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放弃的资格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艾伦至今不知道莉迪亚到底在安克兰的地底得到了什么……她的力量如此强大,轻易让大地开裂,打开通往地狱的道路,无数扭曲而痛苦的灵魂疯狂地涌出地面,身为牧师的凯勒布瑞恩完全来不及应付。【无弹窗小说网】

    艾伦在躲避那些恐怖的黑影时被倒下的石柱死死压住,眼睁睁地看着老矮人劳根在不停哀号的暗影中徒劳地挥舞着战斧,最终坐倒在地——就在他身边,在他伸手可及之处,怒睁着双眼失去了呼吸。

    他并没有看见最后发生的那一幕,在失去意识之前,他绝望地以为他们一败涂地,必死无疑。

    半精灵牧师之后告诉他,尼亚把一柄匕首插进了莉迪亚的小腹,自己整个掉进了裂缝,不知道是哪一种祭品终于令地狱的统治者们满意,那些黑色的火焰在瞬间熄灭,仿佛从来不曾出现。在依然不断晃动的地面上,筋疲力尽的半精灵不得不用劳根的斧头砍断艾伦的一条腿,利用传送戒指回到克利瑟斯城堡,把艾伦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那时我以为莉迪亚也已经死去……”艾伦的手无意识地摸上自己的断腿,似乎还能感觉到那时的痛楚与绝望,“=万===吧===nsb=m但她没有。而如今,她已成为死灵法师们的首领,她的力量,远远超出一个死灵法师该拥有的,而至今没人知道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她又能做到些什么。” “告诉我,艾伦?卡沃。”肖恩的声音不大。却带着无形的压力,“你是真的认为能在安克兰找到答案,还是想要借这个理由。利用神殿的力量,去救诺威?逐日者,你们的精灵朋友?”

    艾伦微微一凛——当然,他不该指望肖恩真的一无所知的。

    “我不去问菲利?泽里的去向,并不代表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想做什么。”肖恩神色如常,平静地直视着艾伦。“你是否知道,如果精灵真的如此重视安克兰的秘密……你会因为一个精灵而挑起两个种族间的纷争。”

    事到如今,艾伦索性坦白地承认:“是的。如果不是诺威和泰丝深陷危机。我不会主动前来告诉你安克兰……和莉迪亚的秘密。以我们的力量无法与整个精灵王国对抗,我需要神殿的帮助——但我并不认为这真会导致什么严重的冲突。”

    肖恩微微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为此事而来的精灵。有一部分自格里瓦尔乘船而来。在维萨城上岸,四处打探诺威的消息,毫不掩饰他们的来意,在找到诺威之后也并没有伤害他,只是想要将他带回精灵的王国;但一部分……他们避过了所有人甚至精灵的视线,隐藏在黑暗之中,伺机刺杀诺威甚至泰丝。那让我相信,即使在精灵内部。对如何处理此事,意见并不统一。我不确定他们是否真的知道安克兰到底隐藏着什么。但显然,有些精灵认为这并不是严重到需要杀人灭口的事,他们更想把诺威带回格里瓦尔问个清楚,而有些精灵却认为这个秘密依旧需要深埋至时间的尽头,即使要以无辜者的生命为代价……以他们的行事方式判断,我相信前者更占优势。如果神殿能以正当的理由介入此事,他们会认真考虑,是否要因为一个几千年前的秘密而无视死灵法师的威胁,与你们起冲突。而一旦这个秘密不再是秘密……后者也再没有必要杀死诺威和泰丝。”… 但他毕竟不是肖恩……在无法面见费利西蒂的情况下,他只能希望行事日渐谨慎的肖恩?佛雷切,还没有完全失去昔日勇往直前,甚至不计后果的气势。

    年轻时的肖恩,即使只是为了泰丝的生命,也会毫不犹豫地赌上自己的一切。但如今……

    “值得一试。”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肖恩平静地开口:“我会让布劳德先去格里瓦尔与精灵议会的长老们打打交道,我也会保证诺威和泰丝在人类的国度中安全无虞。如果安克兰的秘密真如你所说的那么有用……我们会找出来的。”

    艾伦轻舒一口气,无法抑制唇边如释重负的笑意:“任何时候有需要……你知道能在哪里找到我。”

    如此顺利就达到了此行的目的,让艾伦简直有些难以相信。那让他几乎忘掉了埃德的求助,走出门口时才突然想起来,回头看了看肖恩,却又咽回了已到嘴边的那句话——他不想节外生枝,再说,他也不相信肖恩真会伤害埃德……那小子显然已经学到不少东西,想要逃走,大概只是因为吃不了苦而已.

