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龙牙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埃德不可避免地有点无精打采。【无弹窗小说网】当他打着呵欠,溜溜达达地晃进大厅,娜里亚正精神十足地往长桌上摆着早餐,瓦拉微笑着站在一边,看向埃德的眼神相当地意味深长。

    埃德打个寒战,猛地清醒了过来。

    “艾伦在哪儿?”他浑身不自在地问道,“有收到诺威的消息吗?伊斯呢?他还没睡醒?要我去叫他吗?……”

    “……你到底想要我回答哪一个问题?”娜里亚忍不住瞪着他问。辛格尔夫人在旁边,她不好意思像平常那么挖苦埃德,更不能随便动手,但这家伙真是一大早就让人想要照着他的头来上一记。

    埃德挠了挠脸,嘿嘿一笑。

    “伊斯起得可比你早。”瓦拉走过来整理着儿子乱糟糟的衣襟,责备似的扫了他一眼,“艾伦叫走了他,去看看你能不能找到他们,叫他们来吃早餐吧。”

    “我打赌他们又有什么事想要瞒着我们。”娜里亚不满地叉起腰,“有人送来一个盒子,指名要交给艾伦,那绝对不是什么受欢迎的礼物,艾伦只看了一眼就立刻关上了盒子,脸色也不太对劲,而且他还不肯给我看……”

    “谁都会有秘密,孩子。”瓦拉微笑着,“我确信,如果你父亲有任何事瞒着你,也只是为了保护你。”

    娜里亚的脸微微一红:“我知道……我只是担心有人来找伊斯的麻烦。”

    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了。他们费了那么大的力才找回伊斯……

    “别担心,我已经派人去雇更多护卫。包括法师……我不会让克利瑟斯家的人在这里受到任何伤害的。”瓦拉笃定地说。

    “克利瑟斯家的龙。”埃德心不在焉地纠正。如果他真的成为水神的牧师,也许来找麻烦的人也会多一些顾虑……

    意识到他在为自己“去当个牧师”的选择寻找各种理由,他不禁有些懊恼——那是否意味着他其实并不真的想当牧师。或者并没有那个资格呢?

    再说,他实在也没有什么拯救众生或引导他人信奉水神的**……

    艾伦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抬头望向那个老人,埃德立刻意识到娜里亚的担忧并不是毫无理由。艾伦的神情的确有些沉重,而他身边的伊斯却一直低着头,像是不愿接触任何人的目光。

    “啊,看来我们来得正是时候。”艾伦故作轻松地开口。

    “……我猜你的意思并不是指‘正好赶上早餐’?”娜里亚问道。如果艾伦不打算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哦。真见鬼,这是在克利瑟斯堡,作为客人。她可不能端起早餐直接扔到院子里去……

    伊斯终于抬头看了艾伦一眼。埃德从未见过他脸上有这样的表情,带着哀伤,迷茫与恳求……

    “由你决定,伊斯。”艾伦语气平静。

    伊斯的目光缓缓掠过自己的朋友。终于沉默着点了点头。

    .

    伊斯被艾伦叫过去的时候。也以为已经有人找上门来。他一早就知道自己得尽快离开,虽有一丝怅然,却也并不意外。

    这里每一个愿意接受他的人,对他来说都是无法替代的珍宝,但他苦涩地意识到,他保护他们最好的方式,就是远离。

    但艾伦只是递给他一个木盒。

    那是个精致的木盒,不算贵重。却也不是随手就能在街边买到的东西。

    “今早有人送来这个。”艾伦声音有些发涩。

    伊斯疑惑地看他一眼,随手打开了盒子。

    ——目光冻结在那一片莹白之上。

    仿佛被一柄巨锤迎面击中。伊斯的脑子里嗡地一响,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脸上的血色一瞬间褪得一干二净。

    然后他惨白着脸啪地一声合上了木盒,怒视着艾伦。

    “这算什么?!”他低吼着,“如果你想要提醒我什么……我确信我记得其中每一个细节,我只是不知道你们还留下了这样的‘纪念品’!”

    木盒在他痉挛般紧握的手中发出啪的一声轻响,裂开了一条缝。盒子里的东西不会发光,但从裂开的缝隙里露出的那一线白色,却白得如此刺眼。

    他无法控制语气中的愤怒——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艾伦非得撕开那一道伤口。

    “伊斯……”艾伦无奈地提醒,“我刚刚说过,这是今早有人送来的吧?”

