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往昔之影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不自觉地屏息以待。【全文字阅读】他不知道自己是期望看到怎样的魔法或奇迹。行走在水面之上?他们是要钻到水下,所以那没什么用处……那么,分开水面?还是召唤巨大的鱼来作为坐骑?……后一种画面似乎有点蠢……

    但出乎他的意料——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生恐错过了那奇迹发生的一刻,肖恩却只是一步步地踱入湖中,湖水泛起波纹,一点点没过他的双膝,他的腰间,他的脖子……最后,圣骑士整个儿消失在水中,很快连气泡都没再冒一个。

    湖面恢复了平静,甚至平静得有些诡异。

    “……他不会……淹死吧?”埃德担忧地问。

    穿着盔甲跑下水,连浮都浮不起来啊……

    菲利抱着双臂叉着腿爽朗地大笑了好一阵儿才反应过来,埃德并不是在开玩笑。

    “我们好歹是水神的骑士!”他哭笑不得,重重地敲了敲刻在自己胸前盔甲上的徽记,摇着头有些沮丧地大步迈进湖中。

    “有什么好得意的,不过是一个永久性的水中呼吸术而已。”冰龙喷出一团冷冷的白雾,不屑地开口,挥动双翼飞到湖面靠西的位置,一头扎了下去。

    它才不会让那两个圣骑士比它更先到达!

    夹着浮冰的波浪涌向湖边,拍上了埃德的脚面,一阵寒意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向后缩了一缩。

    “……嘿,我们怎么办?”娜里亚不满地叫道。

    艾伦扔给她一个小玻璃瓶。

    “喝下去,一口就行。短时间内你可以像鱼一样在水中呼吸。也不会觉得寒冷。”

    各种奇奇怪怪的魔法药水永远是非施法者的好伙伴,但也与魔法同样危险,艾伦在自己的冒险旅途中花了不少时间才学会如何灵活地使用,甚至调配出几种简单的药水。

    “短时间?多短?”娜里亚一边问着一边咕噜灌下一大口,那诡异的味道让她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足够长了。”艾伦瞪她一眼,一把抢过瓶子,小心地喝下一口之后塞给了埃德。

    他应该提前警告那两个激动的年轻人不要在水中张嘴的——这药水并不能阻止湖水灌进他们的喉咙里。但慌乱地扑腾了一阵儿。翻着白眼吐出几口水后,埃德和娜里亚学到了教训。开始用手比划着互相交流。

    然而他们的兴奋无可厚非。湖面之下全然是另一个世界,当被搅动的泥沙散去,清澈的湖水之中,被惊扰的游鱼历历可见。它们急速地穿梭着,犹如一道道银色的箭矢。头顶上漂浮的冰块间投下丝丝缕缕的光芒,仿佛能随水流轻舞,变幻不停的波光拥有某种奇妙的节奏,让人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埃德恍惚回忆起他的许多个梦境。那些水中之梦……他几乎能清楚地感觉到水流如何温柔地托起他的身体,如何微凉地缠绕在他指尖,如何低声向他倾诉……

    那感觉从未如此真实。

    有一刻他静止不动,懒懒地漂浮在水中。像一株自由舒展的水草,不知不觉间合上了双眼。

    一瞬间他似乎听见某种遥远的呼唤,飘渺如梦中之声。带着奇异的眷恋与温柔。

    ——你想要告诉我什么?

    他沉默地询问,却没有得到回答。

    娜里亚抓住了他的手腕,将他从梦里……或者是从另一个世界里拖了出来。

    他来不及分辨心底似曾相识的恼怒或遗憾。女孩的手指向前方,水底腾起巨大的烟雾——那是被冰龙搅起的泥沙,偶尔可见它身躯的某一个部分冒出来又消失,像是在与什么人或怪物搏斗。混乱而强大的水流撞向他们,娜里亚眼疾手快地拉住了艾伦的拐杖。才让他们不至于被冲散。

    娜里亚望向埃德。无需手势或语言,他们能看见彼此眼中的忧虑。

    但片刻之后,菲利从那一团泥雾里摇摇晃晃地钻了出来,打着手势让他们不必担心。

    过了好一阵儿他们才弄清,那不过是伊斯在清理通道中的岩石,试图钻进洞穴之中。

    .

