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结束与开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赛尔西奥的头垂得更低了。

    博雷纳太过直白的话换来贝林愤怒的目光,但这一次博雷纳没有再无视,也没有再解释,反而坦率地直视着贝林:“如果你一直都这么像护着小鸡仔一样护着他,他永远没办法长大。”

    贝林愣了一下,本能地回了一句:“那关你什么什么事?”

    博雷纳一本正经地回答:“他是我弟弟,将来会成为安克坦恩的国王,这当然关我的事。”

    赛尔西奥抬头愕然看着他。

    就算天上突然掉下来一条龙也不会让他更惊讶了。

    “这样听起来大概不过是我在为自己找借口……”博雷纳挠了挠头,转向赛尔西奥,“这不是我的本意,但事情变成现在这样,勉强让你登上王位,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你还没有治理国家的能力,身边也没有值得信任的人……贝林在战场上或许无人能敌,在黑堡里可帮不了你什么忙。”

    就算再喜欢贝林,赛尔西奥也无法反驳这句话,只能老老实实地点头。

    “但你还年轻……”博雷纳抬起的手犹豫片刻,终于轻轻地放到了赛尔西奥的头上,“你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学。我说过你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国王,而我说过的话从不收回。”

    那像是某种承诺——赛尔西奥无从分辨是真是假,此刻却哽咽着无法开口。

    “我真的……是你弟弟吗?”他鼓足了勇气才问出这句话。与是否能够成为国王相比。他更在意这个。

    博雷纳像是没有预料到这个问题,愣了一愣,才低下头在他耳边轻声问了句什么。

    赛尔西奥的脸迅速地红透了。但还是尴尬地点点头。

    “瞧,这是德朱里家独一无二的遗传。”博雷纳直起身苦笑,“居然没人告诉过你吗?连我妹妹都有……如果你没有,也不一定就不是乔金?德朱里的儿子,但如果你有,毫无疑问是我的弟弟。”

    心上的重担瞬间减轻了大半,赛尔西奥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

    “别担心你的妹妹们。她们现在对伊森没有任何用处,所以也不会有任何危险。”博雷纳提到那个暗中策划这一切的人时。脸上的神情总是分外复杂,“我保证她们会得到很好的照顾,或者晚几天把她们也送到灰岩堡……”

    “不要!”赛尔西奥和贝林几乎异口同声地反对。

    “……我母亲……不太喜欢玛卡德琳公主……”贝林目光闪烁地解释道。

    博雷纳突然想起某些传言,了然地点了点头。

    .

    “我会送你们一程。但我不能跟你们一起回去。”伊斯平静地说。

    这是艾伦意料中的回答,但接下来的话却出乎他的意料。

    “我知道你们担心我……”伊斯看了看一言不发却显然不怎么高兴的娜里亚,“放心,我不会再追着斯科特跑了。因格里斯帮了我不少忙,我答应会把继承的那些东西写给他……所以我会待在远志谷。我发誓我不会乱来,而且如果我真想乱来,那个老头子也绝对有办法对付我。”

    伊斯的语气有些别扭,但这是实话。

    这似乎也是最好的办法。没有多少人能进入远志谷,即使能够进入。艾伦相信不管是什么样的冒险者团队或者雇佣兵,都没办法应付传说中的*师因格里斯?奈夫和一条冰龙的联手——稍有脑子的人都不会去自寻死路。

    唯一的问题是,伊斯是不是真的会“不再追着斯科特跑”。

    艾伦捻着自己的胡子。如今最重要的是先把埃德送回家。只要能让伊斯在远志谷安分一阵儿,等埃德的安全得到保证,他就可以再回来盯着伊斯……

    做个父亲可真不容易——艾伦暗自感慨着。

    “那个厉害的*师不能嗖一下就把我们全都送回埃德家的城堡吗?”娜里亚问道。

    她并没有立刻反对“把伊斯一个人丢下”,艾伦觉得这个是个好兆头。

    “哦,据我所知,‘厉害的*师’通常都不能这么用。”泰丝严肃地说。“这一定是一种神秘的诅咒。”

    诺威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开口道:“我们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最好别太依靠魔法,没有什么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

    “意思是,最好别随便就欠了那个老头子的情,他可没那么好打发。”伊斯对此表示同意。

    娜里亚微微叹了口气。

    “好吧。”她说,“我们走哪条路?”

    伊斯十分明显地松了一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娜里亚不同意。

    埃德抓了抓耳朵,像是刚回过神来,有点漫不经心地建议:“我们可以坐船?”

