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牢笼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许多人都知道,安都赫神殿下的高台,中间是空的,却很少有人知道那其中到底有什么。有人说里面收藏着各种强大的魔法物品甚至神器,有人说那里是牧师和最虔诚的信徒们的安息之地,也有人猜测那里关着许多古老而凶猛的怪兽,里面甚至有一条龙……

    顺着狭窄的阶梯走下去时,博雷纳不由自主地想起那种种传言。但事实上,这里是牧师们的静修之地——似乎没人想过牧师也是需要学习和练习的。

    不过现在,它也暂时被当做监狱来使用。

    独属于一个人的监狱。

    伊森会把伊莱交给安都赫的牧师们看守,博雷纳并不觉得奇怪。有什么地方比一个神殿更适合关押一个危险的死灵法师的呢?而且费什?克罗夫勒与安都赫的大祭司的关系一直很好,能够为他们保守秘密,而伊莱既无法逃离,也不至于会受到什么伤害。

    尽管他也是杀害乔金的凶手……为了费什和伊森,博雷纳也只能保持沉默。

    他问过伊森,费什是否已经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伊森却总是沉默以对。曾经引以为傲的大儿子变成了死灵法师,对那个虔诚刚毅的老人绝对是最沉重的打击,即使伊森想要隐瞒到底,博雷纳也能够理解。

    只是,想到一直以来的猜测完全弄错了方向,甚至因此而害死了父亲……博雷纳觉得自己大概一辈子也无法摆脱那种悲哀与自责。

    该是离开的时候了。他需要回到自己的妻子身边。回到库兹河口……那里才是他真正的家园。

    他并不想再见伊莱。毕竟该知道的他都已经知道,已发生的再也不可能挽回,但伊森却告诉他。伊莱想要再见他一面。

    博雷纳很想拒绝,最终却还是来到了这里。

    关押着伊莱的房间宽敞而明亮,更像是一个大厅。房间中央奇怪地立着一根石柱,伊莱就懒洋洋地靠着石柱坐在地上——那里甚至还铺了一块兽皮。

    将博雷纳带来这里的牧师虽然年轻却寡言少语,只指着地上的符文告诉了他一声“别走进去。”便自顾自地离开了。

    博雷纳盯着脚下了那些扭来扭去的符号,意识到真正困住伊莱的大概是这个,而不是他身后那扇沉重的大门。

    “欢迎!”伊莱对着他张开双臂。“这是神圣的牧师们用来学习召唤异界生物的地方,可从来不会对外人敞开大门。对一个死灵法师来说。这是真是一个奢侈的牢笼。”

    “那是因为你姓克罗夫勒。”博雷纳干巴巴地说。

    “而我之所以在这里,得感谢另外一个克罗夫勒。”伊莱冷笑着,“我承认我小看了伊森……我一直以为他只是个瘦巴巴的可怜虫,谁知道他算计起自己的哥哥来能这么滴水不漏。”

    “是我找他帮忙的。”博雷纳下意识地为伊森辩解:“我们之前都根本不知道想杀我的会是你……”

    伊莱放声大笑。笑了好一阵儿才带着嘲弄开口:“他这么告诉你的?”

    博雷纳干脆闭上嘴什么都不说了。

    “在溶洞的时候……你是不是想说,当初并不是你把那件事告诉我父亲的?”伊莱平静下来,唇边却仍带着刺眼的讥笑。

    博雷纳依旧一言不发。

    “在这里我有足够的时间,所以我认真地想了想——我猜那真的不是你,你没这个胆量。”

    博雷纳觉得他到这里来完全是一个错误。

    “那是伊森……他告诉了父亲却让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你干的。你猜他是没胆子让我知道还是故意的呢?”

    言语中的恶意有时甚至比最锋利的武器更能伤人……博雷纳铁青着脸掉头而去。

    “逃吧,博雷纳?德朱里,毕竟这是你最擅长的。”伊莱的声音犹如追踪之箭,像是永远无法摆脱般紧跟在他身后,“但可要留心你脚下的陷阱。”

    博雷纳没回头。他的脚步越来越快,如逃命一般冲出了这沉闷得令人窒息的地方。

    伊森在神殿前的门廊下与一位年长的牧师低声谈论着什么,看见他出来时挑了挑眉:“这么快?他想跟你说什么?”

    博雷纳突然觉得无法直视他的脸。垂下目光随口道:“没什么……没什么重要的。我明天就离开卢埃林。”

    “连加冕礼也不参加吗?”伊森问道。

    “……我确信我不会受到邀请。”博雷纳说着,匆匆从伊森身边擦了过去。

    他以为伊森会留下继续与那位牧师交谈,但伊森却几乎立刻就跟了上来。

    “等等,博雷纳!”他的语气严厉又不耐烦,“你必须得参加加冕礼!”

    博雷纳猛地停下了脚步。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得服从你的命令了?”

