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夜半歌声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看着黑发女孩顺着铁链滑下来时,赛斯亚纳不禁微微有些失望。 www..com

    倒不是不喜欢娜里亚……只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显然是罗莎?拉图斯,那个经验丰富的雇佣兵更能帮得上忙。

    “这里。”他轻拍铁栏,指引着一时间无法适应下面昏暗的光线,不自觉地伸出了手向周围摸索的女孩。

    他确定娜里亚是直直地向着他的方向跑过来的,但似乎是在眨眼之间,不知到底是谁变换了位置,他眼睁睁地看着娜里亚的背影向相反的方向跑了过去。

    “……这里。”他不得不尴尬地再次出声提醒。

    娜里亚脚步一顿,转身跑了回来。

    “这个疯女人!”

    赛斯亚纳听见她低低地咒骂着,显然也已经被这古怪的城堡折腾得够呛。

    “罗莎呢?她不在这里吗?”一跑到铁栏前娜里亚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不在。”赛斯亚纳皱着眉回答。他数了一下,这里一共只有八个囚室,隔一阵儿就会变一次位置,其中毫无规律可言。除了林德之外,还有两个囚室里显然已经只剩下骨骸,另外几个全都是空的。他还指望罗莎和娜里亚能在一起呢。

    “疯女人!”娜里亚恨恨地跺着脚,却也再骂不出什么别的。

    另一个囚室里,林德模模糊糊地嘟哝了一句什么,赛斯亚纳暗暗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他还活着。

    “那是谁?”娜里亚疑惑地回头,努力分辨着那黑暗中的影子。

    “林德?斯塔……静默之音号上的精灵之一,我们之前在追的大概就是他。”

    “……他有诺威和泰丝的消息吗?”娜里亚惊喜地问。

    “就算有,他现在也很难告诉你什么……他有些神志不清。大概是病了。”

    “……精灵也会生病?”

    赛斯亚纳无声地苦笑了一下。

    “不管怎样,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鬼地方!”娜里亚开始在铁栏上摸索着,“泰丝教过我一点点怎么开锁,哦,早知道我该认真学一学的!……”

    “这里根本就没有门。”赛斯亚纳用一句话粉碎了她的希望。

    娜里亚一愣,忍不住气冲冲地踢了铁栏一脚。

    仿佛那无知觉的金属也知道报复,女孩忽地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毫无准备地被甩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她之前用右手抓在铁栏上,突然再次移动的囚室轻易将她带倒。

    赛斯亚纳有些担忧地看着她一动不动的身影——那一下摔得可不轻。

    但娜里亚很快就一声不响地爬了起来,分辨了一下方向。再次冲到他面前,乱糟糟的黑发下,双眼因为某种令人不解的兴奋而闪闪发光。

    “我有办法了!”她大声宣布。

    .

    娜里亚的“办法”是扯下那条铁链,一圈又一圈。紧紧地绕在了相邻的两个囚室的铁栏上。

    “如果它们突然移动到更远的位置……”女孩用手比划着。

    赛斯亚纳点点头。他明白了娜里亚的计划,她想要借助铁链和突然拉远的距离将囚室的铁栏强行扯开。那似乎行得通。但是……

    他望向不远处娜里亚爬下来的那口井——如果那是唯一的出口,没了铁链,他们到时要怎么出去……他可跳不了那么高。

    不过现在似乎不是提醒娜里亚这件事的好时机。女孩正急不可耐地绕着圈,等待着囚室下一次毫无预兆的移动。

    “……你最好还是趴下。”赛斯亚纳说。

    谁也不知道囚室会如何移动。他可不想看到娜里亚被绷紧的铁链拦腰截成两段。

    娜里亚听话地蹲了下来,仰着头充满期待地左看右看。

    没过多久,微弱的月光下一道黑影呼啸着从她头顶掠过。巨大的声响似乎撼动了整个地底。赛斯亚纳微微俯身以抵消那一下剧烈的震动,唇边泛起无法抑制的笑意。

    他面前的铁栏并没有被扯掉。倒是另一座囚室的铁栏被整个从石墙里拽出,重重地砸了过来。

    但至少,这办法能行!

