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龙骨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埃德记得艾伦说过,他们喝下的药不但能让他们在水中呼吸,还能抵御寒冷。他不知道是自己喝得太少,还是药水开始失效——他觉得有点冷。

    起初只是皮肤上针扎似的细微的疼痛,然后寒意开始顺着血管侵入骨髓。他不由自主地连打了好几个哆嗦,缩起了肩膀抱住双臂,突然惊讶地发现水中仿佛有透明的花朵盛开在他周围。

    那是冰晶。

    不知从何时开始,它们无声地在水中绽放。一簇簇小小的冰晶在肖恩所制造出的冷光中看起来璀璨晶莹,犹如最珍贵的宝石雕刻出的精致花朵,反射出令人炫目的光芒,一点点长大。埃德的目光完全被它们所吸引,直至整个身体都在寒冷中僵硬疼痛,他才猛然意识到,那些美丽的“花朵”并不友善。

    冰冷的水波之中,他看见娜里亚用力摇晃着伊斯,那年轻人却像是毫无知觉,没有给出任何反应。肖恩向菲利做着手势,缓缓走向伊斯——他在水底也还是在“走”!脚步缓慢却坚定,跟在陆地上几乎没什么两样……

    埃德用力摇头,甩开那些总是自顾自钻进他脑子里的无关紧要的念头,意识到大事不妙——他见过伊斯如何将一条小溪冻结,让他们得以通过,这无疑是他的力量,却显然失去了控制……而水神的骑士会如何对付一条失控的冰龙?

    这种时候他对圣骑士的“仁慈”可不抱多少希望。

    他挥动双臂。猛踢小腿,迅速地冲向伊斯,庆幸这自己的四肢在寒冷中依然保持着灵活——艾伦的药还是有点用处的。

    谁都不相信他很会游泳……但他是真的很会游泳。更何况是在不需要浮出水面换气的时候。他像一条鱼一样在一团团越来越大的冰晶之间钻来钻去,很快甩开了游在他身后的艾伦,成功地在肖恩动手之前冲到了伊斯的身后。

    可是……到底该怎么办呢?

    他已经能看见娜里亚脸上焦急的神情,她甚至开始猛拍伊斯的脸,但那总是让他后脑生痛的力量,在水中对一条冰龙显然微不足道。

    而一簇在她脚下盛开的冰晶,那透明的花瓣似乎已经慢慢地覆盖上她的双脚。她却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

    脑子里转过一个念头,没时间仔细考虑。埃德猛地发力,直直地一头撞在了伊斯的后脑上。

    即使是在水中,这重重的一撞也让他好一阵头晕眼花,醉酒般胡乱挥动着四肢。

    但伊斯终于有了反应。

    他猛地回头怒视着埃德。金黄色双眼中的神情冰冷而陌生,白色鳞片覆盖着脸颊——但埃德早已经不会被这个吓到。

    他神情严肃地指向娜里亚被寒冰覆盖的双脚。

    对付眼前这条失控的冰龙他已经相当有经验。即使是在这种情形之下,伊斯也并非全无意识,他能看见,也能听见,而最快地让他恢复正常的地方法就是让他知道,他的朋友正因为他而身处危险之中。

    娜里亚也不解地低头看去,脸上一片惊讶。看起来她是真的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能抵御寒冷”的药效似乎有利也有弊。

    伊斯低下头,双眼迟疑地一眨。随即有慌乱和愧疚爬上他的面孔——埃德的朋友又回来了。

    水中的冰之花停止了生长,埃德回头看向默默停在了他身后的肖恩,下意识地挡在他和伊斯之间。

    他能感觉到肖恩从头盔上那两个洞里投来……或者说刺来的目光。几乎比冰晶还要寒冷,却坚持着没有让开一步,甚至在一阵恼怒之下,大胆地瞪了回去。

    ——我到底哪里得罪你啦!

    他真的很想这么大声问上一句。

    肖恩移开了视线。

    他给了菲利一个简单的手势,刚刚赶到的圣骑士无奈地耸耸肩,跟着他转身走向洞穴的出口。

    ——要跟他们一起离开吗?

    埃德向艾伦比划着。艾伦却看向伊斯。

    伊斯呆呆地垂头漂浮在那里,像是做错了事等待责备的孩子——自从发现自己做了什么。他就没有抬起过头。

    娜里亚翻了个白眼,埃德几乎能听到她没法出声的叹气。她一直就没有放开伊斯的手腕,这时不容反驳地一拉,带着伊斯游向出口。

    伊斯没有反抗。

    继续待在这里似乎确实也没什么用处——埃德回头留恋地环顾随着肖恩的远去逐渐暗下来的洞穴,想起少年时那一次失败的寻龙之旅。他们的目的地其实并没有错呢……但这里对伊斯来说,恐怕并不是多么美好的回忆。

    .

