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死斗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作为“神的代言人”,埃德的位置是最好的。【无弹窗小说网】斗兽场是一个近乎浑圆的椭圆形,内侧有一个微微突出的平台,埃德就坐在最前排的正中——那通常是属于国王的位置。

    所以,他等于被迫坐在了凯兹亚王后和赛尔西奥之间。王后矜持而冷漠地点了点头,目光压根儿就没落到他脸上,赛尔西奥姗姗来迟,虚弱地对他笑了笑,甚至说了两句话,但埃德瞬间就忘了他到底说了什么……也忘了自己是否说过什么。

    无论是这个万众瞩目的位置还是身边母子之间诡异的气氛,以及即将面临的一切,都让埃德浑身僵硬。他唯一的一个动作是回头寻找他的朋友们——艾伦和娜里亚坐在他身后隔一排的地方,只能给他一个鼓励的笑容。艾伦身边坐着赛琳?格瑞安,伯爵夫人用黑纱遮挡了面孔,但埃德怀疑她的脸色不会比自己好多少。

    其他人则与普通民众坐在一起,那一片挤挤挨挨的人头让埃德头晕目眩,如果不是阿坎超乎寻常的大个子,不是泰丝在阳光下如火焰般跳跃的红发和她高高挥起的双手,他根本不可能找到他们。

    诺威再次依靠伊斯的法术让自己拥有了一双人类的耳朵,以及,这次终于是他自己的脸了。

    朋友们都在这里,埃德多少冷静了一点,但一颗心依旧悬在半空,整个人恍恍惚惚。初春的阳光带着温柔的暖意。他的手心却是冰冷的。

    吉尔伯特就坐在他身后,小声地提醒着他该做什么。按照惯例,该由埃德来宣布比武的开始。并祈求神祗予以公正的审判。但吉尔伯特显然意识到这位年轻牧师的紧张与不安,体贴地决定由他自己来代劳,埃德只需要在适当的时候站起来向所有人示意他在这里就行了。

    埃德对此心怀感激。以及,他希望自己到时能有足够的力量站起来……

    钟声敲响时他的心随之起落,重重地敲击着他的胸腔,带来沉闷的痛楚和无尽的恐慌。

    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开始在一片刺眼的白光中退去,耳边嗡嗡地响着。然后是一阵尖锐的鸣叫,仿佛本能地拒绝着传入他耳中的声音。

    但他依旧听见博雷纳的名字。听见那可怕的罪名,听见所有人的欢呼——或怒吼,他无法分辨。他也听见贝林的名字,然后是他自己的名字。以及水神之名……

    尼娥,温柔而伟大的女神啊,你是否也能听见这一切?你会为此而愤怒还是悲哀?

    埃德得不到回答。

    他强撑着站起来,在巨浪般拍打过来的欢呼声中感觉自己冰冷僵硬得犹如一具尸体,沉向幽深黑暗的水底。

    他根本不是什么神的代言人,不是什么该死的见证者,只是一个身不由己的傀儡。

    目光茫然地落在场中。他看见了博雷纳,那个连盔甲都没有穿的男人举起长剑,向埃德的方向恭敬地行礼。带着歉意挑了挑嘴角,像是在为将他牵扯进这一场闹剧而道歉。

    然后他转了一个圈,略带夸张地向所有人摊开双手。笑得无所畏惧,甚至有点漫不经心,仿佛并不是站在曾被无数人的鲜血浸透的土地之上,而是站在属于他自己的舞台。

    埃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所有的内脏……以及他的灵魂,都回到它们原本的位置。如果博雷纳都能够如此从容。他至少也该有勇气看到最后。

    ——至少有勇气仍怀抱希望。

    博雷纳为他自己赢得了真正的欢呼,但人们依旧把更大的欢呼声献给了贝林?格瑞安。年轻的骑士抬起面甲。紧绷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他沉默着,用一丝不苟的礼节举剑向博雷纳致敬,一如在战场上面对值得尊敬的敌人。在博雷纳举剑回礼时,凯兹亚冷冷地哼了一声。

    “杂种。”她低声咒骂着。

    怒火直冲上来,埃德咬着牙以免自己无法控制地说出什么冒犯之语。

    他从未如此真正地厌恶一个人,哪怕她如此高贵而美丽。

    场中忽地安静下来,红色的葡萄酒如血般从吉尔伯特手中的金杯里洒下,长剑交击的第一声轻响,吸引了埃德全部的注意。

    .

