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圣者”的使用方法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伟大的圣者”埃德?辛格尔没什么形象地蹲在地上,细长的永恒之杖歪歪斜斜半靠在肩头,托着腮对着眼前的喷泉发呆。【最新章节阅读】

    他刚刚送走了自己的父亲。里弗一从艾伦那里得知消息就立刻赶了过来。见多识广处变不惊的大商人语无伦次了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问他“能不能辞掉圣者之位”。

    “我想要我的儿子回家。”他如此直白地告诉埃德,“我不想他成为多么伟大的人物,只想每次回家的时候能够见到他,一起吃个饭,聊聊天……我知道我在家的时间不多,可至少我知道你们就在那儿,无论我走得多远,我知道我的辛苦是为了什么……”

    他的声音哽咽起来,红了眼圈。

    埃德从未见过父亲这样,那让他惊慌失措,拼命地解释着,圣者跟牧师其实也没有多少不同,他还是可以回家的……

    里弗却摇了摇头:“牧师也就算了,我认识不少牧师,虽然有职责在身,也能同样拥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但圣者……圣者没有家,孩子,他不再属于他的亲人,甚≡万≡书≡吧≠小≡说 .nsb.m至不再属于他自己,总有一天即使我想要见你一面,也得排在无数更重要的人之后,无止境地等待下去,或者在某个祭典之上,远远地看你一眼——不,我不想要那个,你母亲也绝对不会想要。”埃德无言以对。

    但“圣者”可不是一份他想辞就能辞掉的工作。埃德花了大半天的时间试图向父亲解释,里弗却只是不断地摇着头。脸色一点点黯淡下去。

    “无论如何我永远都是你们的儿子,没有任何神祗可以改变这个。”

    最后埃德只能这么告诉他,紧紧拥抱自己的父亲。

    里弗离去时依旧悲伤而失望。微微佝偻的背影印在埃德的眼中,让他几乎想要不顾一切地扔下永恒之杖,跟父亲一起回家……

    瓦拉应该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如果她也来这里祈求他回去……他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

    至今为止,他的朋友和亲人,似乎没有一个诚心诚意地为他成为圣者而高兴……或许除了艾瑞克。

    艾伦脸上的震惊和忧虑远比他勉强挤出的微笑要真实,娜里亚显然还没弄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只是一脸的难以置信。而对阿坎来说,埃德成为圣者还是死灵法师可能都没什么区别,至于泰丝。她如今唯一关心的大概只有诺威……

    在他被关在神殿的日子里,诺威似乎惹上了不小的麻烦。埃德长长地吐口气,撑着膝盖站了起来。无论如何,要救出诺威。“圣者”埃德?辛格尔可比“克利瑟斯堡游手好闲的少爷”要有用得多。比较意外的是。他还以为肖恩会阻止他如此利用自己尚未公之于众的身份来救自己的朋友,圣骑士团长却一言未发地执行了他的“命令”——或者说“恳求”更合适一些。

    盘算着“客人”们可能会到达的时间,埃德拖着步子摇摇晃晃地挪出密室,在听到脚步声的一瞬间挺直了腰,昂首阔步,目不斜视地向前。

    ——当个圣者真的好累啊,他真不知道天性活泼的费利西蒂是怎么忍受这些的……

    看见迎面向他走来的是艾瑞克,埃德的肩膀立刻懒懒地垮了下来。在朋友的面前。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需要保持什么形象。

    “圣者。”艾瑞克对他恭敬地行礼,换来埃德无奈地挥手。

    “拜托。就叫我埃德行不?至少在肖恩不在的时候?再这么下去我要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他愁眉苦脸地抱怨着。

    “当然,圣者……埃德。”艾瑞克嘴角有一闪而过的笑意,随即郑重地告诉他:“那些精灵们已经到了……包括诺威在内。”

    “……这么快?!”埃德差点跳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扒拉着自己的头发,再扯扯身上皱巴巴的白袍——唔,这袍子的质量真心不怎么样啊!

    “佛雷切大人正在接待他们……你还有时间换件衣服。”艾瑞克咧嘴笑着,再也没办法维持那份理所因当的恭敬,“给你新作的那件礼服应该已经完工了,虽然可能会显得太过正式了一点……”

    “就那件!”埃德干脆地决定.

