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冰封之湖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艾伦一眼就看见了娜里亚腰间那柄式样简朴却显然年代久远的长剑,又一次在心中叹息,不知道自己对年轻人们的“信任”是不是有些言之过早。【最新章节阅读】

    “如果我有这样一柄来路不明的好剑,可不会急着这么四处炫耀。”他不得不开口提醒。

    娜里亚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微微有些恼怒:“我只是想找地方试试剑,又没打算拿着它出去四处叫唤‘嘿!来瞧!我有一柄了不起的魔法长剑!’”

    那些宝藏的存在,她问过伊斯是否要告诉艾伦,伊斯一脸别扭地不置可否。而娜里亚想来想去,觉得他们压根儿也不可能瞒得过艾伦,只能自欺欺人地决定,不管怎样,她不会告诉艾伦,就算艾伦显然什么都知道了,她也只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这事儿做起来可比想象的难——她这辈子从来都有什么说什么,一点儿也藏不住。在艾伦一脸无奈地摇头的时候,她已经忍不住凑了过去,在父亲耳边神神秘秘地说:“伊斯说这柄剑上附加的魔法可以让我拥有无人能及的速度,就算是精灵也不一定跟得上哦!”

    她亲爱的老父亲却兜头给她浇下另一桶冷水:“你以为只要挥剑的速度够快就行了吗?如果你的脚步,你身体的节奏无法跟上,那只会让你死得更快而已。”

    娜里亚不高兴地撇着嘴,却无法否认。她不止一次见过诺威和赛斯亚纳的战斗方式,令人眼花缭乱的可不只是他们挥剑的动作而已。

    “所以我才想要找个合适的地方练习!”她为自己分辨着。“伊斯那家伙答应陪我练剑的……呃,这又是怎么啦?”

    就在他们前方,埃德正拖着伊斯慌慌张张地冲过来。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肖恩?佛雷切在大厅里!——他为什么会来!不是说好了叫菲利和艾瑞克来帮忙的吗?!”

    克利瑟斯堡的小主人惊恐得活像只看见狐狸钻进了窝里的小鸡。

    连艾伦也微微一怔。在确定那颗龙牙是属于伊斯的母亲之后,他们猜测隐藏在后的人多半是莉迪亚,而目的显然是引诱伊斯或者艾伦回到艾斯特洛峰顶的冰湖。

    如果真是这样,那里必然会有陷阱。瓦拉建议他们留在城堡静观其变,伊斯的神情却让艾伦明白,在他母亲的尸骨被亵渎的时候,他可不会乖乖躲在城堡里。

    考虑再三。艾伦觉得干脆带着伊斯去艾斯特洛,看看敌人到底有什么打算。谨慎起见,他当然得找上几个帮手。而对付死灵法师……有什么比圣骑士更好的帮手呢?柯林斯神殿就在半天的路程之外,既然他们已经不打算把伊斯当成敌人,不好好利用未免太过浪费。

    他当天就写好了信派人送给菲利,以他所掌握的死灵法师和拜厄的消息为交换。希望能得到柯林斯神殿的帮助。肖恩应该不会反对……但他可没料到肖恩自己也会跟过来。

    “埃德?辛格尔。别这么没出息,这是你的家,肖恩是你舅舅的舅舅……而且你不是还想去做水神的牧师嘛?看到他就吓得逃走可不行。”

    娜里亚一本正经地教训着,抓住埃德的手臂就往大厅里拉。

    ?

    埃德承认娜里亚说得一点也没错——但看见肖恩那身冷冰冰又光洁如新的盔甲时,他还是忍不住心里一抖。

    这的确是他舅舅的舅舅……可他舅舅不也一样怕得都不敢回家嘛!

    想到这一点,埃德顿时心安理得地缩在了艾伦的身后。

    肖恩难得地取下了头盔。长年隐藏在铁甲后的皮肤苍白如纸,他的面容也并不是埃德想象中那样,每一根线条都仿佛刀削斧琢。严厉得近乎苛刻。圣骑士团长的脸颊略显清瘦,花白胡须和头发都削得极短。干净清爽,一丝不苟,黑色双眼目光锐利又深不见底,看起来虽然绝对不是什么温和的人,却又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敬意。

    “我本打算去神殿向您和圣者致谢。”瓦拉神情自若地欢迎着不请自到的客人,“感谢你们不计前嫌,救了我的儿子。”

    她回身向埃德招手,埃德不得不从艾伦背后挪出来,故作镇定地走到肖恩的面前,努力挤出一脸感激涕零的笑容。

    他发誓肖恩看向瓦拉的眼神是矜持却有礼的——转向他时却瞬间变得冰冷如刀。

    埃德头皮一阵发麻,在神殿时曾感觉到的那种莫名的杀气绝对不是他的错觉!这位肖恩?佛雷切大人看起来相当、相当地不喜欢他……可他到底做了什么?!