    埃德愁眉不展地盘腿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几乎忍不住要落泪。完全没有希望也就算了,世间最残酷的,大概是眼睁睁看着希望从指间溜走……

    他抽着鼻子给自己做了点吃的——用法术做出来的东西几乎全都是一个味道,淡而无味,令人生厌,但如果他还要回到那个地方,无论如何也得先填饱肚子。

    他所在的房间小得几乎不能称之为房间。方寸之地,除了一张床之外再无其他——不,如果真的“再无其他”就好了。

    正对着床的墙上镶着一面巨大的,浑圆的镜子,古朴的边框泛着柔和的黄铜色,镜面如水,平静无波,而埃德每看它一眼就忍不住一阵心悸。

    这个房间有门,却只能从外面打开,想要从这里出去,镜子是唯一的出路。他好不容易学会融身入石穿过墙壁逃出了一次,肖恩大概不会再给他第二次机会。

    他也想过干脆瘫在床上等死,他就不信肖恩真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在这里……但想了又想,这样好像也太没出息了……

    镜面上泛起涟漪时埃德整个人都跳了起来,紧张地抓住他的手杖抱在胸前,缩到了墙角。

    一条被钢铁盔甲所包裹的腿伸出镜面——肖恩?佛雷切跨过镜框,站在了他的面前。

    肖恩的沉默也像是一种武器,逼得埃德只想继续往后退……他真的很想再来一次融身入石,即使那感觉就像往血液里混了泥浆般难受。

    “我得祝贺你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学会了融身入石。但墙壁上已经施加了反制法术,如果你还想通过镜子之外的途径逃脱,最好换一个法术。”肖恩平静地建议。

    埃德的嘴角往下扯了扯——还真是不出所料。

    但肖恩这会儿看起来倒是心平气和,而且似乎并不反对他用“镜子之外的途径逃脱”……一点希望点亮了埃德深蓝色的眼睛。

    “你的意思是,其实只要我能离开这个房间就算成功?”他试探着问道。

    “用任何方法离开神殿,你都能获得自由——只需要放下永恒之杖。但唯有穿过这面镜子,你才有资格冠上‘圣者’之名。”肖恩深深地看进埃德的双眼之中,像是能看清他所有的恐惧与怯懦,“如果你认为自己无法通过试炼,即使此刻要求我放你离开……放下手杖,我会让你离开。”…

    埃德不自觉地握紧了手杖,怔怔地看着肖恩。他真的很想离开,但他许下了承诺——对费利西蒂,或尼娥……而不是肖恩。

    “‘圣者’并不需要你的承认!”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怒气让他冲口而出。

    肖恩点头承认:“的确。但你是否有足够的勇气和力量站在所有人面前,宣布你是水神所选择的的圣者,在费利西蒂之后,受命守护这个世界……在你还连自己都无法保护的时候。”

    埃德咬住了嘴唇,无言以对。

    “……就没有别的办法吗?我讨厌一个人……”最后他丧气地顺着墙壁滑坐到了地上,“不是我一定要人帮忙或者等人来救我什么的,我就是讨厌一个人……”

    最大的恐惧,或许不是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怪物,无法预料的危险,甚至一次又一次的死亡……而是知道整个世界里,只有他独自一人。

    “圣者所行之路,无人可跟随。”肖恩冷漠的声音带走他微弱的希望,“你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不完全属于这个世界。即使身处人群之中,你也将永远是独自一人。如果无法忍受孤独……你可以选择放弃。”

    他大概更希望他放弃。与费利西蒂相比,他如此卑微而无用,如果换一个位置,恐怕埃德自己也不愿承认,这样的家伙,是需要他不计代价,牺牲一切来守护的人。

    放弃……那么容易,又那么艰难。

    埃德讨厌孤独——这个世界上他最讨厌也最害怕的就是孤独。可现在,他真的还有资格选择放弃吗?

    手指痉挛般紧握在永恒之杖上,指尖微微的暖意似乎给了他一点力量。埃德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深吸一口气,低头冲进了镜中。

    镜面上细细的波纹泛起又消失。肖恩面对镜子,背起双手,冷厉如刀的目光一点点变得柔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