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赛尔西奥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接近正午的阳光依旧缺乏温度,云层缓缓地翻滚着,没有雨,没有雪,却也不曾散开。【无弹窗小说网】

    赛尔西奥盯着窗外发呆。

    即便只是在发呆,他也坐得端端正正。在多年严格的教导之后,那几乎已经是一种本能。

    他是在外婆身边长大的。那位严肃古板的妇人最在意的便是礼节与仪态,赛尔西奥稍有松懈便会得到一顿呵斥。凯兹亚那时还太过年轻,根本没耐心来照料自己的孩子,而乔金总是四处征战,很少出现在赛尔西奥的面前。

    小时候最温暖的记忆大概是在外公的膝上听他讲那些古代英雄和骑士们的故事……但外公在他七岁时去世了,一根长矛从腋下盔甲的空隙处扎进了他的胸口。

    知道外公再也不会回来的时候,他第一次哭得那么伤心,得到的却是外婆的训斥。

    “有教养的人要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不管是悲哀还是喜悦。”

    他至今仍记得外婆那时一丝不苟的发髻,交叠在黑裙前苍白纤细的手指……却唯独记不清她的脸。

    外公埋葬在安都赫的神殿之下,而外婆选择在神殿里度过余下的岁月,再也不会步下那高高的台阶。

    赛尔西奥回到了母亲的身边。那时玛卡德琳已经出生,精力充沛,哭声震天,却还是比赛尔西奥更讨母亲的欢心。

    “她简直跟我小时候一模一样。”凯兹亚总是这么说。

    而她对赛尔西奥唯一的要求是“听话”。

    他一直都很听话。乖巧又安静得让人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但那却不是父亲想要的。

    难得回来的乔金发现自己的儿子已经长得那么大时似乎很有些吃惊。他不擅言辞,与儿子沟通的方式便是把赛尔西奥带到了演武场,递给他一柄真正的长剑——在那之前赛尔西奥不是没学过剑术。但用的都只是木剑,也从未有人告诉过他,他需要对此有多么认真努力……

    乔金一剑就挑飞了他的武器。

    他那时或许该跑过去捡起剑要求再来一次……但他却只是茫然地站在原地,对着乔金呐呐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父亲脸上的失望如此明显。

    凯兹亚那时仿佛才意识到自己有一个儿子,是乔金?德朱里,她即将成为国王的丈夫的继承人,而乔金似乎对他相当不满意。

    她开始试图以各种方法将赛尔西奥培养成一个强壮有力的骑士。但赛尔西奥大概天生不擅长持剑。他射箭倒还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

    赛尔西奥知道自己不够优秀。他可能永远也无法像父母。像所有人希望的那么优秀——但他至少从未怀疑过自己是乔金?德朱里和凯兹亚?隆弗的儿子,有一天他将接过父亲手中的权杖,成为安克坦恩之王。

    即使是在惊讶地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哥哥”之后,每个人也都告诉他。他才是真正的继承人。

    甚至连博雷纳自己也对他说过,“你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国王。”

    而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

    凯兹亚被吉尔伯特软禁在了她自己的房间。

    “直到查清真相。”

    那位依旧温和慈祥的老首相是这么说的,但赛尔西奥如今已经很清楚,无论他是王子还是国王……老首相服从的不是他的命令。

    为了“保证他的安全”,赛尔西奥也同样无法离开自己的房间,甚至不能去探望自己的两个妹妹。

    他听过这样的故事,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大足够成熟……如今才意识到,他也不过是个十二岁的男孩。

    贝林?格瑞安依旧沉默地跟在他身边。他是赛尔西奥如今唯一可以相信的人。年轻的骑士虽足够勇猛,眼下却跟他一样一筹莫展。

    他曾经低声提议带赛尔西奥逃出黑堡,去投奔隆弗家族——他的舅舅手握重兵。安全地待在自己静海边的城堡。

    赛尔西奥想了又想,还是摇头拒绝。他甚至都想不起来舅舅长什么样……而且他也不能就这么把母亲和妹妹都丢在这里。

    再说,所有人都知道隆弗家族是他唯一的依靠,他们对此不会没有防备……他不想因此连贝林也失去。

    “我们再等等。”

    他告诉贝林,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冷静一点,自信一点……但诸神在上。除了坐在这里发呆,他真的想不出任何办法。甚至连去“想”都做不到。

    一旦开始思考,盘旋在他脑子里的就只有一个问题——到底是不是母亲杀了父亲?

