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困境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这里没有守卫,白鸦夫人大概觉得那毫无必要。【全文字阅读】不远处有微弱的光芒自顶上投下,却似乎不断地变幻着位置,带着凉意的气流让赛斯亚纳意识到,那或许是离开这里的通道。但想要到达那里,几乎是不可能的。光柱中有一条铁链静静地悬在那里,直垂到地面,一个精灵可以轻易地抓着它爬上去……此刻看起来却仿佛某种嘲笑。

    铁栏上没有门,每一根铁条都像是直接从石块中生长出来的,冰冷牢固,坚不可摧。剑舞者对着铁栏和石墙沉默了好一阵儿,微微有些沮丧,作为一个以剑为生的战士,面对这样的情况时他的确束手无策。这几十年来片刻不停的训练都只是教他如何在战场上勇往直前,至死方休……从来没人告诉过他,如果不幸被丢进地牢,该如何脱困。

    诺威或许就不会如此无助。他走过许多地方,经历过许多危险,有足够的智慧和冷静面对任何情况——他却只有表面上的冷静和满心茫然。

    林德就在一墙之隔的地方喃喃自语,那忽高忽低的声音和混乱不堪的内容让赛斯亚纳忍不住焦躁起来,但当林德安静下来时,他反而更加担心。担心他是否昏迷,是否还活着……

    “林德?斯塔?”他不得不叫道,“你还好吗?”

    片刻之后,响起的声音却已经不在他的隔壁,而是斜对面的位置。

    “……我不知道。”精灵的声音听起来恍恍惚惚,像是在做梦。“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靠岸?我喜欢水,也喜欢这条河,可我觉得我快晕船了……不是只有矮人才会晕船的吗?”

    赛斯亚纳只是惊讶地瞪着他的影子。没有回答。他弄不清在移动的是每一个囚室还是其中的囚徒——这到底是什么见鬼的魔法?又到底有什么意义?抑或只是那个女法师无聊的心血来潮?

    况且他也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林德的问题。

    “……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抓诺威。”在眯起眼检查着每一个他能看到的囚室时,他索性直截了当地问出那个困扰他已久的问题,到得的回答却依然是“我不知道。”

    “没人知道。”林德一遍遍重复着,“没人知道。兰斯试图让我们相信他知道,但他不知道,我看得出来,谁都看得出来。谁都什么也不说……西奥多说那是因为诺威居然试图帮助一条龙……一条冰龙,你能相信吗?他们都说巨龙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它们死了。全都死了,死在世界的尽头,巨大的白骨堆积如山……那样强大而邪恶的生物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这是诸神许给精灵的世界……”

    赛斯亚纳不由自主地轻声叹息。几年之前他也坚定不移地如此相信着。但那不过是个自欺欺人的谎言。有时他甚至会觉得诸神其实已经放弃了精灵。就像他们放弃了巨人……那个念头总是会让他自己也吓一跳,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那是亵渎……虽然作为一个被流放的精灵,他的存在本身或许已经是一种亵渎。

    摇头甩开那总是会不时袭来的自怨自艾,赛斯亚纳一边用手指小心地摸索着铁栏与石砖相连的地方,一边不自觉地回想起那条冰龙——当它变成人类时,那个金发的年轻人看起来简直像个精灵,安静,敏捷。有着缺乏表情的精致五官和纯净的浅蓝色眼睛。但它情绪激动时的脸是属于人类的生动,它会生气。会懊恼,会微笑,会竭力保护自己所爱的人,会跟朋友争吵,幼稚得像个孩子。而当它变回巨龙……赛斯亚纳从未见过那样强大而优雅,甚至堪称美丽的生物,尤其当它展翅飞向星空时,他的目光完全被那银白色的身影所吸引,直至它消失都无法移开。他根本看不出它到底有哪里邪恶……

    ——另一个亵渎神灵的念头。

    林德所在的囚室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轻响,像是什么东西撞到了墙壁上,赛斯亚纳微微一惊,叫道:“林德?”

    没有回答。

    “林德?斯塔!”精灵的手抓紧了铁栏,大声叫道,几乎没能听见头顶上那似曾相识的,轻捷的脚步声。

    .

    入夜之后,壁炉里便毫无必要地自己燃起了火焰,房间里温暖而舒适,甚至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桌上的葡萄被吃掉之后会默默地再长出来,杯子里的茶始终冒着热气,娜里亚大着胆子吃掉了一两块点心,不怎么情愿地承认,那比她自己做的还要美味——如果不是身不由己的囚徒而是这里真正的客人,说不定是一件相当惬意的事。

    黑发的女孩无可奈何地躺在壁炉前的地毯上,舔掉嘴角的松饼碎屑,摊平了四肢,瞪着天花板发呆。她已经试过了所有她能想到,能做到的法子,却还是没办法离开这殷勤好客的房间。

    如果泰丝在这里的话……

    她想起她们第一次真正的“冒险”,想起银牙矿坑里蜿蜒曲折,迷宫般的通道,那些叮叮当当永不停息的敲打声,都远胜过此刻的寂静。

    娜里亚侧头望向壁炉中燃烧的火焰,忽地心中一动。

    火苗活泼地向上飘动着……总不会连这里的空气也是用魔法制造的吧?

