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不祥之名

作者:聂九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终末之龙最新章节!

    罗莎?拉图斯在唱歌。 www..com

    她很少在外人面前唱歌,但拉图斯家的人都知道,她有一副好嗓子,轻柔婉转,声音很低,却十分动听。

    拉图斯家的孩子都是听着她的歌声长大的,与父亲那荒腔走板的水手小调相比,罗莎的歌声大概宛如天籁。但事实上,罗莎能从头到尾唱完而且唱得不走调的,也只有他们从摇篮里一直听到大的那首《小石桥》。

    每个斯顿布奇人大概都会唱这首歌。

    “走过小石桥,向南是回家的路……”

    简单而熟悉的旋律,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罗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唱歌。她诧异地听着自己的声音飘散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十分清楚时间和地点都相当不对,却无论如何也停不下来。

    那歌声本该让她觉得心平气和,轻松自如,仿佛正坐在斯顿布奇自己小小的房间里,无所事事,昏昏欲睡……但脑海中却始终有一根弦莫名地紧绷着,随着歌声微颤。

    “罗莎……罗莎!”

    门外传来的声音让她微微一怔——那不属于她的任何一个弟弟或妹妹。

    脑子里有什么东西突然被唤醒,罗莎跳下窗台,几步走到门边,垂眼盯着铜质的把手,迟疑不决。

    “罗莎!……”门外的声音依旧不屈不挠地响着,拍打声沉闷又急促。

    罗莎伸手猛地拉开了门。

    正准备破门而入的赛斯亚纳猝不及防地直撞向她怀中,好不容易才僵硬地刹住了自己的身体,扬起的黑发堪堪擦过罗莎的脸颊。

    罗莎脸色如常,微微地笑着抬起了头,足有一百多岁的精灵却瞬间红了脸。受惊似的弹回门外,让罗莎几乎想要笑出声来。

    “罗莎!”娜里亚跳进来给了她一个大力的拥抱,又惊又喜,“真的是你!……你怎么打开门的?”

    “……我不知道。”罗莎不解地挑眉,“不是你们打开的吗?”

    “……算了!别管那么多了,我们最好还是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娜里亚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不由分说地拉出了门外。

    眼角的余光里。罗莎能看见赛斯亚纳在疑惑与沉思中深得发黑的眼睛。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拉起靠在墙边的另一个精灵,默默地跟上了她们。

    “那个疯女人没对你怎样吧?你居然还有心情唱歌!不过要不是这样我们也找不到你……哦。见鬼,我记得之前这里有条岔路的!”娜里亚停下脚步,指向墙上的画像,“我们本来应该在这张画像旁边向左拐……”

    画像上黑发蓝裙的女主人嘴唇微翘。仿佛嘲笑般看着他们。

    娜里亚试过在墙壁上划下记号,但走廊的墙壁大概也像她之前所待的那个房间的门一样。能够自己修复,她只能依靠不同的画像来记路。

    但如果画像也会改变位置……

    “继续走。”赛斯亚纳说。

    他们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

    没走多久,赛斯亚纳突然随手把林德推向娜里亚,离弦的箭一般射了出去。等娜里亚和罗莎拖着林德追上去的时候。正看见精灵把一个个子小小的女孩逼向墙边,微微上挑的眉毛显出几分焦躁与无奈。

    女孩伸手抱住头,背靠着墙壁滑坐到了地上。一声不响地缩成一团。

    赛斯亚纳后退了一步,求助般看向娜里亚和罗莎。他大概更希望遇上势均力敌的对手,而不是这样柔弱无助的小女孩。

    “嘿,别害怕。”娜里亚柔声开口,小心翼翼地靠近他们今晚在这鬼屋一般的城堡里遇到的第一个活人,“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回答。女孩把头深深地埋在双膝之中,紧紧地捂住了耳朵,微微地发着抖。不听,也不说。

    她显然是在害怕。

    娜里亚不知道白鸦是从哪里,用什么方式弄来的这些女仆,此刻心头却突然涌起一阵怒意——那当然不会是什么正当的手段!

    她差点想要拖起女孩跟着她们一起逃出去,但罗莎伸手拦住了她。

    “我们自身难保。”她平静地说,“别连累她。”

    这是句实话,勉强带着这个女孩,说不定还会让她跟着他们一起倒霉。

    娜里亚咬咬牙,安慰似的轻拍女孩的手臂:“我们还会回来,然后救你们出去……一定!”

    不知何处传来一声低低的笑声,那瞬间点燃了娜里亚的怒火。

    “疯女人!”她冲着空荡荡的走廊叫道,“我知道你在看着!但我们一定能离开这里,我们会毁掉这个城堡!我们会救出所有被你困在这里的人!我们的朋友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无论你有怎样的魔法,也对付不了一位圣者和一条龙!”