    而这个问题会让他浑身发寒,像是血液都停止了流动。

    那封信是吉尔伯特拿给他的。

    母亲很少写信,但他认得出她的笔迹和语气,他也能分辨她脸上的神情……如果信是真的,凯兹亚不仅有个情人,还一早就知道乔金的死与博雷纳无关,而赛尔西奥很有可能根本不是乔金的儿子。

    这样的他又有什么权力让贝林为他去送死?

    他不能思考。不能思考。不能思考……

    门开的时候他以为是来送午餐的,却意外地听见拔剑的声音,回头正看见博雷纳一边后退一边回头叫道:“这里没什么事,都别进来!”

    他身边那位全身铠甲的骑士既没有帮他阻止外面的卫兵,也没有帮他架开贝林的长剑,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

    贝林的剑在空中迟疑片刻,又收了回去。卫兵们犹犹豫豫地退出门外,有人迅速地跑开,脚步声在走廊上急促地远去。

    博雷纳随手关上了门,对茫然地盯着他的赛尔西奥歉意地一笑。

    “你到这儿来干什么?”贝林语气不善地质问,剑还握在手中。

    博雷纳叹了口气:“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可已经杀了我一次了,还不够吗?”

    他的语气并不认真,但贝林却瞬间脸色发青。

    博雷纳无奈地举起了双手:“开个玩笑,我只是开个玩笑!”

    “别浪费时间。”他身后的骑士不耐烦地开口道,显然对他也没什么敬意。

    “那我就长话短说。”博雷纳看了看一直一言不发的赛尔西奥,“你们最好跟我一起离开这儿。”

    “……你想带他去哪儿?”贝林警惕地问。

    “你们想去哪儿?”博雷纳反问。

    贝林犹豫地看向赛尔西奥。

    赛尔西奥愣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摇头:“我哪儿也不去。”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去哪儿。

    博雷纳为难地拿拇指刮了刮下唇,毫无必要地咳嗽了一声才开口。

    “我知道你大概觉得我不怀好意,但我发誓我不会伤害你,你留在这里其实没有什么用处,对你自己也没有任何好处……”

    他停了下来,似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赛尔西奥认真地摇头:“我没有觉得你不怀好意。”

    他知道博雷纳现在算是他的敌人,但面对他时却生不出半点敌意。

    博雷纳看起来更加不知所措了。

    “但我的母亲和妹妹都在这里,我不能离开。”赛尔西奥轻声把话说完。

    博雷纳的神情微微严肃了一些。

    “我没办法放走凯兹亚……恕我直言,她是自作自受。”

    赛尔西奥垂下了头:“可她还是我母亲……”

    他或许不是乔金的儿子,却依旧是凯兹亚的儿子。

    博雷纳带来的骑士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大踏步地走过来一把抓住了赛尔西奥的手臂,贝林和博雷纳不约而同地冲过来,却没有来得及阻止他做任何事。

    然后,他们在一片旷野之中面面相觑,半晌无语。

    “你不是说如果他不同意就不会带他去任何地方因为那算绑架吗?!”终于回过神的博雷纳对着那显然不只是骑士的骑士吼了出来,“还说得好像你从来没有打算绑架我一样!”

    “只是换个地方让你们慢慢地、不受打扰地继续。”骑士说,“否则我们就会被一队卫兵堵在房间里,等着你的朋友来抓个正着。如果他真的不同意……”被面甲遮盖的脸转向了赛尔西奥,“我再送他回去。”

    博雷纳嘴角抽搐,却无力反驳。

    赛尔西奥有些慌乱地环顾着四周,他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旷野里寂静无人,地面上微微有些零星的绿意,远远地能看见卢埃林的城墙,却小得像是个玩具……

    少年的眼中不由自主地多了些活力。他平常也不喜欢外出,但“不喜欢外出”跟“无法外出”完全是两回事。

    前一刻他还坚持不肯离开,但现在……他又不想回去了。

    贝林显然看出了他的犹豫,年轻的骑士沉默片刻,突然下定了决心。

    “我们去灰岩堡。”他说,甚至没有征求赛尔西奥的同意。

    博雷纳咧嘴一笑,像是有些喜出望外:“那正是我想送你们去的地方!”

    贝林瞪着他,立刻又警惕起来。

    “别误会,如果你们想去盐城,我也不会阻止。”博雷纳苦笑着,“但你们或许应该知道,隆弗家已经公开表示凯兹亚的所做作为与他们无关,他们也无意与……与我作对。”他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我很怀疑你的舅舅会不会善待你,赛尔西奥,你现在对他来说只是个麻烦。”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