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奇迹的代价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fon colt;<b></b></font>  </br>

    即使有安塞姆开路,一行人也还是没能走出多远就退回了房间——他们在半路就被吉尔伯特带着卫兵拦了回去。老首相告诉他们外面的人好不容易才稍微冷静了一些,现在再让他们看见埃德恐怕又会引起一场混乱,建议晚一点等人群散去,再让卫兵护送“牧师大人”离开。

    “我可不确定他们会把你‘护送’到哪里去。”

    伯瑞安夫人皱着眉说。吉尔伯特曾经表示她和她的骑士可以安全离开,但她毫不犹豫地跟着艾伦他们一起回到了房间。

    艾伦沉默着。这意料之外的奇迹的确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他们不但得尽快离开这里,最好也尽快离开卢埃林……

    “是否需要去召集我们的人?”安塞姆问道。

    安塞姆?布玛是个年近半百的中年骑士,但一点也谈不上稳重,依旧热情而急躁得像个年轻人。他并不是格瑞安夫人唯一带进城的骑士,但其他人都没有进入斗兽场。

    “不,请别这么做!”

    格瑞安夫人还没有开口,艾伦便赶紧阻止。此刻他最不希望的就是把赛琳和格瑞安家族也卷进来。他可以带着埃德他们逃得远远的,格瑞安家可还得在安克坦恩生存下去。

    他真希望斯科特在这里。虽然伊斯说他的传送术相当不靠谱,但他至今也还没把自己卡在哪堵墙里,在这种时候。说不定还是能指望得上的……

    他们身后的墙壁突然开始震动,尘土和小小的碎石簌簌而落,安塞姆警惕地拔出了长剑——这显然不是因为喧闹声而产生的震动。更像是有人在砸墙。

    “呃……我觉得我们用不着紧张。”娜里亚说。她约莫能猜出这是怎么回事。

    艾伦无奈地摇了摇头。安塞姆在格瑞安夫人的示意下疑惑地收起了剑,瞪着那堵屹立了几百年的结实的石墙。在某种强大的力量之下,几块石砖开始松动,娜里亚性急地开始动手把石砖往外堆,而外面显然有人接住了它们,没有让任何一块落地的声音惊动其他人。

    没过多久,墙上就出现了一个足以穿过去的大洞。一张大脸出现在外面,高兴地对他们挥了挥手。紧接着,泰丝火红的头发冒了出来。

    “甜心!!”她开心地大叫,“我来救你啦!”

    娜里亚吃吃地笑着,一边示意泰丝不要太大声。一边拉过埃德从洞里塞了出去。

    所有人都从洞里爬出房间,在伊斯的带领下穿过几条偏僻的通道,顺利离开了斗兽场。因格里斯的那本书上记载着卢埃林城里许多古老建筑中的秘密,伊斯寻找黑堡地底的密道时扫了两眼,没想到居然也能派上用场。

    爵夫人不容拒绝地把埃德塞进了格瑞安家的马车,带着所有人大摇大摆地出了城,连夜驰向灰岩堡。

    “这种时候他们可不敢跟格瑞安家起冲突,就算知道我带走了你们又能怎样?”赛琳?格瑞安冷笑着说。

    艾伦摸着胡子,苦笑不语。

    而诺威和泰丝甚至迅速地溜回去拿走了他们的行李。

    “有卫兵守着门。”回来时诺威告诉艾伦。“但看起来还没来得及搜查。”

    “对不起……”埃德不停地道着歉,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一点儿也没有了看台上那强大又自信的气势。

    “……你当时是不是被什么附身啦?”泰丝掰过他的脸猛看。“就像阿坎在精灵老家的城里那样?”

    精灵不在马车里,没人阻止泰丝,埃德便老老实实地任由她掰着玩儿。

    “不管怎样,我们得尽快离开安克坦恩。”艾伦说着,不安地想起伊斯,不由得又探头出去。确认伊斯还骑着马跟在后面。

    他还在——从斗兽场出来之后他一直一言不发,异常冷静。那反而让艾伦更加担心。

    “你们可以待在灰岩堡。”赛琳说,“我倒想看看谁敢来灰岩堡抓人。”

    “可惜我们的‘朋友’并不止来自黑堡的高墙内。”艾伦叹气,“消息会很快传开……”

    拜厄和他的雇佣兵们被他想办法引到了别处,但如果他们听说了这里的消息,可不会在意格瑞安家的势力。还有肖恩?佛雷切……如果他听说有一位“水神的牧师”在安克坦恩让人死而复生,而那个人根本不曾得到过任何一个水神神殿的承认,必定会派人来一探究竟,甚至很有可能自己出马——那是他绝对不想招惹的人物之一。更何况,如果让肖恩得知斯科特目前的情况,他也绝对不会放过斯科特,再加上伊斯……