    伊斯记得那个洞穴,清楚得就像他在里面生活了数百年。

    冰芒的巢穴原本是水下一个天然形成的巨大的空洞,在用魔法和寒冰封住了通道,排出其中大半的水后,它是一个近乎完美的藏身之地。水边有足够的空地供一条巨龙躺卧,顶上岩石间几道小小的裂缝会透下天光和风雪,也足以让冰芒察觉地面上是否有不速之客,但漫长的睡眠让它变得迟钝和虚弱……

    即使在冰芒死去之后,施加在岩石上的魔法也让它的洞穴长久地保持着原样,直到凯勒布瑞恩最终破坏了它。

    照艾伦所说,他那时还身处洞穴之中。他亲眼目睹地面向下塌陷,一侧的岩石崩裂坍塌,湖水迅速地漫了上来,渐渐淹没冰芒苍白而巨大的骨架。

    被凯勒布瑞恩拖向水面时,水底依然在震动着,升腾起的泥沙仿佛某种拥有生命的怪物,凶猛地向他们扑来。

    那让艾伦相信,通道被毁得相当彻底,甚至洞穴也可能已经完全坍塌,冰芒的尸骨将永远埋藏在那水底的坟墓之中,再也无人知晓,无人得见。

    如果真是这样,或许倒是件好事……作为魔法生物,巨龙的身体从头到脚都是难得的魔法材料,鳞片和角更可以用以铸造屠龙的武器,只不过那些古老的方法或许早已被人遗忘……伊斯当初离开这里时,思绪混乱而茫然,否则它不会把母亲的尸骨留在这里——

    它也一样把银牙的尸体留在了那座无名的山峰之巅。

    眼前所见让它的心情更加烦乱。碎石杂乱地铺在水底,仿佛某个古老文明的遗迹,那是它早已预料到的情形,但碎石间却有一个黑乎乎的洞口……那本该被完全毁坏的通道,显然已被人重新打开。

    它看着肖恩的身影消失在洞口之中,而菲利向它比划出的手势却像是让它“待在这里”。

    ——开什么玩笑!

    怒气油然而生。菲利还没来得及钻进洞口,冰龙尖锐的爪子已经抓在了洞口没有清理掉的石块上。

    它得把洞口弄大一点才能钻得进去……

    带着愤怒扑腾了半天它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愚蠢——它并不是只有现在这种形体。

    理智回到了脑海。变回人形的同时伊斯也冷静了下来,他一直等到泥沙散开,菲利带着艾伦他们游到洞口,才默默地一低头钻进了通道之中。

    身后一阵水流波动,一只手准确地抓住了他的右手——那是娜里亚。

    伊斯反手紧握,没有回头。

    通道极其狭窄,却几乎是笔直的。重新清理出通道的人显然很清楚洞穴的位置,而留在岩石上那奇怪的,犹如曾经融化般的痕迹,显然是某种魔法留下的。

    明亮的白色光芒刺破流水,钻出洞口时,伊斯一眼便看见了肖恩。圣骑士团长手中的光焰亮得几乎让他感觉到双眼一阵灼痛……那光芒照亮了整个水底的洞穴——洞穴残留的部分。

    这个曾经在寒冰的包围中显得晶莹剔透,宛如水晶雕琢的宫殿般的地方,如今只有黑色岩石参差交错,狰狞如梦魇。

    而伊斯最大的梦魇却是肖恩所在的那一片空地。

    那是冰芒倒下的地方。

    无数画面呼啸着冲进他的脑海。他清楚地回忆起所有的绝望、愤怒与痛楚——那些一直被他竭力隐藏在角落里,从不敢直视的……属于冰芒的,最后的记忆。

    他记得矮人的吼声,那如雷鸣般的战吼和他同样熟悉的爽朗的大笑声混杂在一起;他记得尼亚轻巧敏捷的身影,他手上锋利的匕首不再是为他削出小小的箭矢而是扎在它的关节之间,带来难以忍受的痛楚;他记得那犹如鬼魅般的半精灵牧师,也记得艾伦,记得正当壮年的战士在兴奋中依旧冷静的双眼……

    他记得是斯科特的长剑给了它致命的一击,在被莉迪亚的魔法轰成一片焦黑的胸前。

    剧痛骤然传来,眼前一片黑雾,他猛地向后缩去,仿佛有一双利爪正将他的灵魂他的身体撕成两半又扯成无数碎片,那无法形容的感觉像是他也死在了这里……

    缠绕在手臂上的一丝温暖将他从那深黑的漩涡中拉了出来。

    娜里亚显然意识到什么,不安地抱住了他的右臂。

    他颤抖着松开了娜里亚的手,几近粗鲁地抽出手臂,突然间只想要远远地逃离这个地方——他们是不一样的,永远都不一样,他根本不该回来……

    但娜里亚执拗地再次抓住了他的手腕。

    看着那双褐色眼睛里熟悉的固执和无言的恳求,他只是微微一挣便放弃了反抗。

    然后他才意识到,冰芒的骨骸不在这里。巨龙的骨骼并不重,很有可能在洞穴再次被水充满时被冲到了别的地方……

    伊斯茫然四顾,心中却十分清楚——它不见了。

    有人偷走了它。

    怒火再次席卷而来,焚烧着他的每一滴血液。

    那是最炽热却也最冰冷的火焰。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