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以神之名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卫兵敲开大门时艾伦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得到的却是他最意想不到的理由。【无弹窗小说网】

    “……什么?”

    埃德呆呆地问。他完全没听懂眼前的老人在说什么。

    “博雷纳?德朱里要求神前比武,他选择了水神尼娥作为审判他的神祗,而您……埃德?辛格尔,水神尼娥的牧师——卢埃林城里唯一的水神的牧师,将作为见证者,代您所侍奉的女神见证这一切。”吉尔伯特耐心地解释。

    “……我拒绝!!”

    终于反应过来的埃德跳起来大叫,“我根本就不是……”

    诺威用力将他向后拉去,用眼神制止了他还没出口的否认。

    “……什么时间?”艾伦冷静地问道。

    “明天。我知道这有些突然,如果牧师有任何需要,我们会尽力满足。明天一早会有人来这里接他。”吉尔伯特回答。

    “他会准备好的。”艾伦说。

    吉尔伯特好奇地看了看似乎想要说什么却被诺威牢牢抓住,不断施以警告的眼神的埃德,礼貌地告辞而去。

    “我为什么不能拒绝!!!”

    老人离开之后,埃德终于被允许放声大叫。

    “如果你否认自己是尼娥的牧师,会被人怀疑你到底是哪位神的牧师——追捕耐瑟斯的牧师和信徒的命令可还没有撤回。”诺威叹气,“我想现在你也不能随便编造说自己侍奉的是另一个神。毕竟是尼娥赐予了你力量。”

    “……就算承认我是尼娥的牧师,难道我就不能拒绝做这什么见鬼的‘见证者’吗?!”埃德泄气地吼道。

    “如果你拒绝,就表示尼娥认为博雷纳是有罪的。”艾伦疲惫地坐了下来。“那等于直接宣判了博雷纳的死刑。”

    埃德呆了半天,无力地蹲到了地上。

    “为什么会有人知道你是……你会……总之,怎么会有人知道你跟尼娥有关的!”娜里亚疑惑地说,“我们没跟任何人提过这个,就算是博雷纳也不知道!”

    埃德只能想到一个原因。

    “我……”他期期艾艾地说,“我在特林妮广场上给一个男人治了伤,还告诉他应该感谢尼娥……”

    “这就叫做自作自受。自己找死。”泰丝说,不等诺威叫出她的名字就自己捂上了嘴。

    “……往好处想。至少,如果博雷纳受了伤,你还可以帮他治嘛。”娜里亚只好如此安慰埃德。

    “神前比武至死方休。”艾伦一句话粉碎了埃德刚刚燃起的希望。

    “意思是……我得看着博雷纳死在我面前吗?”他绝望的语气让所有人都同情不已,却也无可奈何。

    “对手是谁?”伊斯问。“他也不一定会输嘛。”

    “……在所有人面前,在神灵面前做手脚让博雷纳获胜吗?”诺威立刻猜出他想做什么,不断地摇着头,“这行不通。”

    “如果他的对手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呢?”伊斯气恼地问,“这原本就是以神的名义杀人而已!真有人相信这是什么神的审判吗?!”

    “也许我们该相信尼娥……”

    “我确信水神不管这个。”

    伊斯和诺威互瞪一会儿,各退一步,几乎同时移开了目光。

    埃德抱着头蹲在地上一言不发,后悔得想要钻进地里。

    艾伦没多久就得到了博雷纳的对手的名字,而那让所有人的脸色都更加难看。

    “贝林?格瑞安。”艾伦脸色阴沉地看了伊斯一眼。“你不能伤害他。”

    “……但总有一个人要死的。”伊斯无奈地说。

    “那么就只能把一切都交给神了。”诺威说。

    而这一次,伊斯也无法反驳。

    “我们干嘛不直接让博雷纳消失?”泰丝问,“这样谁都不用死了。”

    .

    博雷纳拒绝消失。

    “我不能背负着这样的罪名消失。”

    他的回答其实在埃德的预料之中。没有人愿意背着杀死一个国王。杀死自己父亲的罪名,永远躲躲藏藏地度过一生。

    他只是更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博雷纳死在他面前……或者贝林?格瑞安。伯爵夫人总让他想起自己的母亲,无法想象失去儿子对她会是怎样的打击。

    “你为什么偏偏就选了尼娥?”伊斯不满地问,“大堆的神可以给你选!”

    “我猜这大概是神的旨意。”博雷纳平静地说。

    伊斯无话可说。

    人类总是能在自己需要的时候把神搬出来,不需要的时候就当神不存在,这样的反复无常。予取予求,难怪诸神越来越懒得理会这个世界的一切。

    埃德失魂落魄一言不发。反而得让博雷纳安慰他:“也许会有什么奇迹,你是个牧师,你的朋友是条龙……你应该比我更相信奇迹,不是吗?”

