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时间的河流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十分清楚,碰上无话可说,非打不可的情况时,他就是个毫无用处的废物。【无弹窗小说网】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明智地选择了抱头鼠窜——最好是能够远远地躲开,躲到敌人的攻击范围之外,让伙伴们用不着因为顾虑他的安危而无法放手一搏。

    但他显然还不够快。伊斯变身后向后挪了一小步,差点把他踩个正着,泰丝在被冰龙那巨大的身躯挤开时一边抱怨着一边忍不住笑了出来。等埃德惊魂未定地拍着胸口,慌慌张张地试图找到一个正确的方向时,战斗已经开始。

    周围几乎是在一瞬间便乱成了一团。

    赛斯亚纳,年轻的剑舞者,犹如一阵疾风倏忽而至,轻易越过冰龙双翼的阻拦,掠过埃德身边时连眼角的余光都没给他一点,径直找上了诺威。

    在他眼中,或许只有另一个精灵才配做他的对手。

    他甚至还举剑行了个礼,只是动作实在太快,也没有给对手还礼的时间便毫不迟疑地发动了攻击。

    古老的双剑如骤雨般落下,在埃德看来几乎像是一片连绵的光幕,让诺威一时间都难以应付,只能连连后退,跳跃躲闪。

    埃德印象中的诺威似乎永远优雅敏捷,任何时候都游刃有余,还从来没有过如此狼狈的时候,那让埃德小小地担心了一下,一边躲闪着周围的刀光剑影向路边的森林中逃窜,一边不断地回头看着。

    诺威承认过他的速度远不及剑舞者。但他拥有更丰富的经验。他很快找回了自己的节奏,压制住了对方的攻势,赛斯亚纳的双剑似乎也随之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埃德松了一口气。抱头冲到路边一块岩石与大树的空隙里,乖乖地缩成了一团。

    起初他还能听见泰丝叽叽咯咯地边打边笑边说个不停,她的对手罗莎八成是她自己挑上的。罗莎脸上带着一点无奈的笑意,手下却又快又狠,似乎没有半点留情,没过多久,无暇分心的泰丝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埃德看向娜里亚——出乎他的意料。黑发的女孩儿并没有站在她断了一条腿的父亲身边,联手对敌,而是与阿坎一起对付着拜厄。曾并肩与亡灵战斗过的两人很有默契地一攻一防。但挟着无比怒火与仇恨的拜厄显然远比亡灵要难以应付。

    再多一个人帮手,他们或许至少能先击倒一个人……艾伦却不得不面对那个安静地挥舞着一对细剑的小个子男人。在对方提高了警惕而且准备充分的时候,要打败他,对一个瘸腿的老人并非易事。

    埃德紧紧地咬着下唇。瞪大了眼睛。忘却了呼吸,紧张地注视着每一个战斗中的同伴,狂跳不止的心脏撞击着肋骨,几乎要破胸而出。

    如果当初诺威教他用剑的时候他再认真那么一点点,或许……

    埃德努力压下自己的沮丧,那在此时毫无用处。

    冰龙长长的尾巴从他眼前呼啸而过,甩向前方的敌人,却终究还是差了一点……这条路位于两个山坡之间。狭窄的空间对它相当不利,但它却无法离开。对方的法师们也不知是已经给自己的同伴做好了防护。还是根本不在意,从一开始就肆无忌惮地狂扔着魔法。冰龙天生的抗魔能力让它能抵挡一部分的伤害,却几乎没有还手之力——法师们聪明地躲在一定的距离之外,连绵的攻击让伊斯无法使用喷吐,身边挤成一团各自对敌的人也让它束手束脚,而当它试图飞向法师,明亮的闪电便毫不犹豫地劈向了它庇护在双翼下的同伴们。

    他们与魔法之间唯一的屏障,只有它的身体与双翼。

    冰龙愤怒的咆哮在山间回响。在它笨拙地挪动着身体,试图在不伤到同伴的情况下攻击敌人时,埃德能清晰地看见那些魔法在它巨大的身躯上留下的伤痕,残破的鳞片之间,鲜血蜿蜒而下。

    它没办法再抵挡太久。

    埃德握紧了拳,如窒息般轻轻地抽了一口气——有什么东西,一句话,一个字眼,一种力量……它似乎就堵在他的咽喉间,却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吐出,反而让他如溺水般浑身发冷,眼前渐渐有黑雾弥漫。

    那不只是他的错觉——天色将暗,弯月藏身在薄纱般的云层后,在伊斯白色的鳞片上反射出寒光。

    模糊的视线中,埃德看见诺威将赛斯亚纳引向森林深处,大概是试图给冰龙留下攻击的空间,泰丝显然想要如法炮制,罗莎却只是在原地绕着圈子,一旦泰丝脱离便立刻攻向娜里亚和阿坎,让泰丝不得不回身继续缠住她。

    而拜厄……当娜里亚终于一剑砍上前圣骑士的右膝,让他跪倒在地时,黑发的女孩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欢呼——随后响起的却是阿坎的咆哮和艾伦的怒吼。