    爬上水面,周围沉闷的气氛几乎比沉重的水压还要令人难受。

    埃德只好猛甩着头,甩得满头水珠乱飞。

    “艾伦……你确信上一次你到这里来的时候,那条龙……冰芒的骨架还在这里?”菲利只好没话找话地开口打破令人窒息的沉默。

    “我确信。”艾伦语气沉重。潜入水中时他就意识到冰芒的尸骨可能已经不在……但亲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对伊斯来说显然更是如此。

    菲利疑惑地抓着头发:“那么你也确信这是莉迪亚干的?如果她一早就知道冰芒的骨架在这里,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弄走它?而且为什么又要让你们知道?这里显然没有陷阱,也没留下什么其他线索……”

    “我不确定——”艾伦说,“但知道冰芒在这里的人并不多,而除了莉迪亚,又有多少能这样无声无息地弄走一条龙的骨架?”

    洞口的大小不足以让冰龙硕大的头通过,无论是谁,都必然使用了魔法。

    “莉迪亚……她能把一条龙的骨架也变成亡灵吗?”埃德小心翼翼地问——一条骷髅龙,听起来既神奇又可怕,但一想到那是伊斯的母亲,他的兴奋之情就立刻降到了冰点。

    “绝对不可能。”艾伦回答。因为伊斯的缘故,如今这个世界上恐怕没几个人比他更了解“龙”这种生物了。

    “龙的灵魂无法召唤,更无法控制。它们的知识与力量一部分被后代所继承,一部分回归这个世界,你要如何从一朵花,一滴水里分离出原本属于龙的那一部分?”

    事实的确如此。但是……

    伊斯微微抬头。他想起了黑镰——像它那样以灵魂的形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巨龙的确绝无仅有,但如果莉迪亚真能找到并且控制它……

    他的心突突地跳了起来,不由自主地一阵恐慌。

    他无法想象冰芒以另一种形式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他必须得找到莉迪亚!

    “不是她。”

    肖恩说。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望向那如一柄长枪般笔直站立在一旁的圣骑士团长,许久无人开口。

    但肖恩大概是比凯勒布瑞恩更不爱解释。他以确凿无疑的语气扔下这句话——然后就当他根本没有说过一样,泰然自若地继续笔直站在那里,无视所有人的目光。

    “你怎么知道?”埃德终于忍不住问道,“有……有谁告诉你吗?尼娥……还是费利西蒂?”

    他的脸上带着期冀,换来的却是肖恩冷冷地一瞥。

    “圣者。”他回答,语气无比严厉,“你该称呼她为‘圣者’。”

    埃德讪讪地笑着点头,不自觉地往伊斯身边缩了一缩。

    “你怎么知道?”伊斯毫无惧色地瞪着肖恩,问出同样的问题。

    长久的沉默之后,他却意外地得到了回答——“你知道答案。”

    伊斯疑惑地皱眉,愣在了那里。

    .

    火光照亮地底巨大的空间。

    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古老的要塞地下,深藏着这样一个几乎没有多少损坏的大厅。活着的人们早已忘却他们曾经最可怕的敌人的习惯——兽人并非矮人,却更喜欢在地底的空间活动,那里黑暗、温暖又湿润,就像他们的祖先诞生的地方。

    粗壮的方形石柱是用大块大块的花岗岩砌成,撑起同样坚实的拱顶。整个大厅有六十四个拱顶,质朴厚重,缺乏装饰,却在粗犷之中显现出令人敬畏的力量。

    但即便是这样的地方,也无法容下一条直立的巨龙。

    火光跳跃在一条巨龙趴卧在地,苍白而残缺的骨架之上,为它染上一丝黯淡的黄色。几个人影小心翼翼地穿行在它的肋骨间,彼此低语着,试图把每一块骨头都放回原来的位置。

    阴影中有人默默地注视着一切。他看着那些人努力把一块腕骨连接在巨龙的后爪上却一声不吭,目光中有一丝厌倦和嘲弄。

    “我让你待在这里,并不只是让你看着他们做各种愚蠢的尝试而已。”

    身后有人冷冷地提醒。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这是愚蠢的尝试呢。”他反唇相讥,声音沙哑低沉。

    “我们诞生于另一个愚蠢的尝试……所以即使愚蠢也并非毫无意义。”来人似乎早已习惯了他的语气,只是淡淡地回应。

    “你的‘弟弟’怎么样了。”他微笑着换了话题。激怒这个把他拖到这里来的人,是他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我告诉过你好几次,一条活着的巨龙是更好的……”

    一只手猛地拽住了他的衣襟拖过去。黑暗中,他如愿以偿地看见那双金黄色的眼睛和其中冰冷的怒意——

    “我也告诉过你,永远,永远……别打他的主意!”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