻兵去攻打巴拉赫,而是直接从卢埃林派出了军队,寻找和追捕耐瑟斯的信徒。

    “他没疯,也没傻——但唯独在这件事上毫无理智,这不是很奇怪吗?”博雷纳说,“我猜你也知道这个,所以才没有直接去杀了他。”

    “差一点。”斯科特冷冷地回答。

    博雷纳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你不是‘差一点’也杀了我吧?”

    “不。”斯科特坦率地说,“我只是想先拿他儿子威胁他把军队收回来。而你比另一个好抓。”

    这方面他倒是很实际。

    博雷纳摸了摸脖子——他原来还有这种用处。

    “如果你不能尽快查清楚。或说服乔金收回命令……我说不定还会这么做。”斯科特的目光像剑一样从他的脖子上滑过。

    “我正在努力。”博雷纳叹气,“不过……”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跳起来翻出一枚戒指递给斯科特:“你认不认识这个?”

    那是枚纹章戒指。索诺恩从无首鬼之冢那个属于死灵法师的地穴里带出来的。原本还有一本书和一叠信,以及一个怪物的头……他都还没来得及细看便在逃命的时候弄丢了,只剩下这枚他带在身边的戒指。

    但他不认识上面的纹章,甚至连伊森也不认识。

    “大概是某个做梦都想成为贵族的家伙给自己做的吧。”伊森这么说。

    博雷纳看得出他自己也不相信,只是不愿承认有自己不认识的家族纹章。那枚戒指看起来古老而精致,像是世代相传而且保存良好的东西,一个死灵法师不会毫无理由地收藏它。

    如果这一切确实有死灵法师在暗中操纵。这枚戒指或许是他们最好的线索。

    斯科特盯着戒指上的纹章看了很久。双分的盾形里一边是一串葡萄,一边是一根长箭。盾边缠绕着火焰。

    “我好像见过这个。”他说。

    “博雷纳!”

    门外传来伊森的声音:“开门!你的坏消息到了!”

    眨眼之间,斯科特失去了踪影。

    博雷纳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去开门。

    “库兹河口那些士兵回不来了。”伊森把一封信摔进博雷纳怀里,好像这全是他的错。“他们被野蛮人攻击,死得一个都不剩!”

    .

    收到信的当天伊森阻止了博雷纳拿着信冲进黑堡。

    “我猜国王陛下也已经收到了同样的消息。”他说,“我们先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及看看它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再说。”

    博雷纳听了他的。伊森总是更加冷静和谨慎的那一个,他从来不会把事情弄砸——虽然对他总是缺乏耐心。

    但第二天博雷纳就开始后悔,因为他似乎再也无法进入黑堡,见到他的父亲。

    “国王陛下正在处理要事。”——他得到的回答永远千篇一律。

    博雷纳隐隐觉得事情不太对,伊森越来越阴沉的脸色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

    第三天伊森终于告诉他:“有人说那些野蛮人是你军队。”

    “我的……什么?!”博雷纳目瞪口呆。

    “你的军队。”伊森淡淡地重复,“服从你的命令,进攻库兹河口。杀掉所有的安克坦恩士兵……因为他们掌握了你太多的秘密。”

    博雷纳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实在太过荒谬。先不提野蛮人怎么会服从一个人类的命令……那些“有人”,他们知道他是差点死在一个野蛮人手里吗?

    “他们说你跟野蛮人的部落做了交易,他们的军队会服从你的指挥。条件是将库兹河口直到巴拉赫的领土全部交给野蛮人。因为冰原上现在游荡着无数亡灵,野蛮人需要有城墙的保护。”

    这个“他们说”倒是真假掺半……而且在一些野蛮人为逃避亡灵躲进库兹河口的城墙后时,他的确提供了保护,甚至食物和住所。

    “还有人说,你也跟死灵法师打交道。”伊森讽刺地一笑,“你哄骗野蛮人离开自己的故乡。侵占人类的领地,事实上是为了帮助死灵法师占领冰原。”

    博雷纳脸都青了。他怎么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厉害?