    她从地上弹了起来,冲到桌面提起那精致的小茶壶,掀掉盖子就往壁炉里倒。正如她所预料的,壶里的水源源不断,很快熄灭了火焰。

    袅袅的青烟中,她迫不及待地捂着鼻子一头扎进壁炉,试探着烟囱的大小……她能钻得出去!

    ——至少是能钻得进去。

    胡乱把头发扎到头顶,娜里亚拖过一旁那过于沉重的靠背椅塞进壁炉,然后再猫着腰把自己塞进椅面与壁炉顶的空隙,小心翼翼地把身体探进了烟囱里。

    不算太挤……娜里亚勉强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还在发烫的砖面,开始后悔没有跟泰丝多学学她那些属于盗贼的技巧。

    清冷的空气降了下来,让她打了个哆嗦。抬起头,几乎就能看见头顶闪烁的星光——这段距离,跟银牙矿坑里那些深不见底的通道相比,可真算不了什么。

    女孩咬咬下唇,摸索着砖块间的缝隙,奋力向上爬去。

    那比想象中要难得多。

    起初她几乎每向上一寸就会向下掉个两寸。手指很快被磨破,痛楚带来的恼怒反而让她更不愿放弃,而后她发现用后背和双脚撑住两边,一点一点地向上蹭,似乎更轻松一些,却在爬到一半时腿一软,整个人直挺挺地掉了下去……

    她觉得自己已经爬了整整一晚,才终于将头伸进了清冷的空气之中。

    那一瞬间她几乎想要放声大叫,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爬出烟囱外,酸痛难耐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身体,没用地抖个不停。

    她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屋顶上,这才感觉到指尖刻骨的疼痛。但那与终得自由的喜悦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

    从高处看下去,月光下的城堡美得犹如梦境,白天那些因暴雨而水势汹涌的瀑布,这会儿已经变成了涓涓的细流,如白色的缎带般悬挂在四周,仿佛能随风舞动。

    但娜里亚现在可没有什么欣赏美景的闲心逸致——她还得去救出她的同伴呢。他们可能在哪儿?照白鸦所说……地牢?

    挥舞双手保持着平衡,小心地跑向更低矮的地方时,娜里亚诚心诚意地祈祷着,但愿这一次,别再像上次在银牙矿坑里试图“救出伊斯”时那么**迭起。

    ——这一次,她的祈祷大概终于被某个神听到了。

    在灰岩堡陪赛琳?格瑞安闲聊的时候,伯爵夫人曾经告诉她,无论哪里的城堡,是大是小,风格如何,内里的构造其实都大同小异。主人的卧室总不可能靠着厨房,谷仓总不会修到塔楼的顶上……既大且空的克利瑟斯也证明了这一点。娜里亚原本有自信可以轻松地找到地牢所在,但白鸦夫人这座隐藏在山谷之中的美丽城堡,虽然看起来似乎很正常,其中的构造却完全是异想天开,毫无规律可言。

    墙上的门打开之后仍旧是墙,塔楼根本没有任何入口,蜿蜒的走廊自顾自地绕来绕去,再把你带回原来的地方,或者莫名其妙地断掉……这座城堡仿佛拥有自己的生命般随心所欲地生长,或者诞生于某个疯狂的梦境。娜里亚蹑手蹑脚小心翼翼转了半天,没有遇上任何仆人或什么魔法陷阱,只把自己转得头晕脑胀。

    她回到了庭院之中,依稀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来时的路,没走到一半就发现路的尽头不过是一丛疯长的蔷薇,不按季节开放的花朵在月光下惨白得像是死人的脸。

    她打了个哆嗦,转头走上另一条路。

    几次失败的尝试之后,她终于意识到,整个城堡都在不停地变幻着,她很可能既找不到地牢,也找不到出路,而白鸦夫人说不定正躲在什么地方嘲笑着她徒劳的挣扎。当她趴到井栏边想要弄点水来喝时,却惊讶地发现井里根本没有一滴水——温暖湿润的空气带着些许腐烂的气息直扑到她的脸上,寂静之中,半句精灵语突兀地响起,又像是被人掐断般突兀地消失。

    “……下面有人吗?”

    犹豫片刻之后,娜里亚索性大着胆子开口向井底叫道。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