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如水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不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全文字阅读】

    像是维因兹河永不停息的流水声,又像是母亲殷切的呼唤。每次从枕上抬起头侧耳倾听,寂静中都只有他的心跳与呼吸,每次闭上眼强迫自己入睡,那声音便再次萦绕在耳边。

    折腾到半夜,昏昏沉沉地爬起来走出房间时,他甚至无法确定自己是梦是醒……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去哪里,要做什么。

    但这感觉并不坏。

    周围十分安静,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他。灰岩堡在黑暗中越发像克利瑟斯……还是他已经回到了克利瑟斯?

    埃德不自觉地伸出手,手指拂过冰冷的墙壁,古老的石块也仿佛在对他低语。墙上所有的画像都像是突然活了过来,有人对他微笑,有人怒目而视,有人只是漠然看着他走过。

    城堡也有自己的记忆——这是谁告诉他的?

    埃德觉得自己的脚步轻得不可思议——他的整个身体都轻得不可思议。微寒的空气如水般将他托起,他像是变成了一尾鱼,悠然滑过长长的走廊,曲折的楼梯,茫然中带着说不出的轻松惬意。

    他喜欢这种感觉,更胜过在斗兽场的看台上,创造奇迹的那一刻。

    那一刻他的确曾觉得自己无比强大。仿佛站立在群山之巅,天空之上,无法形容的力量在他体内汹涌地奔腾着,他知道他举手便能在海上掀起滔天的巨浪。他知道他能让所有人臣服在他脚下,如果他想要的话,他可以创造一切。也能毁灭一切……那力量瞬间充满了他,让他在狂喜与恐惧中战栗,又瞬间掏空了他,留给他无尽的空虚。

    他恍惚间知道有什么正在消逝,正如有什么正在归来,秩序与平衡,得到与失去。创造与毁灭,生命与死亡。永恒的真理……

    到最后,眼看着博雷纳突然坐起身,欣喜之外,却有一种巨大的悲哀淹没了他。而他甚至不知道那到底是为什么。

    他只知道,同样的感觉,他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

    光裸的双脚轻飘飘地踏上有些潮湿的泥土,埃德怀疑自己甚至像个精灵一样没留下丝毫脚印。月光也像是水,温柔而冰凉地流淌在他的皮肤之上。夜色中正在诞生和消亡一切都在低语着指引他的道路,他无需思索,只需跟随。

    他不知何时离开了城堡,人类用岩石筑起的堡垒。他们本不需要那个,但所有的事物一经诞生便总拥有自己的意义……

    埃德喜欢岩石。矮人的矿坑是他见过的最宏伟的建筑,但他还是更喜欢水。

    无处不在,流动不息。变化莫测。

    微如雾霭,宏如江海,永在你手心。

    河水漫过他的双膝时,他发出一声长长的,满足的叹息,懒洋洋地向后仰去。静静沉入水中。

    仿佛在漫长的旅程之后,终于回到那永恒的家园。所有的疲惫与彷徨如雪般消融,随着流水逝去。他听见温柔的低语,像是在呼唤着他的名字……

    “埃德!!!埃德?辛格尔!!”

    眼前的一切突然开始猛烈地摇晃,前一刻的静谧与安详瞬间无声地碎裂。一阵油然而生的狂怒让埃德咆哮起来,拼命地反抗着那双紧紧地箍住了他上半身的手臂。他不停地踢打着,甚至如野兽般撕咬着,疯狂地想要挣脱所有束缚,回到他原本该去的地方,回到那片宁静与自由之中。

    “埃德!!你疯了吗?!是我!……你是要逼我变成龙吗?!”

    恼怒的吼声听起来似乎有些熟悉,埃德本能地停了下来,呆呆地望进那双通透的浅蓝色双眼。

    “……伊斯?”他茫然地叫了一声,猛地打了个哆嗦,在突然袭来的寒冷中无法控制发起抖来。

    “这是……怎么回事?”他抱住了双臂缩成一团,牙齿打着战,几乎没法说话。湿透了的衣服冰一样紧贴在皮肤上,感觉全身都又冷又硬,痛到麻木。

    “我还想问你呢!”伊斯气恼地把半瘫在地上的朋友又往后拖了一段,猛搓着他的手臂,希望能让他恢复一点温度,“你想死吗?!这种天气往河里跳?!”

