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失落的记忆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呆呆地站在一片皑皑白雪之中。【全文字阅读】

    狭窄的山路,连绵的群山和森林,都完完全全被白雪所覆盖,周围寂静无人,也没有一点声音。

    雪花落到了他的睫毛上。春天降临之后突然又下起雪也不是不可能的,如果是暴风雪,眨眼间就能像这样把整个世界变成一片雪白,可是……人呢?

    他茫然地向后看看,又向前看看,他能分辨得出这就是他们撞上拜厄和他的雇佣兵们的地方,可是……

    人呢?!

    雪地上只有他自己的脚印,甚至连一点打斗过的痕迹都看不出。

    他还记得自己缩在那个岩缝里,他记得娜里亚似乎受了伤……

    然后一眨眼,就只见铺天盖地的白雪,在月光下冷冷地闪耀着。

    做梦吗?——又做梦?

    不管是哪个神,不管是为了什么,这可真是够了……

    埃德蹲下来,拿手指在雪地上戳了个洞。

    他能感觉到冷——他能感觉到积雪独特的触感,他能感觉到指尖因为寒冷而微微的刺痛……

    不是梦。

    埃德心不在焉地把冻痛的手指含到了嘴里,他的脑子也像是被冻住了,完全想不出任何东西。

    或者他只是不敢去想……不敢去想他是不是一个人被留在了这里

    不会的!伊斯和娜里亚不会把他扔下,诺威不会。泰丝不会,阿坎不会,艾伦也不会……

    那么或者更糟。所有人都已经死去。而他不知怎么,一个人活了下来。

    他一定是忘了什么……人会在什么时候选择彻底的遗忘?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那一定是他完全不能接受的。

    埃德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怔怔地盯着雪地上那个被他戳出的洞。

    雪花不紧不慢地飘着,很快,那个小洞便完全被掩盖,再没有一点痕迹。

    埃德猛地跳了起来。放声大叫:“伊斯!娜里亚!艾伦!……”

    他近乎疯狂地叫着每一个人的名字,听着它们在山中一遍遍回响。却没有一点回应。

    “伊斯!——”

    最后他终于丢脸地哭了出来,紧握着伊斯宣称“是我的”,却始终没再拿回去的手杖,开始在雪地上没命地狂奔。

    他抽抽噎噎。眼泪冻结在脸上,这样子看起来绝对蠢死了,可是……没人会看到。

    没人看着他。

    无尽的恐慌终于以灭顶之势席卷而来,它追上了他,淹没了他……或许终究会将他溺死其中。

    脚下一滑,埃德整个人扑倒在雪地上,依旧紧紧地握着那根手杖,呆呆地脸朝下趴了半天,又挣扎着爬起来。

    他不知道要去哪儿。他不知道要怎么办,他还不如死了的好……但他总不能一直这么趴在这里啊……

    埃德?辛格尔,看看你一个人能走多远——在银牙矮人的矿坑里。精灵曾这么对他说……

    可如果真的只剩下他一个人,他根本连走都不想走。

    但他终究还是咬着牙爬了起来。

    他至少该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哪怕真的所有人都死了……谁杀了他们,拜厄?莉迪亚?某个神?……无论是谁,他会报仇,他会的……

    他抽着鼻子,在心里对自己发着誓。埋头向前——或者该向后?没有艾伦,他根本不知道前面的路要怎么走。

    没过多久他又摔了一跤。那让他泄气的又在雪地上趴了半天,直到听见雪地上那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才惊喜地猛抬起头来。

    “娜里亚?……”

    但来者并不是他期待中的人……他本该听得出那不是她的脚步……

    他不其然地对上了另一个人的双眼。

    明亮的蓝色双眼,犹如斯塔内斯特尔的湖面,沉静中却还透出几分稚气,好奇地盯着他看。

    埃德呆滞的目光向上移——这个不知从哪里钻出来,蹲在他面前的俏丽女孩,脸颊红润,鼻梁挺直,眼角微微上挑,最引人注目的却是那一头雪白的长发,在头顶扎成一个高高的马尾。

    “……我见过你。”他神情恍惚地开口,依稀想起自己好像对精灵说过同样的话。

    听起来活像是某种蹩脚的搭讪,但他的确见过她。

    不止一次,他在梦里见过她,白发蓝眼……但比眼前的女孩还要更小一些,皮肤更光洁,眼神更温柔……

    “你跟第一次见面的女孩都是这么说话的吗?”女孩嗤嗤地笑着,向他伸出一只手。

    埃德抓住那只手,爬了起来。

    女孩的手指细长有力,手心却出乎意料地粗糙,感觉有点像娜里亚握剑的手。

    “我见过你!”他肯定地重复。

    “或许吧。”女孩无所谓似地耸耸肩,“你这是要去哪儿啊?你干嘛要跑到这里来?看你像个贵族的少爷,可不该一个人往这样的深山里钻。像你这么摔啊摔的,摔到明年春天都走不出森林呢。不是我要吓你,这附近的林子里还有地精哦,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会撞上巨魔,你见过巨魔吗?它们长得可难看啦……”

