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取舍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夜色降临,篝火边安静异常。【全文字阅读】火堆里噼啪一声轻响都能让人心中莫名地一颤。

    通常而言,赛斯亚纳喜欢安静,但他不喜欢这样的安静。

    他才刚刚习惯那个红发女孩的聒噪。无论遇上怎样的困境,怎样的危险,她总是能叽里呱啦说个不停。他也才刚刚喜欢上这样的生活——被称为“冒险”的,早已不属于精灵的生活……和奇怪但值得信任的同伴一起,探寻未知的遗迹,失落的历史,神秘的宝藏。虽然最终除了满身的泥泞之外一无所获,可是……

    他喜欢这样的生活,它却似乎刚刚开始便宣告结束。

    认识诺威以来,他还从未在那张总是带着微笑的脸上看见如今这样的不安与茫然,甚至还有一丝隐隐的恐惧。而自从那只乌鸦带来了不祥的消息,泰丝的小脸便不停地一片惨白之中变幻着各种表情,慌乱,惊恐,愤怒,无助,警惕……

    而且她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这才是最令人不安的。

    被遗忘的诅咒之地——那到底是哪里?赛斯亚纳毫无头绪,他记得诺威跟他提起过极北之光,可即便那座城市被亡灵亵渎,被人类占据,跟诺威又有什么关系?几千年前就抛弃了它的精灵们有什么理由来找诺威的麻烦?

    但既然他们不肯说,他也不会开口询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应该比谁都更清楚这一点,但是……他也同样暗暗期待着罗莎能问出点什么来。

    罗莎与诺威和泰丝显然是交情匪浅的旧识。她眼中的关切也绝非虚假,却也只是和他一样保持着沉默。

    犹如雕像一般呆坐在火边的诺威突然动了一动,微微吐出一口气。

    “我去……”

    他的话才刚刚出口就被泰丝打断。

    “你哪儿也不许去!”红发女孩蛮横地宣布。紧紧地抱住了诺威的右臂,瞪得圆溜溜的双眼气势汹汹又带着一丝祈求。

    “但是火快要熄了……”诺威哭笑不得地看看她,又无奈地看了赛斯亚纳一眼。

    赛斯亚纳一声不响地站了起来,钻进身后的密林之中,初春的森林里依旧满是掉落的枯枝,他很快就能带回足够的木柴。

    身后一阵轻巧的脚步声跟上了他,不用回头他也听得出。那是罗莎。

    “老实说,我还有点饿。”女战士拍拍肚皮,冲他微笑。“陪我去打个猎?”

    赛斯亚纳没有理由拒绝——再说他也喜欢打猎。那总比坐在火边继续满怀疑问却又无计可施地发呆要好得多。

    篝火投射在林中的光芒起初还隐约可辨,之后便唯有月光与星光照亮他们的视野。罗莎是很好的狩猎伙伴,她或许不像精灵那么了解森林,但寡言而敏捷。而且似乎能轻易与其他人一起默契地行动——她总能准确地找到自己的位置。不会妨碍任何人,也不会让任何人对她造成妨碍。

    那也同样意味着……她并不需要任何人。

    赛斯亚纳对此总有一种微妙的感觉,说不清是欣赏还是恼怒,就像初春的夜风在皮肤上留下的酥痒般恼人。

    他们跑出不短的距离才抓住一只野鸡,回程时罗莎过于“悠闲”的脚步让赛斯亚纳突然生出几分怀疑。

    他无声地加快了脚步,然而回到篝火边时,火还没有灭,诺威和泰丝却已经失去了踪影。只有那个不会说话的傻大个儿一个人老老实实地坐在火堆边,一脸茫然地看着他。看起来颇有些可怜。

    他们的行李也不见了——那已经算不上什么行李,只是泰丝一直带在身上的一个小袋子,那和诺威的腰包大概是他们唯一抢救出来的东西。

    以及,那只肥嘟嘟的小猫鼬。他曾经抱过它一小会儿,那软绵绵的小肚子确实有种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赛斯亚纳在篝火边静静地站了一会儿,他没有听到周围有什么动静,也许泰丝和诺威也去打猎了——

    火光一点点暗了下来,精灵随手把木柴扔在暗红色的余烬之上,毫不在意那只会让火灭得更快。

    罗莎不紧不慢地走到了他身后几步的距离之外。

    “他们走了。”赛斯亚纳突然开口。虽然怀着一丝微弱的希望,但他其实很清楚,他们不会再回来。

    “我知道。”罗莎淡淡地回答。

    “你有意引开我……诺威让你这么做的吗?”精灵的声音里带着怒意。即使在多年的训练之后,他也并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

    “他对我说的话明明跟对你说的一样多。”罗莎似乎显得有些无奈,“但既然他们想要独自离开,干嘛不给他们一个机会?”