    娜里亚低呼一声,突然间向后倒去。暗色的血液在半空飞散,从拜厄的长剑上滑落,溅在他阴沉的脸上……也从娜里亚纤细的腰间晕开。

    埃德知道自己不可能看得那么清楚,他不是精灵也不是龙……却似乎连娜里亚苍白的脸上那一丝惊愕与茫然都完全落在他眼中。

    身体猛地绷紧,额头撞击在岩石上,却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他再也无法控制那些翻涌在他脑海之中,仿佛要炸裂般的情绪。惊恐,慌乱,愤怒,担忧,不甘,急切……

    娜里亚不会有事。他保证过!他向艾伦,向伊斯,向他自己发过誓,他不会让她受一点伤害……

    他不能让她受一点伤害。

    恍惚间他向着娜里亚伸出手去,像是想要托住她。但他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移动分毫……或者是不是真的做到了什么。

    他没有看见那一片随风掉落在他脚边的枯叶。忽然间诡异地向上飘起又落下。

    在那之后……他眼前的世界仿佛瞬间被搅成了粉碎,冲进时间的河流。

    ——连同他一起。

    .

    娜里亚后退了两步,迅速地站稳。长剑本能地横在身前,却有片刻恍神。

    她总觉得自己刚刚砍中了拜厄的,而且还伤得不轻……但那大概只是她的错觉,或者希望。拜厄的身上至少有一层防护,力度不够的攻击根本无法造成伤害。前圣骑士正试图从下至上划开阿坎的腹部,大个子则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不闪不避。似乎打算同归于尽般用他心爱的铁锤猛敲向拜厄的头。

    他会的招数不多,全凭天生的力量在战斗,但那惊人的力量已是足够的威胁。

    娜里亚向前冲去。准备帮阿坎格开拜厄的攻击,拜厄却已经被迫改变了招式,挥剑上挡。

    娜里亚的目光落在拜厄毫无保护,微微弯曲的右膝上——她能砍中他!要害之上的重重一击。即使无法突破防护也不会没用的……

    那个念头一闪而过。她却不知为何犹豫了一下,像是有某种神秘的力量阻止了她。当她回过神来时,机会已稍纵即逝。

    娜里亚恼怒地咬了咬嘴唇,重新加入战斗。伊斯的后爪带着风声从她身边掠过,落地时很明显地趔趄了一下,让娜里亚微微一惊,本能地想要抬头看看伊斯是不是受了伤。

    ——别分神!

    她几乎能听见艾伦的训斥声在耳边回响,终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全心攻向拜厄。她很清楚现在的情况对他们不利,对她这样的半吊子战士而言。尽力保护好自己,或者先帮忙击倒一个敌人,都比去担心远比她强大的冰龙要有用得多。

    她一直能看到眼角那些闪烁的光芒——金色的火焰,蓝白的电光,绿色的酸液……随着夜色的降临越发明亮夺目。皮肤在魔法之力的刺激下冒起一层寒栗,头发都像是要倒竖起来,但没有任何魔法伤害到了他们——伊斯保护了他们。

    她隐约感觉到法师们的攻击正在减弱。她对魔法不熟,但也知道再强大的法师,一天之中能够使用的法术也是有限的,只要他们能够坚持得再久一些,只要伊斯能支撑得再久一些……说不定连埃德都能收拾掉那几个无法可施的法师!

    再坚持一下……

    娜里亚在心底默念着,也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伊斯。

    在她的侧后方,一直沉默着的艾伦突然大吼了一声,另一个男人的惨叫声随之而起,又嘎然而止。

    娜里亚的嘴角向上挑了起来,那一点喜悦在视线中艾伦的拐杖敲向拜厄的小腿时绽放成一个明亮的笑容。

    她就知道自己用不着担心父亲。就算满头白发还断了一条腿,他也是世界上最棒的战士!

    拜厄黑色的双眼似乎变得更深了,深得就像一个能吸进所有光线的漩涡,让娜里亚不由自主地想要避开他的目光。

    “如果你一直跟着我们,你该知道伊斯不是那些邪恶的巨龙,他没做错过什么!”

    艾伦依旧试图说服拜厄放弃这毫无意义的战斗,但那个已经只剩下仇恨的男人根本充耳不闻,只是不顾一切地攻击着眼前的敌人。

    一声沉闷的撞击让所有人的动作都暂停了片刻——伊斯向一边歪倒的身体撞上了岩壁,又立刻一声不响地挣扎着站稳。

    艾伦微微叹了口气,明白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手下留情的余地,即使对不起朱尔斯……

    “住手!住手!都别打了!”

    诺威的声音从他们左侧的山坡上传来,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地顺着山坡冲了下来——诺威和赛斯亚纳,那两个从山坡的这一边打到另一边,已经消失了有一阵儿的精灵,此刻却像是已经化敌为友。

    “都住手!”诺威再次大叫,即使远远站在另一头的法师们也能清楚地听见他所说的每一个字:

    “亡灵……我们被亡灵包围了!!”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