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初见或重逢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阳光在圣骑士们的盔甲上闪耀。年轻的骑士们谨慎地逼近那去而复返的邪恶的生物——那巨大的冰龙既然胆敢回到这里,应该不会毫无准备。

    但那条龙旁若无人地收拢双翼,垂下了长长的脖子,看起来没有任何敌意。

    圣骑士们疑惑地看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艰难地拖着一条木腿从它的脖子上爬了下来,然后又和一个黑发的年轻女孩一起抱下……一具尸体?

    连牧师的咒语声都显得有些无力,眼前这情形实在是有些奇怪……

    “等等!等等!先别动手,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连一点耐心都没有!”一个盔甲只套了一半的身影慌慌张张地跑出来,挥手阻止了所有人的攻击。

    菲利?泽里认命地叹着气跑向冰龙。

    “你们是嫌我的日子过得太清闲吗?”他大声抱怨着。

    “相信我,如果有一点可能,我们都不会用这种方式出现。”艾伦的脸色难看得要死。

    娜里亚不得不把埃德沉重的身体放在了冰冷的地面,只抱住他的头——他怎么会这么重!

    菲利半跪在埃德身边,皱起了眉:“这小子又给自己找上什么麻烦了?”

    “斯科特说他的灵魂脱离了身体,只有圣者能帮助他。”艾伦黑着脸回答。

    “斯科特?”菲利一愣,“你们碰上他了?这事儿跟他有什么关系吗?”

    “一言难尽。”艾伦疲惫地靠在拐杖上,“拜托告诉我圣者在这里!”

    “她在……应该是在的。”菲利抓抓胡子。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们需要尽快见到她!”艾伦看着埃德毫无血色的面孔,越来越心急。瓦拉?辛格尔很快就会听说他们回来的消息,他得还给他一个毫发无伤的儿子……

    “我知道这是个过分的要求。但埃德毕竟也是克利瑟斯家族的后代,也许圣者能看在这个的份上帮帮忙?”

    “我尽力。不过……”菲利抬头看看了冰龙,“你最好也尽快离开,肖恩……”

    “它不能离开。”低沉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菲利吓得几乎跳了起来——他一直不明白肖恩?佛雷切为什么套着一身沉重的盔甲也能这样在他想要的时候无声无息地靠近。

    “肖恩……”菲利为难地开口,“你知道,它其实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它也只是为了救朋友才会回来……”

    “我只是说。它不能离开。”肖恩打断了他,无论从语气还是那张被盔甲覆盖的面孔都判断不出任何情绪。

    “我不离开。”白色巨龙开口道,声音在所有人的头顶轰然作响。“如果你们不放心的话……”

    一声风声过后,金发蓝眼的少年站在了阳光之下,毫无惧色地摊开双手:“我确信你们有办法困住我。”

    娜里亚不安地扯了扯他的衣袖,伊斯回给她一个微笑。

    “没事的。”他轻声说。

    娜里亚不知道他的自信是从哪儿来的。这里可是水神的神殿啊……

    肖恩点了点头。

    “没有必要……待在这里就好。”他说。仿佛一条变成人形的冰龙根本毫无威胁,“还有,圣者要见埃德?辛格尔。”

    他明明可以先说这句话的——艾伦恼怒地想着,却也只能沉默地跟着抱起了埃德的菲利,走进神殿。

    娜里亚踏出一步,又退回来,不知道是该留在这里陪着伊斯,还是该跟去看看埃德的情况。

    “去吧。”伊斯看出了她的犹豫。“我真的没事,老法师教了我一些脱身的法子……不管怎样我都能自保的。”

    娜里亚沉思片刻。还是摇摇头,站在了他身边。

    “我说过,再也不会留下你一个人的。”她轻声说。

    伊斯愣了一愣,唇边渐渐扬起无法控制的笑意。

    他们并肩站在白色的广场之上,伊斯甚至觉得那些在喷泉上跳跃的彩虹是他前所未见的美丽,而周围那些依旧谨慎地围成一圈的圣骑士——

    嗯,他们的盔甲看上去其实也没那么蠢嘛,毕竟斯科特也曾经穿过同样的盔甲……

    .

    神殿里安静得让艾伦有些莫名的不安。

    他并不是第一次踏入这里。当然,神殿里总是很安静的,尤其是在不允许普通信徒进入的地方,但不是像这样……仿佛失去生命般的死寂。连那些只要侧耳倾听就能听见,从不止息的流水声,都似乎已经消失。

    菲利的神情也不由自主地变得沉重起来,只有肖恩?佛雷切的脚步声依旧沉稳而有力,带着一成不变的节奏,敲响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面。

    埃德好奇地四处张望。他还从来没有如此深入神殿之中,周围刻画着各种有关水神和她的追随者的故事的浮雕,渐渐变成了质朴的,悬挂着壁毯和武器的光滑的墙面。埃德恍惚觉得他认识其中的很多东西,却又无论如何都想不真切。