    女孩说话很快,但吐字清晰,听起来就像一阵铃声响个不停。

    “我也……不知道。”埃德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且听起来似乎也根本不用他回答。

    女孩看他的眼神充满了同情,像是在看一个十足的傻瓜。

    “你有……看到我的同伴们吗?”埃德怀着一丝微弱的希望问道,“一个金发的精灵,一个红头发的小个子女孩,还有一个金发的年轻人,一个大个子,一个有卷卷黑头发的女孩儿,一个瘸了条腿的老人……”

    他声音在女孩越来越同情的目光中低了下去。

    她大概觉得他是个疯子或者傻瓜?既然如此……

    “或者,你又没有见到过一条龙?一条冰龙,白色的,头有这么大。”他用手比划着。

    女孩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真有趣!”她说。

    意思大概就是……没见过。

    埃德沮丧地放下了手。

    “不管你要去哪儿,找什么人,天这么黑,又这么冷,你最好还是先跟我回家吧,不然你准会冻死在路上,或者被什么野兽吃掉……嘿,你还拿着根手杖呢,难道你是个法师?”

    女孩像是这才注意到他一直紧握的橡木手杖。

    埃德摇摇头。他连牧师都不算了啊……

    “来吧来吧。”女孩没再多问,向他招招手,也不等他回答便自顾自地转身向前走去,埃德只好跟上。

    “我叫埃德。”走出几步他才想起来,还没有介绍过自己,“埃德?辛格尔。你呢?”

    “你不是见过我吗?”女孩头也不回,随口取笑着。

    那大概是不想告诉他的意思。

    埃德识趣地闭上嘴,没过多久又忍不住开口:“你家在附近吗?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女孩回身看了他一眼,似乎若有所思。

    “我听到一个声音。”她说,“我听见有人告诉我,让我来这里……她说有人需要我的帮助。唔,她好像总是对的。”

    这绝对是埃德没有料到的回答。

    “她?”他呆呆地重复。

    “也可能是‘他’?”女孩歪了歪头,“我也不知道,可我觉得那是个女人。”

    埃德伸手抓住了吊在胸前的小盒子——即使碎为齑粉,他也还是带着它,那个“选择了他”的倒霉的水晶球……尼娥的选择。

    女孩继续向前走去,高高的马尾在身后甩来甩去,少见的白发光滑而明亮,在月光下犹如银丝。

    ——“她天生白发。”

    “费利西蒂……”那个名字从埃德的双唇间滑了出来,“你叫费利西蒂?”

    “啊……说不定我们真的见过呢。”女孩轻声笑着,有些诧异,但没有否认。

    埃德闭上了嘴,茫然地跟着她,脑子里一片混乱。

    如果走在他前面的女孩真是水神的圣者费利西蒂……她怎么可能如此年轻!!

    他这到底是……跑到了什么地方啊?

    “请问……”他小心翼翼地开口问出一个傻问题,“这里到底是哪儿?”

    就算费利西蒂告诉他,“这是在你的梦里。”他也不会觉得奇怪……不,那才能解释他面对的这一团莫名其妙吧!

    女孩却给了他一个太正常不过的答案:“村里的人叫这里北山,或者艾维尔山,再往前不远是碎音山谷。这里已经是鲁特格尔的境内啦,听你的口音是比这里更靠南的人嘛,维萨还是卡尔纳克?如果你连这里是哪儿都不知道,又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啊,对,我忘了,你还有同伴的……”

    听起来,就算埃德一句话不说,她也能自己一刻不停地说下去。水神的圣者年轻时原来是这么个像泰丝一样多嘴多舌的小姑娘吗?或者这只是另一个名叫费利西蒂又天生一头白发的女孩?甚至可能是费利西蒂的后代,一样有着能与尼娥沟通的能力?

    埃德说不清自己希望真相是前者还是后者……无论哪一种情形,似乎都意味着更大的麻烦。

    他也知道自己真正该问的问题——“现在是哪一年?”

    但他默默地跟在费利西蒂身后,茫然地盯着她甩来甩去的马尾,犹豫了又犹豫,却始终鼓不起勇气,问出那句话来。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