    想到这一团乱,艾伦简直头痛欲裂。

    他望向埃德,年轻人也正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一接触到他的目光就吓得又往后缩了缩。

    ——这好像也不能怪他。

    “我们在灰岩堡待一天打听情况,第二天就离开。”

    艾伦做出了决定。如果不是考虑到赛琳不可能答应,他简直想现在就转向卡尔纳克山脉,他知道山林间有一条路可以直通卡尔纳克村,只要回到克利瑟斯,就算是肖恩也没办法闯进城堡找瓦拉要她的儿子,而拜厄也不会敢靠近离柯林斯神殿那么近的地方。

    他还有些朋友……他甚至可以让菲利帮忙直接去找圣者费利西蒂……

    但在那之前,他还得说服伊斯跟他们一起离开,而不是执拗地独自留下,继续寻找斯科特。

    “不知道博雷纳怎么样了。”泰丝玩腻了埃德,突然想起那个死而复生的家伙,“他们总不会说这一场不算,换个神再来一场吧?”

    “从来没有这种先例,我猜他们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伯爵夫人说,“听说他们让博雷纳回到了他之前住的地方,他那个姓克罗夫勒的朋友那里,但不允许他离开。”

    她看了埃德一眼。

    “恕我直言,虽然你救了他一命……但他能不能活下去,依然是未知之数。”

    “他们连神的判决也敢违抗吗?”娜里亚疑惑地问。

    “也许不敢明目张胆,但暗地里……他们说不定连神的仆人都敢杀。”伯爵夫人直言不讳。

    “让他们来试试嘛,我们的‘钱包’现在可厉害啦!”泰丝得意地捅了捅埃德,“你还会什么法术吗?传送之类的……哦,我们现在用得上传送术!”

    埃德对着她傻笑。

    他不敢告诉她——他不敢告诉任何人,他现在恐怕连治疗一点擦伤的能力都没有,以后很可能也不会有……

    他紧握着胸前的链坠匣——盒子里还躺着那颗小小的水晶球。

    它碎裂时的轻响清晰地传入他耳中,他却甚至没有打开盒子确认一眼的勇气。

    埃德并不后悔拿它换回了另一个人的生命……他只担心那并不是唯一的代价。

    .

    “你活着!博雷纳大人!你活着!!”法尔博像个孩子一样跳到了博雷纳身上,无视他那成年男子的身高和体重——尽管从年龄上来说他还几乎就是个大孩子。

    博雷纳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接住他,满脸的笑容还恍恍惚惚。

    贡纳看起来笑得比他还要茫然,只是不断地重复着:“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你这次真的死了……”

    博雷纳摸了摸自己被鲜血浸透的衣服,确信自己是真的死过了一次——然后又活了过来。

    不是像被死灵法师唤醒的亡灵那样,没有呼吸与心跳,没有自己的意志……他的心跳得强壮而有力,血液温暖地流淌着,像是从未喷涌而出,带走他所有的温度。

    他也记得一切。库兹河口的一切,卢埃林的一切,父亲如何在他眼前死去,自己又是如何站在了斗兽场中,如何在最后一刻因为迟疑而丧命……

    他只是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

    “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他好像是这么跟埃德?辛格尔说过。

    但他无法相信奇迹竟会真的发生在他身上。

    “但愿你的好运气还能持续下去。”伊森远远地站在一边,“因为你的麻烦不可能就此结束。”

    博雷纳咧着嘴张开双臂:“来嘛,伊森,来拥抱一下!我听说拥抱死而复生的人能带来好运!”

    “需要好运的人是你又不是我!”伊森微微有些恼怒,反而后退了一步。

    “我的好运完全依赖你的好运。”博雷纳厚着脸皮恬不知耻地说。他显然不可能离开这里,唯一能帮他的只有伊森。

    伊森瞪了他好一会儿,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

    “……回你的房间!”最后他低吼道,“但别把门关上。”

    他再次匆匆离开,连一个解释都没有留给博雷纳。

    博雷纳乖乖地滚回了房间换衣服,对着腹部的血迹又发了一会儿呆,突然想起他忘了问埃德怎样了……但愿凯兹亚不会找他的麻烦。

    可他毕竟是水神的牧师,又有不少厉害的朋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把染血的衣服远远扔到角落,却突然感觉到一种似曾相识的寒意。

    他缓缓转过身,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房间的角落里,一团灰色的迷雾正无声地蠕动着。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