    博雷纳知道这一点也不好看——他几乎从一开始就在不停地逃窜,偶尔的抵挡和反击都显得力不从心。人们开始为他喝倒彩,这完全在意料之中,所以对他也没什么影响。

    真正有影响的是贝林?格瑞安的每一击。年轻的骑士似乎真心想要置他于死地,而他的力量大得出乎意料,不愧是长锤格瑞安的后人。

    博雷纳本以为贝林的招式会更谨慎而古板,那是按照年轻人给他的感觉做出的推测,但事实上,贝林打得相当凶猛,带着一种不顾一切般的蛮横与果断,连盾牌都几乎完全是拿来攻击,而不是防御的。

    倾斜盾牌卸开另一次沉重的砍击,手臂感觉到的酸麻让博雷纳咧了咧嘴。他不得不庆幸自己在最后还是决定拿上盾牌。

    他已经用上了自己全部的经验与技巧,尽量不花太大的力气与贝林正面对抗,而是转来转去,巧妙地移动着脚步,等待着对手的焦躁与疲惫。但他担心在那之前,他就会失去反击的力量。

    空旷的场地上没有任何能借以周旋的屏障。贝林的长剑再一次从他的盾牌上滑开时突然微微地改变了角度,切向他的肩头。

    博雷纳毫无形象地滚向地面,避开了这一剑,顺便踢起地上的沙土,遮蔽年轻骑士的视线。这是相当无赖的招数,尤其是在在面对比自己还小的骑士时,但他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如他所料,贝林没有后退躲避,而是连人带盾冲过那片飞扬的沙尘,再次迅猛地砍下一剑。

    博雷纳根本就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借着地面的支撑,他结结实实地挡下了这一剑,成功地一脚踢在贝林正迈出的右腿上。

    看台上的人们发出一阵惊呼。

    那无法造成什么伤害,但足够让穿着全身盔甲的骑士失去重心,沉重地倒向地面,而他想要迅速地翻身爬起来,可比博雷纳要困难得多。

    开打以来博雷纳第一次掌握了主动攻击的机会。长剑接二连三地砍向倒在地上的贝林,第一击成功地刺入骑士的膝盖后方,那里只有锁甲的遮蔽。伤口不深但足以影响贝林的行动。

    接下来的两剑都被贝林用盾牌挡开。在博雷纳稍微换口气的功夫,年轻骑士的盾牌脱手飞了过来,猛地砸向他的头。

    博雷纳不得不避开那呼啸着飞来的凶器,贝林趁机半跪起身,挥剑逼开他,站了起来。

    年轻人甚至没有费心去捡回自己的盾牌,而是闷声不响地把长剑当成了双手剑,凶猛地砍向博雷纳。

    然而人类把剑铸造成不同的种类毕竟是有理由的——以劈刺为主的单手长剑用于挥砍,在力量和范围上都会有所欠缺,贝林的强壮可以作为弥补,但他的急躁和腿上的伤则成为博雷纳的优势。

    没几个回合,博雷纳便找到机会以牙还牙。挥起的盾牌重重地砸在贝林的下巴上,年轻人踉跄着,再一次向后跌倒,头盔滚落在尘土中。当博雷纳挥剑下击时,贝林突然发出一声怒吼,双手紧握长剑,奋力挡开。

    这一击的力量大得惊人,博雷纳手臂一麻,长剑脱手而出,远远飞开。

    但他并没有后退,而是上前一步,用盾牌格挡着贝林的剑,随手从靴子里拔出了一柄短剑——没错,他并不只带了一件武器。

    这并不违反规则。神前比武允许带上所有你觉得用得上的东西,只是不允许使用法术和毒药。

    博雷纳相信贝林会有一整个武器库供他挑选,没有带上足够的武器是年轻人自己的失误。经过“检查”之后送到博雷纳面前的可只有一副盔甲,圆盾,和一柄长剑,但负责检查的人漏掉了法尔博习惯性地插在靴子里的短剑,而博雷纳毫不客气地借用了。

    短剑朴实而锋利——法尔博没事就在打磨它。当它划破空气直刺向贝林裸露在外的脖子的时候,博雷纳第一次在那年轻人的眼睛里看见恐惧。

    博雷纳突然间犹豫了一下——这并不违反规则,但的确并不光彩。这毕竟是神前的比武而不是你死我活的战场,而眼前的年轻人与他无冤无仇,也许他一开始就该让所有人知道他带了两把剑……

    一瞬间他脑子里转过无数念头,直到腹部一阵灼热的痛楚赶走了一切。

    他愕然低头,看见鲜血顺着长剑流向贝林的双手。

    他的血。

    长剑有一大半深深地没入他体内,几乎从腹部直插到胸口。

    他感觉到死神冰冷的双手……冰冷却也温柔。所有的温度随着血液一点点消失,生命转瞬即逝,博雷纳却想要放声大笑。

    他想过贝林会因为骑士的荣誉感而给他赢得胜利的机会……却从未想过那该死的荣誉感也一样还深藏在他心底。

    他该微笑着给那脸色惨白的年轻人一句称赞,他该祈祷诸神至少让他的灵魂能再一次回到克里琴斯的身边,他该对伊森说一声对不起,还有埃德,贡纳,法尔博,索诺恩,海耶丝……

    但他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