    伊斯一愣,脸上渐渐泛起尴尬而愧疚的红晕。他以为他可以原谅,他以为他已经原谅……但或许在他心底,眼前的人,除了是他的“父亲”,也同样是他的仇人。

    “所以我猜得没错……”艾伦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得到它的人是想干什么——威胁,嘲弄还是试探……但我知道你会想要独自面对这些,就像你哥哥一样。年轻时我也以为这样才算得上勇敢……”

    他自嘲地摇摇头:“也或许我只是失去了年轻时的勇气。但我希望你知道,伊斯,你有朋友和家人,你并不需要独自对抗这个世界。你可以选择一个人战斗,而让关心你的人无时无刻为你担忧,甚至盲目地陷入更危险的境地,也可以选择和他们并肩面对一切。”

    伊斯垂下头,他隐约觉得这些话,艾伦并不止是对他说的。

    他的确不想让任何人再为他而卷入任何麻烦之中,但他也同样了解明知所爱的人身处危险,却因为一无所知而帮不上任何忙的焦躁,无力……甚至愤怒。

    ——朋友之间不该有秘密。

    埃德总是这么说……而埃德似乎总是对的。

    “我要怎么……告诉他们……”他轻声开口,语气彷徨。

    .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埃德疑惑地盯着那个躺在木盒里的东西。那像是一块被打磨过的白色的石头,平滑的表面有着莹润的光泽,形状像个凿子,足有他的小臂那么长……

    似乎有点眼熟。

    脑子里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他突然知道这是什么了。

    “这是龙的牙齿!”他脱口道,“……伊斯你掉了一颗牙?”

    即使满怀心事,伊斯也不禁哭笑不得地瞪了他一眼。

    “我猜这不是他的牙。”娜里亚说。她很想伸手摸一摸,但伊斯目光中的某些东西阻止了她。

    “这的确是龙牙。”艾伦说,“属于一条古老的冰龙……它被称为冰芒,安克拉玛拉斯?冰芒——伊斯的母亲。”

    埃德瞪大了眼睛——当然啦,伊斯毫无疑问有个母亲,一条龙,他只是很少想到这个……

    “所以,你真的曾经是个蛋……”他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怔怔地说出了口。

    瓦拉轻轻咳嗽了一声,恼怒又无奈。她的宝贝儿子似乎总是缺乏紧张感,永远游离在状况之外……她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走运地完成他的寻龙之旅的。

    娜里亚咬住嘴唇才没有笑出来。现在显然不是适合大笑出声的时候。

    连艾伦脸上凝重的表情都有一瞬间的破裂,但他终于控制住了自己,接着埃德的话说了下去:“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的确还是一颗巨大的龙蛋。”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这么多年过去,年老的战士惊讶地发现,每一个画面依旧如此清晰,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他记得他们攀上艾斯特洛峰顶的时候,并没有指望真的能在那里找到一条龙。斯科特手上那张地图显然并不古老,标注其上的巨龙的位置,多半也是假的。但他们反正也没什么急事,陪着斯科特跑上一趟,就当完成他一个心愿也好。

    他们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搜索。艾斯特洛峰上并没有什么适合巨龙居住的洞穴,如果不是尼亚在黑色岩石间发现了巨龙的抓痕,他们原本已经准备离开。

    那几道痕迹看起来已经很有些年月。他们猜测这里或许真的曾经有过一条龙,但可能已经不在了,因为周围已经多年没有任何人看到或听说过什么龙的消息。斯科特却因为那几条抓痕而激动不已,固执地不肯离去。

    他们只得继续在光秃秃的山顶上徘徊,直到有一天,看见山顶那圆圆的无名之湖冰封的湖面,忽然破裂开来,掀起巨浪……

    安克拉玛拉斯的洞穴入口,藏在冰湖之下。

    当他们怀着兴奋做好一切准备,小心翼翼地潜入湖底,却被那从无人得见的美景所震撼,几乎忘掉了危险。冰湖下的世界宁静而神秘,半透明的冰层带着温柔的浅蓝,安克拉玛拉斯在湖底砌起的冰墙,更是透明得仿佛水晶筑成,隐隐波光在其中闪烁不定,犹如梦幻。

    而那安卧在一片寒冰之中的巨大冰龙,白色身躯有着令人敬畏的力量与优雅,仿佛居住在冰晶宫堡中的女王。

    发现闯入其中的冒险者时,安克拉玛拉斯?冰芒只是抬起头颅,静静地看着他们,没有愤怒的咆哮,没有轻蔑的的嘲弄。

    它巨大的金黄色眼睛里似乎只有无尽的厌倦。

    “……我们应该离开。”

    艾伦记得半精灵在他身后如此低语。有一瞬间他也觉得似乎不该来打搅这条巨龙的安宁,至少,他们并没有听说它做过什么邪恶之事……

    但矮人已经如雷鸣般怒吼着冲了出去,而斯科特紧随其后。

    莉迪亚的咒语声响起时,艾伦知道,他们已经没有退路。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