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 过去与未来的故事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一场春雨之后,似乎所有的植物都开始疯长起来,空气中有着无声的喧闹,让人既兴奋又疲惫,总感觉有许多事需要去做,偏又每天都困得睁不开眼。

    预料中针对冰龙而来的袭击从不曾发生,克利瑟斯堡的人渐渐松懈下来,陷入一种如这春日一般懒洋洋的兴奋。几乎所有人都带着自豪接受了“城堡里住着一条龙”的事实,甚至有人专程从维萨城跑来,以拜访瓦拉?辛格尔夫人为名,想要一睹那邪恶的巨龙。

    不知道当他们看见那个满头金发,安静无害的年轻人时,是不是会有一点失望?

    昨晚深夜而来的访客迅速成为了另一个话题,即便他们似乎带来了另一种危险,那冰冷苍白的黑发精灵仍旧是话题的中心。女孩儿们轻笑着谈论他如雕刻般的面孔,男人们带着妒意取笑他过于纤细的身材,却又没办法无视他腰间的双剑和凌厉的气势。

    但无论是谁,都不敢轻易接近他。赛斯亚纳看起来就像是一柄锋利的的双刃剑,哪怕只是靠近,都似乎有受伤的可能。年轻的剑舞者此刻正站在前院中,看着仆人们匆匆忙忙地准备着马匹,看似毫不在意那些形形色色的目光,但罗莎一眼就看得出来,精灵肩背上的肌肉紧绷得就像随时准备拔剑对敌。

    她就斜靠在台阶旁的扶手上,手指无意识地缠绕着腰上空空如也的剑带。她对自己的武器并不执着。毕竟她家是开武器店的,这些年来换过的剑也不少,但倒的确是第一次被敌人逼得丢了剑……

    一柄长剑杵到了她的鼻子前面。低下头。一头红发的泰丝正对她皱眉:“一大早就笑得这么诡异,你是看上那个精灵了吗?“

    “……你知道他听得见的吧?”罗莎接过剑,无奈地说。

    “那又怎样?”泰丝故作无辜地睁圆了琥珀色的双眼,“罗莎?拉图斯也会害羞吗?”

    罗莎笑而不语。泰丝是个记仇的家伙,就算明知罗莎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因为诺威的嘱咐,她也会有好一阵儿换着法子不让她好过,对付她最好的方法就是干脆别理她。

    但泰丝也是这里唯一一个意识到她需要什么的人……罗莎随手拔出剑来。闪着寒光的长剑泛出微微一点钢蓝,显然极为锋利。长度和重量也跟她常用的差不多。“谢谢。”她微笑着,诚心诚意地道谢。

    她并不执着于武器……但她需要武器。

    红发女孩皱了皱鼻子:“感谢埃德?辛格尔吧,这剑是从他家的武器室里摸出来的。”

    她说起那个“摸”字来面不改色,身后却有人叹了口气:“下次‘摸’之前可以告诉我一声吗?辛格尔夫人不会介意送一柄剑给罗莎的。”

    娜里亚沿着台阶快步走了下来。

    “既然她反正不介意。是摸还是送又有什么区别呢?”泰丝理直气壮地反问,娜里亚翻个白眼,放弃了那无益的纠结。她的朋友是个贼——她早该接受这个事实了。

    他们准备出发前往柯林斯神殿。正如赛斯亚纳所说,剑舞者不会放弃,昨晚,在接近黎明时分的黑暗中,他再次溜进了泰丝的房间,除了一个在他的威胁之下为他指出了房间位置的女仆外,没惊动城堡里的任何人——只不过。房间里没有泰丝,只有正等着他的伊斯和赛斯亚纳。

    这一次伊斯成功地用魔法冻伤了影舞者的右腿,顺带差点冻掉了赛斯亚纳的手指。但即使带着伤。那沉默的杀手也还是逃走了。

    越来越多的危险集中在了克利瑟斯堡上,而城堡中有太多他们无法完全保护的普通人……考虑再三之后,艾伦决定干脆先把泰丝送到柯林斯神殿,理由是她能告诉肖恩更多关于死灵法师的消息。

    “我能吗?”泰丝有些不安地问。她的确知道一些艾伦不知道的……但她已经弄不清什么能说,什么不能。

    “路上再说。”艾伦回答,“无论如何。你得在那里赖上两三天,等我弄清楚情况。就带你去找诺威。”

    再没有丝毫犹豫,泰丝立刻满口答应。

    .

