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黑暗中的舞者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初春的塔普镇比诺威记忆中的多了几分生气,但狭窄的街道依旧满是泥泞,散发着精灵难以忍受的各种腐臭。【最新章节阅读】成群的小孩子在街上打打闹闹,全不在意溅得满是是泥……也全不在意带着满身的泥撞到精灵们的身上。

    诺威几乎是带着笑意看着林德板着脸抓住一个孩子的手,一声不响地拿回自己的钱袋,又忙不迭地放开那只黑乎乎的小脏手,拎着染上一并不怎么明显的污渍的钱袋皱眉。

    精灵的确不懂人类那些花招,但天生的敏捷让他们不是容易被偷盗的对象,镇上的人大概很快就会明白这一点。

    诺威不明白兰斯会为什么会带着他们住进镇上的旅馆,面对人们好奇的目光和停不下来的窃窃私语。显然,他们不喜欢人类,更无法容忍像塔普这样脏乱的小镇。这些天里,他们一直选择露宿野外,而不是住进沿途的小镇里残旧的人类小旅馆。

    他有些好奇,但必然不会有谁给他答案。一路上几乎再没人跟他说过一句话,那是他预料之中的情形,但并不意味着他不会因此而难过。即便他在同族之中的朋友还不如人类多……他毕竟还是个精灵。   那群乌鸦一直跟着他们。即使是在他们踏入塔普之后,仍能在屋顶和路边的树枝上看见那些黑色的鸟儿。

    它们在保护他,以一种多少令人有些恐惧的方式。

    诺威的朋友里没有法师——人类的法师总是古古怪怪。即使是擅长与人类打交道的诺威也觉得难以应付。想来想去,精灵意识到,自己大概欠了远志谷里那位素未谋面的老法师一个人情。

    以及,欠了伊斯一个人情。

    虽然兰斯什么也没说,但当诺威提起那条冰龙时,兰斯脸上的神情可不怎么好看,那意味着他们已经打过交道。而伊斯显然不怎么客气。

    如果伊斯知道诺威无视他的警告,反而自投罗网,大概会气得够呛……

    关门声打断了他思绪。一路上那两个寸步不离的剑舞者居然把他一个人留在了房间里——他们是终于相信他不会逃走了吗?  如果连他都有机会回到格里瓦尔接受审判,那么泰丝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前途未卜,生死难料,他却比意料中更快地沉入睡眠。杂乱的梦境一幕幕闪现又消失。泰丝如火焰般跳跃的红发是其中唯一的温暖。

    把他从梦中惊醒的是一身粗哑的鸣叫——他越来越熟悉的乌鸦的叫声。

    醒来的瞬间他感觉到急速落下的武器带起的尖锐的风声。本能地迅速滚到了一边。

    一柄短剑擦着他的脖子扎向枕头,还未碰到那粗糙的布料便在半空中改变了方向,锲而不舍地追着他的脖子。

    诺威抬腿一脚踢了出去,同时顺手抓起枕头,扔向敌人的脸。在敌人不得不闪避时翻身滚下床,抡起床边的椅子就往对方的背上砸。

    袭击者轻巧地闪开,诺威这才看清对手一双尖尖的耳朵在黑暗中那清晰的轮廓。

    一个精灵。那矮小的身材不属于与他同行的任何一个……

    目光滑过精灵脸颊边模糊的黑色纹路,诺威浑身一震。手中的木椅无力地落下,脑中一片空白。

    ——只有一种精灵会在自己的脸上刺青……他还以为那只是个传说……

    黑暗中的舞者。不为人知的死神。他的出现已经宣判了他的结局。他将无声无息地死在这里,既没有罪名,也找不到凶手……

    难怪那两个剑舞者会避开。他们大概只是押送者,却不是行刑者。

    ——如此虚伪又荒谬的坚持。他倒宁可他们有勇气自己动手……

    一瞬间像是连血液都凝结成冰,诺威心如死灰,完全失去了生存的**。即便反抗也是徒劳的,影舞者是久经训练的杀手,而他身上连一件武器都没有。

    他冷笑着扔下了椅子,直视他的死神。

    月光照进一双浅褐色的眼眸。那显然还年轻的影舞者有一刹那的犹豫,但随即挥起短剑,目标依然是他的脖子。

    一只乌鸦犹如一道黑箭般直冲过来,发出一声惨叫,飞溅开的血液和飘散在半空的黑色羽毛让诺威心中一惊,怔怔地向后退了两步。

    影舞者显然同样吃了一惊,但当门外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他骤然再次发动了攻击。

    随随便便挂在门框上的木门被猛地撞开,咒语声中,一阵刺目的白光让诺威都忍不住掉头闭上了眼睛。

    等到模糊的视线开始变得清晰,兰斯也已经出现在门边。

    “怎么回事!”那精灵厉声质问,目光惊讶地在那里的诺威身上打了个转,又落到地板上那只死掉的乌鸦上,然后才转向那擅自闯入的陌生人。

    “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他喝问,手伸向了腰间的长剑。两个剑舞者的身影很快出现在他身后。

