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船难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娜里亚提着一桶水走出一段距离,回头看看自己歪歪扭扭像是喝醉了酒一样的脚印,忍不住自己笑了起来。【无弹窗小说网】

    多嘴杰恩号“靠岸”已经有一阵儿了——说是靠岸,事实上是船长艾博特?贝奇大着胆子让船冲上了河岸边的沙滩。在那一片昏天黑地中,他靠着菲利施法放出的那一点光明准确地判断出了位置,让船顺利搁浅而不是直撞上礁石或沉入水底,一船人得以幸免于难。

    艾博特?贝奇是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肤色黝黑,身材粗壮,有着浓密的黑色卷发和剃得光溜溜的下巴,棕色的眼睛总是半睁半闭,无精打采的样子,整个人更像是个农夫而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船长。但在这一场灾难之后,娜里亚可再也不敢小瞧他了。

    风暴已过,黎明已至,整个天空明净如洗,阳光灿烂得耀眼,水面上波光粼粼,让人恍惚觉得昨晚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噩梦。但娜里亚发现自己走起路来还是像在那艘晃个不停的船上一样扭来扭去,仿佛只有那样才能保持平衡。

    不远处,一堆水手懒洋洋地瘫在沙滩上晒着太阳,而娜里亚的任务,就是喂饱这些小伙子们,让他们有力气修好船,再次上路……但那或许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娜里亚停下脚步,压下心中突如其来的不安——她必须得相信静默之音号也同样熬过了这场风暴,甚至比他们更为幸运。毕竟,那是一艘精灵打造,还有魔法保护的船啊……

    一片阴影笼罩了她。阿坎弯腰接过她手里的水桶,对她咧嘴一笑。娜里亚拍拍他强壮的手臂,回以一笑。

    他头上的伤被菲利治好了,但谁也无法判断他是不是因为撞伤头而变得更傻了一点——而现在。娜里亚可以肯定,阿坎还是原来那个阿坎,他一点也不傻。

    那让她的心情又轻松了一点。开始盘算着要做点什么吃的才好。阿坎在河滩上捡到了不少被巨浪拍晕在岸上的鱼,储藏室里的面包和熏肉也丝毫没有损失……好吧,大概是损失了一点,它们消失在阿坎无底洞一样的肚子里——那大概就是他会在储藏室外撞到头的原因。

    但经过了那样的一晚,没有人死去,没有人失踪。娜里亚觉得。这已经算是一个奇迹。

    水手们谈论起那场风暴时也颇有些惊讶。维因兹河再大也不过是一条河,这场毫无预兆的风暴却比他们在海上遇到的还要猛烈,何况是在少有风暴的初春……对有些人来说。那或许是一种警告。“我们不该再前进,这是一次不被暴风之神和水神祝福的航行。”

    救了娜里亚一命的大副范伦丁?罗杰斯就这么说。

    但贝奇船长不以为意地挥挥手,完全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范伦丁也就闭紧了嘴,再也没说过什么。

    等阿坎和娜里亚把水提到沙滩与一片梨树林交界处的营地,罗莎已经升起了火,短腿卡斯莫一边嘻嘻哈哈地说着笑话。一边利落地把没怎么剖洗的鱼插在树枝上,立在火边烤。

    船上水手们的笑话当然不可能有多优雅,罗莎倒是毫不在意地微笑着,赛斯亚纳的脸色却显然不怎么好看。

    精灵盘腿坐在火堆边,腰挺得笔直,用一种瞪视敌人的目光冷冷地瞪着散发出香气的烤鱼。让娜里亚忍不住低头无声地笑了起来。

    她的笑容没能持续太久。

    远处有人大声地叫着什么——那是范伦丁派出去到周围探查的水手。娜里亚根本听不清那随风传来的只言片语。赛斯亚纳却立刻跳了起来。

    “他们发现了另一艘船。”他说。

    娜里亚手一抖,把整桶水都泼在了火堆上。

    .

    静默之音号搁浅在上游离他们很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被几段满是礁石的河岸所阻隔,但远远地看见那艘原本优雅美丽的船只,娜里亚的心就深深地向下沉去。

    与多嘴杰恩不同,精灵们的船显然是身不由己地被巨浪掀到了岸边,高高翘起的船头奇迹般的保持了完整,但船身却从中间断裂成了两半,一半倾斜着卡在礁石之间,一半却几乎变成了碎片。带着花纹的木板,船上精美的器皿,成袋的水果……全都杂乱地散在河滩和浅水中。

    正是一个随水漂下来的银杯吸引水手们顺流而上,找到了它。

    赛斯亚纳喃喃地吐出了一句精灵语,娜里亚听不懂……但听得出其中的绝望。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船上的精灵,还有诺威和泰丝……活下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娜里亚咬着牙跳过一块块礁石,向那艘船的残骸靠近。除非看见了诺威和泰丝的尸体,她才不会放弃!