    “从你来找我帮忙的时候开始!”

    博雷纳顿时哑口无言,他好像的确说过会听从伊森的安排。

    “可这事儿已经结束了不是吗?”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我只是想要找到凶手!”

    “所以你也不在乎以后拖着妻子和孩子继续被人追杀?”伊森冷冷地问:“你觉得凯兹亚?隆弗会放过你?”

    她不会——博雷纳很清楚这一点。但如果他逃得足够远,去鲁特格尔甚至大陆西南那几个自由城邦……

    “她是王后。就算只是出钱请雇佣兵,也足够让你这辈子都永无宁日,逃到天涯海角也没用。”

    伊森似乎对他在打什么主意一清二楚。

    “……那么你想怎样?”博雷纳无奈地问。

    “留下参加加冕礼。其他不用你操心。”伊森的脸上带着一贯的独断专行和不耐烦。

    博雷纳看着他,沉默良久,坚定地摇了摇头:“不。你告诉我你想干什么……告诉我你已经干了什么。我再决定是否要留下,否则我宁可被追杀到天涯海角,死在我妻子的面前!”

    想到那景象他的心就往下沉,但他不能再让步。

    面对伊森时他似乎从来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他都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但这一次,他不能再任自己被逼到退无可退的境地。

    伊森恼怒地瞪着他,过了好一阵儿才开口:“你不会喜欢的。”

    “很多事我都不喜欢,但并不表示我不会去做。”博雷纳语气平缓。却隐隐带着一种威严的气势,“很多事我从不会说出口……但并不表示我不知道。”

    伊森愣了一下。似乎有些诧异,甚至惊慌,但转瞬间却又笑了起来。

    他很少笑。尤其是像这样,轻松。坦然,又带着一丝嘲弄,那让他看起来像足了伊莱。

    博雷纳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却紧张得犹胜面临另一场决定他生死的审判。

    “博雷纳?德朱里。”伊森轻声说道:“你真是个该死的、好运的蠢货。”

    .

    “出去!全都滚出去!!”

    梅格?斯特林隔着长长的走廊都能听见凯兹亚的咆哮,却依旧保持着她缓慢优雅的步子,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在那几个被赶出房间的侍女向她行礼时温和地一笑。

    王后陛下的卧室里像是刚经过一场暴风的摧残,连床上的帷帐都被扯了下来,各种衣裙扔得满地都是。镜子当然又被砸了个粉碎。

    梅格用脚尖踢开几片某个水晶装饰的残骸,从容地走向凯兹亚。

    “陛下,过几天就是加冕礼。您该早点休息,实在没必要跟那些愚笨的女人生气——去看看国王陛下如何?他一定也很紧张……等您回来的时候,我保证这里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

    凯兹亚却只是呆呆地瘫在扶手椅上,像是根本没听见她说话。

    “……陛下?”梅格又靠近了一些,试探着轻触凯兹亚的手臂。

    凯兹亚茫然地看了她一眼:“有他的消息吗?”

    她面容枯槁,漂亮的蓝绿色双眼下泛起青灰。眼角有着清晰的皱纹,看起来几乎像是老了十岁。

    梅格轻轻摇头。

    凯兹亚眼中的愤怒与绝望更深了。

    她不知道伊莱是逃了。死了,还是被抓了……也许死了还更好一些。

    ——不,还是让他逃了吧。

    她感觉自己像是被吊在半空,茫然无措,没有半点依靠。她的儿子即将加冕,除了博雷纳还活着,而她已经不止一次听到有人称呼博雷纳为“诸神赐予安克坦恩的英雄”……赛尔西奥却还异想天开地想要让“他的哥哥”参加加冕礼之外,一切看起来都如此正常,她却一天比一天更不安,像是黑暗中有无数野兽,正一步一步向她逼近。

    她的确太过骄傲,但她毕竟是隆弗家的女儿。她能分辨出那些贵族们看向她的眼神有什么不同,也能察觉到愿意出现在她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一阵脚步声惊动了沉默中的两个女人,凯兹亚抬起头,赛尔西奥正踩着满地碎片向她走过来。

    “你来干嘛?”她冲口问道,语气中依旧带着恼怒。最近这孩子越来越不听她的话了……

    然后她才察觉赛尔西奥的脸苍白得可怕,跟在他身后的贝林也居然大胆地直视着她,眼中有隐隐的愤怒。

    “离开这儿,贝林?格瑞安。”凯兹亚高傲地抬起下巴,色厉内荏地命令,“我要跟我的儿子说几句话。”

    但那年轻的骑士纹丝未动。

    凯兹亚赫然起身,怒道:“赛尔西奥,是你教你的侍卫这样对你的母亲的吗?!”

    赛尔西奥终于抬头直视着她,单薄的嘴唇微微颤抖,低声问出一句:

    “母亲……是你杀了父亲吗?”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