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迷城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fon colt;<b></b></font>  </br>

    娜里亚抡起烛台砸向窗玻璃——从声音判断,那也的确是玻璃,却坚硬得就像铁板一样,沉重的银制烛台根本没能在上面留下丝毫痕迹。【无弹窗小说网】

    娜里亚捡回烛台,在‘门’和窗之间来回看了几眼,又转回了‘门’边,用力将烛台砸向木‘门’。

    ‘门’很结实,但她至少还能砸下些木屑。

    她一下一下狠狠地砸着,直至双臂酸痛,两手通红,满心愤怒和悔恨却半点也发泄不出去。

    这全是她的错——罗莎提醒过她,可她还是睁着眼睛,兴高采烈地跳进了陷阱里。第一眼看见那个站在主堡‘门’前的台阶上向他们微笑的‘女’人时,她甚至一瞬间为之倾倒……

    ‘门’突然向内打开,娜里亚退后一步,高举起烛台,瞪着眼前那个迈着缓慢优雅的步子踱进房间的‘女’人,却还是砸不下去。

    白鸦夫人……大概是娜里亚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即使是安克坦恩那个美丽而骄傲的金发王后也及不上。

    《万〓书〓吧〓小说

    据说莉迪亚?贝尔也长得很漂亮。难道所有的‘女’法师都同时拥有美貌吗?或者只有美貌的‘女’人才能成为强大的法师?娜里亚从未见过像白鸦这样如瓷般细腻的肌肤,没有丝毫岁月留下的痕迹,‘精’致的面孔让娜里亚想起埃德喜欢的那些‘精’灵少‘女’的雕像,黑‘色’眼睛深邃得让人移不开目光,丰润的双‘唇’红得恰到好处……

    此刻她原本盘起的黑‘色’长发松松地垂到腰间,看起来更加亲切温婉——但娜里亚再也不会被这个骗到了。

    “作为一个受到热情款待的客人。这么做可实在有些粗鲁。”白鸦微微皱起眉头,扫了一眼被砸得坑坑洼洼的木头。

    娜里亚哼了一声,反‘唇’相讥:“作为一个被尊敬和信任的主人。把客人锁在房间里可也不是什么待客之道!”

    “那么你是更喜欢待在地牢?”白鸦淡淡地反问。

    娜里亚的心猛地一跳。

    “你把我的朋友们怎么样了?!”她怒吼着,像用剑一样把烛台的尖端对准了白鸦。

    在被白鸦请进大厅共进午餐时,一切似乎都还美好得像做梦一样——直到赛斯亚纳冷着脸拒绝喝下主人‘精’心准备的金‘色’美酒。

    娜里亚疑‘惑’地在罗莎脸上看到一丝无奈的苦笑,然后白鸦悠悠地叹了口气。

    “我是真的很想跟可爱的年轻人们好好吃一顿饭的。”她似乎颇为遗憾地说,然后轻轻拍手。

    罗莎和赛斯亚纳瞬间消失,只剩下娜里亚瞠目结舌地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那时她也是吼出了同样的问题,伸手就去拔剑。白鸦只是歪着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像是一点也不在意。

    ——然后她就眼前一黑,仰天晕倒。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已经在这个她想尽办法也出不去的房间里。

    这一次白鸦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用手指轻点向她的‘胸’口。

    “这是谁送给你的?”

    娜里亚疑‘惑’地低头,差点以为她指的是伊斯送她的那枚银鸟‘胸’针。但隔着衣服,白鸦的手指准确地压在她‘胸’前的护坠上。

    那是艾伦给她的啊……

    “……你认识我父亲?”她脱口问道。某个令人恼怒的念头从脑子里滑过——这位漂亮的‘女’法师。总不会也是艾伦的“旧识”之一吧?!

    白鸦微微一怔:“因格利斯?奈夫是你父亲?”

    娜里亚不自觉地松了口气,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不是。”最后她还是老老实实地说,“这是我父亲送我的,他认识那个老法师。”

    “老法师……”白鸦低头沉‘吟’着,“是啊,他如今已经是个老头子了……”

    她的声音里有深深的怀念。娜里亚犹豫着,不确定是不是该相信这个神秘的‘女’人也有真正在意的人。

    “我父亲是因格利斯的朋友……我朋友也是他的朋友!”最后她还是决定抓住这一点似乎可以利用的关系,“如果你放了我们。我保证因格利斯也会感谢你的!”

    白鸦抬头看着她,突然笑了。

    “不。”她说。“我永远不会让他知道我还活着。”

    娜里亚的脸沉了下去。

    既然已经确定了她跟因格利斯没有什么关系,她以为白鸦会干脆把她送到地牢之类的地方,跟她的朋友们待在一起,但那个可恶的‘女’人却还是把她留在了房间。

    “我想我有点喜欢你。”离开时她微笑着说,“已经很少能见到像你这么纯洁的灵魂了。”

    ——意思就是说她傻吧?!