    走到近处,眼前的一切更加触目惊心。船身断裂的地方几乎不像是折断,而是被什么巨兽用力撕扯过一般,参差不齐的伤口间暴露出森森的骨骸,令人望而生畏。

    菲利沉默着走近,低声念出一句咒语,某种力量如水波般温和地拂过整个船身。

    圣骑士沉重地摇头:“没有生命……不,等等!”

    他手脚利落地从裂口处爬进了船舱,船身发出不祥的呻.吟,微微向下倾斜。

    娜里亚焦急地在外面转来转去,心突突直跳,慌乱而不安,却也不敢跟着爬进去。这艘残破的木船显然承受不住更大的重量。

    她心惊胆战里听着船舱中每一点细微的动静,没过多久,菲利坐在舷板上滑了下来,怀里小心翼翼地抱着什么东西,脸上的神情却有些哭笑不得。

    “这小东西被扣在了一个木盆下面……它居然还想咬我!”他抱怨着把那团抖抖瑟瑟的毛球交给了娜里亚。

    小莫伸出头,小声地叽叽叫着,嗅了嗅娜里亚的手,又团回一个球,继续瑟瑟发抖。娜里亚心疼地抚摸着它湿漉漉的软毛,突然发现了它尾巴上干涸的血迹——以及那短了一小截的小尾巴。

    在娜里亚责备的目光中,水神的骑士悻悻地揉了揉鼻子:“这又不是我干的!……我可以现在就给它治好,但断掉的部分可能就长不回来了,正常用药来治呢,就说不定能长回来,你想怎样?”

    罗莎在一旁轻笑一声,接过了小莫:“我来吧,伤口很小……也很利落,会很快痊愈的。”

    小莫的尾巴显然是被某种利器削断的,那让娜里亚更加忧心忡忡。她在静默之音号的残骸边徘徊着,竖起耳朵听菲利与范伦丁小声地商议:“船上有个精灵的尸体……不,不是诺威。最好还是再检查一下是不是有其他……”

    范伦丁带来的水手们开始带着绳子攀爬到高处,从船头降下去,仔细检查舱内,另外有两个人收拾着飘在水中的各种还能用的东西。娜里亚心乱如麻,呆呆地站在那里,脑子里滑过一幕又一幕她无法接受的画面——黑色波涛中泰丝一闪即逝的红发,船舱的某个角落里诺威冰冷的尸体………

    也许她还是该召唤伊斯的。或者现在也可以?飞在高空之上,伊斯能轻易看到周围的一切,也许他很快就能找到诺威他们——但艾伦总是说,他们不能什么都指望着伊斯,至少在确定他们的确无能为力之前……

    可她现在能做什么?

    沮丧之中,娜里亚突然间发现那个黑发的精灵失去了踪影。

    她抬头四顾,在离船不远的另一侧的礁石上找到了赛斯亚纳,看着精灵在礁石上摸索着什么,然后一声不响地消失在礁石后。

    娜里亚轻轻一拉罗莎,追了上去——她不想待在这里等待任何一具被发现的尸体。

    她们在赛斯亚纳曾经停留的地方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只能疑惑地继续向前,没走多远便看见精灵半蹲在地上,似乎找到了什么。

    “脚印。”赛斯亚纳抬起头,指给她们看沙地上浅浅的痕迹,“至少还有一个精灵活着,从这里走向森林。”

    “诺威吗?”娜里亚立刻满怀希望地问。

    赛斯亚纳摇了摇头:“我不知道……那几个精灵的身高都差不太多,我无法分辨。”

    承认这一点似乎让他颇为懊恼。

    “礁石上刻了什么?”罗莎开口问道。

    赛斯亚纳惊讶地回头看了她一眼。

    “交叉的双剑。”他说,“从某个角度才能看到……那是剑舞者的标志。”

    “……所以活着的是那两个剑舞者之一?”娜里亚问。她知道此时能有任何一个精灵活下来都是好的,却还是忍不住有些沮丧。

    赛斯亚纳却再次摇头:“这不是剑舞者的脚印。”

    他没有解释,娜里亚也明智地没再追问。

    “那可能至少有两个精灵活了下来。”罗莎望向不远处的密林,“你能追踪到他们吗?”

    精灵垂头不语。娜里亚等待了好一阵儿,忽然意识到,风暴抹去了太多痕迹,即便是赛斯亚纳也未必能找到更多……但年轻骄傲的剑舞者显然既不愿承认,又不会拒绝。

    她还在想着要如何开口,罗莎已经轻声说道:“试一试吧。这里没人能比你发现更多蛛丝马迹……就算找不到什么,也不会有人怪你的。”

    赛斯亚纳沉默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