    埃德用呆滞的目光环顾着四周,旷野之中,灰岩堡如一头灰白色的巨鹰般盘踞在不远处的山崖边,而在他面前,镰河,一条汇入黑河的小河正在夜色下缓缓地流淌着。

    ——而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

    “我不知道……”他喃喃地重复着,记忆像是和身体一样被冻结了,“我不知道……”

    伊斯像是叹了一口气,低低地咒骂了一句什么,半拖半抱地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开口时,语气却异常地温柔。

    “没关系,我们先回去。”他说,“得先让你暖和起来,然后我们再来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埃德没有再反抗。但拖着沉重而颤抖的身体走向灰岩堡时,他却忍不住好几次回头看向那条月光下的小河。

    他并不觉得自己会真的死在那里。

    .

    艾伦一早醒来时,难得地精神十足,浑身轻松。

    他很久没能睡得如此香甜——香甜得有些诡异。这让他立刻就有了不祥的预感。

    果然,他才刚刚穿好衣服,伊斯就跑过来敲他的门,一脸郁闷地告诉他,埃德生病了。

    那位刚刚让一个男人死而复生的“伟大的牧师”发起了高烧,满脸通红地窝在床上,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嘟嘟哝哝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他现在显然没办法给自己治病。

    “这是某种后遗症吗?”娜里亚疑惑地问。

    艾伦看了看伊斯。

    “就算有什么后遗症,那也是梦游,不是发烧。”伊斯实话实说,“他昨天半夜跑出城堡,跳进了附近的那条河里,是我把他拖出来的,可他自己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

    伊斯昨晚半夜时突然惊醒。并不是察觉到什么危险,而是……一种更微妙的,有些恼人的感觉。

    他不知怎的突然很想趁着夜晚变成龙飞上一圈,在云层之上懒洋洋地乘着气流滑翔,打开窗准备跳出去的时候,却看见了埃德。

    那家伙就穿着一身单薄的睡衣,脚步轻快地穿过庭院,城门无声地为他打开,而两边和城墙上的卫兵却似乎毫无所觉。

    伊斯惊讶地紧跟了上去。他原本不打算干涉,因为他所感觉的力量似乎并没有恶意,但当埃德走进了那条小河,而且似乎准备干脆躺进河水里的时候,他本能地冲过去把埃德拖了出来。

    现在他意识到自己大概是在冲动之下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哦,这一点也不能怪你!”娜里亚安慰他,“换我也会这么做。不管这是什么考验或者启示之类的……未免也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伊斯只好对她笑笑。

    “你确定这不是什么死灵法师的法术?”艾伦更担心这个,“让其他人昏睡不醒,让埃德自己跳进河里……”

    伊斯肯定地摇头:“不同的力量有不同的气息。就算那不是什么神的力量,也绝对不是死灵法师的。”

    而且无声不息地让整个城堡的人,连同精灵都陷入昏睡或恍惚之中,也不是死灵法师能做到的事,

    艾伦微微松了口气。但无论如何,他们是没办法像之前计划的那样,尽快离开安克坦恩了。

    “他到底在念叨什么啊。”泰丝好奇地把耳朵凑近埃德的嘴边,试图听清他含含糊糊的呓语,“为什么听起来像是精灵语?”

    “泰丝……”诺威叹着气把她拉开:“让他好好休息。”

    其实并不只是精灵语——伊斯有些担忧地看着埃德。他听出了好几种不同的语言,其中甚至包括龙语。眼下的情形让他想起上次埃德差点冻死的时候,似乎有谁正在竭力往埃德的脑子和身体里猛塞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而他担心一个人类很可能无法顺利接受。、

    上一次埃德可是翻来覆去折腾了好几天才恢复,而且醒过来之后还什么都忘了。

    也许他该再去一趟远志谷,说不定因格里斯能知道些什么,或者他能找到一些有用的记载,关于过去那些强大的牧师或圣者……

    圣者?

    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快得他根本抓不住,然后无论怎么努力,都再也想不起来。

    .

    那一天傍晚时分,灰岩堡迎来了意料之外的客人。

    “找你的。”塞琳?格瑞安直接把客人带到了艾伦的面前,神色平静,离开时目光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在客人身上打了个转。

    “冒昧打扰。”伊森?克罗夫勒迎着艾伦诧异的目光,客气地开口:“恐怕我的来意会更加冒昧。”

    ——那就请回。

    艾伦很想如此回应。他又老又瘸,人在异乡,身边带着几个自以为是的年轻人,外面还跑着一个更加自以为是的朋友……他实在不想再招惹任何的麻烦。

    但那让他从一个铁匠的儿子成为骑士,又抛弃了骑士之名踏上冒险之途的天性,却驱使着他做出了完全不一样的选择。

    “如果你想要我们帮忙……”他说,“我要知道你所知道的一切,和你全部的计划。”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