    “干什么?”破门而入的男人无辜地摊手,“我刚刚救了你同伴的命,难道不该得到一句感谢什么的?精灵不是很有礼貌的种族吗?”

    兰斯疑惑地望向诺威:“他救了你?”

    诺威怔怔地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看起来并不知道影舞者会出现在这里,那他为什么要刻意住进这小镇上的旅馆,又让他独自待在房间里?

    带着满脑子的疑问,他默默点头。

    “……多谢。”兰斯生硬地憋出一句,“不过精灵的事不需要人类插手,请你离开。”

    “我也不想多管闲事,但这里毕竟是人类的地盘。我的女神指引我来到这里必然有其原因,以尼娥之名,我会保证每一个精灵平平安安地离开人类的土地。”男人一本正经扯开外套,露出胸甲上的徽记。

    那刺眼的白光早已消失,水神尼娥的标志在从屋外射入的光线中闪闪发光。

    “带他回到格里瓦尔是我的任务!”兰斯怒视着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圣骑士,“在接受审判之前,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也同样不会让任何人带走他!劝你最好还是离开,精灵不希望与水神的骑士起冲突,但也不会害怕!”

    男人转头看了诺威一眼,诺威冲他勉强一笑,微微点头。

    男人无奈地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耸耸肩,迈着满不在乎的大步走出了房间。

    但诺威知道,他大概不会走远。

    “……你的朋友?”听着男人沉重的脚步声走下楼梯,兰斯冷冷地问道:“我的确听说你有不少朋友。”…

    诺威有些心不在焉地点着头,垂下的视线中却只有那只乌鸦的尸体。

    为救一个精灵而死——听起来似乎很伟大,但这当然不会是那只鸟的本意。它本该自由地飞翔在天空之上,而不该被人类所控制,死于刀剑之下……

    他半跪在地,手指拂过乌鸦僵硬的尸体,喃喃自语:“这不值得……”

    “……什么?”兰斯没听明白。

    “它也同样是一个生命,诸神创造之物,不该被迫违背自己的本性,因我而死……”诺威近乎茫然地低语。

    兰斯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问道:“要杀你的到底是谁?你的敌人也跟朋友一样多吗?”

    他的语气有些焦躁,但其中的疑惑并无虚假。

    ——他是真的不知道。

    诺威踌躇着,脑中转过无数念头。影舞者不是花钱就可以雇到的杀手——他们被秘密地训练,也被谨慎地使用,如果不是曾听老师提起,连他也未必知道这些隐藏在黑暗中的杀手的存在。

    必定是身处高位的精灵才有可能调动影舞者。而兰斯却说他的任务只是把他带回格里瓦尔……

    精灵的国度之中,有人或许还想从他这里知道些什么,有人却一心想让他死去。事情似乎变得更为复杂——

    他们是否也会同样对泰丝派出杀手?

    像是刚才那柄寒光闪烁的短剑真的刺中了他的胸口,诺威的身体猛地一颤,不由自主地想要冲出门外。

    两位剑舞者迅速封锁了他的出路,兰斯的神情惊讶而恼怒:“你到底想干什么?逃走……还是觉得我们无法保护你?”他看了看地上的乌鸦,“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们有人想要你的命,我们也不会把你独自丢在这里!”

    诺威张了张嘴,却无话可说。

    他刚才至少该问问那个圣骑士——问问菲利?泽里有没有泰丝的消息……

    “你说你的任务是带我回格里瓦尔……没人跟你提起过泰丝?谢帕德吗?”他只能含糊地问兰斯。

    “泰丝……那个跟着你的红头发人类女孩?”兰斯微微皱眉,“可以的话最好能带她一起回去,但她并不重要。”

    她并不重要……但愿那派出杀手的人也如此认为。

    诺威疲惫地闭上双眼,脑海中全是泰丝明亮的红发和苍白的面孔。

    她在哪里?她还安全吗?早知如此……他不该离开她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