    埃德没再分辩他并不是牧师,也没有告诉博雷纳,里弗?辛格尔那句关于奇迹的名言——“奇迹不会毫无理由地发生。”

    ——但这并不是毫无理由。

    他呆呆地握着胸前那颗小小的水晶球。

    这与两个无辜的生命有关……而奇迹曾经发生在他自己的身上,为什么就不可能再发生一次?

    “你不会死的!”他坚定地开口,“贝林也不会死……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

    几个年轻人从密道离开之后,博雷纳又有了新的访客。

    伊森?克罗夫勒失去了往日的气势,默默地盘腿坐在博雷纳面前。

    “你什么时候知道伊莱在卢埃林的?”

    博雷纳开口问道。他明天还得跟长锤格瑞安的后人打上一架。他得休息,而伊森看起来似乎打算在这里坐上一整晚。

    “你在门廊上发呆的那天?”

    在伊森的沉默中,博雷纳只好继续说话。

    伊森抬头看了他一眼。

    “其实这也没什么。”博雷纳苦笑着。不知道为什么反而是他这个将死之人要来安慰其他人,“他毕竟是你哥哥。”

    ——他也曾经是他的朋友。

    博雷纳曾经是伊莱?克罗夫勒的侍从,跟克罗夫勒家的两兄弟一起长大,他的母亲是克罗夫勒夫人的侍女。起初他甚至与伊莱更加亲密,毕竟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得待在一起,而那时的伊莱虽然有些自负,却也不至于到令人讨厌的地步。

    他甚至在伊莱去爬凯兹亚?隆弗的窗台时帮他望过风……后来他一直怀疑凯兹亚对他的厌恶多少有一部分是因为伊莱。

    当博雷纳受封为骑士。开始与伊莱并肩参加战斗,有一段时间几乎比伊森更像是伊莱的兄弟……直到伊莱在一场战役中受伤。再也无法挥剑。

    战斗结束后博雷纳才找到伊莱,年轻的骑士侥幸未死,却从此将一切都归咎于他。

    他该在伊莱身边,他该保护他。他不该让他落入包围之中……博雷纳承认他在混战中远离了伊莱,也对此愧疚不已。他向伊莱道歉,向克罗夫勒夫妇道歉,向伊森道歉……

    但当伊莱开始怀疑是他对他砍出的那一剑,博雷纳再也无话可说。

    也许他们之间的友情,从来就不是他以为的那样。

    博雷纳不是什么圣人。他没有再祈求原谅,而是尽量避开了伊莱……没错,他擅长逃避。即使当伊莱越来越偏执和暴虐,甚至开始想要他的命。他也只是打算趁着夜晚偷偷溜走而已。

    但他还没能离开,费什?克罗夫勒便知道了一切。

    他没想到费什会暴跳如雷地赶走自己的儿子,因为他侮辱了骑士的荣誉。

    博雷纳知道费什是个刚毅。果断,坚守正义与荣誉的领主……可那毕竟是他自己的儿子。他完全没有想到这样的结局。

    在尴尬和另一种愧疚中,博雷纳再次决定偷偷溜走,却被伊森抓个正着。

    “你这样只会让我父亲的决定变得可笑,让克罗夫勒家沦为所有人的笑柄。”比他年轻也比他瘦弱,已经放弃成为骑士的伊森冷冷地告诉他。“如果你觉得对不起我父亲,最好还是留在这里。”

    博雷纳留了下来。直到几年后费什把他带到乔金的面前。

    伊莱?克罗夫勒离开后没两年就失去了消息。博雷纳偶尔会想起他——更多地是想起他们并肩战斗的时候,带着无法排遣的遗憾。

    他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形之下再见到昔日的朋友……而伊莱似乎依然想要他的命。

    这其中或许有博雷纳自己的责任——如果当初他多一些耐心和宽容,或许总有一天能与伊莱重归于好。

    但他怀疑即使一切能重新来过,他也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擅长逃走并不意味着擅长忍耐,真能忍他就不会逃……也不会跑到卢埃林来了。

    人的天性恐怕很难改变。

    所以现在,他倒也能心平气和地面对这一切——既然是无可改变的选择导致了这样的结果,他也只能接受。

    .

    “如果你明天能活下来,我会查清真相。如果你死了……真相对你而言也没什么意义。”

    伊森离开时终于给了他一句话,大概算是伊森?克罗夫勒式的激励。

    但那可是长锤格瑞安的后人——而博雷纳已经好几年没有真正跟人动过手。

    至于奇迹……那只是用来安慰埃德的。博雷纳觉得自己还没重要到让神祗垂青的地步。

    黑暗之中,他呆坐半天,决定还是用睡觉代替祈祷或练习。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