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送葬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梅格?斯特林为凯兹亚带回的消息只有简单的一个词——“等着。【无弹窗小说网】”

    那再次点燃了凯兹亚才刚刚消退一点的怒火。镜子在烛台的敲击下发出一声脆响,裂纹中印出无数张因盛怒而扭曲的面孔。梅格安静而敏捷地躲开飞溅出的玻璃碎片,知道这种时候最好还是保持沉默。

    凯兹亚的安静总是比咆哮更难应付。当她一声不响地穿着单薄的长裙大步走出房间,喝退侍卫时,梅格不得不抓起一件斗篷紧跟了出去。

    步下安都赫神殿外高高的台阶,凯兹亚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这是又一个无星之夜,厚厚的云层遮蔽了天空,夜色暗如传说中死神的黑袍,沉沉地覆盖在大地之上,浓重得让人无法呼吸。

    梅格趁机把斗篷披在凯兹亚的肩头,小心翼翼地开口:“请您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把马车叫过来。”

    她才走出一步,凯兹亚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待在这儿!”王后近乎粗鲁地命令。她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即便身后就是高耸的神殿,身前却是这样无尽的黑暗。她突然觉得孤单得可怕,而梅格……这个几乎算是跟她一起长大的女人或许是她唯一的朋友。

    “待在这儿……”她低声重复,语气不自觉地温柔了许多。

    梅格沉默了一阵儿,大胆地挽着凯兹亚的手臂。拉着她又转过身,一步一步慢慢地爬上台阶。

    “我敢说克罗夫勒大人这会儿也正等着您呢……为什么不让他就这么一直等着呢?”她在凯兹亚耳边轻声说着,带着一点十几年来少有的亲昵。

    凯兹亚没有吭声。伊莱?克罗夫勒相当了解她的脾气。他的确很有可能正好整以暇地等着她送上门,大发雷霆之后又任他予取予求。

    毕竟……作为一个死灵法师,他显然不愿意靠近神殿这种地方。

    知道伊莱很有可能已成为传说中那些与恶魔交易的法师时,凯兹亚无法否认心底隐隐的恐惧。她尽量显得毫不在意,却本能地减少了与伊莱见面的次数。

    但她仍然需要他——她也需要相信他依旧爱着她。

    她从不曾意识到,她拥有的东西那么多……又那么少。

    凯兹亚停下了脚步。也许她还是该去见伊莱一面。

    “如果您有什么话要告诉克罗夫勒大人,干嘛不写封信呢。我可以为您送过去。”梅格察觉到她的犹豫,体贴地建议。

    “信?”凯兹亚皱眉。“你知道我从来不喜欢写信。”

    “我当然知道,克罗夫勒大人也知道,所以一封信就足够让他明白这件事有多重要。”梅格微笑着说。

    “可是写什么?让他和他的‘等着’一起滚进地狱?”凯兹亚又开始暴躁起来。

    “哦,您想些什么就写什么。您是王后不是吗?但有些时候,您其实只需要让他知道您有多么想念他就够了,他会心甘情愿为您做任何事的。”

    “他会吗?”凯兹亚冷笑着反问,却并不像她自己想象的那么强硬。

    夜色之中,一双眼睛注视着两个女人的身影消失在神殿从不关闭的大门,却隐隐透出一丝同情。

    .

    银制提炉随着牧师的脚步摇晃,淡蓝色的烟雾丝丝缕缕从镂空的花纹中飘散出来,渐渐弥漫在整个大厅里。浓郁的香味遮盖了腐烂的气息,但因为人太多。大厅里的空气依旧混浊得令人窒息,谁也说不准那些苍白的面孔和难过的表情有多少是真的因为悲伤。

    博雷纳远远地站在一边,看着牧师们缓缓绕行在乔金的尸体旁。背在身后的双手不自觉地紧握成拳。

    那是他的父亲——他却只能隔着数百个只想尽快离开这地方的人,遥遥相望。

    凯兹亚和赛尔西奥并排立于石台前,各自站得笔直,不曾看彼此一眼。两位小公主在梅格?斯特林的陪同下站在他们身后,稍小的那个似乎还完全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无精打采地打着哈欠。

    赛尔西奥曾经邀请博雷纳和他一起送父亲最后一程……但看着那对本该互相扶持和安慰。如今却形同陌路的母子,博雷纳确信自己选择默默站在角落是正确的——他可不想在最后的葬礼上还与凯兹亚起什么冲突。

    即便如此。他也无法逃过那些形形色色的目光。

    好奇,鄙夷,同情,畏惧,敬而远之……无论哪一种都让博雷纳难以忍受,却又不得不忍受。

    他在人群中寻找着伊森的面孔。知道他在这里并非独自一人或许能让他好受一点……但本该代表自己的父亲,代表克罗夫勒家族站在大厅里的伊森却不见人影。

    博雷纳隐隐有些担心。费什与乔金不合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事实,伊森?克罗夫勒又明摆是他的朋友,如今连这样的场合都缺席,人们不会视而不见,置之不理……这对克罗夫勒家族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能想到的伊森绝对不可能没想到——他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视线边缘闪过另一个熟悉的身影时,博雷纳讶然睁大了眼睛。