    “他可以直说的!”赛斯亚纳愤然回头,“我又不会阻止他!”

    “你不会吗?”罗莎歪着头看他,“大概……但你会不会偷偷跟着他呢,那可就难说了。你不像是那种知道自己的朋友身处危险也能置之不理的精灵。”

    “……他不是我的朋友。”话出口时赛斯亚纳自己就能听出其中的心虚,不由得扭开了脸。

    果然,罗莎低低地笑出声来:“你可真不会撒谎。”

    赛斯亚纳颇有些懊恼地沉默了半晌,还是忍不住开口:“所以……你就这么让他们离开?我以为你是他们的朋友……”

    “那种懂得什么时候该放手的朋友。”月光之下,罗莎唇边的笑意更像是自嘲,“也可以说,那种更懂得明哲保身的朋友。”

    “……那不是你。”

    赛斯亚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他根本就不怎么了解她不是吗?

    “那不是你。”他固执地重复,更像是为了说服自己。

    ——她是怎样的人。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罗莎有些诧异地看着他,看了好久,流转的目光一点点变得柔和。在赛斯亚纳尴尬得想要拔腿而逃的时候。她忽地一笑:“诺威总说你比他更敏捷,更擅长寻找敌人的踪迹……虽然不是敌人,如果你想的话,你能追上他的,是不是?”

    赛斯亚纳骄傲地点头。

    “那么,”罗莎微笑着摊手,“我们还在等什么呢?”

    .

    泰丝用力紧抓着诺威的手。她知道这样会拖慢诺威的速度——他们的速度。但她一刻也不能放手。

    安克兰……那被诅咒之地的阴影,终于还是追上了他们。

    她原本都已经快要忘掉那个地方的……也忘掉那高高的、被封闭的赎罪之塔里满怀不甘独自死去的精灵,和他留在墙壁上的最后的绝望与愤怒。

    她绝不会让她的精灵落得同样的下场!

    用力太久的手指僵硬得几乎失去了知觉。但她不能放手。

    她十岁左右的时候诺威就已经带着她四处冒险,似乎并不介意让她身处危险之中,但没过多久她就明白,唯有确定一切都能在他控制之中。不会对她造成任何伤害的时候。他才会带上她。

    倘若有太多的不确定,他会独自离开。

    意识到她永远无法阻止精灵去满足他无限的好奇心花掉了她两年的功夫,剩下的时间里她学会了要变得更强,学会了等待,学会了相信诺威总能平安无事地回到她身边,而精灵也从不曾让她失望。

    但这一次……这一次,不知为什么,她就是知道。无论如何,她不能放手。

    从未有过的巨大的恐惧。像一只冰冷的手一般紧摄住她的心脏,即使是看着诺威满身是血躺在她面前时她都没有过如此强烈的感觉——他会离开。

    她想起埃德那言之不详的预言,梦中那令人恐惧的光芒。逐日者……她从未觉得这个姓氏如此不祥。

    他的祖先不知道吗?如果真的追上了太阳,结局只有灰飞烟灭。

    脑子里一团乱麻,那让她磕磕绊绊几乎跟不上精灵的脚步。她不知道走了多久,诺威突然停了下来,警惕地望向身后。

    “……他们追上来了吗?”她惊惶地问着,然后又为自己的慌乱而恼怒。她早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即使那些精灵找到了他们又怎样?拼死一搏的话,也未必打不过……

    最大的问题是,诺威似乎根本没有任何战斗的意愿。

    如果只能跟着他逃得远远的,泰丝也认了,虽然斯顿布奇的小店地下室里藏的那些东西实在有些浪费,不知有没有机会回去顺便摸出来……

    那些不着边际的念头意外地让她冷静了下来。精灵们没理由这么快就能找到他们——跟在他们身后的更有可能是赛斯亚纳和罗莎。诺威一直不太确定不告而别是不是个好主意,是泰丝不由分说地拉走了他,甚至不许他在篝火旁留下只言片语。

    他只来得及拍了拍阿坎的肩膀,给那神色茫然的大个子一个充满歉意的笑容。

    她现在无法相信任何人——谁知道赛斯亚纳会不会抓住诺威换取回家的机会?谁知道罗莎会不会在打着另一笔赏金的主意?她有一堆弟妹要养活,有一个会惹回各种麻烦的老头子要照顾,她永远都在缺钱……

    她还没笨到看不出罗莎给了他们离开的机会,可谁知道她这么做的理由?谁知道呢?……

    她的心慌得这么厉害,已经没办法去想那么多。

    耳边传来精灵的叹息声时她的心跳几乎停止。

    ——别这么干!

    她想要放声大叫。

    ——我会恨你的!我发誓我会恨你!

    如果可以的话她会在他的耳边尖叫,但诺威没有给她那个机会。

    完全的黑暗降临在眼前,软软地倒进精灵怀中时,她根本来不及发出一点声音。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