    到最后,连那些充满历史的收藏也不再出现。蜿蜒向下的走廊两侧,石头里那些隐约可见,仿佛水纹般的淡蓝色纹路,便是唯一的装饰。

    走廊尽头是两扇同样质朴的大门,连门环都只是两个没有一丝花纹的银制圆环。

    肖恩在门前停下脚步,恭敬地开口。

    “圣者。”他叫道。

    艾伦没有听到任何回应,门只是无声地打开,柔和的光线之中,目光所及之处只有一个小小的喷泉,其中并没有圣者的身影。

    他疑惑地皱眉,但肖恩已经伸手拦住了想要上前的他。

    “只有埃德?辛格尔一个人可以进去。”

    艾伦瞪着他,很想问他:“埃德?辛格尔一个人要怎么进去?”

    然后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肖恩接过菲利抱在怀中的埃德。像扔一具尸体一样毫不客气地直接扔进了门内。

    埃德的身体在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滑出了好一段儿才停下来。

    艾伦甚至来不及阻止或指责,黑色木门已经严严实实地在他面前合上。

    他郁闷地看向菲利。圣骑士的紧绷的脸上有控制不住的惊讶——以及正在努力控制的大笑的冲动。

    肖恩却只是像一具雕像一样笔直地站在那里,仿佛刚才那突兀无礼的举动根本不是他做出来的。艾伦实在很想掀开他的面甲,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是“那个”肖恩?佛雷切。

    手指屈伸了好几次,艾伦终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静静的靠在门边,开始另一轮等待。

    埃德根本没留意自己的身体是以什么方式进门的。

    他听见了那突然响起的声音,温柔又亲切。熟悉又陌生:

    “欢迎,埃德?辛格尔……我一直在等你。”

    那让他不由自主地举步向前,在那个小巧的喷泉前停下脚步。柔和的日光从天窗上射了下来。在喷泉上架起一道小小的彩虹……以及,彩虹之上,一张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的面孔,正对他微笑。

    “我见过你……”埃德愣愣地开口。

    他当然没有见过被称为“最后的圣者”的费利西蒂。眼前这个慈祥的老妇人。微胖的脸上有着纵横的纹路。雪白发髻犹如山顶终年的积雪。

    但他记得她湛蓝的双眼,他曾不止一次在梦里见过。

    圣者爽朗地笑了起来,她的笑声和眼神一样,还一如少女般清亮。

    “你不是第一次对我说这句话了呢。”她说。

    埃德茫然地看着他——他曾经跟她说过话吗?为什么他一点也不记得?

    更重要的是……

    “为什么你要……这样?”他犹犹豫豫地对着显然是幻影的圣者比划了一下,“你跟我一样吗?”

    埃德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感觉还是有点奇怪。

    “不太一样。”费利西蒂轻快地回答,“不过,我都差点忘了呢。我得先教你回到自己的身体。”

    埃德从来不知道“有人教着学法术”是一件如此幸福的事!尤其还是费利西蒂这样耐心又亲切的老师。他没费什么力就掌握了方法,顺利地钻回了自己身体。

    那感觉就像是穿上了一件无比笨重的衣服——而且为什么屁股那里会有点痛?

    “你得原谅肖恩。他最近的心情很难好得起来。”圣者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也许以后他都不会给你什么好脸色……但他也会是那个会没有任何条件地帮助你的人。你可以相信他,埃德。”

    埃德活动着僵硬的四肢,他没怎么听明白。肖恩?佛雷切这种人,他只要远远地躲开就好了嘛。

    “我有太多东西要告诉你,简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圣者歪了歪头,有些苦恼的样子。

    “也许……你可以先告诉我,我的灵魂到底会什么会跑出来?”埃德不安地摸索着自己的身体:“不会什么时候又来一次吧?”

    虽然是很难得的经历,他也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你的灵魂之中充满了力量……连你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力量,而你的身体还没有学会容纳,只需要一点外力,就很容易分离。”圣者叹着气,“斯科特并不是有意的,但他的确差点害死了你。”

    “斯科特……”埃德犹犹豫豫地问,“你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选择了一条太过艰难的路,而我已经帮不了他什么。”圣者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悲哀。

    “可你是圣者啊。”埃德天真地睁大了眼睛,“人们都说圣者如神一般无所不能。”

    “我也不过是个人类,你知道的,埃德。”

    埃德挠挠头:“我们真的见过面吗?因为我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除了在做梦的时候……可我梦里的你……”

    他用手比划到腰间。梦里那个小女孩大概也就这么高吧……

    “那其实不是我……至少不全是。”圣者微笑着,“我忘了,半精灵拿走了你的记忆……那或许是为你好,但我从来不觉得‘遗忘’是前行所必须的。唯有‘记得’,才能学会接受,和选择……”

    埃德怔怔地看着她,眼前却忽然有雪花飘落。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