    隔着整个大厅,伊莱?克罗夫勒在另一边的角落里对他冷笑着,嘲弄般举起僵硬的左手,轻轻一挥。

    博雷纳苦涩地一笑,移开了目光。年少时一起嬉闹习武,并肩战斗的记忆骤然涌入脑海。他还是更愿意记住那些,而不是伊莱离去时充满怨恨的眼神。那眼神曾经像一把匕首一样冰冷地刺在他心里许多年,直至时间渐渐带走伤痛和遗憾。

    只可惜。时间不是万能的——它显然并没能带走仇恨。

    他尽量不再去看伊莱,而是注视着四个穿着崭新盔甲的骑士抬起乔金的尸体,缓步走向门外。照理他本该埋葬在神殿后的墓地之中。但不信神的国王却早已指定了自己的安眠之处,那是他在一次狩猎中发现的,可以眺望整个卢埃林,以及周围和平原与河流的山崖。凯兹亚坚持既然灵魂已在安都赫的圣山之上,至少*可以按照国王生前的愿望安置,安都赫的大祭司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而那意味着所有人都要再跟随国王的灵柩走上两天。

    .

    博雷纳有些茫然地步下台阶,贡纳和法尔博早已牵着他的马等候在神殿之外。照伊森的吩咐。他们加入了克罗夫勒家族的队伍,没过多久。伊森带着一位全身盔甲的骑士跟了上来。

    骑士高举着克罗夫勒家的旗帜,深蓝底色上是伯兰蒂图书馆的水晶尖顶和交叉的长矛。但那双从面甲后看向他的眼睛却让博雷纳暗暗吃了一惊。

    他差点脱口问伊森怎么会认识这个家伙,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我看见他了。”

    伊森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我知道。”

    “这是好事,是不是?”

    隔了一会儿。博雷纳忍不住再次开口:“他能进入安都赫的神殿,所以不管怎样,至少他不会是死灵法师……”

    “死灵法师也不过是人类。不试图施法的话,他能任意进出所有的神殿。”

    身边那位举旗的骑士平静地用一句话粉碎了他微弱的希望,让博雷纳不由得瞪了他一眼。他的不满像是被光可鉴人的盔甲反弹了回来,对盔甲中的人没有任何影响。

    伊森沉默不语,博雷纳却没办法保持沉默,没过多久,他再次问道:“你父亲……克罗夫勒大人知道了吗?”

    他对费什?克罗夫勒始终怀着敬畏。尊敬,甚至感激,尽管事实上那位巴拉赫的领主对他说过的话都寥寥可数。

    “知道。”伊森惜字如金地回答。

    “那么他……”博雷纳不死心地想要追问下去。被伊森一个暴躁又凌厉的眼神逼着吞下了所有的疑问。

    也许他不该再招惹伊森。他的压力比他还要大。博雷纳如今只想全身而退,回去找克里琴斯过他的小日子,伊森却得保住他的命,查清真相,保住家族,甚至最好还能保住那个失踪多年的兄弟……

    博雷纳识趣地在接下来的行程中保持了沉默。

    黑夜降临时。人们沿着黑河搭起营帐,火光闪烁在解冻后缓缓流淌的河水之中。竟也是难得的美景。虽然是一支送葬的队伍,营地中却不时传出隐隐的笑闹声——无论是死亡本身的阴影还是亡者的尊贵,都无法阻止还活着的人享受自己的生命。倒是那些紧跟在队伍最后的穷人,或许还会因为得到的丧宴而为国王祈祷一番。

    博雷纳被严禁离开克罗夫勒家的营地。事实上他也没什么在外面乱晃的心情,而贡纳和法尔博大概奉命要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也只能陪着他无聊地在帐篷里发呆。无所事事的法尔博拔出了靴子里的短剑,用磨剑来打发时间。

    那单调的声音有些刺耳,但法尔博经常这么干,博雷纳也早已经习惯——贡纳应该比他更习惯这声音,却突然不耐烦地一把夺过了磨刀石,吼了一句:“吵死了!”

    法尔博瞪他一眼,一言不发地夺回磨刀石继续磨,贡纳黑着脸又夺了回去,等博雷纳反应过来的时候,两兄弟已经莫名其妙地在地上扭打成一团。

    博雷纳有点心惊肉跳地先夺下了那柄晃来晃去的短剑,哭笑不得地扯开两个人。

    “怎么回事?你们平常可不这样。”他随口问着,却又因为这句话而稍稍愣了一下,脑子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法尔博拍打着身上的泥土,气呼呼地一转身钻出了帐篷。

    “法尔博!”

    博雷纳本能地想要把少年叫回来,头刚钻出帐篷就被一只手不客气地往回按。

    “在里面待着!”守在外面的骑士的语气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博雷纳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身高腿长的少年在夜色泄愤般猛踢着地面,一个人走向河边。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