    不过这声音大概已经传遍了整个城堡……他们得尽快才行。

    娜里亚欢呼着跳了起来,冲过来手忙脚乱地解开铁链再绕到另一座囚室的铁栏上。

    花了不少的时间他们才把林德也弄了出来,那虚弱的精灵浑身发烫,几乎无法站立。站到井口下时娜里亚才意识到她的“办法”虽然解决了一个问题却制造了另一个……但赛斯亚纳已经有了主意。

    他把那被完全扯出来的铁栏整个拖到了井口下,在它勉强竖起时抓住铁链的一端踩着它借力跳起,堪堪抓住了井沿。

    娜里亚毫不吝啬地给了他一声由衷的赞叹。

    把娜里亚和林德都从井里拉上来时他已经浑身是汗,周围的风景也已经变幻了两次,却始终静悄悄地没有一个人过来,那反而让赛斯亚纳更加不安。

    “我总觉得那个女人就在什么地方看着我们……”娜里亚在他耳边低语,显然也有同样的感觉。

    赛斯亚纳拖起烧得迷迷糊糊的林德靠在自己肩上,抬头看看不远处的城堡。黑沉沉的城堡依旧静得诡异,只有零星几个窗口透出灯光,仿佛几只独眼,带着轻蔑与嘲讽,冷冷地注视着他们。

    “我们得回城堡。”他说。

    娜里亚点点头:“现在想起来,那个疯女人的仆人全是女孩……也许她把罗莎也关在城堡里而不是地牢。”

    和白鸦夫人一起进餐时他们见过几个女仆,每一个都年轻,安静,清秀漂亮。无论白鸦是用什么手段找来的这些女孩儿,罗莎应该也是她会喜欢的类型。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赛斯亚纳忍不住问道。他始终觉得,罗莎才应该是那个能更快逃出来的人……

    “爬烟囱!”娜里亚不无得意地回答。

    赛斯亚纳这才明白她脸上那一块块的黑灰是从哪里弄来的,不禁有些无语——以及微微的敬佩。

    .

    因为必须得把林德带在身边,他们的前进的速度极其缓慢,不停变幻的道路则是更大的麻烦。有时城堡明明已经近在眼前,却被重重疯长的蔷薇所阻挠,根本无法前行,这座白天初见时美丽得如同梦幻的城堡,此刻却显得阴森而狰狞,仿佛每一个角落都隐藏着危险,让人不由自主地心中发怵。

    当主堡的大门终于出现在眼前时,他们反而惊疑不定地互望着,不确定那是不是某种陷阱——尽管事实上,他们一路上并没有碰到任何陷阱。

    主堡的大门开着,就像之前白鸦站在台阶上欢迎他们时一样,只是这会儿,没有了阳光的装饰,黑洞洞的门口看起来活像是某个怪兽大张的巨口,正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一声清亮的鸟鸣突兀地响起。门旁的树枝上,一只不知何时飞来的白色乌鸦正低头看着他们。

    它白得像雪,比平常乌鸦要大得多,落在枝头却轻盈得像一朵白色的花。一双血红色的眼睛静静地俯视着他们。在月光下,那双眼睛仿佛两颗透亮的红色宝石,虽然诡异,却又奇怪地并没有什么邪恶的感觉。

    “……那会是她变的吗?”娜里亚摸了摸胸口那同样有着血色双眼的银鸟,不由自主地靠近了赛斯亚纳,悄声问道。

    赛斯亚纳没有出声。他只是毫无惧色地看着那只奇异的白鸦,直至它拍拍翅膀,忽地展翅飞走。

    “是或不是,我们都得进去。”剑舞者沉声回答,腾出一只手来轻轻握了握娜里亚的手臂。

    女孩深吸一口气,挺胸踏上了台阶。

    灯火随着他们的脚步一一燃起又熄灭,照亮他们前方墙壁上厚厚的,满是花纹的帷幕和一张张画像。

    “……她还真是喜欢自己呢。”娜里亚轻声说,语气中有一丝不屑,却也有无法掩饰的羡慕。

    每一张画像上都是白鸦,不同的风格,不同的衣裙,不同的发型……每一张都青春貌美,肌肤如雪,脸上却都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迷惘和忧伤,让娜里亚的心情也不由自主地越来越沉重。仿佛每一张画像是都白鸦的一段生命,而它们已经逝去……

    林德拖沓的脚步声在走廊上显得异常清晰,却还是没有半个人出来看上一眼,仿佛除他们之外,城堡里已经根本没有活人。

    赛斯亚纳尝试着去推开他看到的每一扇门,但每一扇门都是紧闭的,门缝里没透出一点灯光……门后说不定根本就没有房间。

    这会儿娜里亚甚至希望白鸦夫人冷笑着出现在他们面前——那至少是一个可以能开口说话,可以交流的活人,而不是眼前这沉默的,仿佛会无限延伸下去的走廊。

    赛斯亚纳突然停下脚步,轻轻拉住了娜里亚。

    通常那意味着精灵听到了什么娜里亚听不到的声音,但他静静地站在那里许久,一动不动,脸上只有越来越深的疑惑,而娜里亚却始终什么也没有听到,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听到了什么?”

    “……歌声。”隔了半晌赛斯亚纳才不怎么确定地轻声回答,“罗莎……在唱歌?”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