    她的声音顺着走廊远远传了出去,隐隐的回响一声声重复着“一条龙……一条龙……一条龙……”

    娜里亚不知道能不能吓到那隐藏在暗处的女主人,但这倒给她自己平添了几分勇气——作为一条龙的姐姐和一位圣者的朋友,她可不能太没用!

    “我们回罗莎之前待的房间!”她突然想起了自己逃出去时所用的“通道”,心怀侥幸地希望白鸦还没有发现那一点疏漏。

    没人反对——但他们很快意识到,想找到那个房间大概就像找到出口一样困难。

    娜里亚沮丧地叉着腰,用力咬住下唇,瞪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走廊,觉得他们就像一群被关进了迷宫的老鼠,徒劳地转来转去,却只能换得白鸦唇边轻蔑的一笑。

    赛斯亚纳却突然扶着林德越过她身边,走在了前面,脚步意外地坚定。

    罗莎拉住她的手,无声地跟了上去。

    娜里亚不知道精灵是发现了什么……她觉得他们似乎就是在原地绕着圈子,但赛斯亚纳像是认准了某个方向。执拗地前行,有时他甚至会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等待附近出现一条新的通道。

    当他在某个房间门前停下脚步时,一种油然而生的喜悦让他鲜有表情的面孔突然间生动起来,那炽热的眼神,仿佛门后便是他心心念念,深爱不渝的恋人。

    “它在这里。”他低声说。

    他伸手推门。那厚实的木门纹丝未动。

    精灵忽地暴躁起来。他松开了手,任由林德歪向一边,猛地一脚踹到了门上。

    一声闷响。连墙壁都随之震动,那从未见过的粗鲁让娜里亚吓了一跳。

    即使看起来没什么用处,精灵也只是一声不响地猛踹着,脸上渐渐显出几分狰狞。

    “赛斯亚纳……”娜里亚有些心惊。却不知该如何阻止。

    罗莎沉默地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

    木门呻.吟.着。像是终于在这样的暴怒之下怯怯地放弃了抵抗,吱呀一声,向内打开。

    房间里灯火通明,杂乱地摆放了许多东西。赛斯亚纳却毫不迟疑地直奔向床边那一张小小的木几。

    木几上随意地放着一对双剑,长度介于单手剑和短剑之间,却比普通的短剑更细。墨绿色的剑鞘上缠绕着古朴的花纹,雕刻着细密符文的剑柄在多年的磨损之后依旧光亮如昔——那是赛斯亚纳的双剑。

    精灵紧握双剑。神情虔诚如神殿中垂目祈祷的信徒,而后伸展双臂,将双剑背回了身后。

    仿佛灵魂中缺失的一部分终于回到了原本的位置,赛斯亚纳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给人的感觉却变了许多……更强大,却更难以接近。

    “……这一对剑与我家族的血脉相连,当它在附近,我能感觉得到。”

    面对娜里亚充满好奇的大睁的眼睛,赛斯亚纳勉勉强强地解释道。

    娜里亚满意地一拍手:“无论如何,这是好事!”

    没有剑的剑舞者就像失去了双翼的龙。虽然剑依旧无法抵抗魔法……但总好过没有嘛!

    女孩转身打量着整个房间,惊讶于它的杂乱……和简朴。

    这应该是一间卧室,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木床结实却粗苯,铺得整整齐齐的被褥像是许久没人动过,另一侧同样木质的长桌几乎没有任何装饰,甚至还有点歪,桌上乱糟糟地散着几件精美的饰品,一个银制的高脚杯,旁边则古怪地躺着一具不知什么鸟的骨骼,几束干枯的药草,一碟乳白色的粉末……长桌旁的凳子上还搭着一件雪青色的斗篷,仿佛主人只是暂时离去,很快就会归来。

    它倒的确像是一个女法师的房间,却与这华美又古怪的城堡完全格格不入,如果它出现在森林深处某个古老破旧的木屋里,倒是十分合适。

    娜里亚的脑子里突然跳出个荒谬的念头——说不定整个城堡都是幻象,事实上它真的只是一个阴森的木屋,而这个房间是他们来这里后所看到的唯一真实的东西……

    她摇了摇头,目光掠过桌上几张信笺般印有花纹的纸,微微一怔,然后扑到桌边,抓起那几张纸,眯起眼睛仔细辨认着——她当然看不懂那些满是隐喻和术语的文字,但她认出了那独特的字迹。

    在冰原上,埃德和伊斯也曾经从死灵法师的洞穴里带回过几张类似的东西,那时她曾好奇地过去看了几眼,而埃德告诉她,那漂亮却花哨过头的字迹,出自她父亲曾经的冒险者伙伴,那个已成为死灵法师的女人……

    “莉迪亚……”她喃喃地吐出了那个不祥的名字,“这是莉迪亚?贝尔的字迹!”

    .(未完待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