    娜里亚狠狠地把烛台扔到了地上,一点儿也没觉得高兴。‘门’上那些被砸坏的痕迹已经消失得差不多,这房间里的一切似乎都要么砸不坏要么会自己慢慢恢复……她还是逃不出去。

    最大的希望是菲利?泽里发现他们没有按时回去之后会跑来找他们,但娜里亚很怀疑那个大大咧咧的圣骑士能不能对付得了白鸦这样的法师。

    在房间里心烦意‘乱’地转了无数圈之后,娜里亚站在了那面巨大的镜子前,瞪着自己‘胸’前的银‘色’小鸟。

    开口叫出伊斯的名字是很容易的事,但是……她现在也没什么生命危险嘛!

    娜里亚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撸起了袖子,寻找着另一样趁手的“武器”。

    与召唤伊斯来救她相比,她还是更想试试能不能努力救出自己.

    在黑暗中醒来时,赛斯亚纳一动也没有动。他只是静静地睁开眼睛,仔细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这是个牢房——毫无疑问。三面是冰冷的石墙,一面是铁质的栏杆,‘交’错的铁条间,每一个方格都不够他把手伸出去,而他的剑……

    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

    即使躺在地上他也能感觉到,腰间的双剑已经不在了。

    心情顿时焦躁起来,他猛地坐起身,几乎想要怒吼。

    那古老的双剑对他而言绝不只是武器……它们证明着他的血统,和他本该成为的战士……

    双拳用力砸向铁栏,一声低低的诅咒从‘唇’边挤出。他早就察觉事情不对,却没有及早动手……踏入城堡时他就感觉到了那充盈的魔法——古老而‘混’沌的力量,就像他在那条冰龙身上感觉到的一样。

    难道隐身在这里的,是另一条化身人类的巨龙?

    那份好奇让他按捺着自己,既没有阻止娜里亚,也没有提醒罗莎……罗莎大概用不着他提醒,‘女’战士一口酒都没有喝,而是全都偷偷地倒进了自己的靴子。

    也许他也该那么做,而不是干脆地拒绝,让事情突然间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他自负地以为自己可以等到对方动手时再游刃有余地反击,却没料到根本没有一点反击的机会。法师这种家伙……果然像传说中一样难对付。

    懊恼之中,他几乎没有听到隔壁传来的那句‘精’灵语。

    “谁在那里,你是‘精’灵吗?”有谁迟疑地问着,“你会说‘精’灵语?”

    他大概是听到了赛斯亚纳的那声诅咒。

    “……我是,你是谁?”赛斯亚纳惊讶地回答,随即想到了什么,急切地追问,“你是押送诺威回格里瓦尔的‘精’灵?从静默之音上逃出来的?”

    过了好一阵儿那个声音才再次响起:“你到底是谁?”

    “赛斯亚纳……”年轻的剑舞者轻声回答,“我叫赛斯亚纳。”

    “……我是林德?斯塔。”长长的叹息声里,隔壁的‘精’灵有些无‘精’打采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你是那个和诺威的朋友们待在一起的剑舞者?那个被……”

    他迟疑着,没有把话说完。

    “那个被逐出格里瓦尔的‘精’灵……流亡者。”赛斯亚纳平静地代他说了出来,心中却依旧感觉到与第一次听见这个称呼时同样的剧痛——它一点没随时间而有丝毫减轻。

    林德沉默了一阵儿。

    “那都无关紧要了……”他说,“反正我们大概都会死在这里。”

    他语气中的沮丧和听天由命却让赛斯亚纳有了微妙的不悦。

    “可我们还没死!”他脱口道。

    “有什么区别呢?谁都会死的……”林德越来越低的声音犹如梦呓,“你知道吗?西奥多死了……他是个厉害的剑舞者,可他就那么死了……”

    赛斯亚纳暗暗心惊:“他怎么死的?诺威呢?你有见过诺威吗?”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从船上被抛了出来,爬上岸只看见毁掉的船,我想找到他们,可谁都不在,谁都不在,只有西奥多的尸体卡在舱口……他死了……他真的死了……我看见诺威,不,那不是诺威,我追着他,我叫他停下,可他没有……那是谁?那谁也不是,那只是个鬼影……”

    他渐渐语无伦次,赛斯亚纳担忧地皱起了眉。

    “你生病了吗?”他轻声问道。

    “生病?不,‘精’灵不会生病……”林德含糊地回答着。

    ‘精’灵的确很少像人类那样被各种疾病所困扰,但并不是完全不会生病。长途跋涉之后。经历了昨晚的风暴,被抛进冰冷的河水,又被关到这里……就算发烧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赛斯亚纳轻轻叹了口气,振作起来。

    他得离开这里——带着林德一起,离开这见鬼的监牢,哪怕双剑不在身边……他可是赛斯亚纳?龙血.

    (未完待续……)--81212+dsuaahhh+24825157-->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