    “而你所做的这一切。是因为你怨恨你的父亲。”伊森看了他一眼,“你怨恨他抛弃自己的妻子,为了权势和财富娶了隆弗家族的女儿,让你的母亲在绝望中死去;你怨恨他剥夺你的继承权,任由凯兹亚王后逼着你离开而不闻不问。你待在库兹河口,赶走当地的官员,收买人心,讨好克罗夫勒家族,甚至雇佣冒险者四处宣扬你的名字,处心居虑,只为了有朝一日能回来复仇,夺走你父亲的王位,让凯兹亚王后和她的孩子们默默地烂死在黑牢里。”

    博雷纳脑子里一片空白,然后开始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而且越笑越大声,完全停不下来。

    伊森叹了口气。

    “也许你真的该这么做。”他平静地说。

    博雷纳不停地摇着头。他想起了母亲——她死时的确刚刚得知她久无音讯的丈夫娶了另一个女人,但她并没有怨恨他。

    “他一定以为我们都死了。”她微笑着告诉博雷纳,眼角却带着泪光,“就像我们以为他死了。这不是谁的错。别去找他,孩子,不是现在……他值得更好的未来。”

    博雷纳听了她的话。他没去找乔金,没让任何人知道他父亲还活着,而且一日比一日声名显赫……直到一次无心的失言让伊森起了疑心,默默地查出了一切还告诉了他的父亲,刚毅而耿直的费什?克罗夫勒直接把他拖到了乔金的面前。

    那场异常尴尬的父子相认,博雷纳一点都不想记得。他只知道,他是不受欢迎的。

    他根本就不应该还活着。

    但乔金认出他的那一刻眼中有短暂的惊喜——极短的一瞬。而且他毕竟没有否认他是他的儿子,即使他原本以那么做。

    为了这个,即便没有凯兹亚,博雷纳也没打算留下给所有人添堵。他,就像伊森所形容的那样,灰溜溜地逃走了,还没什么骨气地带走了乔金送给他的不少财物。

    他是个实际的人,生存比骄傲重要,而且那是他父亲给他的东西,他凭什么不要?

    他逃到了库兹河口,一个偏僻而混乱的小镇。没有被战乱波及,也得不到任何人的保护。那些在野蛮人和一群又一群自以为是的冒险者的侵扰中艰难生存,却固执而骄傲地不肯离开自己故乡的人,最终成了他的亲人。

    他花了好几年的时间让那个小镇重新成为人们的骄傲。他靠以前认识的朋友花钱请来靠的雇佣兵守卫小镇,一点一点让习惯了肆无忌惮的冒险者们学会照他的规矩办事,然后训练镇上的年轻人逐渐取代雇佣兵;他重修了城墙抵御野蛮人的攻击,对离开部落无处去的野蛮人和混血儿小心地敞开大门,让合适的人成为冒险者的向导,带人们无惊无险去游览冰原……没钱的时候他甚至厚着脸皮偷偷去找伊森借过,后来居然靠着介绍向导的生意又赚了回来。

    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他的确有些得意忘形,但他觉得有理由为自己骄傲,更何况他还有了克里琴斯,他那笑起来豪爽得像个男人,却意外地细心又体贴的妻子……

    然后一切就那么突然崩塌,让他完全措手不及。

    他至今不知道灰须切姆为什么会对他下手。切姆算是最早在库兹河口定居的野蛮人之一,从来没有表示过什么不满,甚至曾在野蛮人来袭击时站在墙头用艾萨语骂过他自己的同胞,他以为他们是朋友……

    他再不能从切姆那里得到任何答案。在他倒下之后,他的手下们几乎将切姆砍成了碎片,而据说,那个野蛮人几乎没有反抗。

    他无法接受这些……当安克坦恩的士兵冲进库兹河口时,他理所当然地以为一切黑暗都来自卢埃林——来自他的继母,甚至有能是他的父亲,而不是他的错。

    连伊森都如此以为不是吗?

    所以他来到了卢埃林,誓为那些因为保护他而无辜死去的人们讨回一个公道。

    而如今……如今他才看清脚下巨大的漩涡。

    他一头撞进了一个他根本不熟悉的游戏,却妄想能赢到最后。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