    像是察觉到整个大厅里突然降低的温度,艾伦举步向前,客气地开口:“这可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他瞥了一眼神情尴尬的菲利?泽里,“我不知道菲利跟您说了什么,但这件事似乎还没有必要劳动您的大驾。”

    肖恩扫了他一眼,淡淡地扔给他一句话:“我来并不是为了帮助你或者那条龙。”

    艾伦顿时无话可说。对付死灵法师的确原本就是圣骑士的职责……

    “让我们尽快解决这件事。”圣骑士团长向瓦拉礼节性地点点头,戴回了头盔,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菲利一脸无奈地对所有人挥挥手,紧跟了上去。

    埃德拍拍胸口,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本打算和伊斯他们一起去艾斯特洛峰顶的……现在却忽然间有点犹豫。

    “……所以他到底是来干嘛?”娜里亚不高兴地问道,“既然‘不是为了帮助你或者那条龙’,他干嘛不直接去艾斯特洛找那些死灵法师的麻烦嘛!”

    伊斯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肖恩走进来时他就在这里。他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人注意到。那不近人情,几乎被所有人所畏惧的圣骑士团长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就像他不是什么变成人形的冰龙或者他外甥收养的孩子。只是个毫无关系,无足轻重的普通人。但他取下头盔时,目光曾迅速掠过空旷的大厅,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怀念。

    那一瞬间他到底想起了什么?

    斯科特提起过自己为什么会成为圣骑士——他十二岁时,父母意外去世,在双亲的呵护中长大的斯科特,噩梦降临时茫然无措。他甚至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为父母的去世而哀恸。就陷入了一堆他从未见过的“亲人”的包围。即使不复昔日的辉煌,克利瑟斯家族依然有不少后裔,大部分空有贵族之名。却没有自己的领地。克利瑟斯是一座破败的古堡,领地也很小,但总是聊胜于无。

    那个时候,如果不是肖恩?佛雷切穿着那身似乎从不脱下的盔甲走进城堡。斯科特不知道自己和克利瑟斯堡都会落进谁的手里。那之前他并不喜欢这个过分严肃。脸上总是一点笑容也没有的舅舅。但当肖恩雷厉风行地解决了一切,走到他面前告诉他,城堡还是他的,领地也是他的,但他得开始学会自己解决一切的时候,他已经成了斯科特心目中的英雄。

    所以小时候,肖恩?佛雷切,也曾经是伊斯心目中的英雄……

    而这里。即便肖恩在二十几年里再没有踏进过一步,也毕竟是他唯一的妹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也是他为他唯一的外甥夺回的家园……如今,却已经属于他人。

    .

    再一次降落在艾斯特洛峰顶的冰湖边,伊斯只觉得心中五味杂陈。近乎浑圆的湖面看起来几乎没有任何变化——上一次它尚未冰封,这一次它正在化冻,浮冰间蓝色的湖水印出天空中丝丝白云,微风激起的涟漪相互撞击,四周也依旧静谧如昔……

    “这湖可真够圆的……水里有鱼吗?”埃德蹲在湖边,好奇地向着湖水低下头去。

    娜里亚却在东张西望:“那两个圣骑士在哪儿?他们不是打算穿着那身盔甲爬山吧?等他们爬上来,天都要黑了!”

    近乎神圣的宁静被打破,伊斯觉得他该有点生气的,但他没有。他甚至有一点高兴。那样的宁静——陪伴了安克拉玛拉斯?冰芒数百年的宁静,也同样是寂寞的。

    “肖恩?佛雷切虽然有些古板却不是傻瓜。”艾伦揉了揉断腿的痛处,“我猜他们已经在附近了。”

    没过多久,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证明了艾伦的猜测。肖恩和菲林出现在离湖边不远处的山峰上,从黑色的岩石间择路而下,大大小小的石块随着他们脚步滚落到湖边,甚至跳进了湖水里。

    “有鱼欸!”埃德开心地看着湖中一尾被惊扰的银白色小鱼跃出水面,连越来越近的肖恩都没能影响他的心情。

    艾伦无语地扭开了脸——也许他真的错了,这种毫无紧张感的家伙还是乖乖待在城堡里做他的有钱少爷比较合适……

    “周围没什么发现。”下到湖边的菲利告诉艾伦,“这地方真是鸟不生蛋……”

    他看了冰龙一眼,闭上了嘴。

    艾伦抬头看看山峰上那些偶尔闪现的、盔甲反射出的光芒,微微有些疑惑——来的人不止菲利和肖恩,还有不少圣骑士散布在周围,而他们显然是提前到达了这里……肖恩对这件事的重视超出了他的预料,那让他不禁开始怀疑,肖恩是不是知道什么他不知道的消息。

    但想要从肖恩嘴里撬出什么秘密,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洞穴在水底。”艾伦指指漂浮着冰块的湖面,“上次来的时候,凯勒布瑞恩破坏了一部分的岩石,整个洞都塌了,湖水涌了进去……”

    那时冰芒巨大的、已经只剩下白骨和鳞片的尸体还躺在它倒下的地方,艾伦对着它的头颅和空洞的眼窝看了很久,依旧能感觉到当年的兴奋与恐惧……但他可没法记得它锋利的牙齿是不是完好无缺。

    无论莉迪亚是在那之前还是之后取走的那颗牙,并且找人送给他,都显得有些奇怪。

    送牙来的是卡尔纳克村里的信差,他是在自己家的窗台上发现的那个木盒,压在盒下纸条写明了要送往何处,并且附上了一枚金币。

    老实的送信人高高兴兴地完成了他的差事。这种方式似乎也不太像是莉迪亚……但除了莉迪亚,又还能是谁?

    脑子里翻涌着无数疑惑,他看着肖恩?佛雷切一步一步,走进湖水之中。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