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往逝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艾伦后退了一步,惊讶的目光凝固在了埃德手中那根细长的白色手杖上。【最新章节阅读】

    “这是……”他声音艰涩,只吐出两个字就再也再也说不出话来,怒气上冲,恨不能轮起拐杖敲在那个傻瓜的头上。

    “你偷了圣者的手杖?!”几番努力之后他才终于能吼出声来,然后立刻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紧张地回头去看那扇依然关着的门。

    但愿门外没有人……

    “什么?”埃德跳了起来,“我才没有偷!这是我的!!”

    他保护性的把手杖抱在了怀里。

    “我是老了,可还没瞎!”艾伦拿手按住了心脏——他迟早会被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们给气死,“那是永恒之杖!只有圣者才能持有的东西……就算是想找死,拜托你找个能死得痛快点的办法!”

    肖恩尊敬费利西蒂一如尊敬神祗,要是让他看到这个,就算是斯科特的母亲死而复生出现在这里也救不了埃德!

    埃德为难地猛抓着头,他要怎么告诉艾伦才好?肖恩显然还没打算对外宣布,费利西蒂已逝,水神有了新的圣者……艾伦的神情如此难以置信,就算他真的告诉他,他也未必会相信……连他自己有时想起来都觉得一切不都不像是真的。

    “好吧,就算是我偷了,快带我离开这儿!”慌乱之中他随口胡诌。“有人在追我!”

    艾伦看起来几乎有吐血的冲动,那恶狠狠的眼神让埃德怀疑自己很有可能会先死在他的乱杖之下……但当身后的木门一声轻响,被人推开。他还是反射般伸手将埃德护在身后。

    肖恩站在门前,挡住了唯一的出口。

    他没有带面甲——埃德倒宁愿他带着,至少能遮住那阴沉的脸色,让他可以欺骗自己说肖恩没有生气没有生气……

    那怎么可能!

    埃德记得很清楚,当那个白发蓝眼的小女孩消失在他面前,隐秘的石门无声地降下,一身盔甲的肖恩?佛雷切就直直地站在门前。就像刚才的艾伦一样,仿佛根本看不见埃德。只是无声地盯着那根手杖。

    久久地,久久地盯着。

    浑身发冷的埃德无言地把手杖递了出去,圣骑士团长才终于赏脸扫了他一眼。埃德说不清那眼神中的含义,他只知道。肖恩不喜欢他——依旧不喜欢他。

    “永恒之杖……”他说,“唯有圣者才能持有。”

    那时埃德才知道这根手杖的名字,也终于明白了肖恩眼中的愤怒、悲哀与无奈。

    漫长的时间里他所追随的圣者只有一位,而她因他而死……想到这个,埃德当时只想把自己缩到手杖里面去。

    也因为那份难以形容的愧疚,他跟着肖恩离开密室,去继续那未完的“学习”。

    现在想起来,他那时就该不管三七二十一拔腿逃走的……

    “我知道这看起来像什么,但这其中一定有误会。”艾伦紧张的声音把他从回忆拉回现实。老人依旧挡在他面前。试图向肖恩解释……但他自己就根本没弄清这是怎么回事。

    埃德咬咬牙,从艾伦身后站了出来,鼓起勇气面对肖恩:“不关他的事。他什么也不知道,是我自己碰巧跑到了这里。”

    “……怎么跑的?”肖恩淡淡地开口问出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艾伦显然愣在了那里,侧过身疑惑地来回看着他和埃德。

    “一个融身入石,一个耀眼术,一个人类定身术,一个粉碎音波。再一个融身入石……”埃德垂头丧气,嘟嘟哝哝地说。他真的差一点就逃出去了。就是算错了方位。他对自己的记忆太自信了,再加个引路术,下次说不定就能逃出去……

    ——如果还有下次的话。

    艾伦的眼睛越睁越大,一脸的难以置信。

    “不错的尝试。”肖恩神色淡然地招手,埃德只能苦着脸乖乖地走过去,在被他推出门口时伤心欲绝地回头用夸张的口型对艾伦无声地求救——

    救我!

    再被肖恩扔回那个地方,他说不定真的会死……

    .

    肖恩再次回到艾伦面前时,老人还没有回过神来。

    “……他拿着永恒之杖。”过了好久,他才勉强对肖恩说出这一句,希望能得到一个解释。

    肖恩给了他解释:“为了在试炼中保住他的小命。”

    艾伦疑惑地皱眉,但肖恩显然不打算继续跟他纠缠这个问题。

    “他来到这里,声称他想要成为水神的牧师,就该想到那不会像买卖香料或者在别人的保护之下找回自己的朋友那么简单。”他用一句话堵回艾伦所有的问题,“你到这里来找我,不会只是为了埃德?辛格尔吧?”