    虽然很想去见一见久无音讯的埃德,伊斯却不得不留在城堡。他是这里受到威胁的原因之一,却也是它安全的保障,尤其是在瓦拉?辛格尔卧病的时候,他没办法扔下那个微笑着拥抱了他,欢迎他回家……像他从未拥有过的母亲般的女人。

    越来越多的牵挂有时甚至会让他心慌不已。目睹艾伦和娜里亚他们骑马的身影消息在森林里,伊斯又开始担心那逃走的影舞者是不是就躲藏在林中的某处,伺机而动。或者可能有更多的危险……他还是该带他们飞到柯林斯平原才对的。

    但艾伦拒绝了他的建议,无论泰丝有多么不高兴。

    “我们是人类,既然束缚于大地之上,就得习惯这样的生活。如果总是靠着你飞来飞去,会让我们忘记某些东西,那并不是好事。甚至很有可能被某些势力视为炫耀或威胁,带来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他明白艾伦的意思,也知道一个受伤的影舞者不足以对他们造成威胁,却还是无法放下心来。

    在塔楼上对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发了半天的呆,伊斯才拖着着脚步,不自觉地转到了瓦拉的房间。

    他只是想悄悄看一看瓦拉的情况是否有所好转,却被刚刚醒来不久的瓦拉发现。

    “过来,孩子。”她向他招手,笑容虚弱却温暖。

    伊斯犹犹豫豫地走到了她床边。

    瓦拉?辛格尔微微仰头,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你看起来真的很像斯科特,很难相信你们其实没有一点血缘关系……”她轻声开口,恍惚回忆起那个笑容明亮的圣骑士。二十年前他出现在她门前时,她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我是斯科特?克利瑟斯,你的堂兄。”他告诉她,就带着那样无法拒绝的笑容,完全无视她的疑惑,反对甚至斥责,半是绑架地把她抱上马车,送到了克利瑟斯城堡,给她最简单却又最需要的照顾,让她再一次感受到属于家族的温暖,那是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永远失去的东西……

    伊斯告诉了她斯科特还活着,但他的神情如此不安,事情显然不那么简单。瓦拉知道有太多的事她根本帮不上忙,但至少……她还可以为所有人守住这个被称为“家”的地方。

    “陪我坐一会儿吧,伊斯,我想听更多你的故事。”她微笑着说。

    “……龙的故事,还是人的故事?”伊斯有些局促地问道。

    “无所谓。”瓦拉轻声回答,“只要是你的故事……你们的故事……”

    也许真如艾伦所说,这些孩子们的故事终有一天会被人们记录在纸页上,流传于后世。但现在,她还是更喜欢故事中的主角坐在她床边,对她低声讲述。

    .

    看见通向柯林斯神殿的白色石桥时,艾伦的心才落回原本的位置。一路上无惊无险,平静得令人意外,但只有到了这里,他才能确定他们是安全的。无论是谁,在招惹上水神神殿之前,都会再三掂量一下是否值得。毕竟,这已是世上唯一一个还拥有“圣者”的神殿。

    因为斯科特的缘故,他从前与水神神殿的关系一向十分良好,甚至还与圣骑士们共同行动过几次。自从伊斯撞坏了神殿扬长而去,事情便每况愈下。但如今,他需要水神神殿全力的帮助——一个大大咧咧的菲利?泽里,是远远不够的。

    直到现在他还在仔细盘算着得透露出多少,才能让肖恩既愿意帮忙,又不会干脆把他剁成肉馅儿扔去喂鱼,毕竟,他和斯科特都对肖恩,对神殿撒下弥天大谎,只为保护一条龙……

    说不定肖恩其实什么都已经知道了……这可怕的猜测让艾伦都不由自主地一阵心慌。

    ——认真想一想,肖恩似乎也没有做过什么特别可怕的事,为什么人人都这么怕他呢?

    大概是因为他总能毫不犹豫地做出所有人都以为他做不出的事情来……

    在安置好其他人,等待肖恩出现的时候,艾伦的脑子里盘旋着一堆关于肖恩?佛雷切的传说,尽管斯科特曾经哈哈大笑着说其中的一半都是假的,但哪怕只有一半是真的,他也实在不想变成肖恩的敌人……

    一阵奇怪的响动让他疑惑地望向上方,还没回过神来,一个人影直直地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趴地一声,结结实实地摔在地面上。

    “埃德?!……”艾伦瞠目结舌地看着那个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不速之客,脱口道,“你在搞什么鬼!”

    他抬头看看天花板——上面当然没有洞。

    大概是摔得有点发晕,埃德在地上呻吟了好一阵儿才晃晃悠悠地爬起来,一脸惊喜……甚至喜极而泣地带着泛起泪花的双眼扑向白发的老人:

    “艾伦!艾伦!救救我……快带我离开这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