    柯林斯神殿毫无装饰的纯白穹顶依旧气势恢宏,换做平时,诺威大概会忍不住东张西望,暗自赞叹人类工匠高超的技艺和无比的热忱。但此刻……他实在没什么心情。

    走在最前面的肖恩简短而有礼地回答着兰斯同样有礼却各种拐弯抹角的问题,带着他们走向神殿深处,那慢条斯理的脚步让诺威一阵阵心焦。即便在精灵之中他也算是很有耐心的,但他真的很想尽快见到埃德。

    他年轻的人类朋友居然成为了水神的圣者……作为诸神虔诚的信徒,诺威知道他该为埃德感到骄傲,但想起年轻人那说好听点是无拘无束,说难听点是没心没肺的单纯天性,他实在不知道这过重的责任,对埃德来说到底是福是祸。

    他更不希望自己惹下的麻烦,也成为埃德的负担。

    肖恩把他们引进了一个长方形的大厅,两边宽大的落地窗外,一边是一个生机勃勃的花园,一边是斯塔内斯特尔湛蓝的湖面,掠过湖面的清爽的微风吹进大厅,令人心旷神怡,也多少带走了诺威的几分不安。

    但等待依然令人心焦。

    当脚步声由远及近,所有的精灵都把目光紧锁在了大厅前方的侧门上。

    朴素的黑色木门向内打开,艾瑞克,那年轻的圣骑士昂首而入,用清朗的声音宣布圣者的到来——脸上的神情却似乎有些诡异。

    当一身白袍的埃德出现在门前,诺威愕然睁大了眼睛。

    不得不说,埃德?辛格尔此刻看起来是个相当像模像样的圣者。崭新而厚重的白袍一层层直盖到脚面,从肩头垂挂而下的绶带上,用深浅不一的蓝色丝线绣出繁复的水纹,仿佛真能泛起浪花,宽大的长袖边缘还隐隐可见银色的暗纹。梳得整整齐齐的黑发垂在肩头,五官端正如雕塑的脸上,一双又大又深的蓝眼睛看起来宁静而睿智。更令人心生敬意的是他手中的永恒之杖,杖首不停旋转的波浪里,小小的光球确凿无疑地证明着持有者的身份。

    他的确已是被水神所选择的圣者——如果精灵们此前还有所怀疑,这一幕已足以让他们确信。

    片刻的惊讶甚至敬畏之后,诺威却轻易看出那张年轻的面孔上,隐藏在肃穆之后的忐忑——那让他更担心下一刻埃德就会不小心踩到自己过长的白袍,一头栽倒在地上。

    心怀不忍地从那显然虚张声势的年轻人身上移开目光时,诺威发誓他在肖恩?佛雷切略显僵硬的脸上,看到了同样的忧虑和无奈。

    短暂的分神让他比其他精灵们要晚一步单膝跪地,恭敬地向圣者行礼——对精灵来说,代表神祗的圣者,是比精灵王国的统治者更值得尊敬的存在,无论他是人类,精灵,还是矮人。

    不用抬头诺威也能猜到埃德一瞬间的慌乱……幸好“慌乱”是无声的。

    开口时,埃德的声音倒是平静而有力:

    “请不必如此,远道而来的客人……以及我的朋友。我们都不过是诸神的仆人。”

    诺威把头低得更深,以免有谁发现他脸上忍俊不禁的笑容。

    埃德的装腔作势让他想起他们几个月前一起在卡姆城忽悠那些珠宝商人的时候——但其他精灵们对此大概没什么感觉。在与精灵之外的种族交往时,他们大多比埃德更喜欢装腔作势。

    当兰斯用精灵在这种场合特有的婉转语调和含蓄的表达,开始意料之中冗长的寒暄和小心翼翼的试探时,诺威竭力让自己的目光游离在别处,而不是埃德的身上——那只会让他更加紧张。

    凭着对朋友的了解,看到那封信时诺威已经大致猜出了埃德的计划。他清楚其中的风险,却知道自己已经来不及阻止。

    “我知道你们不得不将他带回格里瓦尔的原因——毕竟我才是始作俑者。”

    当埃德如此坦率地承认,诺威却仍心中一凛。

    这个大胆的家伙……他不止想以自己的身份让精灵们有所顾虑,而是干脆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我给诺威的那枚银币应该还在他那里。”埃德的目光转向了诺威,“如果可以的话,请你把那枚银币转交莱安王,并且告诉他,我很乐意与他面谈,关于那座被遗忘的城市……诸神让它在此时重新被发现,也许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诺威瞪着他,脸都黑了——肖恩?佛雷切就不打算管管他吗?!就算拥有了圣者之名,他也不过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而已啊!

    埃德却对他胸有成足……甚至有些得意地一笑。肖恩则依旧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没有一点吃惊或生气的样子。

    兰斯回头看看诺威,眼中充满疑惑。

    诺威怀着更多的疑惑,回以看似了然的微笑。

    但愿埃德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只能如此祈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