    艾伦踌躇片刻,决定还是先解决另一个问题。

    他振作精神,谨慎地一字一句向肖恩说明他的来意:“有一件事,我隐瞒了多年……起初是因为我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但它并没有。如今我才知道,那或许涉及死灵法师的起源,和他们如今日渐强大的原因。那是一个不该再隐藏下去的秘密,但一旦揭开,却有可能导致与整个精灵王国的冲突……我可以告诉你一切,但我必须要问一句,你是否能承担后果?”

    他想他多少引起了肖恩的兴趣。圣骑士团长的瞳孔微微收缩,语气却依旧平静如水:“说下去。”

    艾伦不得不深吸一口气,握紧了拐杖,才有力量找回所有的记忆。

    安克兰——那被诅咒的神秘之地,他们发现那里却纯属偶然。

    那时斯科特刚刚加入他们的队伍不久。在穿越悲泣森林时,一条树根从地底窜出,不知死活地缠上了莉迪亚的脚腕,然后迅速被斯科特一刀两断,再不曾出现。故事本该就此结束,但莉迪亚执意要寻找让那些树根具有魔力的秘密,斯科特和尼亚都毫无异议地附和,半精灵永远只是不置可否地默默跟随,而矮人正急于证明他并不害怕任何魔法——即使艾伦知道莉迪亚纯粹只是因为被树根弄脏了新衣服而闹脾气,也实在没必要阻止无聊的伙伴们找点小小的乐子。

    被莉迪亚宣称是魔法中心的地方依然只是一片平淡无奇的森林。她猜测那些树根大概只是某个法师的奇怪实验的遗留,然而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又一条树根缠上了矮人的腰。

    原本就因为耗费大把时间在林子里没头没脑地转来转去而一肚子闷气的矮人这下彻底爆发了。谁也不能阻止他把那棵可怜的树连根拔起,砍成碎片,然后,坐在一边哈哈大笑的尼亚眼尖地发现了那被留下的土坑里短短一截石阶。

    他们原本就是好奇心过盛的一群人,又怎么会拒绝这样的邀请?

    被清理出的石阶通向一道隐藏在地底的,沉重的石门。尽管劳根对其嗤之以鼻,其他人还是不可避免地为门上繁复优雅的图案惊叹,那无疑是精灵的风格,但谁也没听说这里曾存在过一个精灵的城市。

    他们用尽办法也没能打开那扇门,无论法术的力量还是盗贼的技巧都拿它无可奈何,矮人的斧头也只能在上面留下浅浅的白痕。最后,他们挖开门上方的泥土,直接从门后的通道顶上砸了个洞下去。

    那是条笔直、黑暗的通道,两旁有好几个空着的小房间,里面除了少量散乱的白骨之外什么也没有,通道的中部位置有两个相对而立的精灵雕像,凯勒布瑞恩表示那种半跪,双手在胸前交叉的姿势通常用于墓园之中,表示守护和哀悼。但这里的布局却不像精灵的坟墓。

    他们在通道尽头发现了那个大得出奇的房间,莉迪亚一眼就认出了黑色祭坛内侧奇怪的符号——尽管有些不太一样,但那是属于死灵法师专有的印记,为召唤地底的亡魂而设。

    没有精灵会成为死灵法师,那与他们的天性和信仰完全背道而驰。这诡异的组合让艾伦心生不祥。莉迪亚当时对死灵法术没什么兴趣,只是被桌子上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吸引住不肯离开。直到尼亚从桌角的灰尘下发现几枚图案不同,却都有模糊的“安克兰”字样的银币,半精灵牧师才告诉他们,这里或许就是传说中那个被诅咒和遗忘的精灵王国。他警告同伴,精灵们不会喜欢听到任何关于这里的消息,也很难预料他们会如何对待发现这个秘密的人。

    艾伦无意为了几千年前的历史与精灵们起任何冲突,他最终说服大家迅速离开此,却没有像斯科特建议的那样毁掉整个地方……那或许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错误。

    几年之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莉迪亚在自己家的地下室里召唤出某个强大的恶魔,将其驱逐回地狱时却引发一场巨大的爆炸,她的父母和两个妹妹都死于那突如其来的灾难之中。幸存下来的莉迪亚疯狂地地想要救回自己的亲人,最后甚至开始寻求死灵法师的力量,但死灵法师并无法让生命重回已经死亡的躯体。绝望之中,莉迪亚独自回到了安克兰。那时斯科特已经离开队伍,对此也一无所知。艾伦其他的同伴们紧随其后,却依然晚了一步。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