    他最近就算是清醒的时候也经常走神,而且远不如以前那么有精神,那让所有人都一致同意,要尽快把他弄回家。

    艾伦还没有开口,安塞姆?布玛,那个曾在斗兽场帮助他们脱身的骑士冲了进来,大声叫道:“卡沃大人!”

    “……出了什么事?”艾伦有些紧张,安塞姆虽然性急,却也很少如此无礼,连门都没敲就直接撞了进来。

    安塞姆带来的却似乎是好消息。

    “贝林回来了!”骑士的脸上有着按捺不住的笑容,他算是贝林的启蒙老师,从小看着他长大。

    但他的笑容迅速变成了焦虑:“但他跟伯爵夫人吵起来了!那个小王子看起来吓得够呛……您得去劝劝他们!”

    艾伦确信贝林不会跟自己的母亲吵起来——他根本不会跟人吵架。但赛琳嘛……她的不满和不安倒的确已经积累得太久。

    .

    赛尔西奥在黑堡中见过赛琳?格瑞安几次。他一直觉得贝林的母亲,这位伯爵夫人,虽然有些冷漠,却也总是优雅而淡定,与他认识的那些贵族夫人并没有多少不同——现在他得承认,他简直大错特错。

    博雷纳和他那位神秘的骑士只把他们送到能看见灰岩堡的地方就离开了。走到这座古老的城堡附近时,赛尔西奥既不安又有点兴奋——这就是传说中“长锤格瑞安”的城堡……乔金和凯兹亚曾经来这里做客,但那时赛尔西奥生病了,没能一起跟来,一直觉得有些遗憾。

    贝林倒是会给他讲述这座城堡和发生在其中的故事……但贝林真的相当不擅长讲故事,再精彩的故事都能被他讲得让人昏昏欲睡。

    贝林也几乎从来没有提起自己的母亲。赛尔西奥隐约知道塞琳?格瑞安并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他的侍卫长,却也从来没敢问为什么。

    他以为“母子不和”最多像他和凯兹亚那样……凯兹亚咆哮和摔东西的时候他就默默站在那里听着,说“对不起,母亲。”或者,“是的,母亲。”……

    赛琳?格瑞安既没有咆哮也没有摔东西,但感觉却比那还要可怕。

    她只是端正地坐在那里,连声音都不是太大,无可辩驳地说起家族与责任,誓言与荣誉,提起贝林当初的选择和他如今的处境……听起来都完全没错,十分在理,而且几乎没有一个词是责骂,却一句又一句地逼得贝林无话可说,脸色铁青地握紧了剑柄,让赛尔西奥心惊胆战。

    也许来这里是个错误。他不该把自己的灾难带到格瑞安家……

    “贝林!”

    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插了进来,阻止了那对母子越来越激烈的争执。

    艾伦,那个“被恶魔吃掉了一条腿”的冒险者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责怪地看着贝林:“既然带了客人回来,把他扔在一边可不是待客之道。”

    贝林垂头不语,倒是赛琳微微有些懊恼地看了赛尔西奥一样,勉强笑了笑。

    赛尔西奥尴尬地回以一笑。

    事实上他一进门,伯爵夫人就客气地跟他打了招呼并且吩咐侍女带他去休息,是赛尔西奥自己执意留下来,想要更郑重地向她道谢,但伯爵夫人的注意力很快完全转到了她的儿子身上,大概都忘了他还在这里。

    短暂的寂静之中,他的肚子里冒出了咕咕的几声怪响。

    脑子里有片刻的空白,红晕迅速从脸颊扩散到耳朵,赛尔西奥的脸在所有人的注视中瞬间烫得像是要烧起来。

    他忘了自己没吃早餐,没吃午餐,昨天的晚餐似乎也没吃……但这也未免太丢脸了!!

    那个黑发的女孩从她父亲身后转了出来,似乎强忍着笑意,过来拉住了他的手。

    “来吧,我给你弄点吃的。”

    她的语气和动作都相当随意,半点也没有把他当什么尊贵的王子——或者什么落难的王子。

    赛尔西奥垂着头跟她走了,不敢再去看任何人。半路上又一个他没见过的红发女孩跳了出来,嘻嘻哈哈地伸手像是要捏他的脸。

    “这就是那个小王子吗?挺可爱的嘛!”她快活地叫着。

    赛尔西奥觉得她也挺可爱——可她越来越近的手让他完全不知所措,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一个高个子的金发男人轻松地从她背后一伸手将她抱到了一边,无奈地说着:“泰丝,别欺负小孩子。”

    ——他的耳朵是尖的。

    赛尔西奥瞪大了眼睛,相当失礼地猛盯着那对尖耳,直到坐进温暖的厨房里也没回过神来。

    那是个精灵吗?……传说中的精灵……

    ——来这里绝对不是一个错误!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